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一世兵王 > 043章 警察局是谁家开的?
    043章 警察局是谁家开的?

    儿子被自己的保镖打断腿,老婆当着自己的面被人抽耳光……

    本想以权压人,想让对方把牢底坐穿,结果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儿子要面临牢狱之灾,自己拉下脸去恳求私了,结果被对方当猴一般耍了!

    而对方只是一个小小的保安……

    这一切,让梁世豪近乎抓狂!

    他甚至怀疑这个世界是不是崩坏了,否则对方明明看上去不堪一击,挥挥手就可以灭了,却让他栽了一个大跟头?

    愤怒中的梁世豪砸掉了手机,然后足足吸了三支烟,才恢复了几分冷静,快步朝着华山医院的外科大楼走去。

    和所有医院一样,华山医院的手术室也在外科大楼。

    梁世豪刚才出来打电话的时候,梁博已经被推进了手术室。

    由于时间已晚,手术室外显得有些冷清,除了梁博的母亲张春花外,只有一家人守在那里。

    “儿子做手术,你跑哪去了?电话也打不通?”

    看到梁世豪走来,张春花猛地从座位上站起身,劈头盖脸地数落道。

    若是换作以往,她是绝对不敢呵斥梁世豪的——她的一切都是梁世豪给的!

    但今天不同,先是梁博双膝被子弹击碎,然后她又被秦风当着包括梁世豪和外人的面一耳光抽翻在地,可谓是颜面尽失,心中格外的憋屈、恼火!

    “我出去打电话处理一些事。”

    面对张春花罕见的训斥,梁世豪并没有发火。

    一方面,作为一个男人,被人当着自己的面抽自己老婆耳光,而自己却不敢阻拦,这是莫大的耻辱!

    更为重要的是,他信誓旦旦要将秦风送进监狱,让秦风把牢底坐穿,结果秦风屁事没有,而他的儿子要面临牢狱之灾……

    这一切,让身为东海滩房地产领域大鳄的他,觉得十分丢脸,同时也不知道该如何给张春花和梁博交代。

    “处理什么事?”张春花下意识地问道。

    “请梁博的家属到谈话室。”

    旋即,不等梁世豪给出答复,走廊里的广播响起。

    按照医院规定,患者手术结束后,会有一名参与手术的医生在谈话室与患者家属进行沟通,然后等病人麻醉剂药效减退苏醒后,再将病人推出手术室,送到病房。

    “走!”

    梁世豪心头一震,连忙走向了谈话室。

    张春花闻言,没有再打破砂锅问到底,而是紧跟梁世豪身后前往谈话室。

    很快,梁世豪、张春花夫妇来到谈话室,一名医生早已等候多时,头上布满了汗珠,手上的手套血红一片。

    “医……医生,我儿子的手术顺利么?”张春花迫不及待地问道。

    “患者的手术比较顺利,目前没有生命危险,等麻醉消除后,便可送往病房。”

    医生耐心地解释道,语气十分诚恳,生怕惹恼梁世豪、张春花夫妇,“但患者的伤势很严重,子弹击碎了膝盖关节,包括关节软骨、半月板和神经,而且没有及时送到医院,耽误了最佳的手术时机……”

    “不要说那些没用的,我就问你,我儿子的手术成功吗?以后能否像正常人一样?”梁世豪不耐烦地打断了医生的话。

    “很抱歉,我们已经尽力了。”医生给出委婉地答复。

    “呃……”

    耳畔响起医生的话,张春花身子一软,两眼一黑,直接瘫软在了座椅上。

    而梁世豪则是一脸怒意地揪住医生的衣服领子,厉声问道:“你的意思是我儿子的腿没治好?你们既然无法保证我儿子手术成功,那还做手术干什么?”

    “先……先生,任何手术都是有风险的。何况,我们在手术前专门与你们进行过沟通,提醒过你们,患者的伤情非常严重,手术成功的概率并不大……”医生有些惊慌地说道。

    “啪——”

    下一刻,清脆的耳光声打断了医生的话。

    张春花从座椅上跳了起来,一巴掌甩在了医生的脸上,像是泼妇一般嘶吼道:“我告诉你,如果我儿子以后没法走路,我打断你们的腿!”

    “我……我们真的已经尽力了……”

    医生在手术前听说了梁世豪的身份,知道梁世豪是自己得罪不起的,为此,即便挨了一巴掌,却一点也不敢发火、反抗,而是哭丧着求饶。

    “不要打他了,打他也没用,等小博出来,我们再想办法。”

    看到医生那恐慌求饶的样子,梁世豪冷静了一些,他松开医生的衣服领子,同时阻止张春花继续打人。

    “像你们这些庸医应该被拉去枪毙!”

    张春花没有再动手,但依然不依不饶地怒骂着。

    “患……患者很快就会出来。”医生逃一般地离开了谈话室。

    而梁世豪则是拿出另一个私人手机,开始联系燕京的医院,准备将梁博连夜送到燕京救治。

    ……

    半个小时后,梁博被推出了手术室。

    “医……医生,手术成功吗?我以后能像正常人一样吗?”

    移动病床上,梁博已经恢复了意识,冲身旁的一名医生问道。

    “具体情况已经告诉了你的家人,你问他们吧。”

    那名医生脸色有些难看,他担心自己说出实情会像同事一样挨打。

    “爸……爸……”梁博看向梁世豪。

    “我会联系燕京的医院,连夜送你过去。”梁世豪皱着眉头说道。

    “什……什么?”

    虽然梁世豪没有直接给出答复,但梁博不傻,他知道这意味着手术失败了,整个人顿时呆住了。

    “以他的伤势,就算去燕京的医院也保不住膝盖。何况,他刚动完手术,短期内无法再次进行手术!”

    就在这时,主刀医生走了出来,冷冷说道。

    原本他就不想接这个手术,但架不住院长亲自下命令,如今全力给梁博做了手术,结果助手被打了,这让他十分恼火。

    “你……你说什么?”

    梁世豪顿时怒了,伸手指着主刀医生。

    “实话实说。”

    主刀医生毫不畏惧地与梁世豪对视。

    “那……那也就是说,我后半辈子站不起来了?只能在轮椅上度过?”

    旋即,不等梁世豪再次发火,梁博从呆涩中回过神,喃喃问道。

    “理论上是这样,但不排除会有奇迹发生。”主刀医生面无表情地说道:“另外一种办法就是换假肢。”

    “为……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是这样?”

    再次听到主刀医生的话,梁博像是受了莫大刺激一般,浑身剧烈地颤抖着,不断重复着这句话。

    “小博……”

    张春花俯身,试图安抚。

    “不……我不要……”

    梁博面部扭曲地嘶吼着,尔后冲着梁世豪大叫道:“爸,帮我报仇!我要杀了那个杂种!我要把他跺碎了丢到黄浦江喂鱼!”

    没有回答。

    梁世豪将目光投向了走廊口。

    两名警察面色严肃地走了过来。

    这个发现,让梁世豪眉头顿时拧在了一起。

    “爸……爸,你听到没有?帮我报仇,杀了那个杂种!”

    梁博并没有看到警察走来,他像是一条疯狗似的,继续大声喊着,那感觉恨不得立刻将秦风挫骨扬灰。

    “你好,梁先生,我们是虹江分局刑警队的,这是我们的证件。”

    随着梁博的话音落下,两名刑警走了过来,其中一人开口表明身份,同时拿出了警官证示意,然后见梁世豪没有异议,继续道:“你儿子雇凶杀人,未遂,证据确凿。从现在开始,到你儿子出院,我们将对他进行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监视!”

    “你……你说什么?我儿子故意杀人未遂?”

    张春花瞪圆了眼睛,脸上充斥着震惊。

    而梁博则是直接呆住了!

    “梁先生,如果你儿子需要转到外地医院,必须向我们提出申请,经我们同意后,方可离开东海,前往外地医院救治!”

    那名刑警没有理会张春花,甚至没有去看张春花一眼。

    “我……我的腿被人打断了,你们不去抓凶手,反而来监视我?”

    梁博回过神,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那名刑警。

    这一刻,他甚至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问题!

    “目前是监视,等你出院之后,将会对你实施抓捕,然后由法院进行审判。”那名刑警面无表情地说道。

    刚才,梁博嚷嚷着要报仇杀人的话,一字不差地落入了他的耳中。

    这让他对梁博没有一丝同情心,反而觉得应该立刻将梁博这种人渣绳之以法!

    “呃……”

    再次听到刑警的话,梁博两眼一黑,差点晕了过去,尔后,他张着嘴,试图说什么,结果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只是呆呆地看着梁世豪,那感觉仿佛在问:爸,他说的是真的么?

    张春花也是一脸茫然地看着梁世豪,完全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小博,你放心,你不会有事的。”

    梁世豪先是低声安抚着梁博,然后待梁博的脸色好转一些后,抬头,冲着两名刑警,冷喝道:“说完了么?说完就给我滚!”

    “梁先生,请注意你的言行。”

    那名刑警皱眉看着梁世豪,再次说道:“除了你儿子雇凶杀人未遂证据确凿之外,你也涉嫌雇凶杀人,我们已对此展开调查。在调查期间,你必须配合我们的工作,按照法律规定接受我们的传唤、审讯……”

    “呃……”

    这一次,梁博和张春花齐齐傻眼了。

    事到如今,他们可以肯定,刑警不是在吓唬他们!

    “滚!”

    梁世豪则是怒了,他像是一头愤怒的狮子一般,怒目瞪着那名刑警。

    “梁先生,我再提醒你一遍,请注意你的言行。”

    那名刑警毫不畏惧梁世豪的怒火,而是冷冷说道。

    “好,很好,我记住你了!我保证,你会为你刚才所说的话后悔!”梁世豪几乎从牙缝里挤出了这句话,威胁意味很浓。

    “你这是在威胁我么?”

    那名刑警不屑一笑,道:“来这里之前,组长专门提醒我,说我有可能会遭到威胁。她还说,如果我遭到威胁的话,让我转达一句话给你。”

    “什……什么?”

    梁世豪语气森冷地问。

    “人网永远不可能凌驾于法网之上,就算你把天王老子找来,她也要把你儿子绳之于法!”

    那名刑警大声说道。

    “呃……”

    张春花瞪大眼睛,看着梁世豪,满脸不信。

    在她的记忆中,梁博以前没少闯祸,但每次都是花钱摆平。

    甚至,有一次,梁博飙车把一个人撞死后,也没有遭受法律的制裁,只是赔钱了事。

    有钱能使鬼推磨。

    她一直信奉这句话。

    而如今,身前的警察却说,就算梁世豪把天王老子找来,也要将梁博绳之于法?

    “——”

    面对张春花无声的质问,梁世豪沉默,他想起了马朝晖之前说的那番话。

    梁博呆若木鸡,他觉得这是一个梦,是那样的不真实!

    他不相信,也无法接受,自己在被打断腿后,还要面临牢狱之灾!

    “那……那个姓秦的杂碎呢?”

    暮然,梁博想到了秦风,下意识地问道。

    “秦风是受害人,无罪释放。”那名刑警如实说道。

    “无……无罪释放?”

    梁博瞪大眼睛,像是听到了这个世上最冷的笑话。

    笑话么?

    下一刻。

    梁博的耳畔回荡起了之前秦风说的那句话。

    “放心,我不会逃,我会在这里等着,等着警察来抓我——我倒要看看,警察局是不是你家开的!”

    “警察局是他家开的么?”

    梁博喃喃自语,然后两眼一翻,直接气晕了过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