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一世兵王 > 099章 他来了
    099章 他来了

    夜幕下,奔驰S600和奥迪Q7一前一后地在一个钢铁厂门口停了下来。

    因为近两年实体经济不景气,钢铁厂已停产两年多了,一年前直接宣布倒闭,工人们全部遣散,只留下了一堆废旧的设备和厂地。

    钢铁厂的老板于前几年曾在杨策那里拆借过资金,利息很高,这几年利滚利达到了一个惊人的数额。

    厂子倒闭后,钢铁厂老板无力偿还,只能忍痛将厂子抵债给杨策。

    如今,这个废弃的钢铁厂属于杨策。

    截至目前,杨策并没有利用厂子做什么实业,而是想等着自己的义父江开辉仕途更近一步后,在这附近立个项目,届时,钢铁厂的地皮价格将会蹭蹭地往上涨,让他赚个满盆钵满。

    虽然杨策未用钢铁厂做实业,但还是很好地利用了这个废弃的钢铁厂。

    这里是他在苏城的屠宰场!

    在过去一年时间里,杨策和光头刘两人合计在这里干掉了五人,尸体直接扔进炼钢炉中,可谓是手段残忍。

    汽车停稳,光头刘的司机小徐率先下车,撑起一把伞,给光头刘遮风大雨。

    奥迪Q7里,无论刀疤脸还是其他两名大汉都没有准备伞,只好冒雨下车,然后一把将张欣然拽下车。

    豆子大的雨滴瞬间将张欣然淋成了落汤鸡,让她身上的衣服几乎贴在了身上,勾勒出了魔鬼的曲线,惹人犯罪,令得刀疤脸三名大汉在雨中频频侧目。

    “刘爷,杨爷在里面等你们呢!”

    钢铁厂的门口,有小弟负责警戒巡逻,总共六人,领头之人看到光头刘几人下车后,连忙迎了上去说道。

    “嗯。”

    光头刘点了点头,然后回头对刀疤脸喊道:“刀疤,快点!”

    “是,刘爷!”

    刀疤脸快速回应着,然后一把抓住张欣然的胳膊,连拉带拽地带着张欣然在雨中快步前进。

    雨水倾洒,胳膊生痛,张欣然却毫无反应,也不反抗,也不阻止,像是行尸走肉一般,任由刀疤脸拉着。

    约莫两分钟后,张欣然被带进废弃的钢铁厂的办公楼,办公楼总共四层,看上去有些年代了。

    如同钢铁厂门口一样,办公楼门口也有人专门负责站岗、警戒,同样也是六人。

    不得不说,杨策是一个非常小心的人,为了今晚的计划,他不但调动了光头刘手下的精英、骨干,而且还从江宁那边带了一些骨干过来,光是站岗、巡逻和警戒便派了十二人。

    片刻之后,光头刘与刀疤脸带着张欣然来到三楼,路过会议室的时候赫然看到里面坐着黑压压的一片人,全部黑衣打扮,面色冷峻,给人一种肃杀的气息!

    “呃……”

    看到会议室里的场景,刀疤脸和光头刘都有些震惊。

    前者因为身份地位低的缘故,对于那些黑衣大汉并不认识,但却能感受到那群人身上所流露出的杀气。

    那杀气,让他心惊!

    光头刘则不同。

    身为杨策黑金帝国中的封疆大吏,他的地位很高,对于很多事情都很清楚,只是一眼便认出那些人都是杨策手下的精英,往日里只接受阿九和金刚的命令,非重大事情不出手。

    而这一次,这群精英几乎倾巢而动!

    这怎能不让光头刘震惊?

    “刘爷,杨爷弄出这么大的阵仗,这是要大干一场的节奏吗?”刀疤脸拽着张欣然,一边走,一边低声冲光头刘问道。

    “不该问的不要问,管好自己的嘴巴。”光头刘训斥了一句。

    刀疤脸吓得脸色一变,不敢再吭声。

    “刘爷,杨爷在里面等你多时了。”

    总经理办公室门口,两名黑衣大汉见到光头刘,微微鞠躬行礼。

    “嗯。”

    光头刘点头,然后敲了敲门。

    “进来吧,老刘。”

    很快,房间里传出了杨策的声音。

    “刀疤,你先出去吧,到楼下。”光头刘想了想,对刀疤说了一句。

    “是,刘爷。”

    刀疤本想一睹杨策的风采,同时想等杨策亲自开口奖赏,突然听到光头刘的话,顿时有些郁闷,但也只是在心里郁闷,表面上,一脸的恭敬。

    嘎吱!

    伴随着一声轻响,光头刘推门而入,同时拉着张欣然。

    办公室是钢铁厂原来的老板办公的地方,厂子抵债给杨策后,办公室里的办公家具并没有搬走,办公桌、书柜和沙发等设施应有尽有,甚至还有盆景,但种植的金钱树早已死了。

    办公室里,杨策坐在办公桌前,阿九和金刚二人则坐在沙发上。

    “老刘,这事办得不错!”

    看到光头刘带着张欣然进门,杨策笑着赞了一句。

    “杨爷谬赞了。”

    光头刘笑了笑,然后找了个沙发,坐了下去。

    与此同时,杨策则是将目光投向了张欣然,当看到张欣然那被雨淋透后尽显无疑的魔鬼身材,眼中闪过一丝欲~望,稍纵即逝。

    “杨策,你应该知道,我对我爸的意义是什么。”

    面对杨策,张欣然整个人恢复了几分活气,她皱着眉头,冷声说道:“如果我有什么三长两短,我爸绝对会不惜一切代价跟你拼命!”

    “到底是张百雄的女儿,都这个时候了,竟然还敢出声威胁我。”

    杨策讥讽地笑了,“实不相瞒,我正是因为知道你是张百雄的心头肉、掌中宝,才费尽心思将你绑走的!”

    “你……”

    张欣然脸色陡然变得黯淡,嘴巴微张,还想说什么。

    然而——

    这一次,不等她把话说出口,杨策便冷笑着打断:“你也不用白费口舌威胁我。如果我担心你爸跟我拼命,我就不会把你绑到这里了。嗯,接下来,我会当着你的面给你爸打电话。”

    话音落下,杨策便掏出手机,点开最近通话记录,拨通张百雄的电话,同时摁下了免提。

    “张爷,现在已经过去四十分钟了,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电话接通,杨策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手腕上的百达翡丽,懒洋洋地问道。

    “你急什么?到时间,我自然会给你答复!”听筒中传出了张百雄低沉的声音。

    咕咚!

    耳畔响起张百雄那亲切的声音,张欣然只觉得鼻子一酸,有种要哭着跟张百雄说话的冲动,但最终,她没有哭,也没有开口,只是蠕动了一下喉结。

    “我不急,但你女儿好像有点急啊——她好像要急着跟你通话,你要不要跟她说两句?”杨策冷笑着问。

    “欣然!”

    电话那头,张百雄直接呼唤张欣然。

    “唔,把手机给她。”

    杨策闻言,对阿九示意道。

    阿九二话不说,连忙起身,接过手机,几步上前,递给张欣然。

    “爸,对不起,我不该那么任性的。”

    张欣然忍不住开口了,她竭力地让自己表现得镇定一些,语气中没有哭腔,但却红了眼睛。

    “欣然,你不要怕,爸爸会救你的!”

    电话那头,张百雄先是安抚了张欣然一句,然后又说道:“杨策,条件为也可以满足你,二十分钟后,我会跟你联系。在我见到我女儿之前,你要保证不能让我女儿少一根头发,否则,你我不死不休!”

    话音落下,张百雄便直接挂断了电话,然后拨打秦风的电话。

    他要先询问一下秦风这边的情况,然后再做打算,若是秦风没有把握救出张欣然,那他会在二十分钟后,将2亿现金通过地下钱庄转入杨策的账户,然后命令人退出昆海。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电话接通,听筒中传出了语音小姐婉转的声音,但落入张百雄耳中,却如同来自地狱的魔音,让他脸色陡然一变。

    他有种不好的预感:秦风失败了,而且很有可能已经死了!

    尽管心中涌出了这样一个不好的预感,但张百雄很沉得住气,他没有直接联系杨策,而是决定再等二十分钟。

    “妈~的,都这个时候了,张百雄还敢威胁杨爷您?”

    与此同时,钢铁厂的总经理办公室里,金刚很是不爽地说道。

    “杨爷,权衡之间,我认为还是不要碰她了。”

    阿九犹豫了一下,提出建议,他知道按照杨策的计划,不但要让张百雄出血,而且还要在得到钱后,强~暴张欣然,从而报自己情人被杀的仇。

    耳畔响起阿九的话,杨策面色阴沉地拿出烟斗,点燃,吞吐烟雾。

    显然,他也知道,阿九这么说的目的——若是他真的强~暴了张欣然,只能得到两亿赎金,张百雄绝对不会退出昆海,相反,还会不惜一切代价跟他拼命。

    “就这样放了她,我心里的气没法消啊。”

    杨策吐出一口浓密的烟雾,目光上下打量着张欣然那诱人的曲线,想了想道:“这样,把她的衣服扒光,拍些照片,若事后张百雄出尔反尔或者实施报复,就将照片公布——嘿,传说中的第一美女主播啊,这照片要公布了,全国网民都会疯狂吧?”

    唰!

    耳畔响起杨策的话,张欣然的脸色陡然一变,脸上再也找不到半点血色。

    旋即,她不受控制地朝后退去。

    一步,两步,三步……

    三步过后,她退到了墙角,无处可退!

    “不要挣扎,也不要幻想着逃走。”

    就在这时,阿九冷笑着抽出一把匕首,迈步走向张欣然,“我的刀法很好,不会伤到你,只是切开你的衣服,让我们欣赏一下你的身材。”

    “不……不要过来……”

    张欣然靠在墙壁上,大声尖叫着,试图用这种方式驱散内心的恐惧和吓退阿九,但如同阿九所说,一切都是徒劳的!

    阿九几步上前,便来到了张欣然的身前,缓缓抬起了右手,要一刀划开张欣然胸前的衣服,欣赏那一对高耸的峰峦。

    然而——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突然响起!

    “沙沙~”

    办公桌上,对讲机里传出了声音。

    唰!

    突如其来的声音,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也让阿九停了下来。

    金刚一步上前,拿起对讲机,接通。

    “杨……杨爷,不好了,厂子门口负责警戒的六名兄弟死了,全部死了!”

    下一刻,对讲机里传出了一名大汉的声音,声音中带着莫名的恐惧,“他们全部都是被人扭断了脖子,看上去完全没有反抗的机会,而且在此期间没有发出任何动静,我们刚才跟他们联系不上,跑出去才知道他们已经死了……”

    哗!

    旋即,不等那名大汉汇报完,办公楼里所有的灯熄灭了,瞬间陷入了黑暗之中。

    “他来了吗?”

    黑暗中,原本绝望的张欣然,忍不住在心中暗问自己。

    没有答案。

    包括杨策在内,所有人心中都涌出了一股莫名的恐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