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一世兵王 > 044章 善后
    044章 善后

    当两名刑警对梁世豪、梁博父子实施监控的同时,秦风回到了455军医院。

    “您好,李主任说你回来了去办公室找她。”

    当秦风出现在骨科楼层的走廊时,值班护士一个机灵,连忙放下手机,屁颠屁颠地迎上前,态度与第一次见秦风时犹如云泥之别。

    李淑琴在455军医院是比院长还牛掰的大咖,却破例晚上加班给秦风的同事做了手术。

    小护士用胸前的小白兔都能想到,秦风和李淑琴的关系绝对非同一般,哪还敢怠慢?

    “谢谢。”

    秦风微微一笑,径直朝着李淑琴的办公室走去。

    “这么有礼貌?”

    小护士惊讶得砸吧了下小嘴,然后回到护士台,继续用微信和小男友热聊。

    “砰……砰……”

    很快,秦风来到李淑琴的办公室门前,敲响房门。

    “进来。”

    办公室里,李淑琴并没有休息,听到敲门声,当下开口说道。

    嘎吱!

    秦风推门而入,赫然看到李淑琴稍显疲惫地坐在沙发上,有些不好意思道:“阿姨,辛苦你了。”

    “你说你这孩子,跟我客气什么?”

    李淑琴没好气地瞪了秦风一眼,疲倦之意一扫而空,犹豫了一下,问道:“我刚听说有警察在楼下把人带走了,不会是你吧?”

    “是我,警察叫我去配合调查案子。”秦风点头承认。

    “跟你没关系吧?”

    李淑琴有些担忧地问。

    虽然她从秦风母亲那里得知,秦风经过八年的部队锻炼,早已不是当年名动四九城的大魔王,但当年留下的深刻印象一时半会扭转不过来。

    “有关系,但我没事,否则警察也不会放我出来。”秦风笑着说道。

    “那就好。”

    李淑琴闻言,松了口气,道:“你同事的手术非常成功,治疗一段时间就可以出院了。出院后,只要按照我制定的计划进行恢复,以后可以和正常人一样。”

    “谢……”

    “你这孩子,再跟我这么客套,我可打你了啊!”

    李淑琴瞪眼打断了秦风的话。

    “阿姨,你熬夜给我同时做手术,肯定很累,而且时间也不早了,我就不打扰你了,你早点休息吧。”秦风笑了笑,准备起身告辞。

    “好。”

    李淑琴点了点头,然后又道:“等你叔回来,你和妙依一起回家吃饭。”

    “知道了,阿姨。”

    秦风闻言,心头微微一暖。

    自从他懂事后,便记得李淑琴对他十分疼爱,宛如对待自己的孩子一般,如今八年未见,依然如此。

    离开李淑琴的办公室后,秦风第一时间赶到了病房。

    病房里,刚刚做完手术的杨海国在沉睡,杨樱坐在窗边,虽然有些倦意,但并未入睡,而是小心翼翼地照看着杨海国。

    “秦大哥。”

    看到秦风进门,杨樱连忙站了起来。

    “嘘……”

    秦风将食指竖在嘴前,示意杨樱不要吭声,免得吵醒了杨海国。

    然而——

    已经迟了,杨海国睁开了双眼,扭头看着秦风,下意识地想起身。

    “杨哥,你不要动。”

    秦风连忙上前握住杨海国的手,阻止杨海国翻动——杨海国此刻双腿都被固定着,若是乱动会牵动伤口。

    “小……小风,谢谢你!”

    术后的杨海国十分虚弱,但他依然紧紧地抓着秦风的手,满是感激地说道。

    “秦大哥,谢谢你找人给我爸爸做手术!”杨樱也是一脸感激地说道。

    “小樱,我喊你爸哥,你也喊我哥,这辈分乱了啊?”秦风笑着开了个玩笑。

    “我……”

    杨樱羞得脸蛋微红,双手抓着衣角,不知该如何回答。

    她年少清纯,并不知道秦风有意在转移话题,但杨海国历经沧桑,瞬间便明白了秦风的用意,欲言又止。

    “杨哥,谢的话就不要说了,如果不是我,你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你要再说谢谢,我就没脸见你了。”秦风抢先说道。

    “好吧。”

    杨海国苦笑一声,然后表情有些严肃道:“小风,听你的,我就不说谢谢了。但是有件事情我得跟你说明。”

    “杨哥你说。”

    “我这个人没什么本事,这些年也没攒下钱,工资勉强能够供小樱上学和生活开支,治疗的钱我暂时没法给你。”杨海国低声说道。

    “杨哥,我都说了,你是因为我才会变成现在这样,我花钱给你做手术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你不用给我钱。”秦风连忙摆手。

    “不行,一码归一码,这个钱,我日后一定要还你!一年不行,就两年,实在不行就等小樱大学毕业工作赚钱了还给你。”

    杨海国郑重其事地说道:“小樱,记住了吗?这个钱,一定要还给你秦叔。”

    “是秦哥。”

    眼看气氛有些严肃,秦风再次开了个玩笑,然后想了想道:“这样吧,杨哥,明天我去找校长把这件事情说明一下,看能不能给你争取工伤。”

    他看出杨海国执意要还钱,又不想伤杨海国的自尊,便想出一个折中的办法——若是杨海国定为工伤的话,不但不用掏手术和治疗费用,还会得到一笔赔偿。

    “工伤……”

    听到这两个字,杨海国苦笑着摇了摇头,“这不可能的,别说工伤了,我工作都保不住了。”

    “为什么?”秦风问道。

    “我被人打断腿后,曾打电话给孟处请假。孟处询问我原因,我如实告诉了他。结果孟处跟我说,如果我一周之内没法去上班的话,就不用去了。”

    杨海国一脸忧愁,他和女儿的收入来源便是工作,丢掉工作后,想找一份稳定的工作并非易事。

    何况,伤筋动骨一百天,他短时间内也没法去找工作。

    “这样吧,杨哥,我还是去找找校长吧。”

    秦风眉头微微皱起,通过杨海国所说,他觉得孟万银和今晚发生的事情绝对有关系。

    “算了,小风……”杨海国欲要阻止。

    “杨哥,这事就这么定了,你先休息,我出去一趟。”

    秦风摆手打断了杨海国的话,然后快步离开了病房,径直走到步行楼梯口,从口袋里摸出孟万银的名片,拨通了上面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