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一世兵王 > 116章 彻底懵了!
    116章 彻底懵了!

    可能么?

    原本在江开辉眼中宛如蝼蚁一般的保安,摇身一变,成为了秦家太子爷……

    这种身份的转换,带给江开辉的震撼简直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身为南苏官场的未来之星,他见过那些所谓的大院子弟,而且不止一个。

    那些大院子弟虽然不能全部用人中龙凤来形容,但因为含着权力的钥匙出身,起点比绝大部分人的终点还要高,无论从军、从政还是从商,都是如鱼得水。

    而堂堂秦家太子爷去当保安?

    他宁愿相信小姐卖身是为了爱情,也不愿意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然而——

    他纵然有一千个一万个理由不相信,但仅有的一丝理智告诉他,苏儒林不会骗他,也没有必要骗他。

    相反,他的脑海里浮现出了一些情景。

    这一刻。

    他总算明白,为什么苏妙依和苏文会因为自己的儿子对秦风不敬而拒绝提亲,甚至毫不留情面地羞辱他们父子二人了。

    他也明白了,为何昨天寿宴开始前,陈有成和苏莉会同时出现,一起走向秦风,期间都没有理会他和黄建民。

    他还明白了,已经退居二线的苏儒林为何会收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女孩当学生,而且是闭门弟子了!

    一切都只因为秦风是秦家太子爷!

    相比震惊而言,他心中更多的是恐惧!

    因为,就在昨晚,他的儿子指使杨策派人去杀秦风……

    这要是传到秦家长辈耳中会怎样?

    他用脚趾头也能想到,秦家绝对会为此而做点什么。

    而以秦家在华夏的地位,哪怕只是秦家的掌舵者们动动嘴皮子,江家就会灰飞烟灭,毫无悬念!

    甚至,都不用秦家掌舵者动嘴皮子,下面一些想方设法巴结秦家,想抬轿子的人,主动就会把江家灭了!

    冷汗,不知道何时从江开辉的额头渗出,顺着额头流下,流进了眼中,有点生疼,也让他从震惊和恐惧中回过了神。

    他下意识地弯腰去捡手机,然后发现电话还没挂断。

    “呼~”

    这个发现,让他长长松了口气。

    “老师,谢谢您!”

    江开辉再次开口,心中对于苏儒林和苏家的不满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感激。

    如果不是苏儒林及时告诉他秦风的真实身份,他势必会不惜一切代价去对付秦风,后果用脚趾头都能想到!

    “唉……你我毕竟师生一场,我也不愿意眼睁睁看着你往火坑里跳。”

    苏儒林叹了口气,他之所以在关键时刻提醒江开辉,除了念及旧情之外,也不想因为此事而受影响。

    无论怎么说,江开辉都是他的学生,若是出了什么事情,他这个当老师的面子上也不好看。

    “老师,我接下来该怎么办?”

    江开辉除了感激,更多的则是恐慌。

    虽说秦风昨晚没事,但江涛指使杨策去杀秦风的事情已是板上钉钉,而秦风虽然已打断了江涛的腿,但天知道秦风消气了没有?还会不会继续出手?

    “外界疯传,南苏黑~社~会头子杨策是你的义子,是否有此事?”苏儒林反问道。

    “没有。”

    江开辉否认,但语气有些迟疑。

    “确定没有?”

    苏儒林有些怀疑,就宛如之前江开辉怀疑江涛一般,他苦心婆婆地提醒道:“开辉,如同我之前所说,我之所以给你打这个电话,是想救你,所以你有什么说什么。”

    “老师,我和那个杨策的确是认识,也有来往,但并非像外界传言那样——我从未收他当义子。”

    江开辉斟酌了一下说道,他是杨策的靠山,但确实没有收过杨策当义子,只是因为外界流传,而他又自始至终没有在公开和私下否认过这一点,于是传着传着就成了真的。

    “既然不是,那就好。如今,杨策已经死了,你自己想办法把屁股擦干净。”苏儒林再次提醒道。

    “好的,老师。”

    江开辉连忙答应了下来,然后又有些不放心道:“老师,那秦风那边怎么办?要不您帮我说说?”

    “开辉,这件事情你想指望我去给小风说情,那不可能!解铃还须系铃人,你最好立即赶到苏园,亲自向小风认错、道歉,请求他原谅。”

    苏儒林说出了自己的看法,“他已经打断了你儿子的腿,想必气出得差不多了,只要你态度诚恳一些,没准这事就到此为止了。”

    “我明白了,多谢老师指点。”

    江开辉心中一动,认为苏儒林说得在理。

    那毕竟是秦家太子爷,而且深受秦家老太爷的溺爱、器重。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即便苏儒林没退下来,若是想打招呼,以势压人,让秦风不再追究此事,都不可能。

    何况,理智告诉江开辉,在他和秦风之间,苏儒林和整个苏家都是向着秦风的,如今提醒他,既是念及当年的师生情,也是不想因此事而受波及,自然不会为了他去专门给秦风打招呼!

    “小风目前还在苏园,你要来尽快!如果小风离开,你再想找他道歉,那就难了!”

    苏儒林再次出言提醒,而且语气格外严厉,“另外,你务必记住一点,小风的真实身份,你知道就行,绝不可对外宣扬,最好烂到肚子里,否则所引起的一切后果,你和江家承担!”

    “是,老师!”

    江开辉第一时间回应,他知道秦风去东海大学当保安肯定有猫腻,但他对于其中的隐情并不感兴趣。

    事到如今,他只想尽快平息秦风的怒火,了结此事,让他和江家度过这一劫。

    苏儒林不再多说,挂断了电话。

    “呼~”

    江开辉长长松了口气,然后擦了擦头上的冷汗。

    随后,他想到江涛不但差点害得整个江家走向灭亡,而且在事后谎话连篇,让他连亡羊补牢的机会都没有,顿时怒气又上来了。

    他收起手机,黑着脸,怒气冲冲地走进了病房。

    “苏家老东西要护着那个挨千刀的混蛋么?”

    病房里,姚琴看到江开辉黑着脸进门,以为江开辉吃了闭门羹。

    “我真是不知道上辈子造了什么孽,生出你这样一个废物,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没有理会姚琴,江开辉对着江涛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怒骂。

    “爸,你……你怎么了?”

    面对江开辉的怒火,江涛既委屈,又恐慌。

    委屈,是因为,他已经变成这样了,还要被骂!

    恐慌,则是因为,他担心江开辉知道了事情的内幕。

    “江开辉,你发什么疯呢?”

    与此同时,姚琴气得站了起来,指着江开辉吼道。

    “你给我闭嘴!”

    江开辉怒目瞪了姚琴一眼,然后再次看着江涛说道:“你还有脸问我怎么了?你自己做了什么事,你不知道吗?”

    “江开辉,就算苏儒林那老东西要保那个混蛋,又如何?难道我们就不能为小涛出头了吗?我就不信,我们江家铁了心要让那个混蛋付出代价,苏家能保得住!”

    姚琴也怒了,扯着嗓子,声音尖锐第喊道:“另外,江开辉,我告诉你,你在苏儒林那吃了闭门羹,不要把气撒到我们母子身上!你儿子都成这样了,你给我们发脾气算什么?这只能证明你的无能和懦弱!”

    “啪——”

    回应姚琴的是一声脆响。

    怒气冲天的江开辉,扬手一记耳光,将姚琴抽翻在地。

    “呃……”

    看到这一幕,江涛傻眼了。

    他瞪大眼睛,满是不可思议地看着江开辉!

    在他看来,就算江开辉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也没有必要将怒气撒到他和母亲身上,更不应该打他的母亲!

    毕竟,那只是一个保安!

    一个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保安!

    这样一个保安,即便暂时有苏家护着,又能算什么?

    尚且连江涛都想不通,何况姚琴?

    灯光下,姚琴直接被这一巴掌抽懵逼了!

    她像是第一天认识江开辉一样,用一种陌生到极致的目光看着江开辉!

    “你……你打我?”

    看着,看着,姚琴开口了,语气充满着不可置信,“你儿子被人打断了腿,后半辈子要在轮椅上度过,你不去给他出头,反而打我耳光?”

    “江开辉,我跟你拼了!”

    说到最后,姚琴像是疯了的泼妇一般,挣扎着爬起来,嘶吼着冲向了江开辉。

    “姚琴,华夏很大,南苏很小,这世上有些人是我们惹不起的。”

    面对完全失去理智扑向自己的姚琴,江开辉不躲不闪,而是无力地提醒着。

    “你……你是说?”

    耳畔响起江开辉充满无力的话语,姚琴的身体像是行驶的汽车踩下了刹车似的,猛地停了下来,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江开辉。

    身为某实权部门的副职,她除了依靠江开辉的关系之外,很大程度上也因为个人能力。

    她不是傻瓜,她能感受到江开辉言语之中的无力,也能听出弦外之音。

    “我现在就去苏家,找那个秦风认错、道歉!”

    江开辉答非所问,转身大步离开。

    姚琴浑身一震,满脸惊骇!

    江涛彻底懵逼!

    他被打断了双腿,后半生注定要坐在轮椅上,而他的父亲,非但不为他出头,反而要去给那个打断他腿的保安认错、道歉……

    这一刻,他觉得这个世界错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