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一世兵王 > 118章 纷纷惊疑
    118章 纷纷惊疑

    “对啊,江开辉居然亲自来给你道歉,这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潘蓉眼巴巴地看着秦风,脸上充斥着好奇。

    她比张欣然更想知道这一切,刚才在苏园中就想问了,但也自知和秦风关系没到那一步,外加时机不合适,便没有开口。

    陈静则是若有所思地看着秦风。

    秦风让她成为经济领域泰山北斗苏儒林的碧门弟子,如今打断江涛的腿,江家非但没敢报复,相反,江开辉赶到苏园,像是一条哈巴狗一样认错、求饶……

    这一切,让她隐隐觉得,秦风除了特战队员这个身份之外,还有一个身份,而且身份很强大,但具体强大到何种地步,她不知道。

    “估计他怕我会宰了他。”

    秦风笑着打了个哈哈,他并不在意告诉张欣然和陈静自己的真实身份,但潘蓉在场,他还是决定隐瞒。

    因为,在他看来,以潘蓉的做派,若是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势必会宣传出去。

    那样一来的话,绝对会引起外人怀疑——堂堂秦家后代去东海大学当保安不说,还去给张欣然当保镖,这完全不符合常理!

    这样一来,境外那个神秘的犯罪组织,很有可能会顺藤摸瓜地调查自己的身份,不利于自己暗中保护陈静和歼灭犯罪组织成员的计划!

    “切,真是吹牛也不上税,你再能打,也不能和国家机器对抗。”

    张欣然撇了撇嘴,哼哼道:“依我看,多半是江涛强行限制小静人身自由,甚至要派人对付小静,惹怒了苏爷爷,苏爷爷大发雷霆,江开辉不想和苏家彻底决裂,才登门道歉。”

    “唔,张欣然,我发现你比我想象中的聪明啊。”秦风笑着说道。

    “去死!”

    张欣然挥舞着粉拳,砸向秦风。

    而潘蓉则是一脸怀疑之色。

    一直想努力挤进上流社会圈子的她,对于东海乃至整个长江三角洲的势力都曾做过调查。

    苏家虽然强大,但苏儒林已经退下来了,开始走下坡路,而江家则是蒸蒸日上,与苏家的差距并不算太大。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就算苏儒林要保秦风,江家也绝不会如此。

    何况,在她看来,苏儒林也不会为了保秦风彻底和江家撕破脸皮!

    毕竟,秦风只是陈静的亲戚,而非苏家成员!

    而江开辉也是苏儒林的学生,而且是最得意的门生之一!

    至于秦风说,江开辉把被宰了……

    这在潘蓉看来,简直就是无稽之谈!

    任何一个圈子都有其规则和雷池。

    用暴力手段杀死一名副~省~级官员,这是打破官场规则和触碰雷池的行为。

    这样的事情一旦发生,上面会不惜一切代价调查凶手,然后派出国家机器剿灭!

    换句话说,秦风如果真的那么做了,在华夏根本无立身之地,甚至即便逃到国外,也会被追捕。

    “难道他来自北方秦家?”

    怀疑过后,潘蓉坚定地认为秦风在撒谎,而后心中一动,涌现出一个让她灵魂颤栗的念头。

    不可能!

    几乎下意识地,潘蓉就否定了这个猜测。

    那可是北方秦家啊……

    北方秦家的人绝不可能到东海大学当保安!

    这不符合常理,也不符合她对权贵子弟的认知!

    “他到底是什么人呢?”

    最后,潘蓉作出这样的判断,心中就像是被猫爪子挠啊挠的,痒痒的不行。

    秦风身上的秘密,就像是一块磁铁,深深地吸引着她,让她迫不及待地想去探索、解密!

    相比潘蓉而言,陈静虽然也对秦风的另外一个身份有些好奇,但也仅仅是好奇罢了,并未想过去探索解密。

    而苏妙依则是暗中苦笑。

    在她看来,如果不是自己爷爷提醒江开辉,那么,江开辉和整个江家很有可能将不复存在,整个长江三角洲的官场也将地震!

    “真是造孽啊……”

    与此同时,苏园之中,江开辉依然站在原地,看着秦风几人又大又闹地离开,心情很复杂,有憋屈,也有庆幸。

    随后,他深吸一口气,然后沿着苏园的道路,前往苏儒林的住宅。

    十分钟后,他在书房里见到了苏儒林。

    “老师,谢谢您!”

    江开辉第一时间行礼、致谢,他很清楚,如果不是苏儒林及时告知秦风的身份,提醒他登门认错,那后果不堪设想。

    “事情了结了?”苏儒林问。

    “嗯,他说不再追究这件事情。”

    江开辉点头,然后苦涩地说道:“抱歉,老师,因为孽子的不争气,让您和整个苏家都受到了牵连。”

    “这种话就不用说了。至于你儿子,那是自作自受。”

    苏儒林摆了摆手,心中也是暗自松了口气——如果秦风执意要追究到底,继续对江家出手的话,他也没法阻止,届时,势必会影响到他和苏家。

    自作自受么?

    江开辉无言以对。

    随后,他又和苏儒林寒暄了几句,便以江涛要做手术为由,离开了苏园。

    江开辉前脚刚走,陈有成便拨通了苏城警方一把手齐万军的电话。

    “您好,陈秘书。”

    电话很快接通,齐万军率先开口,语气依旧十分恭敬,但更多的则是疲惫。

    自从他接到江开辉的电话到现在,一直没有合眼。

    而且,因为不想得罪黄建民和苏家,他最终选择用了拖字诀,从而惹恼了江开辉。

    在这种情形下,他不但睡不着,而且整个人异常的烦躁,不断地吸烟,通过尼古丁麻醉自己。

    “齐局长,江省~长刚才来苏园了。”陈有成开门见山,说明打电话的用意。

    “陈秘书,现在什么情况?”齐万军闻言,顿时来了精神,连忙问道。

    “他与首长进行了密谈,事情到此为止,你抓紧把人撤走!”陈有成言简意赅地说道,只是说了结果,并未说出实情。

    “江省~长不追究打断他儿子那人的责任了吗?”

    齐万军心中一惊,原本在他的预想中,江开辉找苏家交涉之后,苏家很有可能会将秦风交出,而如今结果与他想象中的完全相反。

    “齐局长,看来你对案情的一些细节不是很清楚啊,江涛是咎由自取、自作自受,江开辉哪还有脸继续闹?”陈有成不悦地说道。

    “抱歉,陈秘书,这是我的工作失职,我这就把人撤走!”

    齐万军连忙致歉,事到如今,他对于案情的细节没有任何兴趣,对他而言,事情平息就是最好的结果!

    陈有成没再说什么,直接挂断了电话,然后吸了一支烟,整理了一番说辞,便拨通了黄建民的办公电话。

    如同所有的领导电话一样,黄建民的办公电话由秘书负责接听,然后向他请示,他根据来电人的身份和事由,决定是否接电话。

    当得知齐万军打来电话,黄建民放下手中正在批阅的文件,抓起电话,然后示意秘书离开。

    “齐局长,有事吗?”黄建民很正式地问道。

    咯噔!

    听到齐局长这个称呼,齐万军心中一咯噔!

    他知道,黄建民依然还在因为他因为江开辉一个电话私自行动而不满,否则会像往常一样喊他万军。

    “黄书~记,我刚才接到苏老秘书陈有成的电话,他在电话中告诉我,江开辉刚才去了一趟苏园,与苏老进行了交谈,决定不再追究他儿子被打断腿的事情。”齐万军定了定神,语气恭敬地汇报道。

    “我知道了。”

    黄建民说着,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江开辉居然选择息事宁人?”

    黄建民一脸的疑惑,然后陷入了沉思。

    与此同时。

    齐万军心中却是有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

    因为‘10.1’伤人案,他不但得罪了江开辉,而且还得罪了黄建民,仕途前景一片阴霾!

    “砰砰……”

    就在这时,办公室的房门被人敲响。

    “进来!”

    齐万军不耐烦地说道。

    嘎吱!

    房门应声而开,刑警队队长李广进入办公室,看到齐万军脸色不好,小心翼翼地请示道:“局长,监控人员汇报,‘10.1’伤人案的凶手已经离开苏园,请示我们是否进行抓捕……”

    “抓捕你个头!”

    齐万军原本就一肚子的火,此刻听到李广的话,像是被点燃的炸药桶一样,顿时就炸毛了,“李广,你一天是干什么吃的?这么一起小案子,你都调查不清楚案情细节,我要你有何用?我看你不如回家卖红薯算了!”

    “——”

    李广低着头,不敢吭声。

    “刑警队队长这个岗位不适合你,我建议你你自己主动引咎辞职!”

    齐万军继续训斥着,将所有的怒火都宣泄在了李广身上,然后不等李广回话,便不耐烦地摆手,“好了,你可以走了,看哪凉快哪待着去!”

    “是,局长。”

    李广心中郁闷到要吐血,却没敢说什么,垂头丧气地离开了办公室。

    目送着李广离开,齐万军又拿起电话,给主管治安的严复局长打了一个电话,要求撤销了‘10.1’伤人案专案组。

    与此同时。

    苏城一家五星级酒店的总统套房里。

    张百雄坐在沙发上,张忠站在他的背后,像是守护神一样保护着他,而朱文墨和张古则是坐在他的对面。

    “大哥,所有尸体全部处理了,现场的痕迹也消除了。”

    朱文墨开口汇报道,他和张古昨晚连夜调人对现场进行了处理,目前已经处理干净。

    “确定没有留下痕迹,没有被人发现吧?”

    张百雄问道,江湖有江湖的规则,一般而言,江湖争斗只要不影响民安,警方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若是江湖争斗影响到了民众的生活,或者造成不良影响,被曝光的话,警方面对舆论压力,会一查到底!

    “确定。”

    朱文墨点头,然后表情有些古怪地说道:“另外,大哥,我刚接到汇报,警方撤销了‘10.1’专案组,似乎不再追究秦风打断江开辉儿子腿的事情了。”

    “哦?”

    张百雄一怔,一脸疑惑。

    “这……这怎么可能?”

    张古浑身一震,瞳孔瞬间放大,心中掀起惊涛巨浪!

    没有答案。

    下一刻。

    他的脑海里浮现出了秦风的身影,心中瞬间被恐惧塞满!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