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一世兵王 > 117章 为何这么屌?
    117章 为何这么屌?

    “等……等等,我跟你去!”

    眼看江开辉转身离去,姚琴彻底从愤怒和震惊中回过神,在身后喊道。

    “你们都走了,我怎么办?”

    江涛气的差点晕过去,然后不忿地道:“他打残了我,你们还要去道歉,哪有这种事?”

    “孽子,你还有脸说?如果不是你指使人去杀他,而且还要强行扣留那个叫陈静的女孩,他会对你出手?”

    耳畔响起江涛的话,江开辉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停下脚步,转身怒喝道:“你应该庆幸你还活着,他杀了包括杨策在内的所有人!”

    “什……什么?杨哥死了?”

    江涛闻言,心中掀起惊涛巨浪,“他……他到底是什么人?”

    “一会要做手术,你留下来看着他。”江开辉没有再理会江涛,而是冲着姚琴安排道。

    “不会有事吧?”姚琴有些不放心。

    事到如今,她不但猜出了秦风的身份,而且刚才又从江开辉嘴中得知了事情的原委,心中很是担忧。

    因为,她很清楚,如果秦风不愿意息事宁人,那江涛和整个江家都没有好果子吃。

    “不知道。”

    江开辉叹了口气,然后径直离开了房间。

    “妈,他是北方秦家的?”

    待江开辉离去后,江涛从惊骇中回过神,忍不住问道。

    “你爸没有明说,但可以肯定的是,他是江家惹不起的人!”

    姚琴本想点头,但想到江开辉之前并未说明秦风的身份,意识到可能有隐情,便给出一个含糊其辞的答案。

    “我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江涛欲哭无泪,他很清楚,如果秦风真的是北方秦家的人,那他不但没有报仇的希望,而且很有可能连小命都保不住。

    而通过父亲江开辉的举动,他基本可以自己的猜测——秦风来自北方秦家!

    ……

    因为苏儒林的提醒,江开辉生怕秦风离开苏园,于是让司机用最快的速度赶到苏园。

    半个小时!

    仅仅半个小时,司机便驱车来到了苏园门口,一路超速,甚至还有两次闯了红灯。

    汽车在苏园门口停下,江开辉让司机张大文将车停到停车场,在车里等着,自己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望着古朴的苏园大门,江开辉只觉得双腿像是有千斤重,无法挪动,心中唏嘘不已。

    昨天,他在苏莉的陪同下,带着江涛走进苏园,直接取缔黄建民,成为所有客人中当之无愧的主角。

    溜须拍马的,混脸熟的,套近乎的……

    当他站在苏园的正园中,客人们直接将他包围,如同众星捧月。

    甚至,几遍他向苏家提亲失败,那些客人也没敢笑话他,对他依然十分客气。

    而今天,他再次来到苏园,身边没有人陪伴,迎接他的不再是各种恭维,相反,他要卑微地向秦风认错,请求秦风的原谅!

    昨日今日,天壤之别!

    饶是他城府足够深,已经将“忍”字诀领悟得、运用得炉火纯青,也多少有些难以接受。

    “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短暂的停留过后,江开辉自嘲一笑,然后迈步走向苏园大门。

    “首长好!”

    门口站岗的武警认识江开辉,看到江开辉走来,连忙敬礼问好,态度那叫一个恭敬。

    江开辉示意地点点头,然后迈步走进了苏园。

    “嗡~”

    就在这时,江开辉听到了手机震动声,便从皮包中拿出了手机,发现是陈有成的来电,连忙接通:“你好,陈秘书。”

    “江省~长,首长说你要来苏园找秦先生,对吗?”陈有成问道,他已经知道江开辉要来找秦风道歉,但并未说明。

    因为,那样会让江开辉很难堪!

    笔杆子硬,语言沟通艺术,这些都是一名优秀秘书的必备能力。

    陈有成身为苏儒林的秘书,能力自然不在话下。

    “是的,陈秘书。”江开辉先是承认了这一点,然后想到了什么,有些不安地问道:“秦先生不会走了吧?”

    “他要和妙依他们出去了,已经朝门外走了,你应该能碰到他们。”陈有成说道。

    “知道了,谢谢。”

    江开辉说着,赫然看到秦风带着苏妙依、张欣然、陈静和潘蓉从前方走来。

    嗯?

    同一时间,秦风五人也看到了江开辉。

    “看来江涛要拼爹了啊!”

    张欣然眉头一挑,主观地认为江开辉是来找秦风麻烦的。

    不光是她,陈静和潘蓉也同样这样认为。

    唯有苏妙依有些怀疑。

    而秦风一脸淡定。

    他没有送江涛去找阎王爷谈论人生,除了当时不好那么做之外,很大程度上也算是给苏儒林几分面子。

    无论怎么说,江开辉都是苏儒林的得意门生。

    他打断江涛的腿,既是给江涛一个惨痛的教训,也是给江家发出警告。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若是江家还要继续闹腾,他不介意奉陪到底。

    “他该如何应对江家的怒火?依旧依靠武力吗?”

    潘蓉忍不住暗问自己,然后偷偷看了一眼秦风,当发现秦风一脸淡定后,心中的好奇更浓了。

    她实在很想知道,秦风凭什么如此淡定!

    凭什么?

    下一刻。

    在门口站岗武警不解的目光中,在张欣然、陈静和潘蓉惊诧的目光中,在秦风和苏妙依若有所思的注视下,被称为南苏官场未来之星、江家中流砥柱的江开辉,像是古代宫廷剧中的奴才见到主子一般,卑躬,一路小跑,朝着他们而来。

    晨辉映照着江开辉的脸庞,让众人可以清晰地看到他的神情。

    这一刻,他的脸上没有身为南苏官场大鳄的威风,也没有因为儿子被打残的愤怒,有的只是不安。

    没错……

    是不安!

    就像是学生犯了错,要去老师办公室一样!

    “什……什么情况?”

    察觉到江开辉的异常,张欣然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劲。

    潘蓉也觉得很奇怪,但她没有说话。

    她在等,等谜底揭晓!

    “秦先生!”

    下一刻,江开辉人未到,声先至,他一边跑,一边对着秦风挥手示意,那感觉仿佛担心秦风会无视他,直接离开。

    声音落下,江开辉加快速度。

    十米,五米,一米……

    终于,江开辉跑到了秦风的身前。

    因为常年不运动的缘故,他的身子很虚,跑了短短不到百米的距离,便气喘如牛。

    “呼……呼……秦先生,我是代我儿子来给您道歉的!”

    江开辉连续做了两个深呼吸,让呼吸节奏稳定了下来,然后微微弯着腰,冲着秦风拱手,态度诚恳地说道:“还希望您大人有大量,不要跟他一般见识!”

    话音落下,江开辉放弃了那份属于南苏官场大鳄和江家支柱的骄傲和尊严,彻底弯下腰,像是在用这种方式表达诚意,更像是在用这种方式认错!

    “呃……”

    耳畔响起江开辉的话,望着江开辉那卑躬屈膝的样子,感受着江开辉言语之中的诚恳和恐慌,无论是张欣然,还是陈静和潘蓉,都呆了。

    她们做梦也没有想到,江开辉是来给秦风道歉的!

    苏妙依则是比较平静,她知道,自己爷爷多半是向江开辉透漏了秦风的身份,否则,江开辉绝对不会这么做!

    秦风同样也明白这一点,他看着诚恳而不安地江开辉,问:“你知道事情的原委么?”

    “知道。”

    江开辉连忙点头,如同小鸡啄米。

    “那你觉得我该不该打残你儿子?”秦风又问。

    “应该!那个孽子被打死都不为过!”江开辉昧着良心说道。

    唰!

    耳畔响起秦风和江开辉的交谈,张欣然、陈静和潘蓉三人的表情再一次变了。

    她们像是大白天见到鬼一般,不由自主地将目光投向秦风,那感觉仿佛在问:这……这是怎么回事?

    “你儿子冒犯我的事情,我看在你是苏老学生的份上,不再追究。”

    没有在意张欣然、陈静和潘蓉三人诧异的目光,秦风一字一句道:“但是,你儿子还强行限制小静人身自由,差点对小静动手……”

    “陈小姐!”

    江开辉一听,直接慌神了,连忙对着陈静作揖、拱手道:“我那孽子不知死活得罪你,我在来之前已经狠狠教训过他了,等他做完手术会亲自给你认错。还请你看在我们都是老师的学生的份上,原谅他,好吗?”

    面对江开辉的认错,陈静迅速冷静下来,看向秦风。

    “小静,这事你做主,如果觉得没解气,那这事就没完!”

    秦风轻描淡写地说着,但落入张欣然、潘蓉、苏妙依和陈静耳中,却给人一种霸气的感觉,同时也让江开辉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上!

    晨辉下,他像是一条等待着主人喂食的哈巴狗一样,眼巴巴地看着陈静。

    “风哥,我听你的。”陈静想了想说道。

    “转告你儿子,让他再也不要在我面前出现,否则,我见一次打一次!”

    秦风闻声,稍作沉吟,做出了决定。

    他不在意江涛指使杨策对付自己事情,但对于江涛强行限制陈静人身自由,甚至要用残暴的手段对陈静耿耿于怀!

    但他也知道,江开辉既然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并且登门道歉,多半是苏家的意思。

    为此,他决定给苏儒林和苏家一个面子,此事就此揭过。

    “是,是,秦先生,我保证,他这辈子再也不会在您的面前出现!”

    秦风那极具侮辱性的话语,落入江开辉耳中,如同仙音一般美妙,他悬挂的心缓缓落了下去,信誓旦旦地保证道。

    “我们走吧。”

    秦风见状,不想再理会江开辉,扭头冲四女说道,却发现,除了苏妙依外,张欣然、陈静和潘蓉三人都是一脸活见鬼地看着他,那感觉像是第一天认识他!

    对此,秦风心如明镜,知道三女很好奇江开辉为何会在自己面前表现得如此恐慌,但并未解释,而是率先朝苏园门外走去。

    四女见状,连忙跟上。

    而江开辉则是像个乖宝宝一样站在原地,牵强地笑着,恭送秦风五人离开。

    “大叔,你为何这么屌?”

    出了苏园大门,张欣然眨巴着大眼睛,满是好奇地看着秦风。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