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一世兵王 > 088章 苏莉认错
    088章 苏莉认错

    当苏妙依挨个介绍了自家长辈后,苏儒林作为主导,又与秦风几人闲聊了起来。

    聊天的过程中,苏儒林丝毫不摆架子,而是显得十分平易近人。

    这让潘蓉相当诧异!

    原本,在她的想象中,苏儒林毕竟刚从华夏权力中枢退下来,会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

    因为提早做出了这样的判断,为了不出差错,潘蓉在来苏城之前,来来回回把与苏儒林交谈的情形、交谈的内容在脑海里预演了很多遍,而且从正园往古宅走的路上还在想,甚至一开始交谈的时候显得十分紧张。

    而此时此刻,因为苏儒林的平易近人,潘蓉放松了不少。

    相比而言,张欣然和陈静两人自始至终都没有慌张。

    前者完全就没有把苏儒林当官场大佬,只是当作自己的长辈,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各种网络流行语张口就来,让苏家人懵逼了好几回。

    陈静不像张欣然那般大大咧咧、口无遮拦,但在与苏儒林交谈的过程中,自始至终很平静。

    不亢不卑。

    这是她的真实写照。

    陈静的这份镇定,让苏家人有些惊异,甚至就连秦风都有些诧异。

    诧异之余,秦风想到此行的另一个重要目的,也是放心了不少。

    在他看来,陈静以目前的表现来说,给苏儒林留下的印象分绝对不会低。

    “妙依,时间差不多了,你先代欣然、小静和小蓉去后院吧,小风留一下。”

    约莫十分钟后,苏儒林有意无意地看了苏文一眼,后者心领神会,当下笑着对苏妙依道。

    嗯?

    愕然听到苏文的话,张欣然、潘蓉,乃至陈静都是一怔。

    这一刻,她们的脸上都充斥着惊讶。

    在张欣然看来,秦风的母亲虽然与苏妙依的母亲认识,但最多也只是李淑琴单独找秦风聊天,而不是留下来继续与苏家人聊天。

    陈静并不知道秦风的家世,但以她的智商、情商,也看出了不寻常,认为秦风独自留下来绝对有内幕。

    尚且连两人都如此,何况潘蓉?

    原本,她刚才看到刘爱国、苏莉夫妇对秦风很客气,就起了一丝疑心。

    此刻,当她听到让秦风独自留下来后,心中的怀疑呈直线上升——秦风绝对有着不为人知的身份,否则绝不会在苏家古宅得到这样的待遇!

    “好!”

    苏妙依很淡定地点了点头,然后对张欣然三人道:“我们先过去吧。”

    “嗯。”

    张欣然、潘蓉和陈静三人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然后起身与苏妙依离去。

    “妙依,你爸把风哥单独留下来做什么?”

    张欣然前脚刚迈出堂屋,便迫不及待地冲苏妙依问道。

    她的性子直来直往,有什么话都不喜欢藏着掖着,同样有什么疑问也不会憋在心里。

    好奇的不光是张欣然,潘蓉和陈静也一样,她们听到张欣然的询问后,纷纷将目光投向了苏妙依。

    “我跟你说过的,风哥他妈和我妈认识。”

    苏妙依似乎早就料到会被追问似的,当下半真半假地说道:“之前,我们在停车场遇到我小姑,我小姑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此刻,我爸他们把风哥留下,多半是想解释吧。”

    “原来是这样!”

    张欣然恍然大悟。

    陈静若有所思,理智告诉她,事情的真相绝非如此,但她并没有问什么。

    “妙依,风哥他妈怎么会和李阿姨呢?”潘蓉并未怀疑苏妙依的话,但却充满了好奇。

    “她们年轻的时候一起当过军医。”苏妙依说道。

    “这样啊……”潘蓉回应着,然后犹豫了一下,又问道:“那风哥他妈现在在做什么?”

    “你怎么那么多问题啊?查户口啊?”

    这一次,不等苏妙依开口回答,张欣然便不满地怼道。

    “我只是有些好奇而已。”

    潘蓉陪笑着说道,心中却十分的郁闷,只能将那份好奇压在心底。

    与此同时。

    随着苏妙依四人离去,堂屋里又陷入了短暂的安静。

    大厅里,苏莉原本想直接起身向秦风道歉,但想到之前苏儒林的训斥之后,没敢轻举妄动,而是看着苏儒林,等待着苏儒林的指示。

    “小风,之前你和妙依他们在停车场遇到小莉,小莉没有认出你,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还望你不要往心里去。”苏儒林完全无视苏莉请示的目光,歉意地对秦风说道。

    “小风,对不起,阿姨之前说错了话。”

    听到苏儒林的话,苏莉条件反射似地站了起来向秦风致歉。

    “小莉年龄比他两哥哥都小,而且是女孩,从小被我跟她妈宠坏了,做人做事多少有些势利,刚才我已经训过她了。”苏儒林再次开口,毫不回避地指出苏莉的错误所在。

    “苏爷爷,苏阿姨,你们想多了,我不在意的。”

    秦风无所谓地笑了笑,“何况,苏阿姨这么做也并没有错——苏爷爷您刚从重要位置上退下来,在七十寿辰这样重要的日子里,的确不能随意让人进苏家。”

    “小莉啊,你看看人家小风。虽说你是个当长辈的,但我觉得你在做人做事方面还需要跟小风学习。”

    虽说秦风一点也不在意,而且给了苏莉台阶下,但苏儒林并没有就此揭过,而是给足秦风面子。

    “爸说得对。”

    苏莉连连点头,那感觉跟小鸡啄米一样,那叫一个听话。

    对她而言,只要能够获得秦风的原谅,不要说是被苏儒林当面训斥、羞辱几句,就是让她当众给秦风鞠躬认错,她也绝对不会皱一下眉头!

    “苏爷爷,我老太爷和我父母让我带他们向您问好,同时祝您身体健康,长命百岁!”

    秦风闻言,知道苏儒林的用意,当下笑着转移话题,选择投桃报李——无论是秦家老太爷,还是秦风的父母并未说过这样的话。

    唰!

    秦风的话,像是带着某种魔力一般,顿时让包括苏儒林在内所有苏家人脸色一变!

    虽然他们都想过,秦风可能是代表秦家而来,但此刻听到秦风说出这样的话,还是惊得不轻!

    “呵呵,没想到老爷子还记得我,真是受宠若惊啊。”

    短暂的惊讶过后,苏儒林再次开口了,脸上的笑容宛如春天的花朵,那叫一个灿烂。

    不光是他,苏文、李淑琴夫妇,苏墨夫妇也是一脸的笑意。

    而苏莉则是一阵后怕!

    她又一次后悔之前在停车场的所作所为,但更多的是庆幸,苏妙依坚持将秦风带进了苏园,并且在拒绝江涛提亲的时候提及了秦风,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包括苏儒林在内,苏家人的表现,秦风都看在眼里。

    同时,他对苏家人的心思也心知肚明,但并没有开口解释什么。

    “苏爷爷,我之前说没给您带礼物,实则是骗您的——我给您准备了一份礼物,但并非实物。”秦风再次开口转移话题。

    “我说过不收礼的。”

    苏儒林闻言,先是笑着摇摇头,然后又有些好奇地问道:“不过,我很好奇,你口中的礼物是什么?”

    “一套呼吸法。”秦风说道。

    “呼吸法?”

    苏儒林闻言,先是一怔,而后想到了什么,脸色陡然一变,“小风,你说的可是秦老首长每日练习的那套呼吸法?”

    “是的,苏爷爷。”秦风点头。

    “小……小风,谢谢你的好意,但这份礼物实在太贵重了,而且也太特殊了,我绝对不能收!”

    得到秦风的肯定答复,饶是苏儒林一辈子经历了多次大风大浪,早就练就了一颗坚强的心脏,但依然被惊得不轻,以至于连说话都有些打结。

    “呃……”

    耳畔响起苏儒林的话,望着苏儒林罕见的失态,苏文几人都是一脸的疑惑。

    他们实在很想知道,秦风口中的呼吸法到底是什么,竟然可以让秦家老太爷如此失态!

    “苏爷爷……”

    “小风啊,你的心意,爷爷心领了,但如我所说,这套呼吸法实在太特殊了,我不能要!”

    这一次,不等秦风把话说完,苏儒林便直接打断。

    这一切,只因为他知道那套呼吸法的来历!

    他知道秦家老太爷正是因为常年练习那套呼吸法,身子骨十分英朗,但也清楚,第一个学习那套呼吸法的是当年那位带着被欺压的华夏人民翻身做主人的伟人!

    “好吧。”

    眼看苏儒林态度坚决,秦风也不再坚持,而是想了想说道:“苏爷爷,我今日来,除了给您拜寿之外,还有一事相求。”

    话音落下,秦风有意无意地看了苏文几人一眼。

    “小风,不要说求这个字,你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尽管开口,爷爷能做到的,义不容辞!”苏儒林很干脆地说道:“另外,你也不必在意小文他们在场。”

    “苏爷爷,是这样的。陈静是我兄弟的妹妹,而我兄弟因为我的指挥失误,被境外不~法份~子击杀,临死前托付我保护他妹妹。”秦风整理了一番说辞,缓缓说道。

    “小文说,你去东海大学当保安就是为了保护那个叫陈静的女孩,却没想到还有这些隐情。”苏儒林微微一怔,然后问道:“小风,你要让我帮忙的事情和小静那个孩子有关?”

    “嗯。”秦风点头,然后开门见山道:“我想让她当您的闭门弟子!”

    “呃……”

    或许没有想到,秦风竟然会提出这样一个请求,无论是苏文几人,还是苏儒林本人都再次征住了。

    “可以。”

    短暂的愣神过后,苏儒林很爽快地同意了,“原本,我打算这辈子再不带学生了,但既然小风你开口了,我自然不能拒绝,而且那女孩给我留下的印象不错。”

    “谢谢苏爷爷!”

    秦风第一时间鞠躬道谢。

    “小风,你这就不对了!跟我客气什么?”苏儒林见状,笑着训了一句。

    秦风笑了笑,没说话。

    而苏文几人则是暗暗苦笑,在他们看来,以苏儒林在华夏经济领域的地位,想拜其为老师的人足以从燕京排到东海,但即便是那些皇亲国戚的后代,也没有这份待遇!

    然而——

    苏儒林却因为秦风一句话,便直接答应了!

    “不过,小风,我有个建议。”

    苏儒林想了想,再次说道:“那丫头还有些小,而且基础还不够牢固,现在跟我,未必能学到真东西。我建议,她在大学四年先跟着小文学习,等毕业后再正式跟我,你看怎么样?”

    “一切听从苏爷爷安排。”

    秦风点头,他知道苏儒林这么说并非想推辞,而是真的为了陈静自身考虑。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