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一世兵王 > 050章 继续作死
    050章 继续作死

    随着张欣然、苏妙依和陈静三人前去军训,只剩下了秦风一人,原本喧闹的房子也变得冷清了起来。

    他没有与陈静三女一同前往军营。

    一来,他并非学生,无法混进学生队伍参加军训,再者,陈静在军营军训绝对不会有危险——放眼全球,没有哪个地下组织敢跑到华夏的军营里杀人放火,除非那个组织想除名!

    何况,退一步讲,也没有哪个地下组织有能力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进入华夏的军营!

    “呼~”

    清晨,秦风盘坐在小院的石桌上,迎着朝阳,不断吐气、吸气,呼吸时而粗重,时而微弱,忽快忽慢,口鼻间隐隐可看到一丝白雾。

    那丝白雾跟朝霞混在一起,在秦风的口鼻间进进出出,颇为神奇。

    此刻的他,正在进行一套神秘的呼吸法。

    这是六岁那年,秦家老太爷送给他的生日礼物。

    等他长大后,从秦家老太爷那里得知,战乱年代,秦家老太爷跟随首长一起拜访了西南某地一家道观的老道,老道不但为首长看相算命,还传授了一套特别的呼吸法。

    秦家老太爷从小习武,看出那套呼吸法不简单,便跟着记了下来,并在日后琢磨透彻,彻底掌握。

    从某种意义上说,秦家老太爷戎马一生,如今依然能够身子硬朗地躺在秦家四合院的太师椅上喝茶、听京剧,除了从小习武之外,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这套神秘的呼吸法。

    而秦风能在小的时候,能揍得那些比自己大的大院子弟哭爹喊娘,成为四九城的大魔王,乃至后来进入军营,在短短一年时间内完成三级跳,最后成为三军唯一的龙牙,也和从小练习这套神秘的呼吸法有着直接的关系。

    噼里啪啦!

    片刻过后,秦风睁开双眼,站起身,浑身筋骨齐鸣,宛如雷鸣一般,不断作响。

    嗖!

    旋即,秦风跃下石桌,宛如鬼魅一般。

    啪!

    下一刻,秦风封闭毛孔,身形扭动,将发力产生的气转化为劲,集中于右拳,如同炮锤一般砸出。

    这一拳,无声无息,看似缓慢,实则快到了极点!

    啪!

    刹那间,清脆的响声传遍小院,宛如雷鸣炸响。

    不动如山,动如奔雷!

    啪!

    啪!

    啪!

    小院内,秦风身影闪动,双拳如同炮锤一般,不断砸出,脆响不断传出。

    不知过了多久,秦风停了下来,浑身毛孔陡然松开,浑身被笼罩在白雾之中,宛如身在仙境。

    几秒钟之后,白雾散去,化作汗水,浸透了秦风的衣服。

    “要不要趁这个机会回一趟燕京?”

    结束晨练,秦风冲了个凉水澡,换了身衣服,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暗暗沉思。

    八年前,他被秦家老太爷丢进部队,只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便完成了新兵连、侦察连和特种大队三级跳。

    后来,他又用了半年时间进入了龙牙。

    在过去八年里,他把青春奉献给了部队,没回过一次家。

    “算了,秦建国给我发出警告,上紧箍咒,这个时候回去简直是自讨没趣。”

    片刻过后,秦风摇了摇头,放弃了回家的打算。

    因为,他知道,自己越境追杀雇佣兵的事情,被某些有心的人故意推波助澜,无限放大,甚至影响到了秦家。

    若非如此,他相信,秦家老太爷也不会同意他被部队开除。

    对他而言,在这样一个敏感时期,回秦家绝对不是一件好事。

    “嗡~”

    就当秦风决定暂时不回燕京的同时,手机振动的声音响起。

    秦风拿起手机一看,发现是杨海国的电话,当下接通。

    “小风,刚才孟处长来看我了。”

    电话那头,杨海国的情绪显得有些激动,“他告诉我,我的伤按照工伤算,而且他还以处里的名义给我争取了五千块慰问金。除此之外,他还以私人的名义给我赞助了五千块。我本来不要,结果他硬是塞到了枕头底下……”

    “杨哥,既然孟处给你,你就收着吧。”

    秦风笑着说道,心中明白,孟万银多半利用警方的关系网,知道了事情的结果。

    “小风,孟处之所以会做这一切,都是因为你吧?”杨海国平复了一下情绪问道。

    “我只是在校长那里给你争取到了工伤,孟处这么做有可能是想讨好校长。”

    秦风随口编了个理由,心中却是暗暗感叹,孟万银能够混到处长的位置,绝非偶然,不但知道亡羊补牢,而且做事很有一手。

    “小风,你不让我说谢谢,那我就不说了——这份情,我老杨记着。”

    杨海国沉默片刻,轻声说道,然后又想到了什么,问道:“对了,小风,这两天都没有人找你麻烦吧?”

    “没有。”

    “小风,虽然我不知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但梁世豪毕竟是东海的大老板,你教训了他儿子,他多半咽不下这口气,你还是要小心一些。”

    杨海国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开口提醒。

    “知道了,杨哥,我会小心的,你好好养伤,有事随时给我打电话。”

    秦风微微眯起眼睛。

    梁博断腿和遭遇牢狱之灾是罪有应得,若是梁世豪继续作死的话,他不介意玩把‘大的’!

    ……

    华山医院,一间高干病房里。

    动完手术的梁博,打着石膏,固定着腿,躺在病床上沉睡着,张春花坐在一旁守护着,而梁世豪则是在病房的客厅里抽烟。

    “我……我爸呢?”

    突然,梁博醒了过来,看到只有张春花一人,满是怨气地问道。

    “在客厅,我去喊!”

    张春花说着,就要起身去客厅,却发现梁世豪推门而入。

    “爸,你不是说已经找人报复那个杂碎了吗?怎么还没动静?”梁博一脸怨毒地说着,那感觉恨不得立刻将秦风碎尸万段。

    “放心,我找的人今天已到东海,最迟今晚动手,明天就能把那小杂碎送到我手中。”

    梁世豪轻轻摸着梁博的脑袋,安抚道:“到时候,要杀要剐随你便。”

    “我要把那杂碎跺碎了喂狗!”

    梁博恨意凛然地说道:“除此之外,我还要把他那个所谓的妹妹卖到夜总会里,让万人骑!”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