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一世兵王 > 095章 今晚过后,杨策从南苏除名!
    095章 今晚过后,杨策从南苏除名!

    夜色渐浓,苏城的天气像是小姐的脸说变就变,突然间刮起了大风,黑压压的乌云笼罩着天际,隐约有电光闪现,似乎预示着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

    “天黑风高杀人夜啊……”

    奔驰S600里,光头刘看着窗外狂风呼啸,摸着自己光滑的脑袋,阴阴一笑,然后拿出手机拨通刀疤脸的电话,“你们不用等我,直接往厂子开。”

    “是,刘爷!”

    刀疤脸第一时间回应,然后察觉到光头刘挂断电话后,连忙对司机道:“刘爷让外门直接往厂子里开,杨爷应该在那里等着,我们速度快点。”

    “好嘞!”

    开车的大汉兴奋地怪叫着,然后满怀期待地问道:“刀哥,今天咱们这事办的这么漂亮,你说杨爷和刘爷会不会赏我们?”

    “那肯定的,我估摸着赏赐不会少,把你看上的网红嫩模干几次没问题!”

    刀疤脸淫笑着,然后看了一眼身旁的张欣然,有些蠢蠢欲动,但想到这是杨策指名点姓要的人,又没敢轻举妄动。

    因为,车里坐的不止他一人,万一车里其他人给杨策打小报告,说他偷占张欣然的便宜,那他要吃不了兜着走!

    表面兄弟背后捅刀!

    在混迹社会这些年里,这样的事情,他可没少见。

    电话另一头,光头刘结束与刀疤脸的通话后,又连忙给杨策打了个电话。

    “杨爷,人已经弄到手了,我让人往指定地点赶。”

    电话接通,光头刘收起了与刀疤脸通话时的那份霸气,而是一脸恭敬地汇报道。

    “这么顺利?”杨策闻言,多少觉得有些意外,然后又不放心地问道:“没出什么纰漏吧?”

    “没有纰漏,只是有个小插曲。我的人掳走张欣然后,她的保镖,就是那个保安,追了出来,抢了一辆车狂追,刚刚在十字路口给甩掉了。”

    “确定甩掉了?”杨策不放心。

    “嗯。”

    光头刘一脸肯定,这个红绿灯路口灯时超过一分钟,等秦风再想追的时候,刀疤脸几人坐的车早就没影了。

    “那你也抓紧过来,布置好,今晚要那姓秦的杂碎剁碎了,带回江宁喂飞龙!”杨策冷声做出指示,言语之中杀气腾腾。

    “是,杨爷!”

    耳畔响起杨策的话,想到杨策养的那条凶残的鳄鱼,光头刘没来由感到一阵寒意,语气又恭敬了几分。

    “小徐,提速,抓紧赶到指定地点!”

    结束通话,光头刘定了定神,沉声对司机命令道:“另外,为了以防万一,出市区之前不要跟刀疤他们走一条路。”

    “好的,刘爷!”

    司机小徐闻言,先是一怔,而后不禁暗暗感叹光头刘的反侦察能力很强。

    ……

    与此同时,一辆奔驰G65在夜幕下离开了市区,沿着郊区公路,驶向了工业园区。

    汽车里,金刚负责开车,阿九坐在副驾驶上,杨策坐在后面。

    “真没想到会这么顺利,看来那个姓秦的杂碎也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邪乎。”阿九笑了笑说道。

    “那天我就觉得那个赵龙在虚张声势。”金刚瓮声瓮气地说道:“要不是杨爷拦着,我非撕了他不可!”

    “轮单挑,你可不是他的对手呢。”阿九打趣。

    “那不是还有你吗?”

    金刚翻了个白眼,外人都只知道阿九玩枪玩得好,却不知道阿九的刀法同样出色,曾不止一次出其不意地用刀杀人,对方毫无防备。

    “好了。”

    眼看阿九跟金刚斗嘴,杨策出声制止,然后道:“对我们而言,今晚宰掉那个姓秦的杂碎,只是搂草打兔子,顺便而为,没必要谈论太多。”

    杨策这一开口,无论是阿九,还是金刚都不吭声了。

    杨策则是摸出烟斗,点燃,深吸一口,然后拿出手机,拨通了他手机号里的一个号码。

    那个号码,他已存了多年,但从来没有打过!

    因为,那是张百雄的电话!

    “张爷,好久不见,甚是想念!”电话很快接通,杨策阴阳怪调地说道。

    “杨策?”

    张百雄虽然只与杨策有过两面之缘,但记得杨策的声音,此刻听到声音熟悉,再一联想今晚的事,基本确定了对方的身份,但依然是询问的语气。

    “张爷,好记性,居然记得我的声音!”杨策冷笑。

    “杨策,我女儿在你手里?”张百雄厉声问道。

    “张爷,实不相瞒,前段时间,我心爱的女人死了,我为此很抑郁,吃不下,喝不下,睡不着,简直生不如死啊。”

    杨策答非所问,像是在跟老朋友聊天一般,不紧不慢地说着,“张爷,你呢,过得可好?嗯,让我猜猜,你肯定过得很滋润……”

    “放了欣然!”张百雄冷声打断杨策的话。

    “我费尽心思把你女儿弄到手,你竟然让我放了她?好我的张爷啊,你在逗我吗?”杨策故作夸张地说道。

    “杨策,要么放了我女儿,要么我不惜一切代价去南苏灭你,你自己选!”张百雄不再掩饰自己的怒意,直接撂出了狠话。

    “张爷,我好怕啊……”

    杨策贱贱地说着,然后喷出一口烟雾,脸色陡然一变,语气阴森至极,“张百雄,我既然敢抓你女儿,还怕你拼命不成?要不要我现在就宰了你女儿?”

    张百雄沉默,像是被捏住了死穴。

    “差点忘了,你女儿可是第一女主播,那身材,那脸蛋,要是直接宰了也太可惜了。”

    眼看张百雄沉默,杨策的气焰又嚣张了几分,“按照我的计划,我会先让她尝试一下做女人的滋味,然后再让我的兄弟们轮流跟她交流一下心得,等做完这些,再将她宰了,或者直接安排到夜总会当小姐——张总,你觉得我的安排如何?”

    “说吧,你想要什么?”

    耳畔响起杨策的话,张百雄气得手上青筋暴起,恨不得立刻宰了杨策,但他毕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大枭雄,很好地控制了自己的情绪,开启了谈判模式。

    “张爷,这就对了嘛,有事我们好商量,打打杀杀干什么?“杨策讥讽地笑着,并不急于谈条件。

    “如果你没想好开什么条件的话,那就等想好了再给我打电话。”张百雄说道。

    “张爷,以退为进的小把戏对我没用。”

    杨策冷嘲热讽道:“算了,我也不绕弯子了。想救你女儿可以,答应我三个条件!”

    “说。”

    张百雄缓缓吐出一个字。

    “第一,两亿赎金,要现金,通过地下钱庄转账,少一分都不行!”

    杨策知道时机差不多了,不再兜圈子,开始直奔主题,“第二,让你的人退出昆海!”

    “杨策,你的胃口真不小。”

    张百雄脸色很难看,他虽资产上百亿,但如同许许多多的商人一样,手上的流动资金有限,一下拿出两个亿,等于割肉卖血。

    除此之外,昆海属于南苏和东海交界的地方,这些年来一直是张百雄的地盘,也是杨策在南苏唯一没有征服的地盘。

    一旦张百雄选择退出昆海,损失的不光是昆海的生意,更重要的是他的脸面和威望!

    要知道,前段时间,他可是在杀死杨策的情妇后放出狠话,只要杨策敢进东海,便剁碎了丢到黄浦江喂鱼!

    而如今,若是他将昆海拱手相让,等于打自己的脸!

    “胃口大吗?我的条件还没说完呢。”

    杨策冷笑道:“除了我刚说的两个条件之外,还有第三个条件——我要那个秦风的脑袋!”

    “前两个条件,我可以考虑,最后一个条件不可能。那人并非我的人,而是我给我女儿聘用的兼职保镖,我决定不了他的生死。”张百雄冷冷回应。

    “没关系,我不需要你动手,只需要你在完成前两个条件后,让他来找我带人就行了。我会亲自割下他的脑袋!”

    杨策用一种毋庸置疑的口口吻说道:“一个小时,我只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如果一个小时后,我得不到满意的答案,那你这辈子就不要想见到你的女儿了!另外,我警告你,不要破坏道上的规矩,否则你女儿的下场比我之前说得更惨!”

    话音落下,杨策冷笑着摁下了结束键。

    另外一边,身在东海紫园别墅书房的张百雄,气得差点捏碎了手机。

    “呼~”

    然而,最终,他却是闭上眼,做了一个深呼吸,然后点燃一支廉价的红双喜,用力地吸着,似乎想通过尼古丁让自己冷静下来。

    身为张百雄黑金帝国军师的朱文墨,自知自己有罪,没敢说话,站在一旁,满脸的自责与愧疚。

    “文墨,通知所有人,十分钟后召开视频会议,而且只能独自参加!”不知不觉中,一支烟燃尽,张百雄下达了第一个指示。

    “是,大哥!”

    朱文墨恭敬领命,然后见张百雄没有继续开口的意思,便快步退出了书房。

    张百雄掐灭烟头,拨通秦风的手机。

    “秦先生,欣然目前杨策的手里,他刚给我打了电话,要求满足他三个条件,才会放人。”电话接通,张百雄语气低沉地说道。

    “什么条件。”

    电话那头,秦风一边开车,一边拿着手机问道。

    “让我拿出两个亿现金,同时退出昆海。”

    张百雄说出前两个条件后,停顿了一下,然后才继续道:“另外,他要你的脑袋!”

    “张总,既然他开出条件的话,那么可以保证,在我们给他答复之前或者说兑现条件之前,他不会撕票,对么?”秦风反问,语气异常冷静,像是没有丝毫情绪波动。

    “嗯,是的。”张百雄给出肯定的答复,“这是规矩。”

    “既然如此,那我就放心了。”

    秦风暗暗松了口气,他刚才之所以不惜动用龙女的关系,完全是因为没搞清楚杨策的套路,生怕张欣然遇害,为此想第一时间救下张欣然。

    如今既然已经知道了杨策的套路,确定了张欣然短时间内不会有事,顿时放下心来。

    “秦先生,你……”

    张百雄欲言又止,他觉得秦风表现得太轻松了。

    “张总,你放心,我既然答应保护欣然,就一定会把她救出来!”

    秦风一字一句道:“另外,为了对今晚的事情表示歉意,我送你一份礼物!”

    “什么?”张百雄下意识地问道。

    “南苏地下世界的话语权!”

    秦风轻描淡写地说着,像是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今晚过后,杨策从南苏除名!”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