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一世兵王 > 089章 闭门弟子
    089章 闭门弟子

    夕阳西下,黄昏来临,一缕晚霞贯穿天际,美轮美奂。

    苏园亮起来灯光,客人们已抵达后院,后院摆着十张桌子,全部是统一的八仙桌,呈圆弧形扩散。

    除了最最中间那张桌子之外,其他桌子四周几乎都坐满了客人——中间那张桌子是主桌,苏儒林将在主桌就餐!

    灯光下,客人们一边交谈着,一边等待着苏儒林等人的到来,期间有意无意地都会看向中间那张桌子。

    显然,客人们都知道能够坐在主桌用餐意味着什么,同时都很渴望能够坐在那里,但所有人都知道,今天来的客人之中,除了江开辉和黄建民之外,其他客人都没有资格坐在主桌用餐。

    就在客人们等待苏儒林这个主角到场的同时,苏儒林的生活秘书陈有成快步走到了古宅堂屋门口。

    堂屋里,苏儒林正在与秦风聊着什么,见陈有成进门,率先开口问道:“有成,客人们都入座了吗?”

    “是的,首长,大家都在等您。”陈有成点点头,然后冲秦风微笑示意。

    “小风,走,我们去用餐。”

    苏儒林站起身,笑着对秦风道:“你坐我旁边,我们边吃边聊。”

    “苏爷爷,我还是跟妙依她们坐一桌吧。”

    秦风苦笑,如果他坐在苏儒林身边用餐,势必会成为今晚的焦点人物。

    “呃……”

    听到秦风的话,陈有成一脸愕然——其他人挤破头想坐在主桌用餐,秦风倒好,直接拒绝与苏儒林坐在一起!

    “好吧,那就等吃完饭再聊。”

    陈有成不知道秦风不想暴露身份,苏儒林却是知道,此刻见秦风拒绝与自己一同用餐,倒也没有再勉强。

    十分钟后,苏儒林在苏文和陈有成几人的陪同下来到了苏家后院。

    唰!

    刹那间,客人们的目光都聚集在了苏儒林身上。

    哗啦——

    旋即,客人们像是条件反射似的,不约而同地站起身,迎接苏儒林的到来。

    “大家不要客气,都坐吧。”

    苏儒林一边走,一边做出入座的手势,但没有一个人敢坐,而是看着他一步步走向中间的主桌。

    “咦,大叔呢?”

    边缘的一张桌子旁边,张欣然没有看到秦风的身影,有些奇怪地问道。

    “欣然姐,大叔是谁?”

    张欣然身旁,一名留着齐刘海的女孩,满是好奇地问道。

    她是苏莉的女儿,叫刘若彤,今年十二岁,刚上初中。

    她和所有同龄的孩子一样,追星,而且对网红格外感兴趣。

    张欣然作为华夏人气最高的女主播,可谓是网红王者,同时也算得上半个明星。

    为此,刘若彤见到张欣然之后,不但十分激动,而且一直跟在张欣然屁股后面,像只麻雀一样,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大叔是我和你妙依姐的朋友。”张欣然说道。

    “欣然姐,你是大叔控吗?”

    刘若彤眨巴着大眼睛,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似的,那叫一个惊奇。

    “——”

    张欣然无语。

    苏妙依苦笑不得,她不止一次让张欣然改变对秦风的称呼,但张欣然压根不听,始终以大叔来称呼秦风。

    “风哥来了。”

    就在这时,陈静看到秦风从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来到了后院。

    嗯?

    张欣然几人纷纷闻声看去,赫然看到秦风快步走了过来。

    “好了,大家都坐下吧。”

    同一时间,苏儒林在苏文和陈有成几人的陪同下,走到了主桌旁。

    江开辉和黄建民见状,在其他客人羡慕的目光中,先后走了过去,陪着苏儒林一同入座。

    看到苏儒林几人入座,客人们才先后入座,陈有成第一时间冲一名苏城接待办的副主任打了个手势,后者心领神会,立即吩咐服务员开始上菜。

    因为苏儒林身份特殊,今天的寿宴,不光负责的接待的是来自苏城的接待办副主任,而且服务员和大厨都是从苏城酒店调来的。

    而苏城酒店是苏城是政府部门旗下的酒店,专门负责接待工作,上面的领导来了基本都住在那里。

    “风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堂哥苏炳才,目前在哈佛商学院。”

    就当服务员们推着餐车,将一盘盘充满江南风味的美味端上桌的同时,苏妙依开口说道。

    “您好,秦先生。”

    苏炳才第一时间起身,向秦风伸手,身上毫无半点苏家大少和哈佛商学院高材生的傲气,与他往日的作风截然不同。

    因为,苏墨刚才在来的路上,暗中给他发了一条短信,要求他必须在秦风面前收敛,而且还要对秦风客气,乃至尊敬。

    他接到短信后,曾询问苏墨,秦风到底是什么人,但苏墨没有回复。

    为此,他暗中思索后,判断秦风很有可能来自燕京秦家,否则自己的父亲绝不会特地叮嘱自己。

    如此一来,他哪还敢在秦风面前流露傲气?

    “你好。”

    秦风微笑与苏炳才握手,他能感受到对方言语和姿态中的那份恭敬,也能察觉到对方隐藏的那份傲气,但并不在意。

    “你好,大叔,我叫刘若彤,是欣然姐的铁杆粉。”

    当秦风与苏炳才松开手后,刘若彤自告奋勇地站起身对秦风做自我介绍。

    “你好,若彤妹妹。”秦风苦笑,“张欣然那是瞎闹,你我同辈,喊我哥哥就行。”

    “谁让我第一次见你时,你满脸的沧桑呢?”张欣然撇撇嘴。

    秦风没做回应,而是坐了下来。

    “感谢诸位忙里抽空来苏园做客,谢谢!”

    很快的,服务员将六份凉菜端上桌,并且为客人们倒好了酒,苏儒林端着一杯酒,站起身,致谢。

    哗啦——

    客人们再次纷纷起身,其中江开辉端着酒杯,一脸微笑地送上祝福:“老师,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苏老,祝您寿比南山!”

    “苏老,祝您身体健康!”

    ……

    江开辉这一带头,包括黄建民在内一些有份量的客人,纷纷端着酒杯,送上祝福,场面异常热闹。

    接下来,苏儒林又提议了两杯酒,客人们才端着酒杯入座,开始用餐。

    苏城酱鸭,松鼠鳜鱼,碧落虾仁……

    寿宴的菜品完全按照接待大佬的规格,清一色的苏城特色,而且出自苏城酒店的大厨之手,色香味俱全。

    然而——

    即便如此,客人们对于吃却没有表现出太大的兴趣。

    一方面,今天来的客人放在普通人眼中,都算得上成功人士,山珍海味早已吃惯了。

    更为重要的是,他们的心思都放在了给苏儒林敬酒上面,哪有时间顾得上吃?

    “老师,开辉给您敬杯酒,祝您身体健康。”短暂的用餐过后,同在主桌的江开辉,一脸微笑地端起酒杯,向苏儒林敬酒。

    此刻的他,不但恢复了笑容,而且笑容看起来很自然,仿佛全然忘记了之前所发生的事情。

    “开辉,祝你步步高升,多为百姓做好事,为国家谋大事!”苏儒林端起酒杯,开口回应,然后轻轻抿了一口。

    “铭记老师教诲!”

    江开辉说着,一样脖子,一饮而尽。

    稍后,敬酒模式彻底开启,黄建民等人也依次向苏儒林敬酒,同时也给苏文夫妇、苏墨夫妇以及刘爱国、苏莉夫妇敬酒。

    就在长辈们敬酒的同时,小辈们所坐的两桌,气氛截然相反。

    江涛所在的那一桌,因为江涛心情糟糕,几乎没有人聊天,要么低头吃菜,要么看着长辈们敬酒发呆。

    而秦风所在的那一桌,则是边吃边聊,气氛相当于愉悦。

    唯有一人例外。

    潘蓉。

    她像是被排斥了一般,几乎无人找她交谈,这让她相当郁闷。

    “苏哥,听说李雪雁也在哈佛商学院,你们认识吗?”

    郁闷之余,潘蓉绞尽脑汁,思索了半天,最终想到一个话题,开口冲苏炳才问道。

    “认识。”

    李雪雁三个字像是带着某种魔力一般,让苏炳才眼前一亮,只见他微笑点了点头,但笑容多少有些尴尬。

    这一切,只因为,他在撒谎——他虽和李雪雁同在一个学校,也曾见过面,但根本不认识,甚至连话都没说过一句!

    “李雪雁可是我们学校的名人,不但出身于燕京李家,而且自身能力极为出色,被誉为华夏商界的奇才,还曾被时代周刊专门采访过……”

    苏炳才脸上的尴尬稍纵即逝,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仰慕,那感觉仿佛能够和李雪雁认识是一件很荣幸的事情。

    耳畔响起苏炳才的话,潘蓉一脸的羡慕嫉妒恨。

    出身中产家庭的她,不但费尽心思想挤进上流社会的圈子,而且心中有一个目标——成为像李雪雁一样的女人,名扬华夏,让整个华夏的公子哥为之疯狂!

    苏妙依情不自禁地看了秦风一眼,发现秦风正专心致志地消灭眼前的食物,仿佛对李雪雁的事情丝毫不感兴趣。

    “若是他们知道,那位赫赫有名的李大小姐是风哥的未婚妻,会怎样?”

    看着,看着,苏妙依心中冒出这样一个荒谬的念头,而后忍不住笑了。

    “妙依,你干嘛笑啊?你这是不服的节奏吗?”

    张欣然看到苏妙依笑了,笑着打趣道:“不过,你不服也是正常的——北有雪雁,南有妙依,你可是和李雪雁齐名的。”

    “欣然……”

    冷不丢地被张欣然调侃,苏妙依有些恼羞。

    “依我看啊,你应该比她更牛。毕竟,她当初三顾苏园,想拜你爷爷为师,都没有成功。”张欣然继续笑着打趣。

    嗯?

    苏妙依本想说什么,余光赫然看到苏儒林端着一杯酒站了起来,似乎有话要讲,便将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与此同时,其他客人也看到了这一幕,纷纷停止了交谈,纷纷看着苏儒林,等待着苏儒林开口。

    然而——

    苏儒林没有开口,而是端着酒杯,离开主桌,迈步朝着秦风所在的桌子走来。

    苏儒林要干什么?

    看到这一幕,包括秦风在内,所有人都有些疑惑。

    没有答案。

    一步,两步,三步……

    在众人的注视中,苏儒林迈步走到了陈静身旁。

    “诸位,下面,我宣布一件事——陈静,将是我苏儒林最后的学生!”

    话音落下,苏儒林将手搭在了陈静的肩头。

    刹那间。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那个穿着朴素的女孩身上。

    下一刻。

    那个从大山走出的女孩,自进入苏园后,第一次变色!

    灯光下,如同被电击了一般,浑身颤栗,抬头看着身前被誉为华夏经济领域泰山北斗的老人,脸上充斥着震惊与不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