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一世兵王 > 115章 吓傻了!
    115章 吓傻了!

    身为南苏官场的未来之星,江开辉在过去一些年的升迁之中,将隐忍二字领悟得很透彻,发挥得淋漓尽致。

    尽管自己的儿子被打断了腿,而且下半辈子注定要在轮椅上度过,但当他得知秦风在苏园后,没有因为一时愤怒去找苏家理论,要求苏家将秦风交出来,而是想借助他人之手,以法律的名义,让秦风付出代价。

    如今,他的计划因为黄建民的阻挠和齐万军的“拖”字诀付之东流,而妻儿又以死相逼。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饶是他忍耐力惊人,也无法继续忍下去了,而是决定亲自给苏儒林打电话,讨一个说法。

    当着妻子姚琴和儿子江涛的面,江开辉拨通了苏儒林的私人手机号。

    “你好,陈秘书……”

    很快,电话接通,江开辉率先开口,他以为和往常一样——苏儒林的手机由陈有成拿着!

    这也是大领导的习惯。

    然而——

    不等他把后面的话说完,便被一个声音打断。

    “我本来要给你打电话,没想到你却先打过来了。”

    苏儒林罕见地亲自接了电话,“你找我,是想跟我说你儿子被打断腿的事吧?”

    “是的,老师。”

    江开辉并未隐瞒,同时心中暗暗猜测,苏儒林要给他打电话的目的。

    “谈之前,我想问你一句,你确定了解了事情的前因后果?或者说,你知道你儿子为什么会被人打断腿吗?”苏儒林沉声问道。

    “老师,小涛因与您的闭门弟子,我那位小师妹发生口角,她的那位哥哥赶到后,二话不说直接大打出手。”江开辉将自己掌握的情况如实说出。

    “开辉,听你这么说,我确信你不知道事情的前因后果,或者说,你被你儿子的一面之词蒙骗了。”

    电话那头,刚刚与秦风吃完早餐的苏儒林回到书房,叹了口气道:“这样吧,你还是先问问你儿子,等把所有事情问清楚了,再给我打电话。”

    “老师……”

    江开辉试图说什么,结果发现苏儒林已经挂断了电话。

    “苏儒林怎么说?”

    眼看江开辉结束通话,姚琴迫不及待地问道。

    “小涛,你实话告诉我,那个姓秦的为什么要对你出手?只是因为你和那个陈静发生了口角吗?”江开辉没有理会姚琴,而是面色难看地看向江涛。

    以他对苏儒林的了解,如果苏儒林没有掌握实情,绝对不会说出那样一番话。

    果不其然,面对江开辉的质问,江涛眼神闪烁,眉目之间闪过一缕惊慌。

    “江开辉,都什么时候了,你还问这个?难道你儿子会骗你不成?”姚琴不满地说道。

    “你说对了,他骗我了。”

    知子莫若父,看到江涛的反应,江开辉几乎可以肯定这件事情有隐情,同时也暗暗懊悔,懊悔自己在听到儿子出事之后,因为凶手的身份太过卑微,只顾着愤怒和想着报复了,没有对江涛打破砂锅问到底。

    “周萌,就是东海市~委~办~公~厅副主任周志平的儿子喝多了,与那个叫陈静发生了口角,然后陈静便对周萌出手。我看不过眼,要帮周萌出头,让陈静给个说法,结果那个姓秦的杂碎回来了,二话不说,直接对我动手。”江涛半真半假地说道。

    “没撒谎?”

    江开辉直勾勾地看着江涛,依旧有些怀疑。

    “爸,我都这样了,我有必要骗你吗?”

    江涛内心有鬼,自知再由江开辉问下去,肯定会露出马脚,索性发起了脾气,“你要是不想给我出头,帮我报仇,就算了!一遍又一遍地问,有完没完?”

    “江开辉,小涛说得没错,你要是爱惜羽毛,生怕这件事情影响你的仕途,那就此打住,你也不要问了,我们也不稀罕你出头,以后我们的事跟你无关!”姚琴也恼了。

    “好吧,我相信你,希望你没有骗我。”

    江开辉深深地看了江涛一眼,然后转身朝病房的客厅走去。

    望着江开辉离去的背影,江涛因为没有实话实说,心中有些不安,想开口喊住江开辉,但想到自己已经这么惨了,恨意和怨气瞬间将那份不安淹没。

    在他看来,即便自己撒谎又如何?

    他不相信苏家会为了秦风这样一个外人,会彻底和江家撕破脸皮,甚至即便是为了陈静也未必会那么做!

    就在江涛心中再次被仇恨占据的同时,江开辉来到客厅,再次拨通苏儒林的电话。

    “问清楚了?”

    电话很快接通,依旧是苏儒林率先开口。

    “是的,老师。”江开辉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平静一些。

    “那好,那你告诉我,事情的前因后果是什么。”苏儒林说道。

    “老师,是这样的……”

    江开辉将刚才江涛所说的一切原封不动地说了出来,然后又补充道:“老师,纵然小涛喝了酒为朋友出头,针对小师妹这不对,但那个秦风下手也太狠了!”

    “你应该庆幸你儿子还活着。”

    这一次,苏儒林没有打断江开辉的话,而是等江开辉全部说完之后才开口。

    “老师,你这话什么意思?”

    纵然江开辉一直在克制自己的情绪,但此刻听到苏儒林这句话,积攒在内心的怒气顿时爆发了,以至于语气有些生冷。

    “你儿子骗了你,他跟你说的根本就不是事实。”苏儒林冷声道。

    “老师,那你告诉我,真正的实情是什么?”江开辉的火气减少了几分,但语气依然不怎么客气。

    “首先,你儿子那位朋友,也就是东海周志平的儿子,曾在东海的时候对小静动手动脚,结果被小风丢进了海里,而且丢了两次。”

    苏儒林刚才与秦风的吃早餐的时候已经彻底了解清楚了事情的前因后果,此刻直接从事情的起因讲起,“当时,你儿子觉得很没面子,要为周志平的儿子出头,结果与小风发生口角,就此结仇。”

    “其次,你们父子二人今天提亲,被妙依拒绝,而妙依拒绝的理由就是你儿子在面对小风的时候,一点也懂得尊重人。为此,你儿子心存怨气,指使杨策,也就是你那位传说中的义子去啥小风!”

    “这……这不可能!”

    江开辉心中一震,压根不相信。

    “杨策带着三十九名手下,手持枪支,绑架了百雄集团董事长张百雄的女儿张欣然,小风前去营救,杨策等人要置小风于死地,结果被小风反杀——包括杨策在内,那三十九名黑社~会~份~子全部死了!”苏儒林未作解释,而是继续说着事情的经过。

    “呃……”

    江开辉心中掀起惊涛巨浪,完全懵了。

    “小风虽然得知你儿子曾指使杨策,但并未直接去找你儿子算账,而是通知妙依和小静回苏园。结果,周志平的儿子不让小静走。因为,他和小静有赌约——你儿子他们认准小风昨晚会死,而小静坚信小风不会出事。”

    苏儒林说到这里,语气变得低沉了起来,“当时,妙依接到小风的电话,都要带小静走了,周志平的儿子不让走,要强行留下小静,结果被小静踢了一脚。然后,你儿子为给周志平的儿子出头,撒谎说小风已经死了,还扬言没有他的允许,小静不可能离开酒吧,甚至要让酒吧的工作人员强行带走小静,去陪周志平的儿子睡觉!”

    “——”

    江开辉彻底傻眼了,他想过江涛在撒谎,但没有想到,事情与江涛说的完全相反——按照苏儒林所说,江涛一点都不占理,而且涉嫌违法!

    “最后,妙依看没法带走小静,便按照小风所说,留了下来。小风赶到了酒吧,当众打伤了你儿子,还有周志平的儿子——这就是事情的前因后果。”苏儒林说到最后,语气又平静了下来。

    “老师,你怎么能够确定这就是事情的真相?”江开辉有些不死心。

    “开辉,你知道我为什么之前要主动打电话给你吗?”苏儒林反问。

    “为什么?”江开辉下意识地问道。

    “无论怎么说,你都是我的学生,而且是我最得意的学生之一,我不想看到你和你的家族自取灭亡!”苏儒林叹了口气。

    “老师,您到底想说什么?”江开辉忽然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他姓秦,来自燕京。”苏儒林语出惊人。

    “呃……”

    客厅的沙发上,江开辉惊得呆若木鸡,久久没有出声。

    “他……他是秦家后代?”

    足足半分钟后,江开辉才回过神,声音颤抖地问道。

    “他是秦家老首长最器重、溺爱的重孙,也是燕京卫戍~区司令员秦卫国和301医院院长周玲的儿子!”

    苏儒林缓缓开口,声音不大,却如惊雷一般在江开辉耳畔炸响!

    哗!

    下一刻。

    手机从江开辉手中脱落,摔在地毯上,发出一声闷响。

    然而——

    江开辉却没有去捡手机,而是眼前一黑,身子一晃,差点一头栽倒在地!

    “这……这怎么可能?”

    旋即,他像个傻子一样,不断地摇着头,重复着这句话。

    他被吓傻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