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一世兵王 > 109章 严惩不贷
    109章 严惩不贷

    夜已深,暴风雨彻底停了下来,乌云散开,一轮圆月露出了脑袋,月光倾洒,银光点点。

    月光下,秦风驾驶着光头刘那辆S600,朝着苏城古城驶去,苏妙依、陈静和潘蓉坐在汽车后排,而张欣然则坐在副驾驶位置上。

    汽车里,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甚至驾驶位和副驾驶位上都可以看到血迹。

    秦风和张欣然之前虽然清洗了身上的血迹,但衣服上的血迹无法清理干净,汽车座椅上被染上了。

    望着那触目惊心的血迹,闻着刺鼻的血腥味,苏妙依、陈静和潘蓉都知道,今晚肯定发生了流血事件。

    尽管猜到了这一点,但苏妙依和陈静都没有说话,而潘蓉犹豫再三,最后还是在好奇心地驱使下问道:“欣然,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江涛一而再再二三地说杨策今晚会杀了风哥?”

    “江涛那王八蛋以为杨策能干掉风哥,却没有想到死的人会是杨策!”张欣然想到江涛的行径,很是气愤。

    然而——

    当话说出口后,她又有些后悔,后悔告诉潘蓉这些。

    “杨策死了?”

    刹那间,潘蓉心中掀起惊涛巨浪,一脸惊骇地看着秦风。

    自从判断出秦风和杨策注定要碰撞后,她一直在考虑秦风能否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捏死杨策。

    不能。

    每一次暗问自己,她都觉得不可能!

    在她看来,秦风虽然武力值逆天,但杨策毕竟是南苏的地下世界教父,身边有保镖和手下——秦风想干掉杨策,难度不小!

    退一步讲,即便秦风干掉了杨策,势必会引发了一系列连锁反应,届时,秦风很有可能要以命抵命!

    而如今,秦风不但干掉了杨策,而且又赶到皇后酒吧当众打断了江涛的腿!

    “他到底有着怎样的底气,才敢做这些疯狂的事情?难道他一点也不担心这些事情所引发的后果么?”

    望着秦风的背影,潘蓉忍不住在心中暗问自己。

    “我很想知道动你的后果,希望不会让我等太久。”

    没有答案。

    这一刻,潘蓉耳畔回荡着秦风之前在酒吧说的话。

    与此同时,张欣然一脸懊悔地看着秦风,同时担心潘蓉会将秦风杀死杨策的事情宣传出去。

    那样一来的话,对秦风很不利!

    “杨策派人绑架了欣然,我去救了她,同时干掉了杨策和他的手下!”

    下一刻,就在张欣然懊悔和担忧的同时,秦风开口了,毫不忌讳地说出来事情的经过,语气轻描淡写,仿佛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呃……”

    愕然听到秦风的话,苏妙依、陈静和潘蓉三人都是一惊。

    苏妙依知道秦风的身世,也知道秦风曾去军营当兵,但并不知道秦风过去八年里的一切,更不知道秦风的武力值是何等的逆天!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秦风的话带给她的震撼可想而知?

    陈静和苏妙依恰好相反,她知道秦风的从军经历,也听她哥哥说过,秦风的单兵作战能力堪称变态。

    她对于秦风可以杀死杨策和其手下,并不感到意外。

    这也是为何她敢和周萌打赌的底气!

    她惊讶的是,秦风竟然当着潘蓉的面酱这件事说了出来。

    尚且连陈静都惊讶秦风会说出这件事,何况潘蓉?

    汽车后排上,潘蓉一脸惊疑地看着秦风。

    理智告诉她,秦风对她和苏妙依三人的态度有着明显的区别,并没有把她当成自己人。

    如此一来,秦风敢当着她的面说出事情的真相,只有一个原因:秦风不怕!

    秦风不怕这件事传出去,也不担心因为这件事而承担后果!

    “你……”

    就在苏妙依三人震惊的同时,张欣然欲言又止。

    “没事。杨策和其手下私带枪支,绑架你,勒索你父亲。我身为你的保镖,去救你是应该的。而我空手赤拳的去,他们动用枪支要将我们置于死地,我奋起反击,无论从情理还是法律角度来讲,都没毛病。”秦风再次开口,说明原因。

    “原来如此!”

    听到秦风的话,张欣然四女恍然大悟。

    “怪不得你没有杀江涛,不在法律保护范围之内啊。”

    张欣然联想到了很多,她之前以为秦风会一鼓作气干掉江涛的。

    “风哥,你干掉杨策和其手下,在法律保护范围内,但大众打残江涛和周萌可不受法律保护,而他们的父亲都是手握大权的官员,找你算账,怎么办?”潘蓉犹豫了一下,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嗯?

    听到潘蓉的问话,陈静也是有些担忧地看着秦风,生怕秦风因为自己出事。

    张欣然秀眉一挑,江家在长江三角洲地位显赫,即便是她的父亲也无法正面和江家抗衡。

    唯有苏妙依一脸淡定。

    在她看来,如果江家聪明地把打碎的牙齿吞进肚子里,那将是江家的幸运,反之,将是江家的灾难!

    ……

    与此同时。

    那辆挂有南苏省~政~府牌照的奥迪A6L,风驰电掣般地赶到了苏城市医院。

    汽车停稳,司机张大年第一时间跳下车,准备如同以往一样,走到汽车后排给江开辉拉开车门。

    然而——

    这一次,不等张大年走近,江开辉便自己打开车门,走下车,快步走向医院大楼。

    张大年见状,连忙跟上。

    几分钟后,江开辉带着司机张大年,来到了急诊大楼一楼。

    “江省~长!”

    一楼大厅里,急诊科的副主任马万看到江开辉进门,连忙迎了上去。

    “我儿子情况怎么样?”江开辉语气低沉地问。

    “您儿子的伤势很严重,双膝遭到重击,骨头彻底粉碎……”

    急诊科副主任马万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实话实说。

    “你的意思是,我儿子的膝盖没法恢复了?”

    江开辉脸色一变,之前,他和江涛在电话里直接简单地交流了几句,只知道江涛被打断了腿,但并不知道到底有多严重,此刻一听,顿时急了。

    “是的,江省~长。”

    马万低着头,不敢去看江开辉那阴冷的双眼,叹气道:“以您儿子目前的情况,必须要截肢,就看是从膝盖处截肢,还是从大腿处了。”

    “立刻办理转院手续!”江开辉冷冷道。

    “江省~长,我能理解您的心情,但您请相信我们医院的医疗水平和我的专业知识。”

    马万沉吟了一下道:“您儿子的双膝彻底粉碎了,变成了一堆骨头渣子,这种情况,就算全世界最好的骨科医生,也没法给他恢复。如今来说,最好的方案是尽快进行手术,争取在膝盖处截肢。”

    这一次,江开辉冷冷盯着马万,没有说话。

    “我已经通知我们副院长了,他是我们医院的骨科专家,水平完全不次于东海的李医生。您若不信我的话,稍后他到了可以问他。”马万硬着头皮,迎上江开辉的目光。

    “带我去见我儿子!”江开辉眼角肌肉一阵跳动,语气更加的低沉了。

    “好的,江省~长!”

    马万连忙点头,然后带着江开辉和张大年二人离开。

    如同所有大医院的急诊科一样,医院急诊科的走廊里,到处都是病人,大多数病人都没有入住病房,而是在大厅里等待。

    医生会根据病人的情况,选择性地为病人诊断和办理住院手续。

    还有一种情况就是走后门!

    有关系的病人,不需要挂号,排队,诊断,而是直接入住,然后由医生到病房里进行全面检查!

    江涛自然属于第二种情况。

    他被安排在全院最好的高级病房,病房是一个套间,有卫生间,休息室,厨房,各种设施应有尽有。

    嗯?

    进入病房,江开辉一眼便看到江涛的双膝完全看不到了,只能看到染血的纱布和冰袋,江涛双眼紧闭地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如纸。

    看到这一幕,江开辉一阵心痛,更多的则是恼怒!

    嘎吱!

    就在这时,病房的门被人推开,一名佩戴着眼镜的老者,在几名医生的陪同下,步入了病房。

    老者不是别人,正是医院的副院长,同样也是骨科领域的专家。

    “江省~长,您好,我是何顺成。”

    何顺成进入病房,看到江开辉在场,连忙主动打招呼。

    “何院长,希望你们尽最大努力挽救我的孩子。”江开辉主动与何顺成握手。

    “请江省~长放心,我一定竭尽全力,我先给您儿子检查一下。”

    何顺成重重地点头,他知道,如果在营救江涛的事情上出来差错,无论对医院还是他个人都不是一件好事——江开辉就算不将责任怪在医院和他个人头上,心中对他们肯定有意见!

    “好。”

    江开辉点头,退到一旁。

    何顺成立即上前,小心翼翼地进行检查。

    “呃……”

    尽管何顺成已经在来医院的路上听取了马万的汇报,得知了江涛的伤势很严重,但此刻看到江涛双膝骨头彻底粉碎,骨头渣子如同米粒一般大小时,还是惊得僵在了原地!

    他行医这么多年,第一次看到如此诡异的伤势!

    同一时间,江开辉的瞳孔陡然收缩,眼角肌肉疯狂跳动,他忍不住开口问道:“何院长,你实话告诉我,我儿子还有站起来的希望吗?”

    “很抱歉,江省~长,以您儿子的伤势来看,即便全世界最顶尖的骨科医生也无能为力。”何顺成委婉地答复。

    “那就按照你们的方案来,我要的要求只有一个:做到最好!”

    江开辉无力地闭了一下眼睛,然后才缓缓开口,语气毋庸置疑。

    “是,江省~长!”

    何顺成第一时间回应,态度恭敬到了极点。

    江开辉没再说什么,而是深深看了病床上的江涛一眼,然后快步走出了病房。

    两分钟后,江开辉来到走廊尽头的天台,点燃一支香烟,深吸了两口,然后摸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齐万军,我儿子在苏城皇后酒吧被人打断了腿,这辈子都站不起来了!”

    电话接通,江开辉开门见山道:“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必须将凶手抓捕归案,严惩不贷!”

    “请江省~长放心,我就是挖地三尺,也要把凶手缉拿归案!”

    电话那头,身为苏城警方一把手的齐万军,第一时间做出回应,语气斩钉截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