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一世兵王 > 074章 大风起
    074章 大风起

    国外一家知名机构曾做个一个有趣的实验——通过一座城市夜晚的灯光亮度范围来判断这座城市的发展速度。

    这个实验的结果很惊人,城市的发展速度与其夜晚的灯光范围成正比。

    有着东方明珠美誉的东海,是华夏近些年来发展最快的城市之一,灯光的覆盖面积逐年变大。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有着东方明珠美誉的东海灯火通明,宛如一座仙城,美轮美奂。

    黄浦江上,一艘艘邮轮缓缓行驶,江畔游客如织,大多集中在外滩附近,对着东方明珠塔拍着照片。

    相比于外滩的热闹非凡而言,曾被誉为东海乃至长江三角洲第一富人区的紫园富人区则稍显冷清。

    整个富人区里,十分幽静,只有不到一半的别墅亮着灯光。

    紫园9号别墅的书房里,张百雄如同许多个夜晚一样,坐在书桌前的红木椅上,手上夹着一支红双喜,一边吸着烟,一边听着朱文墨的汇报。

    “大哥,我按照你的指示,暗中放出了秦风给欣然当保镖的消息,效果很惊人,不到一天的时间里,几乎传遍了整个华夏地下世界。”

    朱文墨说着,忍不住笑道:“大哥的关注度一如既往的高。”

    “关注度高可不是什么好事。”张百雄轻轻吐出一口烟雾,眉头微微挑起,“不但同行盯着,警察也会盯着,甚至会引起上面的主意。”

    “嗯,大哥说得对,眼下的大环境,的确是越低调越好,无论是官场还是我们。”朱文墨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

    作为张百雄的军师,他在张百雄这艘战船上的地位极高,可以说仅次于张百雄。

    如同当年名震世界的黑手党一样,他相当于当初黑手党家族里的顾问,只接受张百雄一人领导——很多命令,都是由张百雄传给他,再传下去。

    当初,黑手党家族设置这样一个角色,是为了防止第二个人在场,更加的安全。

    事实上,即便是现在,这套制度依然在地下世界盛行,百雄集团不是个例,山口组闻名于世的最先进管理理念也是来源于此。

    张百雄没有吭声,而是缓缓掐灭烟头。

    “大哥,你说那个秦风,为什么要故意让我们传出这样一个消息?难道是为了掩人耳目?”朱文墨犹豫了一下问道。

    “具体原因,他没跟我说,但你所说的可能性很大。毕竟,以他的能力和所表现出的行事风格,没理由到东海大学当保安,用高射炮打蚊子都不足以形容。”

    张百雄脑海里浮现出昨日与秦风在度假村洽谈合作的情形,说出来自己的判断,“通过我与他接触,以及当日洽谈来看,我认为,他在东海大学当保安的目的,应该真的是为了保护那个叫陈静的女孩。”

    “大哥,按照你所说,连前飞龙特种部队的赵龙都不是他的对手,他到底在提防什么人?”朱文墨有些好奇。

    “不知道,但他的对手一定非同寻常,否则,以他的能力,早就实施斩首行动,将危险扼杀在摇篮之中了。”

    张百雄说着,没来由地想起昨日在海滩边与秦风的交谈,依然还有一丝轻微的波动——若是赵龙对他实施暗杀的话,他必死!

    不知是为了掩饰内心的那一丝波动,还是习惯使然,张百雄又点燃一支香烟,吸了一口:“我们把杨策的情妇丢进了秦淮河,杨策虽说把打碎的牙齿咽进了肚子里,但并不代表他不敢报复,也不代表他不会报复。

    以我对他的了解,他只是不敢进东海。所以,绝对不能让欣然去南苏。你亲自安排一下,最少要有两人时刻跟在欣然的身边,尤其是九月三十号到十月一号这两天。”

    “请大哥放心,我安排了小虎与小郎一起跟在欣然身边。”朱文墨点头。

    “那就好。”张百雄放下心来,然后苦笑道:“她是不是还在闹脾气?”

    “嗯,小古正在楼下开导她呢。”朱文墨笑道。

    “那就让小古去做欣然的思想工作吧,我就不下去了,免得当成出气筒。”

    张百雄笑着掐灭香烟,张欣然是他的掌中宝、心头肉,同时也是他的死穴。

    ……

    一楼大厅里。

    张欣然穿着绣有大白图案的睡衣,双手抱胸,坐在沙发上,一副全世界欠她钱的表情。

    “欣然,这事关系到你的安全,可不能马虎。你也体谅一下义父,他也是担心你出事。”张古坐在张欣然的对面,苦口婆心地劝道。

    “你说你们没事跟那个杨策斗什么斗?如果你们不跟杨策起冲突,我不就可以去了吗?”张欣然寒着脸,怼道。

    “唔……”

    张古摸了摸鼻子,无言以对。

    “还有,你们早干什么去了?为什么不早告诉我你们和杨策起冲突了?为什么要等我们定了要去苏城后,才告诉我这事?”

    张欣然心中郁闷至极,见张古不说话,像是机关枪扫射一般说了一堆。

    “这个,我们也没有想到,你会去南苏。”

    张古闻言,心中一动,露出一脸和蔼的笑容,然后不经意地问道:“如果你不去的话,只有妙依一个人去吧?你可以跟那个秦风,还有陈静去其他地方……”

    “谁说只有妙依一个人去?秦风和陈静都要去,就我一个人不能去!”张欣然没好气地打断张古的话。

    “你确定他们去?他们去干什么?”张古不动声色地问道。

    “当然确定了。都定好的事情,他们总不能因为我一个人而改变计划吧?”张欣然反问道。

    “好吧,既然这样的话,那你就等他们从苏城回来后,再跟他们去其他地方玩吧,反正十一七天假期呢。”张古劝说着,眼中却是精光闪烁。

    “我们聊散了,再见!”

    听到张古的话,张欣然气鼓鼓地说着,然后起身,上楼,前往自己的卧室。

    望着张欣然离去的背影,张古没有再说什么,脸上的和蔼笑容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一脸冷笑。

    而后,张古迅速收敛笑容,调整了一番情绪,上楼前去跟张百雄告辞。

    几分钟后,张古驱车离开了紫园别墅,待开出几公里后,将车停在了路边。

    汽车停稳,他扣了一下电子手刹,然后将脚踏垫子掀起,拿出一张手机卡,换进一个备用的手机里,拨通一个电话。

    “那个秦风十一要去苏城,张欣然也想去,但被张百雄软禁了。你想办法,神不知鬼不觉地将消息传进杨策的耳朵里。”

    电话接通,张古用一种命令的口吻说着,然后不等对方回话,便挂断电话,然后将手机卡抽出,打开车窗,弹到路边的草丛里。

    “姓秦的,你不但坏我好事,还发现了我的秘密,必须死!”

    张古冷笑着,然后重新启动了汽车。

    “嗡~”

    伴随着一声巨大的发动机轰鸣声,黑色的奔驰G65宛如一头钢铁怪兽一般冲向了前方,而后消失在了黑夜中。

    ……

    两个小时后。

    江宁中山高尔夫富人区18号别墅,杨策穿着一身睡袍,端着一杯红酒,站在窗边,看着窗外的夜景,心中不知在想些什么。

    片刻后,脚步声响起,阿九来到了别墅大厅。

    “阿九,有什么事不能明天再说,非要今晚说?另外,电话里也不方便说,很重要?”

    听到脚步声,杨策收回思绪,转身,扭头看着阿九问道。

    他的黑金帝国里没有顾问、军师这样的角色,只有左膀右臂——阿九和金刚。

    这两人是他的绝对心腹,他的一切命令都是下达给两人中的一人,然后由对方去完成。

    江湖上,很多人说阿九和金刚是杨策的左右护法,金刚有勇,阿九有谋。

    除此之外,被誉为南苏第一贤内助的诸葛明月在杨策的黑金帝国里,占有一席之地,不是军师,胜似军师,地位远在阿九和金刚之上。

    若非如此,杨策也不会弄块遮羞布在外面养女人了,而是会光明正大地三妻四妾。

    可以说,在他的黑金帝国里,除非有紧急特殊情况,否则只有诸葛明月,阿九和金刚可以请示见他。

    但阿九这么晚来找他,是黄花闺女上花轿头一回!

    他意识到应该有重要的事情,所以在洗完澡后连公粮都没交,便在楼下等待了。

    即便如此,他还是有些不满,更多的则是疑惑。

    “杨爷,很抱歉,影响您休息了。不过,这件事的确十分重要,而且我认为在电话里不好说清楚,所以就过来了。”

    阿九微微鞠躬,先是致歉,然后说明自己的理由。

    “说吧,什么事?”

    杨策扬起脖子,将一杯价格上万美金的红酒送进嘴里,然后示意阿九入座,自己则走向了沙发主位。

    “杨爷,十月一是苏家老爷子的七十大寿。根据东海的线人传来消息,张欣然原本要去苏城给苏老爷子拜寿,但被张百雄给制止了。”

    阿九整理一番说辞,正色道:“不过,那个叫秦风的家伙要去苏城!”

    “哦?”杨策闻言,眉头一挑,沉默几秒钟后,又问道:“消息准确么?”

    “线人是最近才策反的,他的老婆孩子都在我们手中,应该不会有问题。”阿九自信地说道。

    他口中的线人是百雄集团的人,更准确地说是张百雄黑金帝国里的成员,是他安插在张百雄身边的奸细。

    “那个姓秦的杂碎去苏城做什么?给苏老爷子拜寿么?”杨策持怀疑态度。

    “应该不是。”

    阿九一愣,然后摇了摇头,道:“根据线人所说,张欣然和她寝室的人以及那个姓秦的约好了去苏城,只是最张欣然后被张百雄给阻止了。也就是说,除了张欣然之外,其他人都会去苏城。”

    “这样,现在距离十一还有三天时间,你再去核实一下消息的准确性。”

    杨策拿起烟斗,填满烟丝,由阿九上前点燃后,深吸一口,吐出一口烟雾,缓缓道:“如果消息准确的话,那做好十一去苏城的准备!”

    “是,杨爷!”阿九鞠躬领命。

    “那个姓秦的杂碎不但害得我失去了一位很好的合作伙伴,而且还害死我的女人,我要把他剁碎了喂飞龙!”

    杨策再次开口,语气低沉,浑身杀意凛然。

    “咕咚!”

    阿九闻言,喉结一阵蠕动。

    身为杨策的左膀右臂之一,他不但知道杨策口中的‘飞龙’是一条成年的鳄鱼,而且不止一次亲眼目睹鳄鱼生吃活人的画面。

    那画面,惨不忍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