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一世兵王 > 120章 陪葬
    120章 陪葬

    这一瞬间,时间仿佛凝固。

    “这什么情况?”

    稍后,秦风下意识摸了摸面颊,上面还残留着张欣然留下的唇印。

    “唔……这个……那个……有些国家的感谢礼是这样的,刚才我心血来潮就用这个礼节表示对你的谢意。”张欣然支支吾吾,随后灵机一动,瞎掰道。

    “国外还有这礼节?我只记得有贴面礼啊。”秦风狐疑地看着张欣然。

    “那是你孤陋寡闻!”

    张欣然的小心肝扑通扑通地狂跳着,但表面上表现得很镇定,感觉跟真的一样。

    “哪个国家?”

    “以前在电影里看过,具体哪个国家想不起来了。”

    张欣然说着,贼兮兮地看着秦风,“你不会觉得我是对你主动献吻吧?哼,本小姐的初吻至今还保留着呢。”

    “——”

    秦风无言以对。

    “叮咚——”

    就在这时,电梯铃声响了,电梯停下,又有人进入了电梯。

    “张欣然啊张欣然,你怎么可以这样子?女孩子要矜持,你懂吗?还好你够机智,要不多尴尬,多丢脸啊?”

    眼看有人进来了,张欣然心中的紧张和不安悄然退去,暗怪自己太情动了。

    ……

    与此同时,酒店的总统套房里。

    “大哥,我总觉得秦风没有跟我们说实话。”朱文墨犹豫了一下,开口说出来自己的看法。

    “每个人都有秘密,他跟我们又不是推心置腹的兄弟,怎么可能什么都让我们知道?”张百雄反问。

    朱文墨哑口无言。

    张古则是心中一动,问道:“义父,你说他会不会真的是北方秦家的人?否则,江家怎么可能将打碎的牙齿往肚子里咽?何况,他还说江开辉绝对不会插手我们吞并南苏的事情?”

    “我也曾怀疑过,但想了想,觉得不可能。”

    张百雄摇头,道:“欣然曾说过,秦风的母亲和小妙依的母亲认识,而且还是闺蜜。我想,江家之所以不再追究,很有可能是苏文出面找了苏老爷子力保秦风。江开辉为了仕途考虑,不愿与苏家撕破脸皮,暂时选择了隐忍。”

    “嗡~”

    随着张百雄的话音落下,他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

    张开辉拿起手机一看,发现是一个东海的电话,很陌生。

    为此,他直接摁下了挂断键。

    “嗡~”

    然而——

    不到半分钟后,手机震动的声音再次响起。

    张百雄眉头微微一挑,再次拿起手机一看,发现是一条短信:你好,张总,我是市~委办公~厅~副~主~任周志平,有事请教,若方便请回电话。

    “市~委~办~公~厅副主任周志平,文墨,这个人你熟吗?”张百雄看完短信内容,扭头冲朱文墨说道。

    “见过几次面,是个聪明人,在办公~厅混得不错,据说很快要去某个区当区长。”

    朱文墨说着,忽然想起来什么,道:“对了,大哥,之前忘记跟你说了,秦风当时在皇后酒吧打了两个人,一个人是江涛,另外一个就是周志平的儿子,好象是被踢断了下~体,丧失了生育能力。”

    “怪不得周志平会给我打电话。”

    张百雄闻言,笑了笑,然后回拨周志平的电话。

    “你好,张总,久闻大名,从未谋面,突然打扰,还望海涵。”

    电话很快接通,听筒中传来周志平的声音,话语听着很客气,但语气很低沉。

    “周主任言重了。”张百雄不冷不热地回应。

    “张总,不知道你是否听说了苏城的事?”周志平问道。

    “什么事?”张百雄装傻充愣。

    “我儿子和南苏副~省~长江开辉的儿子被人打了。”说话间,周志平的语气更加低沉了。

    昨天,他陪着某位领导下去视察,晚上喝得有点多,手机没电都没有充,早上起来充完电后,接到了媳妇的电话,得知自己的儿子被人踢爆了卵蛋,这辈子注定是一个太监。

    当时,他听到这件事后,残留的醉意和困意荡然无存,而是直接被惊醒。

    后来,他仔细询问周萌的伤情,四处向国内知名医院打听是否有救治的希望,结果得到统一答复:无能为力!

    这让他怒到发狂,然后通过各种关系了解事情的经过和凶手的情况——他要让打伤他儿子的人付出代价!

    “原本我只知道江开辉儿子被打的事情,刚接到你的电话,文墨才告诉我还有你儿子。”张百雄能够感受到周志平压制的怒意和恨意,但并不在意。

    “张总,既然你已知道了这件事,那我也打开窗户说亮话。”

    周志平开始直奔主题,而且不再压制内心的怒火,“我就一个儿子,被人打成了太监,你认为我是否该为我儿子出头?”

    “周主任,这是你的事,我不好给意见。”张百雄回道。

    “张总,你应该知道,打伤我儿子的凶手吧?他叫秦风,是东海大学一名保安。”

    周志平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又继续道:“除此之外,我还听说,他是你女儿的私人保镖。”

    “周主任消息挺灵通。”张百雄说着,也明白了周志平给自己打电话的目的——要人!

    果不其然,周志平不再兜圈子,说出了自己打电话的目的:“张总,我也不瞒你,我要让打伤我儿子的人付出代价!请你将那个秦风交给我,算我欠你一个人情,日后你有用到我的地方,只需一个电话,我必赴汤蹈火!”

    “周主任,我刚还说你消息挺灵通,如今看来,也不算很灵通。”张百雄答非所问。

    “什么意思?”

    “我刚刚接到消息,江开辉决定不找秦风算账,而是要把打碎的牙齿往肚子里吞,你确定你还要这么做?”张百雄先是说出缘由,然后又问道。

    “什……什么?江副~省~长居然不为他儿子出头?”电话那头,周志平被惊到了。

    “我得到的消息是这样,而且消息的准确性应该不会有问题。”

    张百雄说着,话锋陡然一转,言语之间充斥着身为东海地下世界教父的霸气,“另外,周主任,你之前也说听说过我,那你应该知道,我曾说过:出来混,义字当先。你要用一个莫无需有的人情换我的人,这绝不可能!”

    “张总,你知道江开辉不为儿子出头的内幕吗?”

    周志平并未因为张百雄的话而生气,而是打探张百雄的口风。

    “不知道,但我知道,江开辉专门前往苏园去好秦风道歉。”张百雄再次开口,语出惊人。

    “呃……”

    周志平呆若木鸡。

    如果说,刚才他得知江开辉不报仇只是被惊到的话,那么,此时此刻,他完全被震惊了!

    震惊,是因为,身为东海~市~委~办~公~厅副主任的他,很明白,张百雄这句话所流露出的意思:秦风是江开辉惹不起的人!

    “那个秦风到底是什么人?”

    足足半个分钟过后,周志平才从震惊中回过神,再次开口问道。

    “我不知道。但既然江开辉得罪不起,你最好也不要惹。”张百雄善意地提醒道。

    “张总,能否安排我与那个秦风见面,我亲自跟他道歉!”

    周志平再次恳请张百雄,但与之前的目的截然相反——之前,是想报复,而如今是要认错!

    “恕我无能为力,再见。”张百雄说着,直接挂断了电话。

    “真他~妈见鬼了,这都是什么事?”

    电话那头,周志平心中不是滋味地骂着,然后想了想,决定跟江开辉联系,核实张百雄所说是否是真的。

    ……

    同一时间。

    钟山国际高尔夫18号别墅里,被誉为江宁乃至南苏第一贤内助的诸葛明月率先拨通了江开辉的电话。

    “义父,我刚听说小涛出事了,是真的吗?”

    电话接通,诸葛明月率先开口,语气有些担忧。

    因为,她得知这个消息后,曾试图联系杨策,但一直联系不上。

    她怀疑杨策也出事了!

    “嗯。”

    电话那头,已回到医院的江开辉,在医院的手术室外,语气低沉地回应道。

    “小涛伤得严重吗?是否像流传的那样,后半辈子都要在轮椅上度过?”诸葛明月虽然很想立即询问杨策的消息,但情商足够高的她,还是继续谈论江涛。

    “消息都是真的,小涛正在做截肢手术。”江开辉并未隐瞒。

    “呃……”

    尽管诸葛明月已经听说了这个消息,但得到江开辉的确认,还是一愣,然后犹豫了一下,问道:“义父,那你知道杨策的消息吗?他昨天带人也去苏城了,我一直打不通他的电话。”

    “他死了。”

    江开辉拿着手机,走到楼梯口,才开口回应诸葛明月。

    “死……死了?”

    耳畔响起江开辉的话,诸葛明月浑身剧烈一震,直接瘫在了沙发上。

    哗!

    旋即,手机从她手中滑落,摔在了沙发上。

    她没有去捡,而像是丢失了灵魂一般,无力地靠着沙发,一动不动。

    十分钟。

    足足十分钟后,诸葛明月重新拿起手机,再次拨通江开辉的电话。

    “义父,凶手是谁?”

    诸葛明月开门见山,脸上再无半点震惊,也看不出任何的伤悲,只有刻骨铭心的恨意。

    “秦风。”

    江开辉并未隐瞒,然后问道:“你想做什么?”

    “我要让那个杂碎给我男人陪葬!”

    诸葛明月缓缓开口,语气低沉而坚定,那感觉仿佛天塌下来也不会改变她的决定。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