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一世兵王 > 064章 盛情款待
    064章 盛情款待

    度假村餐厅的四楼是专门用来招待贵客的,完全按照五星级酒店的配置,出了电梯迎面是一个大厅,大厅顶部悬挂着一个巨形的水晶吊灯,地面上铺着昂贵的大理石,四周摆着纯意大利进口的真皮沙发。

    大厅中央摆放着一块价值昂贵的石头,两旁摆放着两棵小型的迎客松,两边的走廊则铺着纯羊毛的地毯,墙壁上每隔几米都挂有字画。

    八名身材高挑的姑娘,穿着旗袍,站在迎客松旁充当迎宾,寓意为喜迎八方宾客。

    “欢迎光临!”

    迎宾姑娘看到秦风四人走出电梯,纷纷鞠躬问好,脸上洋溢着热情的笑容,声音婉转而动听。

    秦风四人微笑示意,然后在张欣然的领路下,朝着999包厢门口走去。

    “小姐,陈先生,苏小姐,陈小姐,张爷在里面等你们。”

    包厢门口,一名身材魁梧的青年早已等候多时,看到秦风四人走来,微微鞠躬问好,然后拉开门,微微欠着身子,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忠哥,你不进去吗?”

    张欣然有些奇怪,青年虽然是张百雄的贴身保镖,但地位不低,很多时候都会跟着张百雄一起用餐。

    这一切,只因为,他是张百雄当年花重金送往西伯利亚培养的死士里面最为出色的一个,也是最忠心的一个!

    他将张百雄当作再生父亲,主动改名为张忠,为了表示对张百雄乃至张家的忠心。

    “不了,小姐,我已经吃过了。”张忠摇摇头,暗中却是警惕地打量了秦风一番。

    作为张百雄的贴身保镖,只要张百雄出门在外,他都会实施贴身保护,但张百雄今天让他在门口守候。

    他虽然不折不扣地执行张百雄的命令,但却对秦风有些不放心。

    秦风察觉到了张忠的心思,未做解释,只是微微一笑,然后便跟着张欣然步入了包厢,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巨大的圆桌,是十六位的标准。

    圆桌的上方同样是一盏大吊灯,上面镶着金边和水晶,在灯光的映照下,美轮美奂。

    圆桌上摆放着精美的餐具,碗碟全部镀金,筷子是两双,一双是公用,一双是私用,纯银打造。

    “包厢里有四间房间,这里是用餐的,还有会客室、K歌房和按摩室,我爸他们在会客室。”

    张欣然说着,带着秦风三人走向会客室。

    嘎吱!

    就在这时,伴随着一声轻响,会客室的房门应声而开。

    一名青年从会客室走出。

    青年身材修长,留着社会人士专用的圆寸青皮发型,五官棱角分明,双眼狭长,穿着一件黑色衬衣,领口微微敞开,露出了脖子上佩戴的玉龙,给人一种霸气外漏的感觉。

    他不是别人,正是张百雄的义子张古,主要负责百雄集团旗下的灰色产业,道上的人称他为张少。

    张古走出会客室后,没有说话,站在一旁,站姿不像门口的张忠那般笔直,而是两腿分开,看上去很轻松、随意。

    嗯?

    看到这个细节,秦风心中一动。

    他虽不知道张古,但仅凭这个细节,便判断出,张古在张百雄手下的地位极高,否则绝不敢如此随意而站。

    “不好意思,秦先生,因为担心你不赏光,才出此下策,还望不要见怪。”

    张百雄从会客室中走出,一边走,一边微笑着说道。

    与此同时,一名身材婀娜的美貌少妇,跟在张百雄后面。

    少妇五官精美,脸上化着精致的妆容,带着一顶白色的纱帽,穿着一件紧身的黑色连衣裙,承托出了成熟而诱人的身材,半截小腿裸露,白润光滑,脚下是一双细长的黑色高跟,浑身上下散发着成熟女人的魅力。

    “张总费心了。”

    秦风没有去看美貌少妇,而是目不斜视地看着张百雄,微微一笑,与之握手。

    “这不是怕我面子不够嘛,只好借助欣然的面子了。”

    张百雄爽朗一笑,然后松开手,微微侧身,介绍道:“这是欣然的阿姨……”

    “什么阿姨,是姐。”

    美貌少妇风情万种地看了张百雄一眼,然后主动上前一步,伸出白嫩的玉手,道:“你好,小风,老听欣然和百雄提起你,今日终于见到你了。”

    “你好。”

    秦风伸手相握。

    “我姓沈,名钰彤。如果不介意的话,你可以像欣然一样,喊我沈姐。”沈钰彤收回手,微笑着说道。

    “好的,沈姐。”秦风点头。

    “妙依,你真是越来越漂亮了,真不知道今后谁有福气娶到你。”

    沈钰彤对秦风微微颔首,然后将目光投向苏妙依,笑着赞美。

    “沈姐又拿我开涮。”苏妙依苦笑。

    “不是开涮,是真的,我要是个男人,保证主动追求你。”

    沈钰彤脸上笑容不减,余光看到一身寒酸打扮陈静镇定自若地站在那里,眼中闪过一丝惊讶,然后扭头冲陈静道:“你是小静吧?欣然提起过你,很高兴见到你。”

    “你好,沈姐。”陈静伸手与沈钰彤相握,显得不卑不亢。

    沈钰彤暗暗惊讶陈静的淡定、从容,但没再说什么,退到张百雄身旁。

    与此同时,张欣然脸上的喜悦淡了许多,秀眉微微皱着,似乎对沈钰彤这番做派有些不满。

    “看来,张欣然和沈钰彤的关系不融洽。”

    看到这一幕,秦风心中做出这样的判断,同时也通过沈钰彤刚才的所作所为,判断出沈钰彤是一个八面玲珑的女人。

    这样的女人,通常都是一座城市的知名交际花,在上流社会混得很开。

    “陈先生,这是我义子,张古。”张百雄伸手指向张古,为秦风介绍。

    “秦先生,感谢你那天出手救下欣然。”张古上前两步,主动伸手与秦风握手。

    “举手之劳,不足挂齿。”

    秦风握着张古的手,微笑着回应,清晰地感受到张古的手掌和食指都有老茧,这是经常玩刀、玩枪的标志。

    “对秦先生而言是举手之劳,对我们来说,那可是救命之恩了。”

    张古笑了笑,然后松开秦风的手,又分别与苏妙依、陈静打招呼问好。

    “好了,坐吧,边吃边聊。”

    待张古打完招呼之后,张百雄提议入座,他当仁不让地坐在了主位,让秦风坐在了他的右手侧,而沈钰彤、张古则分别坐在他的左侧。

    至于张欣然,不等张百雄开口,便主动坐在了秦风的旁边。

    看到这一幕,张百雄、沈钰彤和张古三人眼中不约而同地闪烁着精光,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秦先生,欣然说你们下午还要玩,那我们就不喝白酒了,少喝点红酒,意思一下。”

    入座之后,张百雄再次开口,看似在征询秦风的意见,实则直接拍板。

    “客随主便,张总定就行。”

    秦风微微一笑,他看得出张百雄是一个独断专行的人,但并不觉得意外。

    一个雄踞在东海,掌控东海夜晚的话语权的草莽,若没有魄力和决断,是绝对做不到这一点的!

    很快,酒菜上桌,酒是来自张百雄在法国波尔图地区私人酒庄的红酒,菜六凉六热,基本以海鲜为主,鱼子酱、大龙虾、鲍鱼、河豚等应有尽有。

    用餐期间,张百雄极好地把握着节奏,吃菜、聊天,喝酒,分寸拿捏极佳,而且知识面很广,涉及很多个领域。

    这一切,让秦风觉得,张百雄能够在东海屹立不倒,绝非偶然!

    同时,他也知道,张百雄今天费尽心思把他请到这里,绝对不仅仅只是吃饭、喝酒、聊天这么简单。

    果不其然,当用餐接近尾声后,张百雄侧身冲秦风问道:“秦先生,用餐结束后,先让欣然她们去房间里稍作休息、换衣服,我们到会客室聊一会?”

    “好的。”

    秦风点头同意,心中却是暗暗琢磨:张百雄费尽心思把自己请到这里,到底要干什么?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