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一世兵王 > 090章 天下谁人不识君
    090章 天下谁人不识君

    夜幕下,苏园灯火通明,后院一片寂静,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陈静的身上。

    这个世界上,三条腿的癞蛤蟆不好找,但两条腿的漂亮女人很容易找,尤其是在整容行业愈加发达的今天,人造美女比比皆是。

    陈静虽然姿色、身材和气质都是一流,但在截至苏儒林走向她之前,关注她的人寥寥无几,而且基本是年轻一代。

    此时此刻,因为苏儒林的话,她成为了全场唯一的焦点!

    客人们心中的震惊,与她相比,简直有过之而无不及!

    苏儒林的闭门弟子啊……

    这可是让整个华夏权贵子弟打破头都想得到的身份和荣誉!

    然而——

    无论是那些能够挤进福布斯排行榜的商界巨鳄的孩子,还是那些官场大佬的孩子,都没有得到这样的待遇!

    甚至,就连名震华夏乃至全球商界的年轻天骄李雪雁,曾三顾苏园,都没有成为苏儒林的弟子。

    而如今,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女孩,突然成为了苏儒林的弟子……

    而且是闭门弟子!

    这……带给他们的震撼可想而知?

    “她是谁啊?”

    “苏老为什么收她当闭门弟子?”

    “苏老看来对这个女孩非常重视,不但收为闭门弟子,而且还特地在寿宴上专门介绍!”

    几秒钟后,老一辈客人们纷纷低声议论了起来,言语之中除了震惊之外,还有羡慕嫉妒恨,那感觉恨不得他们的孩子将陈静取而代之。

    主桌上,江开辉表情复杂,震惊之余,也有不解。

    理智告诉他,这里面绝对有猫腻,但饶是他绞尽脑汁,也想不出内幕是什么!

    除此之外,他多少有些恼火——苏儒林这么做是在他们父子二人的伤口上撒盐!

    “江少,那女的什么来头啊?”

    “是啊,怎么突然就成苏老的闭门弟子了?”

    老一辈们议论纷纷,年轻一代也没闲着,他们不约而同地开口冲江涛问道。

    “不知道。”

    江涛摇了摇头,表情很是郁闷,语气多少有些烦躁。

    原本,按照他的设想,江家与苏家提亲成功,他不但可以成为苏文的女婿,还能当苏文的学生,但她如今非但没有成为苏文的学生和女婿,反而被苏家人羞辱了一顿,成为了众人眼中的笑柄。

    而他眼中,一个来自东北偏远山区的山村姑娘,居然摇身一变,成为了苏儒林的闭门弟子……

    这种截然的反差,让他有种从天堂坠入地狱的感觉,哪还有心思回答身边那些青年的话?

    “这……什么情况?”

    与此同时,张欣然也是一脸懵逼地看着苏儒林和陈静两人,忍不住暗问自己。

    没有答案。

    在她看来,陈静这是第一次来苏园,之前与苏儒林并无交集,苏儒林没有道理收陈静为闭门弟子。

    何况,她能够清晰地看到陈静的脸上的震惊!

    这也就是说,连陈静本人都不知道这件事!

    如果说张欣然只是懵逼的话,那潘蓉直接傻眼了!

    她像是被巫师下来诅咒一般,浑身僵硬在椅子上,呆若木鸡!

    连她的偶像,那位名震华夏和地球商界,让华夏权贵公子哥为之疯狂的李家大小姐,都没有成为苏儒林的学生!

    而如今,陈静这个出身贫寒的农村姑娘,却成为了苏儒林的闭门弟子,做到了李雪雁都没有做到的事情!

    这……带给潘蓉的冲击,简直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如果不是看到苏儒林就站在陈静身前,如果不是余光看到周围人都不是一脸震惊的模样,她都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然而——

    这世上没有如果。

    纵然她有一千个一万个理由不相信这一切是真的,但事实告诉她,这是真的——陈静成为了苏儒林的闭门弟子!

    “风哥的面子还真是大啊……”

    就在潘蓉彻底傻掉的同时,苏妙依则是从震惊中回过了神,忍不住在心中暗暗感叹。

    她知道,陈静能够成为自己爷爷的闭门弟子,必然是秦风的原因。

    否则,以苏儒林收学生的惯例,绝不会收一个只有一面之缘的人当学生,更不会在寿宴上当众宣布!

    “是风哥吗?”

    苏妙依猜到了内幕,陈静也逐渐从震惊中回过神,心中涌现出来一个念头。

    念头浮现,她下意识地用余光看向秦风,赫然看到秦风在对她微笑,仿佛在对她说:不要怕,也不要紧张,我相信你有能力和资格给苏儒林当闭门弟子!

    看着秦风那充满支持和鼓励的笑容,陈静印证了自己的猜测——她能够成为苏儒林的闭门弟子,完全因为秦风!

    明白这一切后,她脸上的震惊彻底消散,取而代之的是感动。

    她不知道秦风到底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但她知道秦风这么做意味着什么!

    “小静,来,站起来,跟大家打声招呼。”

    看到陈静脸上的震惊之色很快就消失了,苏儒林多少有些诧异,同时也欣慰地点了点头。

    如同苏妙依和陈静所判断的一样,苏儒林让陈静当闭门弟子,完全是因为秦风乃至秦家的面子!

    尽管如此,他也希望自己的学生自身能力足够出色。

    而以陈静之前在苏家古宅堂屋和此刻的表现来看,他很满意——在陈静这个年龄,有这份定力的人寥寥无几!

    “好的,老师。”

    耳畔响起苏儒林的话,陈静调整了一番情绪,表情很快恢复平静,然后站起身,与苏儒林并肩而战,抬头挺胸,目光依次扫过所有客人,然后才缓缓道:“大家好,我叫陈静,耳朵陈,安静的静。”

    嗯?

    看到陈静平静而镇定地站在那里,依次扫视众人,做自我介绍,客人们不由微微一怔。

    显然,他们没有想到,陈静居然可以表现得如此坦然自若。

    “老师,能成为您最后的学生,是我的荣幸!我会尽最大努力去跟您学习,绝不辱您的名声!”

    自我介绍之后,陈静收回目光,迎着苏儒林的目光,想到秦风之前支持鼓励的笑容,缓缓开口,语气坚定而自信。

    话音落下,她对着苏儒林连鞠三躬,行礼。

    “呃……”

    再次听到陈静的话,看到陈静的表现,除了秦风之外,包括苏儒林在内,所有人都惊到了!

    因为,所有人都能够感受到她言语之中的那份自信!

    他们实在无法想象,陈静哪里来的底气,才敢说出绝不辱名声这样的话来。

    毕竟,苏儒林可是华夏经济领域的泰山北斗,甚至让国外的经济学家钦佩,可以说在这个领域几乎已经做到了极致。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不要说陈静这样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即便是那些四五十岁的经济领域大咖,也绝不敢这样说!

    谁给的底气?

    秦风欣慰地笑了。

    陈静不但在听到陈猛死讯后在极短的时间里隐藏起悲伤,而且在面对权贵人物时不亢不卑,更为重要的是,遇事从不慌张,而是会第一时间去冷静分析。

    这是一个坚强,冷静,而又拥有一身傲骨的女孩!

    在他看来,陈静只是缺少一个机遇和平台。

    而如今,他将这个平台给予陈静,坚信陈静可以做好!

    若非如此,他也不会将陈静推荐给苏儒林当学生。

    毕竟,他若想帮助陈静的话,可以有很多种方法,只不过这种办法最好——授人以渔,而非授人以鱼!

    “好,小静,你跟我坐那边去。”

    短暂的惊愕过后,苏儒林也是喜笑颜开。

    对他而言,若陈静真的不是一块美玉的话,他也只是履行以下约定,不会精心去雕琢。

    而如今,尚且不谈陈静在经济学的天赋,单凭这份心性和傲骨,就让他很是赞赏。

    “好。”

    陈静轻轻点头,然后跟在苏儒林的身后。

    灯光下,她穿着廉价的衣服鞋子,踩着沉稳的步伐,挺着脊梁,从容而不迫地走向了那些让资产超过十位数,级别达到正厅级的贵客都想入座的主桌。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主桌上,身为苏城一把手的黄建民,看到这一幕,忍不住感慨道:“今日过后,陈静之名将响彻华夏经济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