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一世兵王 > 102章 杀人机器
    102章 杀人机器

    废弃钢铁厂办公楼外狂风肆虐,雷雨交加;办公室里一片安静,包括杨策在内,所有人在听到秦风的话后,都沉默了,脸色十分难看!

    五分钟!

    仅仅五分钟,二十五名枪手便全部丧命,而且其中包括杨策从江宁带来的骨干精英!

    更为重要的是,他们死于秦风一人之手!

    这个结果,带给杨策等人的惊骇简直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如果不是楼下一片安静,没有了交火的声音,他们宁愿相信这世上有鬼,也不愿相信秦风所说的是真的!

    这世上没有如果,理智告诉他们,秦风接下来要对他们出手。

    “杂碎,我要撕碎了你!”

    短暂的沉默过后,杨策开口了,他像是一头被激怒的野兽,表情狰狞地嘶吼道。

    话音落下,他关掉对讲机,沉声对阿九道:“阿九,带上他们十人,不惜一切代价,给我干掉他!”

    “杨爷,我带六个人就行了,剩下四人留下来保护你。”

    阿九犹豫了一下说道,剩下这十人是精英中的精英,论实力,仅次于他和金刚。

    “不用,如果你们杀不死他,那四人留下来保护我没有任何意义。”杨策皱眉说道。

    事到如今,他也知道,赵龙当日并没有欺骗他,秦风确实拥有可怕的战斗力。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他只能靠着手下人多,以人海战术拼掉秦风,否则,今晚,包括他在内,没有人可以离开这里。

    用秦风的话说:今晚,你们一个也走不了!

    “好!”

    听到杨策这么一说,阿九也明白其中道理,当下点了点头,对着办公室里四名大汉大手一挥,“走,跟我去干掉那杂碎!”

    话音落下,阿九带着四人离开办公室。

    出门那一瞬间,阿九目光冰冷地扫了张欣然。

    这一眼,杀气十足!

    然而——

    这一次,张欣然却没有半点恐惧,反倒是毫不畏惧地迎上阿九的目光。

    这一刻,她的心中充满了底气!

    那份底气,是秦风给予她的!

    她相信,秦风一定可以将她救出去!

    “你以为他真的能救你出去?”

    感受到张欣然目光中的底气,阿九冷冷道:“不要做梦了,稍后我会把他的人头拎到你的面前!”

    “我们拭目以待。”

    张欣然讥讽地笑了,不知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还是嘲讽阿九的不自量力。

    “嘿~”

    阿九冷笑一声,然后带着四名黑衣大汉走出办公室。

    “九爷。”

    办公室门口,两名充当警卫的黑衣大汉见阿九带人出来,连忙鞠躬行礼。

    “跟我去杀人!”

    阿九说着,脚步不停,右手持枪,面色阴沉地走向了楼梯口。

    楼梯口,那四名负责守护的黑衣大汉,分散站位,时不时瞄准着下方。

    “九爷,那个杂碎好像上来了……”

    眼看阿九走来,一名黑衣大汉开口汇报道。

    “砰——”

    下一刻,他的话被一声枪响打断。

    “噗——”

    楼梯口,一名大汉刚将脑袋伸到楼梯栏杆处,试图通过空隙寻找秦风的身影,结果被子弹贯穿了脑袋,身子一歪,满身是血地沿着楼梯滚了下去。

    “呃……”

    突如其来的一幕,令得包括阿九在内所有人都是一怔,恐惧的情绪再次在他们的心底滋生、蔓延。

    “那杂碎枪法很好,不要轻易露头,贴墙一起走!”

    阿九强行压制住内心的惊恐,故作镇定地说着,然后做出一个前进的手势。

    不得不说,身为杨策手下最精锐的枪手,剩下的九人都是经历过大场面的人,心理素质都不错。

    虽然秦风的恐怖枪法让他们心惊胆寒,但他们很快便调整了情绪,迅速开始行动,依次贴着墙下楼。

    阿九见状,面色阴沉地跟在队伍的最后面。

    很快的,他们来到二楼,为首的大汉露了一下脑袋,观察了一下下面的情形,没有发现秦风的身影,然后打了个安全的手势。

    唰唰唰……

    手势打出,他一马当先,快速贴着墙往下冲,后面的黑衣大汉也纷纷跟上,迅速穿过了二楼到三楼的转角。

    “四人守着楼梯口,其他人挨个房间搜,如果没有发现有人,到楼梯口集合!”顺利来到三楼,阿九做出安排。

    嗖嗖嗖……

    随着阿九的命令下达,九名大汉迅速行动来起来,四人守在楼梯口,其他五人分为两组,持枪走向走廊的两端。

    “砰——”

    随着一声闷响,第一间办公室的门被撞开。

    砰砰砰砰……

    一间,两间,三间,随后,闷响声不断传出,五名大汉踹开了最后一间办公室的房门。

    “最后一间。”

    一楼楼梯口,秦风通过大汉们踹门的时间间隔和总共的办公室间数,计算着进度,当听到最后一声闷响后,心中一动,迅速贴着墙壁上楼。

    唰!

    下一刻,秦风的身子如同鬼魅一般蹿出,出现在把守楼梯口的四名大汉视线里。

    刹那间,四名大汉的瞳孔放大,下意识地要扣动扳机。

    但……秦风比他们更快!

    “砰砰……”

    枪声响了,秦风身子横闪的过程中,双手同时开枪。

    “噗噗噗噗……”

    四颗子弹呼啸而出,准确无比地击中了把守楼梯口的四名大汉。

    眉心中枪,一枪爆头!

    秦风即便是双手持枪,闪身开枪,依然做到了这一点!

    唰!

    突如其来的一幕,令得身在楼梯口不远处的阿九先是一怔,而后脸色狂变!

    没有任何犹豫,阿九第一时间爆退,像是将吃奶的劲都用了出来。

    “呼~”

    几秒钟后,阿九顺利地退到了身后第一间办公室门口,闪身掠了进去,当下长长松了口气,然后发现出来一身冷汗,冷汗将他的背心浸湿了。

    与此同时,另外五名负责检查办公室的大汉,看到阿九的举动后,纷纷半蹲着身子,持枪瞄准着楼梯口,一旦秦风出现,便会两头开枪,将秦风枪杀。

    然而——

    他们等了将近一分钟,依然没有看到秦风的身影。

    “什么情况?”

    办公室里,阿九已从惊魂中回过神,打开对讲机问道。

    “他没有上楼!”

    西侧走廊的一名大汉,缓缓站起身子说道。

    而他身边的其他两名大汉则依然保持着持枪,做出一副随时准备开枪的架势。

    “哐当——”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玻璃破碎的声音响起。

    三名大汉后方的窗户,突然碎裂!

    “小心……”

    东侧走廊,另外两名持枪大汉清晰地看到,秦风撞碎玻璃,直接进入了楼层,当下大声提醒。

    “噗!”

    东侧走廊大汉的话刚一出口,秦风右手一松,松开手枪,然后顺势抓住空中的一块尖锐的玻璃,顺势一挥,直接割断了临近一名大汉的喉咙。

    “噗——”

    滚烫的鲜血狂喷而出,喷了秦风一脸。

    “砰!”

    “砰!”

    秦风面不改色,不等自己落地,左手连续两次扣动扳机,直接近距离将两名大汉击毙,子弹从他们的后脑射~入,打爆脑袋,仿佛刑场行刑一般。

    “呃……”

    对面,另外两名大汉看到这一幕,彻底傻眼了!

    他们像是被巫师施用了魔法一般,呆呆地蹲在那里一动不动!

    身为杨策手下最精锐的枪手,他们参加过火拼,而且不止一次,甚至还跟杀手交过手,但他们还是被秦风杀人的一幕深深震撼了!

    在他们看来,那是电影里才有的镜头!

    就当对面两名大汉彻底被吓住的同时,秦风身子落地,就地一滚,右手松开玻璃,顺势一抄,捡起地上一把手枪,而左手则是丢掉打光子弹的手枪,扶住一名大汉倒下的尸体,作为掩护。

    做完这一切,秦风第一时间举枪,瞄准五十米外的两名大汉,然后果断扣动扳机。

    “砰!”

    “砰!”

    依旧是点射,依旧是一枪爆头。

    两名大汉尚未从震撼中回过神,便被秦风送上了黄泉路。

    与此同时,走廊口第一间办公室门口,阿九小心地露了一下脑袋,看了一下外面的情形,然后发现秦风掉转枪口,要瞄准他,第一时间将脑袋缩了回来!

    走廊西侧,秦风没有开枪的机会,便推开身前的尸体,站起身,拎着枪,大步走向楼梯口旁边那间办公室。

    “呼~呼~”

    办公室里,阿九的脸上再也没有半点之前面对张欣然时的嚣张,有的只是恐惧,深入骨髓的恐惧!

    灯光下,他浑身打着哆嗦,呼吸格外急促,不知是在为刚才的冒险行为后怕,还是为即将到来的死亡而感到恐惧。

    “阿九,现在什么情况?干掉那杂碎了吗?”

    就在这时,阿九身旁的对讲机响了,里面传出了杨策的声音。

    “杨……杨爷,死了,都……都死了!”

    阿九颤抖着抓起对讲机,语无伦次地喊道:“他……他简直就是杀人机器……我们打不过……根本打不过啊……”

    “阿九,你他~妈镇静下来!”

    听到阿九惊恐的话语,杨策直接被感染了,心跳陡然加快,于是大吼一声,既想让阿九镇定下来,也想让自己冷静下来。

    “杨……杨爷,我镇定不了啊……我……我他~妈从来没有见过他这样恐怖的杀人机器!他简直就不是人!”

    阿九都快哭了,然后听到脚步声很近了,当下大吼道:“杨……杨爷,他要过来了,你们快逃,快逃……”

    “砰——”

    下一刻,阿九的声音嘎然而止。

    秦风出现在门口,面不改色,一枪打爆阿九的脑袋。

    “阿……阿九……”

    枪声过后,三楼总经理办公室里,杨策一下从办公椅上跳了起来,大声吼道。

    啪!

    啪!

    啪!

    回应杨策的是富有节奏的脚步声。

    偌大的办公楼里,安静得可怕,只有秦风的脚步声不断响起。

    那声音,宛如死亡的音符。

    那声音,又像是阎王的召唤:该你们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