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一世兵王 > 040章 事与愿违
    040章  事与愿违

    王梦楠没再说什么,而是转身离开了审讯室。

    姓陈的警察收起记录本,跟在王梦楠身后,出门的时候忍不住冷笑着看了秦风一眼,那感觉仿佛在说:小子,你说的那些,鬼都不会相信,你等着把牢底坐穿吧!

    秦风见状,微微一笑,并不在意。

    看到秦风这副表情,姓陈的警察脸上笑容一僵,尔后黑着脸,走出了审讯室。

    王梦楠离开审讯室后,没有立即向上面汇报审讯结果,而是第一时间进入警方的‘天网’系统。

    所谓的‘天网’系统,其实是监控系统。

    随着科技的日益进步,监控设备已经运用到各个领域,几乎遍布城市的每一个角落。

    对警方而言,监控系统有两个,一个是交通监控系统,另外一个则是治安系统。

    其中,交通监控系统的图像更为清晰——只要你开车违章,必定会被拍上!

    甚至,前几年还爆出不少过十字路口亲嘴、摸奶、扣X的镜头,导致那些顶风作案的男同胞和小三、炮~友的奸情被发现,上演了一场又一场原配与小三撕逼的大战。

    治安系统的照片虽然没有那么清晰,但基本能够看清人物身体特征,而且不少都设置在偏僻、隐蔽的地方,为警方破案提供了极大的便利。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警方当前破案,一大半的功劳,都要归功于天网系统。

    就在王梦楠进入天网系统,调查、核实蒙彪劫持秦风的视频画面时,姓陈的警察则是偷偷溜到外面,拨通了副局长马朝晖的电话。

    “马局,是我,陈浩。”

    电话接通,陈浩便迫不及待地汇报道:“我按照您的指示,参与了刚才的审讯……”

    “说重点。”

    马朝晖打断了陈浩的话,他了解陈浩,知道陈浩汇报工作时,往往都是兜一个大圈子,半天说不出重点。

    “那小子在接受审讯的时候说,梁世豪儿子梁博和另外一个受害人黄家伟的腿是被蒙彪开枪打断的。”陈浩想了想,说出了自认为的重点。

    “蒙……蒙彪?你是说梁世豪的保镖蒙彪?”马朝晖一惊。

    “是的,马局。”

    陈浩先是给予肯定答复,然后笑道:“嘿,那小子不知道是不是脑子进水了,居然编这么个漏洞百出的借口——梁世豪的保镖怎么可能打断梁世豪儿子的腿?”

    “他说原因了吗?”

    马朝晖也觉得十分蹊跷,问出了关键。

    “根据他所说,梁世豪的保镖蒙彪害怕被他杀了,所以自作聪明地打断了梁世豪儿子的腿……”陈浩说道,语气之中流露出了极度的不信。

    “听你汇报工作真累,你不要说了,把今天的笔录拍照发我微信,我自己看。”马朝晖再次打断了陈浩的话,他觉得继续听下去非崩溃不可。

    “好的,马局。”

    被马朝晖指责,陈浩脸上的笑容荡然无存,垂头丧气地回了一声,然后见马朝晖挂断了电话,便快步回到办公室,按照马朝晖所说,把笔录拍照发给了马朝晖。

    与此同时。

    马朝晖穿着睡衣,坐在家中书房,嘴里叼着一支软中华,迅速点开了微信,然后摘掉眼镜,将图片放大,仔细浏览了起来。

    嗯?

    看着,看着,马朝晖的眉头皱了起来。

    唰!

    看到最后,马朝晖的脸色直接变了!

    他和梁世豪认识不是一年两年了。

    几年前,梁世豪开发一块地的时候,强拆遭到钉子户的抵抗,当时造成了流血事件,马朝晖负责处理,从而结识了梁世豪。

    那一次,梁世豪以极低的价格卖给了马朝晖老婆一套180平米的房子。

    从那次之后,梁世豪把马朝晖列为官员圈子里的一员,定时不定时请吃饭,送礼孝敬,遇事好处费十分慷慨。

    这一来二去的,梁世豪和马朝晖的关系迅速升温,如今已算得上‘铁关系’了。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马朝晖接到梁世豪的电话后,立即答应处理此事,而且对梁世豪所说的一切没有任何的怀疑。

    一方面,他觉得梁世豪不会在这件事情上骗自己,另一方面,他了解梁博,知道那是一个喜欢踩人的主,这几年没少惹事,其中几次都是他出面擦屁股的。

    然而——

    笔录和马朝晖所预想的相差实在太大!

    原本,按照马朝晖的预测,这件事多半是梁博和人发生了争执、冲突,从而被对方打断了腿。

    如此一来,就算梁博不占理,有错在先,但对方打断腿属于违法行为!

    结果……

    按照笔录来看,梁博的腿不是对方打断的!

    “这也太奇怪了!”

    马朝晖摇了摇头,然后掐灭香烟,拨通梁世豪的电话。

    “梁总,我的人将打伤你儿子和对你老婆动手的凶犯抓回了局里,并且进行了审讯,但根据凶犯交代,他并没有打断你儿子的腿,而是你的保镖蒙彪干的——这到底怎么回事?”电话接通,马朝晖开门见山地问道。

    “唉……我这不争气的儿子,以为那个小杂毛只是一个小小的保安,结果没有想到那小杂毛是个硬茬子——蒙彪那王八蛋带人去抓人,结果被那小杂毛反控制了……”

    电话那头,梁世豪已带着梁博来到了东海另一家知名医院,此刻在消防通道的楼梯口,怒其不争地骂道:“后来,那小杂毛让把车开到了我儿子的别墅。蒙彪趁那小杂毛对我儿子动手的时机打算一枪干掉那小杂毛,没想到被那小杂毛躲了过去!”

    “最后,蒙彪被制服了,生怕那小杂毛动手杀他,便自作聪明地打断了我儿子和黄富儿子的腿!”

    “呃……”

    耳畔响起梁世豪的话,马朝晖呆住了。

    原本,他和陈浩一样,都觉得这份笔录不真实,相反,简直太假了,但此刻听梁世豪这么一说,笔录上的内容基本都是真实的!

    “马局,你问这些细节干什么?难道给那小子定罪还要这些细节么?”

    眼看马朝晖沉默,梁世豪一脸理所应当道:“一个底层的小保安而已,直接认定是他开枪打断了我儿子的腿,然后给定罪!等他被关进监狱,我再找人,在监狱里再给他加刑,让他吃一辈子牢饭!”

    “梁总,恐怕不行。”马朝晖叹了口气。

    “什……什么?”

    梁世豪一怔,尔后有些不悦,道:“马局,你这话什么意思?难道你连我这个忙都不帮么?”

    “不是不帮,而是我有心无力。”马朝晖面色难看。

    “什么意思?难道那个小杂毛有后台不成?”

    梁世豪眉头皱了起来,在他看来,除非秦风有后台,否则马朝晖没理由不帮自己这个忙。

    “倒不是那小子有后台,而是负责这起案子的警察是一头倔驴,嫉恶如仇的很,不认领导,只认法律!”

    马朝晖脑海里浮现出了王梦楠那张严肃的脸,有些郁闷地说道。

    “原来是这样。”

    梁世豪闻言,稍作沉思,然后建议道:“就算按照你所说,这也不是什么难事啊。你换个人来负责这起案子不就完了?为什么非要让她来负责?”

    “梁总啊,晚了!”

    马朝晖有些懊悔道:“之前,你没有跟我说具体的细节,我以为那小子亲自打断了你儿子的腿,还动手打了你夫人,所以就让那头倔驴带队出警了。如今,她已经接手了这起案子,而且亲自参与了审讯,想不让她负责都难啊。”

    “那你的意思是,这事办不了了?”梁世豪的语气有些不好了。

    “那倒也不是。”

    马朝晖沉吟了一下,道:“事到如今,只有一个办法可以定那小子的罪。”

    “什么?”梁世豪问。

    “找到你的保镖蒙彪,让他出面作证,他是被那小子逼迫,才开枪打断了你儿子的腿!”

    马朝晖眼中精光闪烁,一字一句道:“按照当时的情形来开,这个理由完全成立,而且其他人也可以作证,也可以跟笔录对上!”

    “这不行!”

    梁世豪顿时否定,“蒙彪那个王八蛋,吃里扒外,不但没保护好我儿子,反倒是为了活命,亲自打断了我儿子的腿,我不可能放过他!”

    “梁总啊,我没说让你放过他啊?你可以先跟他谈,理解他当时的难处,不会追究他的责任,然后骗他出面作证,等事情了结之后,再卸磨杀驴,反过头收拾他不行么?”马朝晖解释道。

    “可……可是,我已经派人去追杀那王八蛋了,而且追杀的人刚才还来电话汇报,说已经追上了,没准这会已经把那王八蛋做了!”

    梁世豪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实话实说,他并不担心这些把柄落在马朝晖手中——他给马朝晖孝敬的,如果被查到,足以让马朝晖把牢底坐穿!

    “什……什么?”

    听到梁世豪的话,马朝晖先是一惊,然后责怪道:“梁总啊,梁总,不是我说你,你太糊涂了!你怎么能这么冲动呢?快打电话给你的人,看有没有动手,如果没有动手,就按照我刚才说的办!”

    “嗡~”

    这一次,不等梁世豪开口回答,他的手机震动了起来,来电的主人是他今晚派出的一名‘保安’,实则是他的打手。

    “你们动手没有?”

    梁世豪见状,连忙结束与马朝晖的通话,然后接通电话,开门见山地问道。

    “梁世豪,既然你要赶净杀绝,那就别怪我翻脸无情!”

    回应梁世豪的是一个冰冷的声音。

    “蒙……蒙彪?”

    梁世豪手一抖,差点丢掉了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