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一世兵王 > 113章 两头受气
    113章 两头受气

    清晨,当远方的天空吐出鱼肚白的时候,一名全副武装的武警来到苏园门口准备与站岗的武警进行交接。

    “那辆警车从零点开始便出现在停车场,里面有四名警察,我感觉有点不对劲。”

    夜班站岗的武警见到战友来了,并未立即交接工作,而是沉声说道:“你看我们稍后一起去给首长汇报这个情况,还是怎么办?”

    “先问清楚来路,再做汇报。”

    接班的武警年长一些,阅历也更丰富一些,当下做出决定。

    旋即,两名武警持枪走向了停车场。

    停车场,四名警察坐在警车里,其中两人坐在后排睡觉,而另外两人则是一动不动地盯着苏园门口。

    他们都是市刑警队的刑警,昨晚接到命令,守在苏园门口,监视“10.1”伤人案的凶手。

    “陈队,那两名武警往这边走呢,应该是冲着我们来的!”

    坐在驾驶位上的刑警,看到两名武警走来,当下对一旁坐在副驾驶位上的陈虎说道。

    陈虎是刑警队的副队长,昨晚亲自带队对“10.1”伤人案进行调查,并且亲自负责盯控。

    嗯?

    陈虎闻言,当下将目光投向走来的两名武警,然后想了想,主动下车去交涉。

    “您好,警察同志,请问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很快,接班的武警带着战友来到了停车场,先是对陈虎敬礼,然后开口问道。

    “你好。”

    陈虎还了个礼,然后才拿出证件,递给接班的武警,同时解释道:“我是市刑警队陈虎,这是我的证件。我们昨晚接到上级命令,在此监视“10.1”伤人案的凶手。”

    “监视凶手?”

    接班的武警扫了一眼陈虎的警官证,然后有些不解道:“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这里是苏园,怎么可能会有凶手?”

    “武警同志,经我们调查确认,“10.1”伤人案的凶手确实在苏园里。他叫秦风,是东海大学的一名保安,同时也是苏老孙女苏妙依的朋友。”陈虎说道。

    “这样啊,那我们核实一下,然后向首长请示一下。”接班武警想了想说道。

    “好的。”

    陈虎点头,与两名武警分别握手。

    两名武警没再说什么,转身回到苏园门口,其中那名值夜班的武警继续站岗,而接班的武警则是立即进入苏园,打算去找陈有成汇报。

    苏儒林已从领导岗位退了下来,按照规定只能配备一名生活秘书。

    为此,身为苏儒林生活秘书的陈有成,基本相当于苏园的大管家,负责苏园的一切管理,其中包括安保工作。

    如同往常一样,苏儒林在天色麻麻亮的时候便起来了,一如既往地进行晨练。

    和往常不同的是,今天陪在他身边的是秦风,而陈有成跟在两人身后十米的地方。

    这个距离刚好,既不影响苏儒林和秦风交谈,又不至于消失在苏儒林的视线范围之内,一旦苏儒林有什么指示,只需停下脚步招手,他便立即赶过去。

    “秦家太子能够让苏老如此重视、喜欢,恐怕除了秦家的光环之外,还有其他原因。”

    陈有成走在大理石铺砌的道路上,看着苏儒林和秦风两人谈笑风生,心中做出了这样的判断。

    身为苏儒林的秘书,他很清楚,苏儒林不但曾挤进了华夏权力中枢,而且是华夏经济领域的泰山北斗,身上有着文人学者特有的傲骨。

    这样一个人,绝对不会因为权势而放下自己的傲骨,去讨好某个人。

    何况,秦风只是秦家的后代?

    嗯?

    就在陈有成暗自琢磨的同时,他看到一名武警快步走来,先是一怔,然后连续打了两个手势,告诉那名武警,不要惊扰到苏儒林和秦风,同时有什么事来跟自己汇报。

    接班武警看到陈有成的手势,点了点头,然后快步走了过来,敬了个礼,压低声音说道:“首长,门口的停车场有一辆警车,里面有四名市刑警队的刑警。”

    “刑警跑到苏园做什么?”陈有成问道。

    “我们前去与他们交涉,得知他们接到上级命令,在此监视一名叫秦风的凶手……”接班武警汇报道。

    “你……你说什么?”

    陈有成直接打断了接班武警的话,“你说他们在监视秦风,而秦风是凶手?”

    “是的,首长,他们是这么说的。”接班武警说道。

    “这不胡闹吗?”

    陈有成没好气地骂了一声,压根不相信秦风会牵扯到刑事案件,随后他定了定神又问道:“他们有没有告诉你,秦风牵扯到哪起案件?”

    “他们只说10.1伤人案,具体细节没说。”接班武警再次开口,表情有些不安,他意识到自己的工作没做到位,细节没有问清楚。

    这一次,陈有成没再说什么,而是直接拿出手机,拨通齐万军的电话。

    “你好,齐局长,我是陈有成。”电话接通,陈有成自报家门,他和齐万军虽然不熟,但见过面。

    “您好,陈秘书。”

    齐万军因为一夜没睡,精神萎靡,双眼发红,满脸的倦意,但接到陈有成的电话后,像是被泼了一盆冷水似的,顿时就清醒了。

    “我听警卫说,你安排人在苏园门口负责监视秦先生,还说秦先生是10.1伤人案的凶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陈有成开门见山,语气很不悦。

    在他看来,齐万军不跟他打招呼,便做出这样的安排,若是事情传出去对苏园和苏儒林的声誉都会有影响,同样也是他工作失职!

    “对不起,陈秘书,因为昨晚时间太晚了,我就没跟您打电话沟通。”

    眼看陈有成兴师问罪,齐万军心里暗暗叫苦,但语气依旧十分恭敬,“事情是这样的……”

    “秦先生当众打断了江开辉儿子的腿?”听到齐万军的转述,陈有成有些惊愕。

    “是的,陈秘书,此事千真万确,现场有监控视频。”齐万军说道。

    “具体原因知道吗?”

    陈有成问,他虽然和秦风认识、接触不到二十四小时,但通过种种迹象看得出秦风是一个非常低调的人,绝对不会做出以势压人这种事,更不可能莫名其妙地打断江涛的腿,这里面肯定有隐情。

    “跟我的人调查到的信息,江涛一行人和凶手秦风的朋友发生了口角、争执,秦风赶到后直接大打出手。对了,小妙依昨晚也在场。”齐万军回道。

    “齐局长,我现在就去找妙依了解情况。”

    陈有成沉吟了一下,道:“另外,我需要提醒你,苏园不是一般的场所,我建议你最好撤走你的人,避免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陈秘书,唉,我也是有苦难言啊。”齐万军郁闷地直叹气。

    因为既不想得罪苏家,又不想得罪江开辉,他至今没有派人对秦风实施抓捕,而是使用“拖”字诀,只是派人盯着秦风。

    这样一来,如果江开辉那边追问的话,他可以以秦风在苏园为由继续拖着,而同时也可以将对苏家的影响降到最低。

    如今,陈有成让他撤走盯控人员,让他十分为难——那将没法给江开辉交代!

    “我只是提醒,具体怎么办还是齐局你说了算。”陈有成很是不悦。

    “陈秘书,问一句不该问的,那个秦风到底是什么人?”齐万军犹豫了一下问道,通过陈有成对秦风的称呼,他隐约觉得秦风绝对不只是一个大学保安那么简单。

    “苏家的客人。好了,齐局长,先这样,稍后联系。”陈有成心如明镜,打了个马虎眼,然后不等齐万军回话,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唉……真是风箱里的老鼠,两头受气啊!”

    齐万军郁闷地发着牢骚,然后点燃香烟,似乎想用尼古丁来麻醉自己。

    然而——

    下一刻,就当齐万军吸了一口香烟的时候,手机铃声再次响起。

    听到手机铃声,齐万军那叫一个心烦意乱,恨不得直接关机,但还是掐灭香烟,拿起了手机。

    嗯?

    当看到来电显示是江开辉的电话后,齐万军的瞳孔瞬间放大,然后摁下接听键。

    “万军,现在什么情况?”

    电话接通,江开辉率先开口问道,像是上级在质问下级工作进度,语气很严厉。

    “老领导,凶手目前还在苏园,我的人一直在苏园门口盯着。”齐万军答道。

    “齐局长,如果凶手一辈子待在苏园,你的人是不是就一辈子都只盯控,不实施抓捕?”江开辉改变了对齐万军的称呼,厉声问道,言语之中充斥着不满。

    “对不起,老领导,我也想实施抓捕,但我跟上面汇报了此事,上面说没有指示,严禁抓捕。”齐万军欲哭无泪,最后将心一横,说出了自己的为难。

    “你是说黄建民?”江开辉心中一动。

    “——”

    齐万军不敢明说,只能默认。

    “也是,齐局长你毕竟不归我管!”江开辉自嘲地说着,但言语之中的不满更加浓烈。

    “对不起,老领导,我也是有心无力。不如这样,您跟苏园那边协调沟通一下,最好让他们将凶手交给我的人,这样的话,对大家都好,而后续的事情您就不用操心了,我保证办好!”齐万军咬牙说道。

    “嘿,齐局长啊齐局长,你还真是会建议啊。这恐怕是黄建民的意思吧?”江开辉怒极反笑,冷声道:“嘿,我真是被鹰啄瞎了眼,看错了你!”

    “对不起,老领导。”

    齐万军只是致歉,只字不提抓捕的事,铁了心要得罪江开辉这边了。

    一来,县官不如现管,而且轮级别和地位,黄建民要高出江开辉一头。

    另一方面,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苏儒林虽然已退了下来,但就目前而言,江家还无法和苏家相提并论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他除非脑袋被驴踢了,才会为了讨好江开辉,去同时得罪黄建民和苏家!

    何况,还有一个来历不明的秦风?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