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一世兵王 > 106章 作死
    106章 作死

    暴风雨来得快,去得也快,当秦风驾驶着那辆奔驰S600驶离工业园区之后,狂风暴雨停了下来,但天空中的乌云并未散去,似乎在酝酿着第二场暴风雨。

    副驾驶位上,张欣然听到秦风的话后,惊得愣了好久。

    “江涛那个王八蛋是不是在酒吧对妙依和陈静她们动手了?”

    皇后酒吧以前叫CC酒吧,今年才换的新名字,本地人还是习惯喊CC酒吧。

    原本,秦风打算直接去苏园与苏妙依等人汇合,如今又改变计划去皇后酒吧,而且说出一句杀气腾腾的话,顿时让张欣然意识到了什么,当下开口问道。

    “没有。”秦风摇了摇头道:“不过,他们不让小静离开。”

    “江涛这个王八蛋,他想找死吗?”

    张欣然怒不可止,然后又有些表情怪异地看向秦风——他会杀了江涛吗?

    “兹~”

    回应张欣然的是汽车轮胎和地面剧烈的摩擦声,秦风踩着刹车,让高速行驶的汽车停了下来。

    汽车停稳,秦风二话不说,直接拉开车门跳了下去,快步走到汽车后面,打开后备箱,想看看后备箱是否有衣服。

    因为陈静被扣留在酒吧,他必须及时赶到酒吧,但也知道,最好是换身衣服,否则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甚至会卷入杨策等人被杀事件的后续。

    嗯?

    秦风打开汽车后备箱,赫然看到里面有两个衣服袋子,是两套打高尔夫穿的运动服,除此之外,还有两双运动鞋。

    显然,这是光头刘和其女人用于打高尔夫穿的衣服。

    秦风见状,顿时将男士的运动服拿了出来,然后直接脱下自己身上染血的衣服。

    “呃……”

    副驾驶位上,张欣然有些好奇秦风要做什么,回头看着,看到秦风直接脱掉了衣服,先是一怔,而后看着秦风那凸显的胸肌,只觉得心跳莫名的加快,一阵面红耳赤。

    尽管如此,她却没有收回目光,而是直到秦风换好衣服,朝着前面走来时,才坐直身子。

    “你在车里把这套衣服换上。”

    很快,秦风将那套女式的运动服丢给张欣然。

    “好。”

    张欣然点了点头,然后见秦风表情严峻,心中的那份羞涩顿时荡然无存,迅速换上了运动服。

    两人换好衣服后,秦风将带血的衣服塞到了后备箱,然后再次启动汽车直奔酒吧而去。

    ……

    皇后酒吧里,陈静结束与秦风的通话后,便拿着手机朝卡包走去。

    “嘶~”

    卡包的桌子下面,周萌蜷缩着身子,浑身不断地颤抖,疼得直吸凉气,头上冷汗直冒。

    “山里来的婊~子,如果萌萌真有什么事,你就死定了!”

    看到周萌的惨样,江涛阴沉地对陈静说了一句,然后蹲下身子,问道:“萌萌,你感觉怎么样?需要去医院吗?”

    “不……不用,江少!”

    周萌捂着裤裆,咬牙切齿地说道:“千万不能放走这个婊~子,我要让她付出代价!”

    “放心,没有我的允许,她走不了!”

    江涛冷冷地说道,感觉像是一个大法官,直接宣判陈静失去了自由。

    耳畔响起江涛的话,陈静的眉头紧皱,她没有离开,而是将目光投向了径直走来的苏妙依。

    “小静,风哥没事,他让我们在这里等等,另外,暂时忍耐一下,尽量不要跟他们正面冲突。”苏妙依快步走到陈静身边,贴着陈静,小声说道。

    “好。”

    陈静点了点头,然后重新坐下。

    “我们不走了?”

    潘蓉刚才竖着耳朵,想听苏妙依和陈静说了什么,但因苏妙依声音太小,外加酒吧的音乐声太大,压根没有听到,此刻见苏妙依和陈静两人重新坐下,有些诧异地问道。

    “嗯。”

    苏妙依点了点头,并未做解释。

    “难道苏妙依动用苏家的关系,让苏家派人了?”

    眼看苏妙依点头,潘蓉心中一动,忍不住暗想。

    嗯?

    与此同时,江涛看到苏妙依和陈静重新入座,心中也是一动。

    理智告诉他,苏妙依之所以带着陈静重新入座,完全是因为刚才那个电话。

    他和潘蓉的想法不谋而合,苏妙依多半是让苏家派人了!

    “嘿,即便苏家来人又如何?愿赌服输,天经地义!而且,是那婊~子先动的手!何况,苏家今日对我们父子那样做事,做得太过!”

    尽管判断出苏妙依喊救兵了,但江涛并没有畏惧,此刻的他,完全被怒火和酒精麻痹,铁了心要给陈静一个教训,要让苏妙依后悔。

    不知过了多久,周萌胯下的疼痛逐渐减轻,在潘彦龙和张振南的搀扶下坐在了卡包的沙发上。

    “江少,我等不住了!我现在就要把这婊~子办了!”

    看到陈静像是没事人一样坐在那里,周萌心中的怒火和恨意像是火山喷发似的,彻底爆发了,想立刻报复陈静。

    “苏妙依,这个婊~子不但输掉了赌约,而且还打伤了萌萌,必须要给个交代!”江涛闻言,当下冷冷对苏妙依说道。

    “你怎么知道我输掉了赌约?”陈静冷冷回击。

    “因为,我刚才已经得到消息,姓秦的杂碎已经死了!”

    江涛扯谎道,他原本想等到秦风的死讯传来再动手,但眼看周萌已经忍无可忍,便决定提前动手。

    因为,在他看来,结果早已注定——秦风今晚必死无疑,只是时间早晚!

    “江涛,你胡说!风哥正在来酒吧的路上!”苏妙依怒道。

    “呃……”

    愕然听到苏妙依的话,除了已经得知消息的陈静外,无论是潘蓉,还是江涛几人都是一惊!

    “哈哈……哈哈哈……苏妙依,你们这是输不起么?”

    短暂的惊讶过后,江涛像听到了这世上最冷的笑话一般,讥讽地笑了起来。

    他坚信自己的判断,秦风不可能活过今晚,更不可能在来酒吧的路上!

    这只不过是苏妙依绝对是为了等救兵,编造的谎言!

    “江涛,我提醒你,有些人是你惹不起的,否则,不要说是你,就是你们江家都承受不了那种后果!”

    眼看江涛胡搅蛮缠,苏妙依很想搬出秦风的真实身份,但最后还是忍住了,隐晦地警告了一句,又补充道:“而且,你不要忘了,小静是我爷爷的闭门弟子!”

    “苏妙依,不要拿你爷爷和苏家来吓唬我!若是你爷爷没有退下来,我或许不敢做什么,但今时不同往日了,他已经退下来了。”

    听到苏妙依的话,江涛误认为苏妙依搬出苏家来压他,同时想起下午被羞辱的事情,像是被刺激了一般,火气更大了,“何况,你不要忘了,赌约是这个婊~子亲口和萌萌立下来的!愿赌服输,天经地义,即便她是你爷爷的闭门弟子又如何?”

    “你……”

    苏妙依怒不可止,直接要说出你找死三个字。

    然而——

    不等她把后面两个字说出口,江涛直接冷冷地打断她的话,语气阴森地对陈静道:“婊~子,你是主动愿赌服输地去给萌萌舔蛋,还是我找人帮你?”

    唰!

    没有回答,陈静直接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双拳悄然紧握。

    “婊~子,不要以为你有两下子就可以有恃无恐!我告诉你,双拳难敌四手,何况,我可以调动整个酒吧的工作人员?”

    江涛一脸不屑地看着陈静,像是巨龙在俯视蝼蚁,“信不信,我一句话可以让你被万人骑?”

    信么?

    这一次,陈静没有说话,也没有任何表示。

    因为,她的目光被一道身影所吸引。

    酒吧门口,那个刚刚收割了三十九条人命,杀到杨策灵魂颤栗的男人,带着怒气,径直朝着卡包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