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一世兵王 > 129章 以卵击石
    129章 以卵击石

    包厢里再次陷入了安静。

    没有人想到,秦风居然会如此强势,在得知许鹏飞的身份后,依然没打算收手,甚至连张百雄的面子都不打算给了!

    “他到底是什么人?”

    这一刻,酒吧的那些陪酒小妹、公主和少爷心中充斥着这样一个疑惑。

    在他们的记忆中,还从来没有人敢在国王酒吧跟许鹏飞发生冲突,也从未有人在王虎出面后,依然要在国王酒吧闹事。

    疑惑的不光是他们,还有许鹏飞和他的跟班。

    原本他们都认为秦风只是王虎的朋友,如今看来,秦风和王虎的关系并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好。

    “王虎,他到底是谁?”

    许鹏飞忍不住开口了,放眼整个东海,敢如此对张百雄不敬的人不多,而在地下世界则是一个都没有!

    “他是欣然的保镖。”王虎解释道。

    “妈~的,张欣然的保镖竟敢如此张狂,他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吗?”

    得知秦风的身份,许鹏飞恼了,在他看来,即便是张百雄的保镖张忠也不能对张百雄不敬。

    “秦风,我也提醒你,鹏飞是许老大的儿子!就算他有错在先,你也不应该下这么重的手,更不应该得理不饶人!”

    王虎脸色有些难看,按照现在这个形势,他不可能不掺和这件事,也没有必要去请示张古!

    因为,他用脚指头都能想到,张古肯定会站在许鹏飞这边!

    “小风,要不这事就算了。”

    马平听到秦风是张欣然的保镖后,有些惊讶,而后想到许鹏飞的身份,一脸不安地对秦风道。

    显然,在他看来,秦风的身份无法和许鹏飞比,若是闹到张百雄那里,最终吃亏的肯定是秦风!

    他不想秦风因为自己的事情,而发生什么意外!

    “马哥,不要担心,不会有事。你自己摁着伤口,等止血后,去卫生间清洗一下。”秦风说着,松开手,让马平自己用毛巾捂着伤口。

    “王虎,别跟他废话了,让你的人动手,所有后果我来承担!”

    与此同时,许鹏飞也开口了,秦风的身份在他看来不值得一提。

    何况,秦风刚才对张百雄出言不敬,即便闹到张百雄那里,最后要悲剧的是秦风,而不是他。

    “王虎,你也看出来了,我不想息事宁人,他也一样,你根本没法圆场。”

    秦风站起身,看着王虎一字一句道:“既然你不愿意袖手旁观,那表明,你要站在他那边,对么?”

    “秦风,做人要有自知之明,你做过了,也太狂了!”

    王虎间接表态,表情变得有些阴沉,“原本,我想这件事暂时到此为止,事后由张爷来处理,但你执迷不悟,要一条路走到黑,那就怪不得我了!”

    “你们都不要出手,坐在这里看着就行。”

    听到王虎的话,秦风懒得再说什么了,而是回头对马平等人安顿。

    之前杨海国的事情算是一个教训——他不担心被人报复,但不代表杨海国、马平这些人不怕,而且他们根本无法承受报复!

    “拿下他!”

    王虎见状,阴着脸,大手一挥,下达命令。

    “是,虎哥!”

    王虎身后六名大汉早就看秦风不顺眼了,认为秦风太狂了。

    话音落下,六名大汉迅速上前,赤手空拳地冲向秦风。

    秦风见状,面不改色,大步迎上冲在最前面的大汉。

    唰!

    大汉眼看秦风径直迎来,狞笑一声,借着冲势,一拳挥出,砸向秦风的面门。

    秦风不躲不闪,任由对方的拳头砸来。

    “嘿!”

    大汉脸上的笑容更浓,那感觉仿佛已看到秦风鼻梁骨被砸断,鼻血乱流的场景了。

    然而——

    下一刻。

    大汉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

    “啪——”

    一声脆响,大汉的拳头砸在了秦风的手掌上,只觉得砸在了一块坚硬的钢板上,震得他右手生疼、发麻。

    他下意识地想抽手!

    晚了!

    灯光下,秦风的右掌猛然一合,五指如同钢爪一般牢牢扣住大汉的拳头,然后用力往下一拉!

    咔嚓——

    脆响传出,大汉的手腕被扯断,身子不受控制地朝前栽倒。

    砰——

    秦风顺势,右膝猛然一顶,正中大汉的下巴。

    咔嚓!

    骨头断裂的声音再次响起,大汉的下巴瞬间碎裂,整个人腾飞而起,狠狠地撞在了天花板上,然后又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地板上,他口吐血沫,浑身宛如虾米一般蜷缩在一起,剧烈地抽搐着,仿佛随时都会死去。

    这一切,看似复杂,实则发生在瞬间,以至于其他五名大汉还没来及接近秦风。

    “呃……”

    灯光下,五名大汉不约而同地停下来脚步,他们目瞪口呆地看着地上的大汉,像是被浇了一盆冰冷的江水一般,浑身上下一阵发凉。

    一股无法言语的恐惧,瞬间充斥着他们的内心!

    身为国王酒吧的安保人员,他们都是王虎的手下,只是普通的混混,并未经过专业的格斗训练,而是通过街头散打锻炼出来的。

    他们除了扛揍,下手够狠之外,比一般人强不到哪里去。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他们看到秦风像是杂耍一般打倒他们的同伴,让同伴像是死狗一样躺在地上,他们能不怕么?

    “呃……”

    就在五名大汉心生恐惧的同时,许鹏飞那几名跟班也是吓得脸色有些发白。

    之前,秦风用筷子钉住许鹏飞的手,虽然过程很夸张,但结果并不是太惨烈,他们没有意识到那意味着什么,带给他们的震撼远不如现在!

    “王哥,多喊点人过来,让他们带上家伙!”许鹏飞心里也有些发毛,但心理素质还算不错,立即对王虎喊道。

    “好!”

    王虎下意识点了点头,秦风的武力值超出了他的想象——他带的这几个人根本就拦不住秦风!

    “王虎,我最后提醒你一次,不要把事情弄到不可收拾的那一步,否则你后悔都来不及!”

    秦风见状,眯起了眼睛,他并不想对王虎动手,但如果王虎继续喊人,并且带刀具、枪支的话,那他不但要对王虎动手,而且很有可能要杀人。

    “呃……”

    耳畔响起秦风充满威胁性的话语,感受着秦风身上所流露出的杀气,王虎的表情阴晴不定。

    他在百雄集团这个黑金帝国里地位并不高,但因为掌管着国王酒吧,人脉很强,经常与张百雄手下那些精英打交道。

    他曾在那些人的身上感受到过杀气,而且听那些人说过,杀的人越多,杀气越浓!

    此时此刻,他感到秦风身上所流露的杀气浓得吓人,相比而言,张百雄手下那些精英身上的杀气简直不值得一提!

    眼看王虎吓得不敢吭声,秦风不再废话,大步朝着许鹏飞走去。

    呼啦——

    剩下五名大汉见状,非但没有阻止,反倒是像小鬼见到阎罗一般,不约而同地散开,给秦风让开路。

    “王……王虎,让你的人出手拦住他,然后立即让人支援!”

    看到这一幕,许鹏飞急眼了,他内心的依仗是自己的父亲,此刻依仗的是王虎,若是王虎怂了,他根本无法抵抗秦风。

    “拦住他!”

    王虎一咬牙,再次下达命令。

    在这个节骨眼上,他不能怂,否则没法给张古交代,而且事后要承受许强的怒火。

    当然,他也留了个心眼,并未立即用对讲机喊人,算是给自己留一条退路。

    因为,理智告诉他,如果他真的喊人带着家伙来对付秦风的话,今天多半要死人!

    耳畔响起王虎的命令,剩下五名大汉虽然心中恐惧,但也只能硬着头皮,再次将秦风包围。

    秦风停下脚步,眯眼盯着正前方的大汉。

    大汉吓得心中一咯噔,下意识挥出一拳。

    这一次,秦风不等对方拳头砸到,原地一记正蹬踹向大汉。

    “砰——”

    “咔嚓!”

    两个声音几乎同时响起,大汉被秦风一脚踹中,像是被击飞的棒球一般,倒飞而出,肋骨断了好几根。

    唰!

    一脚踢飞正前方的大汉,秦风不作停留,原地起跳,右腿空中抡起,脚背紧绷,极速踢向身侧的两名大汉。

    旋风腿!

    砰!

    砰!

    两名大汉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便被秦风踢中腮帮,腾飞而起,先后撞在包厢的墙壁上,颧骨碎裂,满脸是血地倒在地上。

    “虎……虎哥,不行,我们根本拦不住他!”

    剩下两名大汉见状,吓得两腿直打哆嗦,完全失去了出手的勇气。

    在他们看来,跟秦风打,简直就是以卵击石,根本不是对手。

    王虎自然也看出来这一点,但他既没有再下达动手的命令,也没有让两人收手。

    秦风见状,不再出手,只是大步走向许鹏飞。

    “你……你们几个,拦住他,帮我拦住他!”

    眼看秦风走来,许鹏飞彻底慌了,他猛地拔出右手,任由手掌鲜血狂流,大声冲四名跟班大喊。

    没有反应,许鹏飞那四名跟班像是被吓傻了一般,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而是眼睁睁地看着秦风走向许鹏飞。

    “妈~的,你们都聋了吗?”

    看到跟班的反应,许鹏飞差点没气晕过去,然后又一脸惊恐地冲王虎喊道:“王……王虎,快,快喊人……”

    下一刻。

    他的声音嘎然而止。

    一只大手抓住了他的脖子,像是老鹰拎小鸡一般,将他拎了起来,令他无法再发出任何声音。

    灯光下,他的脸上充斥着惊恐,本能地想挣扎,结果发现自己像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束缚了一般,根本无法动弹,只能任由秦风捏着他的脖子,像是拎着一只小鸡一般,走向酒桌。

    很快,秦风走到了酒桌前,一把将许鹏飞的脑袋摁在地上,令其不能动弹。

    “你……你要干什么?”

    许鹏飞脸朝地,惊恐地嘶吼着,“我爸是许强,是张百雄的拜把子兄弟,动了我,就算张百雄保你,我爸也会宰了你……”

    “砰——”

    下一刻。

    许鹏飞的话被一声闷响取代。

    众目睽睽之下,秦风拎起酒瓶,对着许鹏飞的脑袋,用力砸下。

    酒瓶碎裂,鲜血狂飙。

    许鹏飞宛如死狗一般瘫在了地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