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一世兵王 > 091章 离开苏园之时,阎王索命之始?
    091章 离开苏园之时,阎王索命之始?

    “小静啊,你坐我这,陪苏老坐一起。”

    几秒钟后,黄建民见苏儒林带着陈静走了过来,很识趣地站起身,微笑着说道。

    “建民啊,你坐着。”

    苏儒林摆了摆手,然后对苏莉道:“小莉,让小静坐你那里,你去让人重新换套餐具,另外招呼一下客人。”

    “好的,爸。”

    苏莉连忙起身,脸上没有丝毫的不满,反倒是热情地给陈静把椅子拉开,态度与之前在停车场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

    俗话说,一个人是否牛掰,不是自己吹嘘多么厉害,而是看他身边的朋友、敌人以及外人对他的态度。

    此刻,苏莉对陈静如此热情,无形间让陈静的身份地位又上升了一个台阶!

    在外人看来,苏儒林肯定很在意这个闭门弟子,否则不会在寿宴上当众宣布,苏莉也不会如此热情。

    而事实上,苏莉不在乎陈静是苏儒林闭门弟子这个身份,她在意的是——陈静是秦风的妹妹!

    这个身份,足以让她把苏家小姐的傲气拿去喂狗!

    “小静年纪虽小,却戒骄戒躁,遇事镇定自若,仅凭这份心性,将来必成大事!”

    眼看陈静入座,黄建民笑着赞了一句,然后端起酒杯,对苏儒林道:“老师,恭喜你收了这么一位优秀的学生!”

    “建民,你这嘴巴可是越来越会说了。”苏儒林笑了笑,然后对陈静道:“小静,陪苏书~记喝一杯。”

    “苏书~记,祝您身体健康。”

    陈静闻言,给自己倒满一杯酒,起身与苏儒林、黄建民碰杯。

    “老师,祝贺您。”

    原本江开辉心中十分郁闷、恼火,但此刻见黄建民率先敬酒后,只好将负面情绪压在心中,满是微笑地给苏儒林敬酒。

    这一次,苏儒林没有让陈静起来一起碰杯,而是拿起酒杯,小小抿了一口。

    他似乎在用这种方式表达着对江开辉的不满!

    看到这一幕,江开辉有种摔杯子走人的冲动,但想到与苏家关系决裂的种种后果,还是强忍了下去,而且一饮而尽,可谓是将官场中的“忍”字诀展现得淋漓尽致。

    随着黄建民和江开辉带头敬酒,其他那些有份量的客人也不甘落后,纷纷以祝贺苏儒林收陈静为学生当理由,再次排队来给苏儒林和陈静敬酒。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陈静完全取代江开辉和黄建民,成为客人中的绝对主角!

    这一切,江开辉看在眼里,火在心里,但依然坐在边上,伪装地笑着,那叫一个煎熬!

    煎熬的不光是江开辉,江涛亦然,他不止一次想起身离去,但看到江开辉强颜欢笑地坐在那里,只好强忍着内心的冲动,郁闷地坐在那里,看着那个原本在他眼中只是村姑的女孩,被众星捧月。

    八点半的时候,寿宴结束,江家父子松了口气,然后第一时间与苏儒林告别,离开了苏园。

    来的时候,他们父子二人由苏莉陪着,那叫一个不可一世;走的时候,他们父子二人身边没有一人陪伴,而且走得极为匆忙,像是逃离苦海。

    “嗡~”

    片刻后,就当江开辉和江涛两人一前一后地走出苏园大门的时候,江涛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起来,原本轻微的震动声,在安静的夜里显得格外刺耳。

    “有事就快点滚,不要在我眼前晃!”

    江开辉憋了一肚子火没地方发泄,听到江涛的手机震动了起来,顿时找到了宣泄口,停下脚步,对着江涛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臭骂。

    骂完过后,江开辉不等江涛辩解什么,直接走向了自己的专车。

    江涛见状,犹豫了一下,没有跟上,而是走向前方一个十字路口,准备去那里打车,离开古城。

    一方面,他看得出江开辉的心情极其糟糕,若他今晚跟江开辉去酒店住,势必会被江开辉当成出气筒。

    另一方面,周萌、王海几人为了给他庆功,提前在苏城最大的夜店皇后酒吧订了位置,已经打了十几个电话了。

    虽然他向苏妙依的提亲失败了,而且这辈子几乎没有了和苏妙依在一起的可能,但也得过去一趟——周萌等人早晚都会知道今天的事情,他不过去倒显得小家子气,没法承受这个打击,日后就不好带这个小圈子了。

    何况,他心中的郁闷比江开辉只多不少,也想发泄,而喝酒是很好的发泄途径!

    “萌萌。”

    几分钟后,江涛成功拦到一辆出租车,给周萌回了电话。

    “江少,你那边结束了吗?”周萌问道。

    “嗯。”

    江涛语气略显低沉,“你们先喝吧,我已经在车上了,半个小时之内就能赶到酒吧。”

    “那不行,庆祝酒,你这个主角不到,我们怎么能先喝呢?”

    电话那头,周萌站在酒吧的走廊里,恭维地说着,然后又问道:“对了,江少,苏妙依应该和你一起吧?要不要我先订束花,准备好?”

    “不用!”

    江涛说着,直接挂断了电话,心情更加郁闷了。

    “妈~的,都怪姓秦的杂碎!”

    郁闷之余,江涛直接爆出了粗~口,将所有的怨气都怪在了秦风头上。

    在他看来,如果不是因为秦风,苏妙依就不会对他印象糟糕,那样一来,今日提亲很有可能会成功。

    退一步讲,就算不成功,他们父子二人也不会这么狼狈、丢人,江家更不会沦为整个长江三角洲的笑柄。

    “杂碎,既然你挡了我的道,让我不好过,那就必须付出代价!”江涛越骂越气,骂到最后,直接拿出手机,拨通了杨策的电话。

    “小涛。”

    很快,电话接通,杨策率先开口,语气十分亲切。

    “杨哥,今晚的事黄了!”

    江涛郁闷地说道,他来南苏之前曾与杨策联系过,告诉过杨策此行的目的,同时也想借助杨策之手教训秦风。

    “黄了?怎么回事?”

    电话那头,已经抵达苏城的杨策,听到江涛的话,有些疑惑地问道。

    “都怪姓秦的杂碎……”

    江涛简单地将事情说了一番,然后语气一变,咬牙切齿地说道:“杨哥,我再也不想看到这个人了!”

    原本,他在来南苏之前,只是想给秦风一个永生难忘的教训,而如今,怒火上头,直接想要秦风的命!

    然而——

    恼怒归恼怒,他还保留着理智,没有当着出租车司机的面说得太明显,只是隐晦提醒,他相信杨策听得懂。

    “你放心,苏城会成为他的墓地!”

    杨策冷笑,言语之中尽显杀意,“他离开苏园之时,便是阎王爷跟他索命之始!”

    “杨哥,我等你的好消息!”

    听到杨策的话,江涛心中的郁闷总算减少了一些,然后直接挂断了电话,乘车直奔皇后酒吧而去。

    与此同时,苏园之中,客人们也陆陆续续离开了。

    苏儒林原本打算饭后跟秦风单独好好聊聊,但由于晚上喝得有点多,外加上了年纪,身体扛不住,被陈友成送回去休息了。

    “风哥,谢谢你。”

    陈静趁着苏妙依、张欣然和潘蓉去卫生间方便的机会,开口向秦风道谢。

    “小静,我和猛子是生死兄弟,你是猛子的妹妹,也是我妹妹。哥哥为妹妹做事是天经地义的事情,用不着谢的。”秦风摇头苦笑,笑容之中蕴含着几分伤悲和愧疚。

    悲伤,是因为他想起了陈猛,而愧疚,是因为他知道,人死不能复生,即便他给予陈静再多的东西,哪怕把江山送给陈静,陈猛也不可能活过来。

    “风哥,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陈静闻言,轻轻点了点头,因为喝酒而泛红的脸蛋上充斥着坚定,“我在寿宴上对苏老师说,绝不辱他的名声,实则更想跟你说,我绝对不会让你失望!”

    “我相信你,加油!”

    秦风掩饰内心的悲伤和内疚,笑着摸了摸陈静的脑袋,然后扬起陈静的马尾辫,道:“马尾辫很好看。”

    “那我以后就只扎马尾辫。”

    陈静下意识地说着,然后意识到了话有问题,容易造成歧义,顿时羞得跑开了,“风哥,我也去趟洗手间。”

    秦风哑然失笑,下意识地摸了摸口袋,发现并没有带香烟。

    如今的他,不知不觉中已开始抽烟,但还没有养成带烟带火的习惯,属于三无烟民。

    几分钟后,苏妙依带着张欣然、陈静和潘蓉三人走了过来,对秦风道:“风哥,房间已经安排好了,我们现在过去吗?”

    “这才几点啊,就要去房间?”听到苏妙依的话,张欣然顿时急眼了,“夜生活才刚开始啊!”

    “是啊,不如我们出去转转?”

    潘蓉点头附和,她没有早睡的习惯,而且认为今天是与秦风等人加深关系的大好时机,自然不能浪费。

    “这破古城也没什么好转的,我们去夜店吧。”

    张欣然直接否决,说出自己的建议,“小静成为了苏爷爷的闭门弟子,这是天大的喜事,我们得为她庆祝!”

    “好像是应该庆祝一下。”

    苏妙依闻言,认为张欣然说得在理,然后看向秦风,征求秦风的意见,“风哥,你看呢?”

    “那就庆祝一下吧。”

    秦风点头同意,在他看来,陈静要开始‘新的生活’,即将进入华夏经济领域,确实应该庆祝一下。

    十分钟后,秦风几人乘车离开了苏园,按照张欣然的提议,前往苏城最知名的皇后酒吧。

    那里有苏城最嗨的夜生活。

    那里也有江涛、周萌等人。

    那里也是杨策在南苏最大的场子!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