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一世兵王 > 058章 龙与鳄
    058章 龙与鳄

    如同马平所说的一样,杨策情妇被杀,在长江三角洲地下世界引发了轩然大波!

    杨策会怎么做?

    几乎所有长江三角洲地下世界的人,都在等这个答案。

    甚至,其他领域和圈子的人,也想看‘扬子鳄’是否会去斗‘东海龙’。

    古城江宁。

    钟山高尔夫18号别墅。

    书房里,杨策坐在紫檀木制作的椅子上,手中握着烟斗,不停地吞云吐雾。

    昨晚,他情人的尸体被人从秦淮河里捞了出来,震惊了整个南苏地下世界!

    事发之后,他第一时间赶到现场,抱着情人的尸体嘶吼,然后动用一切能够动用的关系,调查凶手。

    然而——

    不等他调查到凶手,身在东海的张百雄出声了:“杨策敢进东海,直接跺碎了,丢到黄浦江喂鱼!”

    这句话,在极短的时间内传遍了整个长江三角洲地下世界,甚至传遍了整个华夏地下世界!

    张百雄用这样的方式在警告杨策,同时更是无声地说明:杨策的情人是被张百雄派人杀的!

    这一切,让杨策怒到发狂,他差点要纠集人马去东海跟张百雄拼命。

    最终,理智压制了冲动,他没有那么做,但从昨晚到现在都很烦躁。

    他想通过尼古丁来驱散内心的怒火,效果却极差。

    嘎吱!

    突然,开门的声音响起,一身黑色旗袍的诸葛明月推门而入。

    “你已经快一天一夜没合眼了,而且烟抽得太多了。”

    诸葛明月站在门口,看着满屋子的烟雾,秀眉微微皱起,出声提醒道。

    话音落下,诸葛明月快步走到窗户前,打开了窗户。

    与此同时,杨策磕了磕烟灰,将烟斗放到一旁。

    “那个女人值得你这样么?”

    诸葛明月走到杨策身旁,开口问道,语气带着几分嫉妒,几分不悦。

    她对于杨策在外面有情人的事情是知道的,但一直以来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杨策不往家里领,她也不说。

    但如今,杨策为了那个女人,差点丧失理智地去找张百雄拼命,尔后又一天一夜不睡觉,一个劲地抽烟,让她心中颇为不舒服。

    没有哪个女人可以大度到完全不在乎自己的男人在外面有女人,尤其是自己的男人对那个女人用情很深。

    被称为南苏第一贤内助的诸葛明月,自然也不例外!

    “那个女人只是一方面,准确地说,她的死对我的影响已经不大了,但张百雄欺人太甚了!”

    杨策迎上诸葛明月质问的目光,阴沉地说道:“他为了一个救过他女儿的外人对我出手不说,还放出狠话——难道他认为我是软柿子,好捏?”

    “我认为这里面有隐情。”诸葛明月说出了自己见解。

    “隐情?”杨策皱眉。

    “张百雄重情重义没错,但绝不会因为一个救了他女儿的外人跟你开战,甚至要不死不休!”

    诸葛明月睿智地说道:“毕竟,你派人去对付那个姓秦的,也是在帮梁世豪。而梁世豪与张百雄既是生意伙伴,又是朋友,私交不错。我个人认为,张百雄应该在这件事情上两不相帮才对。”

    “那你说隐情是什么?”

    杨策觉得诸葛明月说得有理,便再次开口问道。

    “这世上能让张百雄这么做的人,最多只有三个人。”

    诸葛明月眼中精光闪烁,缓缓说道:“女儿张欣然,红颜沈钰彤,义子张古。其中,张欣然是张百雄的逆鳞,自然不用说。后面两个人,张百雄是否会为了他们,不惜一切代价跟你不死不休,很难说。”

    “这么说来,他认为是我幕后派人去绑架他的女儿?”

    杨策一点就透,瞬间联想到了前不久张欣然差点被人绑架的事情。

    “这个可能性很大。如果真是这样,那你被人栽赃陷害了!”诸葛明月点头。

    “妈~的!”

    杨策气得骂娘,然后道:“到底是哪个王八羔子吃了雄心豹子胆敢陷害我?另外,张百雄的脑袋让沈钰彤的奶~子给夹傻了么?”

    诸葛明月有欲言又止。

    她很不喜欢看到杨策暴躁的样子,但她也知道,在道上混,尤其是当大哥的,面子和威望很重要,否则很难威慑对手,甚至有可能震不住下面的小弟。

    “明月,你说我该怎么办?忍气吞声,还是还张百雄一份大礼?”杨策咬牙切齿地问道。

    “不要忘了爷爷临终前的告诫,无论如何,你不能进东海。”诸葛明月提醒道。

    “我听爷爷的,不去东海,但张百雄的人敢来南苏,来一个,我剁一个!尤其那个叫秦风的小杂碎,千万不要让我碰到,否则我让他生不如死!”

    杨策拧着眉头,沉默良久,才缓缓开口。

    灯光下,他的眼中弥漫着杀意,宛如一头发狂的扬子鳄!

    ……

    东海,紫园,9号别墅。

    书房里,张百雄习惯性地抽着七块五毛钱一盒的红双喜,轻轻地敲击着桌面,眉头微微皱着,不知在思索着什么。

    “砰砰……”

    片刻之后,轻微的敲门声响起,将张百雄从思考中拉回现实。

    “进来。”

    张百雄说着,掐灭了香烟。

    “嘎吱!”

    书房门应声而开,朱文墨走了进来,“大哥。”

    “坐。”

    张百雄指了指一旁的沙发,示意朱文墨坐下说话。

    “根据杨策那边线人传来的消息,事发之后,杨策没有召集人马,甚至没有召集骨干成员开会,而是安排人处理情妇的后事后,便一直呆在钟山高尔夫的别墅。”

    朱文墨坐在红木打造的沙发上,先是将情况汇报了一番,然后说出了自己的见解,“看样子,杨策应该是选择隐忍了。”

    “嘿,他倒是识趣,否则我不介意将他抽筋扒皮,让他成一条死鳄!”张百雄冷哼。

    “嗯,杨策能够在南苏独大,很大程度是因为他女人诸葛明月的爷爷诸葛老神仙生前帮他出谋划策,同时帮他结交了人脉,让他顺利攀上了南苏江家,成为了江开辉的义子。”

    朱文墨冷笑,“如今,虽然江开辉官路顺利,有望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但杨策的根基在南苏,甚至是江宁,他敢跑到东海兴风作浪,那是找死!”

    啪!

    张百雄没有说话,而是点燃了一支香烟。

    “对了,大哥,我听说江开辉的儿子江涛在东海大学上学,和欣然一样,也是经济学院。”

    朱文墨又说道,他是张百雄身边的军师,相当于官员身边的大秘,不但要出谋划策,更为重要的是要收集一些有用的信息。

    “这个不用管,江开辉虽然把杨策当义子,但他毕竟是体制内的人,不会愚蠢到为了杨策跟我死磕。”

    张百雄摇了摇头,然后吐出一口烟雾,道:“至于杨策那边,虽然暂时没有动静,但也不能不防,尤其是欣然的人身安全。”

    “大哥,欣然目前在军营,就算给杨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派人去动欣然!”朱文墨分析道。

    “这个我自然知道,我是说等欣然军训回来之后。”张百雄说道。

    “这倒是。”

    朱文墨点点头,然后想到了什么,又道:“对了,大哥,有件事情忘记跟你说了——杨策前段时间帮助梁世豪对付那个秦风,据说还派出了江宁特种大队前队长赵龙,但不知道什么原因,赵龙没有对秦风出手。”

    “我总觉得那个秦风比我们想象中的还要神秘。”张百雄若有所思道。

    “我也有这种感觉。”

    朱文墨表情稍显凝重,然后试探性地问道:“大哥,要不这样,等欣然回来后,以感谢他为由请他吃饭。届时,你也出席,看看能不能雇他当欣然的保镖?他和欣然、苏文的女儿住在一起,若是由他给欣然当保镖,欣然的安全就能进一步保证了。”

    “我估计可能性很小,但你这个提议不错,可以试试。”张百雄微微颔首,道:“就算他拒绝,也可请他平时对欣然照看一二。”

    “大哥,现在想想,你之前没有帮梁世豪对付那个秦风,简直太明智了!”朱文墨由衷地赞道。

    “是啊,人生在世,无论多么风光,有时候,一个不经意的选择,便会葬送一切!”

    张百雄深以为然,感慨至极,“不是猛龙不过江,如果梁世豪当初听我的,退一步,海阔天空,也不会沦落到今天这个下场。”

    “大哥,你说,这样一条猛龙,潜伏在东海大学当保安做什么?难道真如欣然所说,是为了保护欣然的同学?”朱文墨很疑惑。

    “他要做什么,我不关心,只要他不与我们为敌就可以了。”

    张百雄如是说着,心中决定,除非逼不得已,否则永远不与秦风为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