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一世兵王 > 084章 辱人者,必自辱!
    084章 辱人者,必自辱!

    偌大的堂屋,安静得可怕,以至于能够清晰地听到众人的呼吸声。

    除了苏妙依外,包括苏儒林在内,所有人都一脸震惊地看着苏文,那感觉仿佛在问:这怎么可能?

    可能么?

    燕京秦家的后代,而且是秦家老首长最器重、溺爱的重孙,父母又是华夏军方含金量最高的两位少将……

    这样一个人,居然是东海大学的保安?

    在他们看来,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但他们也知道,苏文绝对不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

    “怪不得,你不顾我们和江家的关系,让江开辉难堪,原来是为了小风。”几秒钟过后,苏儒林率先回过神,苦笑着说道。

    他只是听苏文提起秦风今天要来,但并不知道秦风在东海大学当保安。

    “我刚就觉得二弟一点不给江家父子留情面会有隐情,没想到,二弟竟然是为了小风!”

    苏墨也开口了,他刚才不但怀疑,而且认为苏文的做法有些欠妥,如今知道原委,丝毫不觉得苏文做错了。

    苏家和秦家算得上世交,而李淑琴和秦风的母亲周玲又是一起上过战场的好姐妹,苏文自然要帮秦风出头。

    更为重要的是,江家虽说在南苏算盘菜,但根本没法和如日中天的秦家相比!

    甚至,可以毫不夸张地说,随便从秦家阵营里拎出一个家族,都可以压得江家喘不过气来!

    “二哥,你……你怎么不早说啊?”

    苏莉慌神了,她之前在停车场盛气凌人驱赶秦风几人的场景像是放电影一样,不断地在她的脑海闪现。

    这一刻,她的脸上再也没有半点身为南苏省~政~府大管家和苏家后代的威风,而是像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一脸的恐慌与不安。

    那可是秦家啊……

    整个华夏最具有权势的家族之一!

    而据她所知,秦风虽然在秦家第四代中不算‘出众’,但其是秦家老首长最疼爱、器重的重孙,而其父亲秦卫国又是秦家第三代中的领军人物,是整个华夏军方含金量最足的少将,肩膀上再增加一颗星只是时间问题,而且不出意外,基本预订了日后军方巨头的位置。

    这样一个可怕的权贵子弟来给自家老爷子拜寿,却被她拒之门外?

    何况,在她看来,秦风前来给自家老爷子拜寿,很有可能代表的不是个人,而是代表整个秦家!

    这……怎能不让她恐慌?

    “小风到我们学校当保安,多半是有着不为人知的目的,甚至很有可能是执行任务,我自然要对他的身份进行保密。”苏文解释道。

    “小姑,我爸曾叮嘱我,绝对不能透漏风哥的真实身份,所以在停车场的时候,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苏妙依轻轻叹了口气。

    之前,当苏莉盛气凌人将秦风几人拒之门外的时候,她就料到了会是这样一个结果,只是没有想到,来得会这么快!

    “我……我该怎么办?”

    苏莉心惊胆战地问道,屁股下面像是有针在扎似的,坐立不安。

    如果时光倒流,她绝不会驱赶秦风几人,而是会用最热情的态度去迎接。

    如果她知道苏妙依口中的保安是秦风,绝对会第一时间狂怼江家父子,而不是帮着两人说话。

    然而——

    这世上没有如果。

    也没有后悔药可卖。

    这一刻,她想做的只有一件事——亡羊补牢!

    “唉……小莉,我不止一次跟你说,看人不能只看表面,做人不能急功近利,可是你就是不听。”苏儒林也忍不住叹了口气,言语之中尽是责备之意。

    尚且连苏莉都能联想到,秦风很有可能代表的是整个秦家而来,他自然也不例外。

    何况,退一步讲,就算秦风代表个人,苏莉的所作所为也太愚蠢了!

    外人只知道秦风顶着秦家的光环,曾身为华夏权力中枢一员的他,知道得更多。

    在他看来,秦风在离开军营之前,是秦家第四代中最出色的!

    没有之一!

    国之利刃,血色龙牙!

    曾身为龙牙特战小队队长的秦风,是华夏军方最具含金量的中校。

    他也是华夏军方大佬心中的单兵之王!

    他还是外军眼中的华夏军神!

    他更是境外地下势力眼中的华夏龙王!

    这一个个身份,代表着他辉煌的过去和成就。

    如今,他虽因为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离开了军营,但谁敢小瞧?

    “爸,我要不要出去给他道歉?”

    苏莉说着,直接站了起来,那感觉仿佛只要苏儒林点头,她便会第一时间出去找秦风道歉认错。

    “如果小风是以个人的名义来给我拜寿,这件事还好说。”

    苏儒林靠在椅子上,眼中精光闪烁,“如果小风是按照秦家长辈的意思,代表整个秦家来给我拜寿的话,那这件事就严重了!”

    唰!

    耳畔响起苏儒林这番话,苏墨夫妇和苏文夫妇脸色同时一变!

    至于,苏莉……

    随着苏儒林的话音落下,她的脸上再也找不到半点的血色,苍白如纸。

    显然,他们都明白苏儒林这番话的意思。

    如果秦风真的代表秦家而来,那么可以说是给苏儒林脸上添光,给足了苏家面子!

    而在这样一种情形下,苏莉将秦风拒之门外,认为秦风没有资格进苏园大门……

    这些话若是传到秦家长辈耳里,秦家长辈会怎么想?

    “爷爷,我认为,风哥应该是代表自己来给您拜寿的。”眼看众人都是一副忧虑的模样,苏妙依想了想说道。

    “如果是这样还好。”

    苏儒林闻言,眼前一亮,然后又沉吟道:“不过话又说回来,无论小风代表谁而来,小莉都不应该将他拒之门外!这样,小莉,你出去和陈秘书,一同去请小风过来。”

    “好!”

    苏莉连忙点头,然后风风火火地朝外走去。

    对她而言,只要能获得秦风的原谅,不要说是亲自去请秦风,就是当众给秦风道歉,甚至是当众帮着秦风怼江家父子,她都不会说半个不字!

    “小莉,注意,除了陈秘书之外,不要向其他人泄露小风的身份。”苏儒林又开口提醒道。

    “知道了,爸。”

    苏莉停下脚步,回过身,点了点头,然后才朝门外走去,结果出门的时候,走得太急,差点栽倒在地。

    与此同时。

    古宅通往园子的路上空荡荡的,客人们未经允许,并不敢踏足,只有江家父子的身影。

    小路格外的幽静,能够清晰地听到江家父子二人的脚步声。

    小路两侧栽植着各种稀有的花草树木,微风吹来,花香弥漫,让人心旷神怡。

    然而——

    无论是江开辉还是江涛,都无心欣赏小路两旁的美景,甚至看都没看一眼。

    江开辉皱着眉头,走在前面。

    江涛像是犯错的学生被老师叫着去办公室似的,低着头,跟在后面,脸上充斥着紧张和不安。

    “刚才苏妙依说得都是真的么?”

    忽然,江开辉停下脚步,回头看着江涛,厉声问道。

    “爸……”

    江涛心头一震,下意识地想说什么。

    “不要跟我撒谎!”江开辉打断江涛的话,做出警告。

    “基本属实。”

    江涛原本想辩解什么,察觉到江开辉的怒意,直接将辩解的话咽回了肚子,恐慌不安地点了点头。

    “你这个不争气的东西,不但白费了我这的一番苦心,还害得我被侮辱,我真想一巴掌抽死你!”

    江开辉闻言,气得浑身一哆嗦,然后恨铁不成钢地训斥道:“我给你说了多少次,当前的大环境,绝不可张扬,凡事都要低调,你倒好,在外面耀武扬威的,而且竟然当着苏妙依的面侮辱她的朋友——你的脑袋生锈了么?”

    “爸,我也没想到,苏妙依会那么在意那个保安……”

    江涛欲哭无泪,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和苏妙依订亲的事情,会被一个底层的保安毁了。

    “那你告诉我,你能想到什么?你能想到一会那客人怎么看我们吗?你能想到,今日之事若是传出去,我们江家会沦为整个长江三角洲的笑柄吗?”

    江开辉怒到极致,劈头盖脸地训道。

    “——”

    江涛无言以对,同时心中对秦风的恨意上升到了一个无以复加的地步,那感觉恨不得立刻将秦风挫骨扬灰才解气。

    在他看来,如果没有秦风,就算苏妙依不同意和他在一起,也不至于让他们父子二人被羞辱,更不会让江家成为长江三角洲的笑柄!

    眼看江涛默不作声,江开辉气得甩了甩手,然后一脸阴沉地硬着头皮走向了前方的园子。

    因为对于这次提亲很有把握,他曾暗中放出风声,传出了要与苏家联姻的事情,也算是进常前为自己造势,让八成希望变成十成。

    而如今,事情发展到这一步,等于偷鸡不成反蚀把米,不但没有抱住苏家这个暂时的大腿,还要沦为别人的笑柄。

    如此一来,饶是他城府很深,也是气得想吐血,甚至有些不知该如何面对接下来的情形。

    江涛低着头,默默地跟在后面,望向前方客人的目光充斥着不安。

    这一刻。

    他仿佛看到了客人脸上的嘲讽和鄙夷。

    这一刻。

    他的脸上再无半点离开时的骄傲和得意,有的只是不安,那感觉恨不得立刻逃离这里。

    辱人者,必自辱!

    大抵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