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一世兵王 > 059章 热情就像一把火
    059章 热情就像一把火

    次日,秦风正式换岗,新岗位的工作很简单——在学校家属院巡逻,而且没有时间和次数规定,相当自由。

    这一切,让家属院站岗的三名保安嫉妒得眼睛都红了,但他们也没有表示不满。

    一来,秦风虽然上班没几天,但为人处世很到位,跟同事的关系处得不错,更为重要的是,秦风换岗位是孟万银亲自拍板的,他们若是说什么闲话传到孟万银耳中,孟万银绝对不不会给他们好果子吃。

    随后的几天里,秦风每天除了在家属院里溜达之外,便是在小院里练拳,日子过得很是悠哉。

    时间如流水,不知不觉中,秦风已到东海大学上班了二十天,而新生军训也结束了。

    这一天晚上,秦风练完拳,冲完凉水澡,刚躺到床上,便听到手机震动了起来。

    嗯?

    听到手机震动声,秦风有些疑惑。

    他的手机里目前只存了苏文、李淑琴夫妇,张欣然、陈静和苏妙依三人,以及杨海国和孟万银的电话。

    秦风拿起手机一看,发现是张欣然打来的电话,便摁下了接听键。

    “大叔,你在干嘛?”

    电话接通,张欣然动听的声音通过无线电清楚地传入了秦风耳中。

    “刚冲完澡,有事吗?”秦风问道。

    “没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啊?”张欣然有点小气愤。

    军训期间,她一直都想给秦风打电话,但最后都忍住了,今天好不容易鼓足了勇气打通了电话,内心很是期待与秦风的第一次通话,结果秦风这番不冷不热的态度,顿时让她有种热脸贴冷屁股的感觉。

    “我以为你找我有事。”

    秦风浑然不知自己无意间惹得张欣然不开心了,依旧不咸不淡地说道。

    “说有事也未尝不对。是这样的,我们军训今天结束了,明早返程。”

    张欣然只觉得满腔的热情被浇灭了一半,尔后叹了口气道:“我准备明天下午带妙依和小静一起去海边度假村放松,你去吗?”

    “去。”

    秦风不假思索地答应了下来,对他而言,只要陈静离开部队,便存在安全风险,自然要在身边保护。

    “真的?你可不许反悔噢,谁反悔谁是小狗!”

    或许没有想到秦风会如此爽快地答应,张欣然先是愕然,尔后瞬间变得兴奋了起来,“对了,你加我微信吧,就是我手机号。我弄了个群,群里只有我、妙依和小静三人,你加进来,我们以后有什么事可以直接微信沟通。”

    “好。”

    秦风想了想,觉得张欣然这个提议不错。

    随后,通话结束,秦风申请了个微信号,然后添加了张欣然。

    张欣然的微信名称叫‘欣菇凉’,头像是一部热播电影里大白的照片,朋友圈背景照片则是一张热舞时抓拍的照片,激情四射,充满活力。

    两张照片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就如她本人一样,外在和内心截然不同。

    “大叔,你把微信资料完善一下,我拉你进群。”

    很快,张欣然便发来一段语音。

    秦风听后,想了想,给自己起了一个‘流浪的战士’的名字,头像照片则是用的五星国旗。

    待他修改完资料,张欣然已经将他拉入了群中。

    如同张欣然所说,群里只有她们三人,其中苏妙依的名称叫‘一花一世界’,头像是一张藏区的风景照,而陈静的名称叫‘宁静的雪天’,头像是一座大山的照片,山上白雪皑皑。

    “欢迎大叔入群。”

    “风哥好!”

    随着秦风进群,张欣然、陈静和苏妙依三人先后发信息打招呼。

    “张欣然,你喊我大叔,又和妙依、小静以姐妹相称,这合适吗?”秦风回道。

    “江湖乱道,各喊各的,谁让我第一天见你的时候,你留着胡子,看着像沧桑大叔!”

    张欣然回复信息,同时笑吟吟地迎上苏妙依和陈静的目光,丝毫不在意称呼错乱。

    看着张欣然那兴奋的模样,苏妙依觉得有点不对劲。

    身为张欣然的闺蜜,她从初中便认识张欣然了,对张欣然可谓是极为了解。

    在她的记忆中,这些年,追张欣然的男生能从东海排到江宁,但张欣然从未对哪个男生热情主动过!

    而如今,张欣然对秦风热情得有些过分!

    陈静也能察觉到张欣然的反常表现,若有所思。

    不光是她们,一旁的潘蓉也发现张欣然对秦风太过热情主动了。

    这让她心中涌现出了一个荒谬的念头——上流社会的富家千金爱上底层穷保安?

    “张欣然应该只是觉得新鲜、好玩。”

    随后,潘蓉认真想了想,做出这样的判断。

    因为,在她看来,一个小保安和张欣然这样的千金大小姐完全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就算有交集,命运的曲线也不会重叠在一起。

    ……

    “妙依,明天有事吗?”

    就在张欣然因为与秦风聊微信而兴奋不已的同时,苏妙依收到了一条微信,来自江涛。

    “怎么了?”苏妙依回复。

    “是这样的,我们军训了二十天,大家都累坏了。明天返校之后,正好放假,我准备搞个联谊活动,想请你和你的室友参加。”江涛很快回复,直奔主题。

    “不好意思,我们寝室明天已经有活动了。”苏妙依回道。

    江涛发了一个吃惊的图,然后又回道:“你们寝室明天什么活动?”

    “欣然组织我们一起去海边。”苏妙依想了想,最终还是选择如实告知。

    “要不我们一起?”江涛主动提议。

    “活动是欣然提议的,你得问她。”苏妙依间接拒绝。

    “好吧,时间不早了,你早点休息吧,晚安。”

    江涛看到回复,有些郁闷,但没有继续死缠烂打。

    因为,他很清楚,论家世,苏妙依丝毫不比他逊色,甚至就以当前而言,比他更强。

    而‘北雪雁,南妙依’的名头更是响彻了华夏上流社会年轻一代圈子,心中惦记苏妙依的纨绔如同过江之鲫,数不胜数,其中自然也不乏比他家世显赫的权贵子弟。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他知道,要和苏妙依在一起,唯有得到苏妙依的芳心一条路可以走。

    而这种事是不能急的,必须要一步一步来,否则一旦给苏妙依留下糟糕的印象,那他就彻底出局了!

    回复苏妙依后,江涛并没有去找张欣然沟通。

    一来,他没有张欣然的微信——他曾试图添加,但张欣然没有通过!

    更为重要的是,他不知道自己哪里惹到了张欣然,张欣然对他很有意见,见面不给好脸色不说,每次他去与苏妙依聊天,都会被赶走。

    “差点忘了,我可以问潘蓉啊……”

    郁闷过后,江涛拍了拍脑门,暗骂自己糊涂,然后立即用微信联系潘蓉,“潘美女,听说你们明天有活动?什么活动啊?”

    “欣然喊我们去海边度假。”

    寝室里,潘蓉收到江涛的微信后,有些动容,尔后看到内容,猜到江涛是为了打听苏妙依的动向,又有些失望,但还是第一时间给予了回复。

    “具体地方在哪里?”江涛连忙又问。

    “天使海滩度假村。”

    “多谢,我欠你一个人情。”

    “大家既是同学,也是朋友,这只是举手之劳,何来人情之说?”潘蓉看到信息,想了想,回复道。

    “哈哈,好,潘蓉,你是个好姑娘,如果不是因为我心有所属,没准会追你。”

    江涛心情格外的好,回复了一长串,“以后你若是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另外,如果你想谈男朋友,我也可以给你介绍,家中资产十位数的,直系亲属厅级以上的,我身边有很多。”

    “谢谢你的好意,我暂时不想谈男朋友。”

    潘蓉这么回复着,却是有些砰然心动。

    男怕入错行,女错怕嫁错郎。

    这是母亲从小便灌输她的道理。

    在她看来,古往今来,华夏的阶级等级都是存在的,只是明显与隐晦的区别。

    在社会制度越来越完善的今天,一个女人想要麻雀变凤凰,靠自身努力挤进权贵的城堡里,比登天还难,唯一的捷径,便是嫁给一个好男人。

    权,钱。

    这是她和所有想麻雀变凤凰女人心中好男人的标准。

    在她收集的资料里,江涛是南苏官场大佬江开辉的儿子,而江开辉不到五十,便跻身副~省~级,仕途不可限量。

    而每一个圈子都有门槛,只是门槛的高低有别,越高等的圈子,门槛越高——江涛身为南苏年轻一代权贵圈中的一员,身边的朋友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好,等你想谈的时候可以跟我说。对了,我问你的事,你不要告诉妙依。”

    就在潘蓉想入非非的时候,江涛又发来信息。

    “我明白。”

    潘蓉如是回复着,心中却是唏嘘不已。

    同样是男人,那个被她认为是社会底层的保安,被千金大小姐主动邀请去游玩。

    而身为南苏年轻一代权贵圈一员的江涛,挤破头地想去却去不了。

    这让她觉得不可思议!

    甚至,如果不是亲身经历,她宁愿相信小姐卖身是为了爱情,也不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因为。

    在她看来,一个底层的保安,连给她舔靴子的资格都没有!

    “也许,只有张欣然那样的脑残大小姐,才会做出这种荒谬的事情吧?”

    潘蓉看了一眼专心致志聊天的张欣然,心中讥笑,目光中充斥着鄙夷。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