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一世兵王 > 119章 轻轻一吻
    119章 轻轻一吻

    雨过天晴,空气格外的清新,一道浅浅的彩虹横跨在天际,美仑美奂,令得街道上的游客频频抬头观望,还有不少人拿出手机拍照留念。

    秦风驾驶着张欣然那辆迈巴赫,载着四女在街道上缓缓行驶。

    按照计划,他们今天将游览苏城的各个景点。

    汽车后排座位上,潘蓉靠着车门,望着秦风的背影,怔怔出神,似乎还没有从江开辉给秦风登门道歉的震撼中回过神。

    事实的确如此。

    曾几何时,当她调查到张欣然和秦风这样一个底层保安厮混,并且邀请秦风一起去东海天使海滩度假村游玩时,她觉得张欣然是脑残。

    而后,当她主观地认为秦风仗着张百雄的人情,得罪江涛等公子哥时,她觉得秦风的脑袋被驴踢了。

    后来,纵然她无意间听到了秦风和张百雄的谈话,心中很是震惊,但也觉得,秦风的话有夸大的成分——秦风不可能像宰鸡一样宰掉杨策。

    结果,秦风一人空手去营救张欣然,杀死杨策及其三十八名手下!

    再后来,秦风当众打断江涛的腿,她以为秦风无法承受江家的怒火。

    然而——

    江开辉却登门认错,像是奴才见到主子,就差磕头了!

    这一切的一切,如同梦幻一般,让潘蓉感觉不真实。

    一种叫做后悔的情绪在她的内心滋生、弥漫。

    她一直努力地想结交权贵子弟,从而挤进所谓的上流社会圈子,却没有想到,一个原本在她眼中生活在最底层的保安,摇身一变,成为了让她眼中那些权贵子弟臣服的存在!

    打了一辈子鹰,却被鹰啄瞎了眼。

    这是她的真实写照!

    忽然间,苹果手机熟悉的旋律响起,让潘蓉回过神。

    前排座位上,张欣然从挎包中拿出手机一看,赫然发现是父亲张百雄的来电。

    “爸。”

    张欣然接通电话,不知是因为秦风几人在场,还是自知理亏,难得地称呼张百雄为爸。

    “你还在苏园吗?”张百雄问道。

    “我们刚出来,准备去玩。”

    “秦风和你一起吗?”

    “是的,怎么啦?”

    “这样吧,你们先来香格里拉大酒店,我跟秦风谈点事。”

    张百雄沉吟了一下说道,事到如今,他不再担心张欣然的安危,却想见秦风一面。

    因为,秦风不但救出了张欣然,而且送礼他一分大礼——南苏地下世界的话语权!

    除此之外,他想知道,江家为何选择息事宁人,想印证内心的猜测,从而好开展下一步吞并南苏的计划。

    “风哥,我爸让我们去一趟香格里拉大酒店,他想跟你谈事。”张欣然没有立即答应,而是扭头看向秦风,征询秦风的意见。

    “好。”

    秦风点头,他也觉得有必要和张百雄见一面。

    ……

    香格里拉大酒店是一家国际性的连锁酒店,从1971年新加坡第一间香格里拉酒店开始,便不断向国际迈进,以南港为大本营,如今已是亚洲区最大的豪华酒店集团,且被视为世界最佳的酒店管理集团之一,遍布亚洲各大主要城市。

    苏城香格里拉大酒店充分整合周边自然资源和著名旅游景点,如名胜古迹之首–虎丘,千年古刹–寒山寺,东山启园、雕花楼、著名苏城博物馆、昆曲博物馆、及步行5分钟便可到达的苏城乐园欢乐世界、水上世界、糖果乐园等等。

    香格里拉大酒店的总统套房里,张百雄、朱文墨、张古坐在会客厅的沙发上,等待着秦风的到来。

    其中,张古因为内心有鬼,屁股下面像是有针扎一般,坐立不安,心中很是焦虑。

    为了尽早上位,取代张百雄掌控百雄集团和东海黑夜的话语权,他先是暗中让黄老邪绑架张欣然,后又故意放出张欣然到苏城的消息,想借助杨策的手削减张百雄在集团里的影响力和威信。

    结果,这两次都被秦风给破坏了。

    除此之外,因为秦风发现了张古和沈钰彤之间的奸~情,张古还想借助杨策的手除掉秦风。

    而事到如今,杨策死了,江涛被打断腿,江家把打碎的牙齿吞进了肚子……

    这一切,完全偏离了他预想的轨道!

    如今的他,既担心设计绑架张欣然、除掉秦风的消息走漏,又担心秦风会向张百雄告密——告诉张百雄,他和沈钰彤之间的奸~情!

    无论是秦风的报复,还是张百雄的怒火,他都承受不起!

    “怎么办?”

    张古坐在沙发上,看似在抽烟,但却是在想解决之策。

    杀死秦风!

    这是他绞尽脑汁后,想出的唯一答案,也是一劳永逸的办法。

    只要秦风死了,他就不用担心秦风将自己和沈钰彤的奸~情告诉张百雄,不用承受张百雄的怒火,同样也不用担心秦风的报复!

    然而——

    理智告诉他,他根本无法杀死秦风。

    一方面,秦风的武力值让他胆寒,另外一方面,江家将打碎的牙齿吞进肚子,让他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秦风绝非一个底层的保安那么简单!

    “小古,你怎么了?不舒服吗?脸色怎么这么差?”

    张百雄看到张古手中的香烟熄灭了,依然拿着烟头,而且脸色很差,有些疑惑地问道。

    “呃……”

    张古猛然惊醒,然后稍显惊慌地撒谎道:“刚在想江家为何会息事宁人,有些走神了,至于脸色差,可能没休息好吧。”

    听到张古的回答,无论是张百雄还是朱文墨都没有怀疑。

    因为,他们也在想这个问题。

    随后,不等他们想出个所以然来,张忠推开房门,秦风和张欣然出现在房间门口。

    “爸爸,想死你了!”

    张欣然兴奋地叫着,又蹦又跳地冲到张百雄的身前,给了张百雄一个拥抱,似乎想用这种方式让张百雄不要再责怪她迷晕保镖跑到苏城的事情。

    “你这丫头!”

    张百雄溺爱地敲了敲张欣然的脑门,然后对秦风微笑道:“秦先生。”

    “秦先生。”

    朱文墨和张古也同样微笑问好,但后者的笑容有些不自然。

    这个细节落入了秦风眼中,但他并没有在意,而是微微一笑:“张总,朱先生,张先生。”

    “秦先生,请坐。”

    张百雄做出一个请的手势,然后打开一盒黄鹤楼1916,抽出一支递给秦风,见秦风摇头,便丢给一旁的张古,然后自己抽出一支红双喜。

    “秦先生,谢谢你。”

    张百雄吐出一口浓密的烟雾,一脸真诚和感激地说道。

    “这是我们的合作,无需客气。”秦风摇头。

    “大叔,你去保护我是因为跟我爸合作啊?”

    张欣然并不知道秦风私下和张百雄达成的协议,此时一听,脸上的笑容顿时荡然无存,撅着性感的小嘴,有些郁闷地问道。

    “即便跟你爸没有合作,我也会去救你。”秦风苦笑。

    “真的?”

    张欣然表情瞬间来了个三百六十度的大转变,脸上不但恢复了笑容,而且看起来异常的激动、兴奋。

    “嗯。”

    秦风点头。

    “我就说嘛,你不可能那么没良心。”张欣然像是一只欢乐的小鸟一般,那叫一个心花怒放。

    嗯?

    愕然听到张欣然的话,张百雄、朱文墨和张古三人或多或少有些误解,均是诧异地看着秦风和张欣然两人。

    “秦先生,合作归合作,你救出欣然,我很感激。”张百雄定了定神,再次开口道:“另外,你送给我的礼物太贵重了,怕是有些承受不起啊。”

    “顺水人情而已。”秦风轻描淡写地说道。

    “呃……”

    听到秦风的话,看着秦风那满不在乎的样子,张百雄、朱文墨和张古三人都是一惊。

    那可是南苏地下世界的话语权,代表着权力、身份和金钱,足以让各方江湖大佬打破头去争抢!

    而秦风却像是送大白菜一样送了出去……

    这种无所谓的态度,带给了他们不小的震撼,同时也让他们更加坚信,秦风绝对不仅仅只是一名保安那么简单!

    “不行,太贵重了。”

    张百雄想了想道:“这样吧,剩下的事情我来处理,掌控南苏后,赚的钱分给秦先生一半。”

    “我不想染指这块,如果张总实在想要给我钱,那就等我妹妹创业的时候,支持一下。”秦风想了想说道。

    陈静如今已被苏儒林收为闭门弟子,今后四年要先跟着苏文学习,他想让陈静边学习边投资做生意,这样可以将实践和理论结合起来,进步得更快一些。

    “好。”

    张百雄立即点头,然后犹豫了一下问道:“秦先生,有个问题不知该不该问。”

    “张总随便问。”秦风道。

    “杨策和其手下骨干都死了,我们接下来要接手南苏的地盘,问题不大,但要接手杨策旗下的生意,还有些麻烦——杨策背后还有江开辉这座靠山……”张百雄沉吟道。

    “张总放心,江开辉绝对不会掺和这件事。”

    秦风打断了张百雄的话,语气依旧轻描淡写,但落入张百雄、朱文墨和张古耳中如同惊雷炸响。

    “为什么?”

    张古几乎脱口而出,既是在问江开辉为何不会掺和此事,更深一步也在问江家为何会将打碎的牙齿往肚子里吞,没有报复秦风。

    “大叔说,江开辉怕被他宰了!”张欣然插嘴道。

    “呃……”

    张百雄、朱文墨、张古三人一脸震惊,他们实在很想知道,秦风需要怎样的底气,才敢去宰了江开辉?

    “难……难道他来自北方秦家?”

    下一刻,这个念头几乎同时在张百雄三人心中涌现。

    “不要听张欣然瞎说。江开辉没有找我算账,也不会掺和后面的事情,是因为被苏老提醒了。”秦风苦笑,半真半假地说道。

    “江开辉入常在即,这个关键时候,确实不易节外生枝。”

    张百雄点头,然后道:“没有江开辉,只剩诸葛明月这个女人,那事情就好办了。”

    秦风沉默不语。

    如同他所说,他将南苏地下世界的话语权送给张百雄,的确是顺水人情,至于张百雄如何接受这份礼物,那就不是他需要关心的事了。

    随后,张百雄又与秦风闲聊了几句,本想中午请秦风吃饭,被张欣然义正言辞地拒绝,理由是:她要跟秦风出去玩!

    “大叔,有句话忘对你说了。”

    张欣然和秦风来到电梯后,发现电梯没人,表情有些古怪,既紧张,又羞涩。

    “什么?”

    秦风诧异地看着张欣然。

    “谢谢你。”

    张欣然说着,情不自禁地对着秦风那近在咫尺的面颊轻轻一吻,然后迅速退到了电梯墙角。

    “呃……”

    秦风一脸懵逼。

    张欣然红着脸,低着头,不敢去看秦风,而是双手局促不安地磨着衣角,像是情窦初开的小女生。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