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一世兵王 > 046章 猛人就在身边
    046章 猛人就在身边

    当秦风再次回到病房的时候,杨海国已经睡着了。

    他刚做完手术,十分虚弱,而且体内的麻药没有完全消除。

    “秦大哥。”

    杨樱眼圈微微发红,十分疲倦,但将眼睛睁得大大的,始终看着输液管,直到听到开门声,才回头看向秦风。

    “小樱,你去睡会吧,明天还要上课。”秦风走到病床前,小声对杨樱说道。

    “秦大哥,我不睡,我看着爸爸输液。”

    杨樱轻轻摇了摇头,一脸坚定道:“另外,我准备跟老师请假,等我爸出院以后再去上课。”

    “小樱,你这样可不行。”

    秦风叹了口气道:“你是你爸爸的精神支柱和骄傲,他绝对不会不同意你这么做的。你去上课吧,不要担心陪护问题。医院有专业的陪护护士,可以花钱雇佣。”

    “可是……”

    杨樱闻言,有些迟疑。

    “陪护也能报销的,而我已经帮你爸爸说好了,所有医疗费全部报销。”秦风知道杨樱在担忧什么,安慰道。

    “真的吗?”

    果不其然,杨樱那泛红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表情十分激动。

    “嗯。”

    秦风点头。

    “谢……谢谢秦大哥!”

    杨樱激动地站起身来,连连道谢。

    “谢谢就不用了,我看着,你去隔壁躺着睡会吧,明早我让医院安排陪护的护士,你去上课。”

    秦风说着,又故意严肃地说道:“如果你学习成绩下降了,会影响你爸的心情,而心情是病人康复的关键因素——你也不想你爸因为心情不好导致病情恶化吧?”

    “知道了,秦大哥,我都听你的。”

    杨樱毕竟年少单纯,被秦风这么一吓,显得有些紧张,尔后欲言又止。

    “去吧,有我在,你放心。”

    秦风见状,微微一笑,指指隔壁的房间,然后坐在病床边。

    耳畔响起秦风的话,杨樱看了看病床上的杨海国,又看了看秦风,迟疑了几秒钟,最终听从秦风的话,前往隔壁房间。

    ……

    清晨,当第一缕阳光贯穿东西方天际的时候,杨樱便一脸疲惫和担忧地从隔壁房间里走出。

    “你爸的药已经输完了,我已经给护士说了,早上八点便会安排看护的护士。”

    秦风说着,从口袋里摸出几百块钱,递到杨樱身前,道:“你一会自己打车去学校,我也去学校一趟,给你爸办理报销手续。”

    “知道了,秦大哥。”杨樱乖巧地点点头。

    秦风见状,没再多说什么,径直走出病房,再次去护士台对那小护士叮嘱了一番,然后才下楼,离开医院。

    七点多的时候,秦风乘坐出租车抵达东海大学。

    校园里,随处可见学生的身影,他们有的夹着课本急匆匆地从餐厅里出来,有的一边走一边吃着早餐,还有的刚刚起床,来不及吃早餐,揉着朦胧的睡眼赶往教室。

    他们是大二、大三、大四的学生,在新生报道的前几天,他们便已经开始上课了。

    看着这一幕,秦风觉得陌生而又好奇——大学的生活与他预想中的有些出入。

    看了看时间,秦风去餐厅买了四份早餐,然后穿过校园路,来到家属院门口。

    “小风,你不是和三位美女住在苏校长的房子吗?怎么昨晚不回来啊,简直是浪费天赐良机啊。”

    夜班保安看到秦风走来,满是羡慕地打招呼道。

    “我睡院子里保姆房的,哪来的良机。”

    秦风笑了笑,然后在那名保安羡慕的注视下,径直前往苏文的房子。

    秦风掏出钥匙,打开小院的门,赫然看到陈静抱着一本书,在晨辉下,边走边看,而苏妙依则是坐在画板前,迎着红日,涂涂画画。

    “风哥。”

    看到秦风回来,苏妙依和陈静两人不约而同地开口。

    秦风点点头,还没等她开口,便听到张欣然含糊不清的声音从房间里传出:“妙依,小静,你们起床怎么也不叫我啊……”

    话音落下,张欣然推开门,走了出来。

    晨辉下,她只穿着一件纱质的睡衣,妙曼的娇躯若隐若现,胸前的凸点格外明显。

    “呃……”

    看到这一幕,无论是秦风,还是苏妙依和陈静两人都是一怔。

    “咦……大叔,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张欣然一脸没睡醒的样子,看到秦风后,睡意才退去了一些,满是好奇地问道。

    没有回答,秦风有些不好意思地扭过头。

    苏妙依和陈静两人欲言又止,最后都低下了头。

    “你们这是怎么了?”

    张欣然见状,先是一脸疑惑,尔后意识到了什么,当下夹腿、捂胸,尖叫一声,“啊……你们怎么不提醒我!大叔,你不准看!”

    话音落下,张欣然满脸羞愤地转身跑了,留下秦风、陈静和苏妙依三人大眼瞪小眼。

    十分钟后,张欣然换好衣服,来到餐厅,伪装出一脸镇定的模样,内心却是十分紧张,目光有意无意地看着秦风三人。

    “欣然,快来吃吧,吃完我们还得去开会。”苏妙依见状,笑着开口。

    “嗯。”

    张欣然淡定地点点头,然后坐在餐桌旁,为了掩饰内心的尴尬和紧张,故意装出一副大姐大的派头,随口瞎问道:“大叔,昨晚是不是梁博找你们麻烦了?”

    “没有。”

    秦风摇摇头,没有告诉三女昨晚的事。

    “没有就好,要是他敢找你们麻烦,你记得跟我说啊,我保证把他收拾得服服帖帖。”张欣然一脸霸气地说道。

    因为,苏文曾给苏妙依叮嘱过,苏妙依一直未告诉张欣然秦风的真实身份。

    “好!”

    秦风笑着点点头。

    眼看成功转移话题,张欣然暗暗松了口气,然后开始狼吞虎咽地消灭秦风买来的早餐。

    用过早餐,张欣然、陈静和苏妙依三人前往教室开会。

    按照学校规定,明天她们这一届新生将前往军营军训,辅导员需要在军训前选出临时班干部,然后叮嘱一些有关军训的注意事项。

    秦风独自来到办公楼,发现孟万银还没来上班,便回到办公室。

    “小风来了啊。”

    办公室里,马平和另外一名保安准备进行工作交接,见到秦风进门,打了声招呼。

    “马哥早。”

    秦风笑着回应。

    “小风啊,知道吗?东海发生了一件大事!”

    马平一脸神秘地说着,故意看着秦风和另外一名保安,等着两人主动询问。

    果不其然,那名保安直接上套,满是好奇地问道:“小马子,发生什么大事了?”

    “我听我道上的朋友说,东海昨晚发生了枪战。”马平说到这里,故意停顿了一下,吊胃口。

    “枪战?真的假的?”另外一名保安有些惊诧。

    “千真万确!”

    马平很肯定地说道:“据说是海天集团董事长梁世豪的保镖反水,绑架梁世豪的儿子勒索未果,然后在逃亡的过程中,连续枪杀四名梁世豪的手下!”

    “怎么感觉跟拍电影一样啊?”那名保安震惊道:“那后来什么结果?”

    “梁世豪的保镖虽然连续枪杀四人,但也中枪,无力逃走,最后被警察抓走了。”

    马平说着,牛气地翘起二郎腿,点燃一支香烟,深吸一口,牛气冲冲道:“今早我还特地跟警界的朋友确认了一下,此事千真万确,震惊了东海黑白两道!”

    “啧啧,小马子,你黑白两道都认识人,以后哥有事,可要罩着哥啊。”那名保安笑着说道。

    “没问题。”

    马平拍了拍胸脯,然后又看着秦风道:“小风,你也一样,出了事,马哥罩你!”

    “谢谢马哥。”

    秦风笑着回应,心中却是暗暗思索,为何会传出这样一个消息,最后觉得这很有可能是梁世豪为了救梁博,故意放出的烟雾弹。

    眼看秦风不但‘相信’,而且还感谢,马平心满意足地吸了口烟,本还想吹嘘什么,结果看到孟万银出现在门口,吓得连忙起身,掐灭了香烟。

    另外那名年纪稍大的保安,也是连忙拿起电警棍,准备出去换班。

    然而——

    让他们诧异的是,一向严厉的孟万银没有教训他们,而是堆出一脸殷勤的笑容,像是古代奴才讨好主子一般看着秦风道:“那……那个,小风啊,你来办公室一下。”

    “好的,孟处。”

    秦风沉声回应,语气十分尊敬,俨然是下级见到上级的表现。

    嗯?

    察觉到秦风的语气,孟万银一阵恍惚,他怎么也无法将此刻的秦风和昨晚给他打电话的秦风联系到一起。

    恍惚过后,孟万银摇了摇头,脚步虚浮地走向办公室。

    秦风一言不发地跟在后面。

    “小风……”

    进入办公室,孟万银再次开口,习惯性地喊出小风两个字。

    但这一次,不等他将后面的话说完,秦风便冷声打断:“事情办妥了吗?”

    “办……办妥了!”

    孟万银浑身一震,下意识地点头回应,整颗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

    这一刻,秦风昨晚带给他的感觉又回来了,而且他担心秦风还会做些什么。

    “昨晚的事,我不希望第三个人知道,你烂到肚子里就好。”

    秦风闻言,沉声说道:“另外,我对你的事情什么都不知道,你还是孟处长,而我只是一个小小的保安。”

    “是!”

    孟万银第一时间回应,像是士兵在接受长官下达的命令。

    秦风见状,不再废话,直接离开了办公室。

    “呼……呼……”

    望着秦风离去的背影,孟万银暗自松了口气,悬挂的心也缓缓落了下去。

    “一个敢对梁世豪出手,能让苏文老婆连夜主刀做手术,让张百雄欠下人情的猛人,为何要屈尊当保安?”

    当秦风离开后,孟万银坐到办公椅上,心中纳闷不已。

    没有答案。

    但他觉得这件事应该还没有完。

    他不相信梁世豪会善罢甘休!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