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一世兵王 > 130章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130章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秦风三下五除二打残王虎的手下,然后直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用啤酒瓶给许鹏飞的脑袋开了瓢!

    这个结果,完全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没有人想到秦风的武力值这么变~态,更没有想到秦风会如此的强势!

    灯光下,酒桌前,许鹏飞瘫软在那里,头上一片猩红,血水顺着他的脑袋流下,染红了他的脸庞和衣服,看上去比马平还要凄惨——秦风出手的力道,完全不是许鹏飞可比的!

    “他难道不怕事后被报复吗?”

    望着许鹏飞的惨样,那些陪酒的小妹、公主和少爷,心中充斥着这样一个疑惑。

    许鹏飞是国王酒吧的常客,酒吧的红牌小妹、公主和少爷不但记住了他,而且也知道他是东海地下世界大佬许强的儿子。

    在他们看来,秦风把许鹏飞打成这样,事后必定要被许强清算!

    “这下可如何是好……”

    与此同时,马平和其他七名保安则是一脸的担忧。

    正所谓‘人的名树的影’,身为保安的他们,或多或少都有些‘社会哥’朋友,对于百雄集团新三贵之一的许强如雷贯耳。

    虽然秦风口口声声说没事,但在他们看来,许强若是得知自己的儿子被打成了这样,势必要找秦风算账,而且很有可能还会找他们的麻烦。

    他们既担心秦风会因为这件事被打残乃至被丢到黄浦江喂鱼,又担心他们也要承受许强的怒火!

    与此同时,无论是王虎那两名侥幸逃过一劫的小弟,还是许鹏飞的跟班,都显得十分恐慌。

    他们担心秦风接下来会对他们出手!

    而王虎的心情则十分复杂。

    无论今天这件事是什么结果,他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但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已完全超出了他的预想和掌控。

    他无法阻止秦风,也不敢阻止!

    甚至,他都不敢给张古打电话,生怕秦风会将矛头对准他。

    那样一来,他便会赴许鹏飞的后尘,绝对会被人抬着出包厢!

    就在众人心思迥异的同时,许鹏飞逐渐恢复了意识和知觉,下意识地伸手摸向脑袋,结果摸了一手血,吓得他浑身一阵剧烈颤抖!

    旋即,他看到秦风就站在旁边,生怕秦风继续动手,直接闭上双眼,选择装死。

    “要不要我一酒瓶把你砸醒?”

    秦风居高临下地看着许鹏飞,冷声问道。

    “不……不要……”

    许鹏飞吓得浑身一哆嗦,连忙睁开了眼睛,脸上再无半点不可一世,有的只是惊恐。

    “磕十个响头,认错,少一个,我砸你一酒瓶!”秦风开口了,语气冷漠,给人一种毋庸置疑的感觉。

    “呃……”

    耳畔响起秦风的话,无论是那些陪酒小妹、公主和少爷,还是马平等八名保安,甚至是王虎和许鹏飞的手下,都愣了。

    他们没有想到,事情发展到这一步还没算完,秦风还要继续羞~辱许鹏飞!

    愣神之余,马平的心中充斥着感动!

    因为,他知道,秦风用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方式对付许鹏飞,完全是为了给他出头,让他出气,可谓是良苦用心。

    “你……”

    许鹏飞下意识地张开嘴,想说什么,但碰触到秦风那漠视的目光,又吓得将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秦……秦风兄弟……”

    王虎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了,在他看来,事情如果按照秦风所说的发展下去,将不堪设想。

    然而——

    不等他将后面的话说完,秦风便将目光投向了他,令得他硬生生将后面的话咽了回去。

    “我的耐心有限,我只给你三秒钟思考时间,如果你不想跪,也可以,我砸你十酒瓶,让你的人把你抬进医院!”

    眼看许鹏飞无动于衷,秦风再一次开口了,而且直接报数。

    “三。”

    “二。”

    “不……不要,我磕头认错,现在就磕头认错!”

    当秦风数到二的时候,许鹏飞直接选择将男人的傲骨和身为许强儿子的傲气拿去喂狗,连忙选择认怂。

    因为,他怕了。

    他怕被秦风活生生地用酒瓶砸死!

    话音落下,许鹏飞强忍着疼痛,挣扎着起身,跪在了地上。

    似乎,他担心秦风会临时变卦,所以想尽早磕头认错。

    秦风见状,拎着酒瓶,默不作声地回到了沙发上,坐在了马平的身边。

    “我……我错了……”

    下一刻,在所有人的注视下,许鹏飞缓缓地弯下了脊梁,一边认错,一边对着秦风磕头,但因力道太小,压根听不到声音。

    “我说的是响头,这个我没听到声音,不算!”秦风冷漠地说道。

    许鹏飞正准备第二次磕头,愕然听到秦风的话,气得差点又瘫在了地上。

    身为许强的儿子,他在东海滩不说横着走,但也从来没给人下过跪,更没有被人这么羞辱过!

    然而——

    生气归生气,他知道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如果他不按照秦风所说的做,迎接他的将是酒瓶砸脑袋!

    同样,他也知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道理。

    在他看来,只要忍下此刻的屈辱,等他离开国王酒吧后,势必要十倍讨回来!

    “砰!”

    “砰!”

    “砰!”

    ……

    带着这样的想法,许鹏飞很快便又开始磕头,力道很大,声音很响,那感觉生怕秦风不满意,让他重来。

    一个,两个,三个……

    包厢里,许鹏飞不断地磕头,看上去比上坟的时候还要卖力、虔诚。

    看到这一幕,那些陪酒的小妹、公主和少爷完全傻眼了。

    马平等人也呆住了!

    他们从未想过,像许鹏飞这样的大纨绔,会给他们磕头认错。

    许强的那些跟班则有种如梦似幻的感觉。

    他们努力地将往日里嚣张跋扈的许鹏飞和此刻磕头认错的许鹏飞联系在一起,但无论他们如何努力,两个身影像是隔着十万八千里,根本无法重叠!

    而王虎和其手下,则是一脸的恍惚。

    他们既对眼前的一幕感到不可思议,又好奇秦风到底依仗什么,才敢如此羞辱许鹏飞!

    凭什么?

    “我……我可以走了吗?”

    回应他们的是许鹏飞的声音,他依然保持着下跪的姿势,强忍着内心想杀死秦风的冲动,竭力地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开口冲秦风问道。

    这一刻的他,就像是古代的奴才在请示自己的主子!

    “我知道,你此时此刻恨不得将我扒皮抽筋……”秦风缓缓开口,答非所问。

    “没……没有!上天作证,绝对没有!”

    许鹏飞昧着良心打断秦风的话,头摇得如同波浪鼓一样。

    “你刚才不是搬出你老子吓唬我吗?”

    秦风再次开口,惊得所有人目瞪口呆,“我现在给你一个机会,打电话给你老子,除此之外,你还可以搬你能搬动的一切靠山!”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