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一世兵王 > 086章 各怀心思
    086章 各怀心思

    夕阳西下,众人石化。

    包括陈静和张欣然在内,没有人想到,陈有成和苏莉怠慢身为苏城一把手的黄建民,竟然是为了找秦风!

    “怎么回事?”

    “陈秘书和苏主任找那个保安做什么?”

    震惊之余,几乎所有人心中都冒出来这样两个疑问。

    “就算他武力值逆天,能够让张百雄主动示好,也不至于让苏儒林的生活秘书亲自来请啊?”潘蓉的心中也充斥着疑惑。

    那天,她在东海天使度假村,无意间听到了秦风和张百雄的谈话,知道了秦风的武力值很逆天,不但让张百雄主动示好,而且有能力灭了杨策。

    但纵然如此,她也不觉得秦风有资格成为苏儒林的座上宾,更不能让陈秘书亲自来邀请。

    毕竟,苏儒林刚刚从华夏权力中枢退下来,其身份、地位,完全不是张百雄和杨策这样的大枭雄可以相提并论的。

    “妙依曾说过,她妈妈和秦风的妈妈关系很好,但即便如此,苏老也不应该来邀请他啊?”

    不光是潘蓉,这一次,就连张欣然都有些惊讶了。

    在她看来,就算秦风的母亲和苏妙依的母亲是好闺蜜,在今天这个场合,秦风也不应该在寿宴前被邀请去见苏儒林。

    就在所有人震惊而疑惑的同时,江家父子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之前,他们父子人成为焦点人物,率先被苏儒林接见,那叫一个得意与骄傲!

    后来,苏家因为秦风,不但拒绝了提亲,而且苏妙依和苏文先后羞辱了他们父子两人。

    而此时此刻,苏儒林和苏莉竟然走到了秦风的身前,看样子要邀请秦风……

    这一切,像是在他们的伤口上撒盐,让他们的心情糟糕到了极点,感觉比吃饭的时候吞下一百只苍蝇还要郁闷!

    秦风的表情依然淡定,他能够猜到这两人前来找自己的目的——他们知道了自己的身份!

    “秦先生,苏……苏小姐让我给你带几句话。”

    陈有成率先开口了,他本想说苏儒林邀请秦风去堂屋,但旋即又想到,苏儒林叮嘱了不能暴露秦风的身份,于是连忙改口,“能否到旁边一谈?”

    嗯?

    苏莉原本在斟酌该怎么跟秦风道歉,说什么样的话合适,此刻听到陈有成的话,也是猛然惊醒,暗道姜还是老的辣。

    若是她刚才直接道歉的话,必然会暴露秦风的身份!

    “好。”

    秦风点点头,然后在众人的关注下,与陈有成一同走向前方的无人角落。

    苏莉见状,想了想,并没有跟上。

    在她看来,此刻向秦风道歉的话,诚意是够了,但难免会暴露秦风的身份,为此,她决定等秦风前往堂屋的时候再道歉。

    “小妙依要让陈秘书给那保安带什么话?”

    “我认为,带什么话不重要,重要的是,小妙依竟然可以让陈秘书亲自带话,这很奇怪啊。”

    “不光是陈秘书亲自带话,苏主任也来了,看来小妙依在苏家的地位高得离谱啊!”

    随着秦风与陈有成两人离去,不少客人议论了起来。

    “秦家青年真是将韬光养晦做到了极致啊——谁能想到,堂堂一个秦家太子爷,居然会去当保安?”

    耳畔响起那些客人的议论,苏莉心中暗叹一声,而后苦笑不已。

    另外一边,陈有成陪着秦风走到无人的角落后,又不放心,四周看了看,确定没人后,才开口道:“秦先生,老首长之前不知道您来了,刚听说后,让我和苏主任来请您去堂屋一谈。”

    “让其他客人先去吧,我最后去。”

    秦风摇了摇头,陈有成之前已经说苏儒林要第二个见黄建民,若是换成自己,多半会让黄建民心中郁闷,甚至会导致苏家与黄建民的关系疏远、恶化。

    而且,他今天除了来给苏儒林拜寿之外,还要送给苏儒林一件礼物,同时要请苏儒林帮自己一个忙。

    这些事都不是三言两语能够做完的,若是此刻去,会影响到苏儒林见其他客人。

    “秦先生,苏主任之前并不知道您,所以在停车场那样说,还望您海涵。”

    陈有成并不知秦风心中所想,主观地认为秦风在为苏莉之前的所作所为生气,只好帮着苏莉致歉,从而让秦风解开心中的疙瘩,跟他去见苏儒林。

    “陈秘书多虑了,我自始至终都没有在意那件事。”

    秦风笑了笑,然后又补充道:“另外,请你帮我转告苏爷爷和妙依,我一会去的时候,会带上妙依的同学。”

    “好吧。”

    陈有成无奈地点了点头。

    虽然他知道,无法将秦风请到堂屋,等于没完成领导交办的任务,等于他工作不力,但他主观地认为,秦风还在生苏莉的气,故而没有再劝说,生怕殃及池鱼,把自己也搭进去。

    另外,他也看得出秦风是一个很有主见的人,为此没有再多说什么——这样的人,一旦做出决定,几乎不会更改!

    交谈结束,秦风与陈有成两人又回到了正园。

    正园里,苏莉正在与黄建民相谈甚欢。

    不得不说,苏莉人如其名,将利益二字深入骨髓,她之前一门心思想着要给秦风道歉,故而彻底忽略了黄建民,但当秦风与陈有成离开后,她便第一时间找上了黄建民,避免黄建民对她有意见。

    嗯?

    交谈中的苏莉,看到秦风和陈有成两人走来,下意识地想迎了过去,但见陈有成对她暗中摇了摇头,便没有轻举妄动,而是眼睁睁地看着秦风走向了之前那个不起眼的角落。

    “难道他因为之前的事情,不愿意去见老爷子?”

    看到这一幕,苏莉当下冒出来这样一个念头,原本放下的心,瞬间又提了起来。

    “黄书~记,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请!”

    与此同时,陈有成快步走到黄建民身旁,先是致歉,然后做出一个邀请的手势,可谓是将秘书的本职展现得淋漓尽致。

    “陈秘书客气了。”

    黄建民笑了笑,然后与陈有成、苏莉两人在众人的注视下,一同走向了堂屋。

    与黄建民满脸笑容不同,陈有成眉头微皱,似乎还在考虑任务没完成的事情,而苏莉看到陈有成的表情,一颗心直接沉到了底。

    直觉和理智告诉她,秦风不去见自家老爷子,肯定是因为自己之前的所作所为!

    这一刻,她的心里像是被猫爪子挠啊挠的,痒痒的不行,很想开口询问陈有成,但因黄建民在场,只好强行忍住内心的冲动。

    随着陈有成、苏莉和黄建民三人离去,客人们又再次将目光投向了秦风,目光充满了好奇,好奇陈有成刚才与秦风说了什么。

    “大叔,妙依让陈秘书给你说什么啊?”

    张欣然同样也很好奇,她见秦风走到身边,第一时间问道。

    耳畔响起张欣然的问话,潘蓉当下伸长脖子,竖起耳朵,等待着秦风的回答。

    虽然陈有成来找秦风和她想象中的不一样——并非邀请秦风去堂屋,但她对两人的谈话很感兴趣,想知道两人到底说了什么。

    “唔,妙依让我们一会去见一见苏老,给苏老当面祝寿。”秦风随口答道。

    “这样啊……”

    张欣然闻言,兴趣大减,对她而言,去见苏儒林,给苏儒林当面祝寿,只是礼节,并没有其他特殊意义。

    不光是她,陈静也是一脸平静。

    在来苏城之前,她为了避免在给苏儒林拜寿的时候出现差错,特地查了苏儒林和苏家的资料,结果让她很是惊讶。

    她想过苏家很强大,但没有想到苏儒林竟然是华夏经济领域的泰山北斗,而且还挤进了华夏权力中枢。

    然而——

    即便如此,当得知自己有机会与苏儒林这样的大人物近距离接触后,她的心情很平静。

    打铁还须自身硬。

    她有自知之明,自己只是苏妙依的同学,即便见到苏儒林,也不会对自己的生活有什么改变。

    何况,她与苏妙依、张欣然两人相处,自始至终没有带着功利性,压根就没有想过通过两人改变自己的生活。

    如果张欣然和陈静两人是不为所动的话,那么潘蓉足以用万分兴奋来形容!

    因为,她很清楚,能够在寿宴前,亲自去见苏儒林,给苏儒林拜寿,是一份荣耀,更是她日后混迹上流社会圈子吹嘘的资本!

    毕竟,今日来的客人多达近百人,但能够有资格被苏儒林接见的,寥寥无几!

    ……

    不知是苏儒林对即将退居二线的黄建民不够重视,还是急于见秦风,他与黄建民只谈了五分钟便结束了交谈。

    “陈秘书,我有些话还没来得及跟老爷子说,您看今晚寿宴结束后,能不能再跟老爷子请示一下,让我再见他一面?”

    黄建民此次前来给苏儒林拜寿,最主要的目的是想抱上苏家的大腿,为政~治生涯做最后一搏,奈何刚才还没来得及说出口,苏儒林便结束了交谈。

    “黄书~记,今天恐怕不行,改日我帮你问问。”陈有成当下拒绝,异常干脆。

    一方面,苏儒林每天晚上休息很早,寿宴结束,差不多到了休息的时间。

    更为重要的是,在他看来,如果苏儒林今天只会为一个人打破惯例,改变作息时间。

    秦风!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