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一世兵王 > 135章 赔罪
    135章 赔罪

    耳畔响起张百雄的话,望着张百雄那决然的表情,许鹏飞傻眼了。

    原本在他的计划里,张百雄和他父亲许强来是为他出头的,而如今,张百雄非但不帮他出头,甚至不愿意帮他说好话!

    这让他有种坠入深渊的感觉,他张着嘴,想说什么,却觉得喉咙里像是卡着鱼刺似的,硬是一个字也没说出口。

    许强也是有些发愣。

    在他看来,张百雄就算不为他儿子出头,至少也应该帮着他儿子说些好话,让秦风不要再处置他儿子了。

    愣神过后,许强心中有些不舒服,他想说什么,但想到之前已经说了一切听张百雄的,便没有吱声。

    嗯?

    察觉到许强眼中一闪而过的不满和脸上若隐若现的郁闷,张古心中一动,眼中精光闪烁。

    同一时间,王虎吓得两条腿直打哆嗦。

    要知道,许强虽然不是当年和张百雄一起打江山的元老,但自从追随张百雄后,一直深受张百雄的器重、重用,在百雄集团的身份地位一路攀升,如今已是绝对核心成员,同样也是张百雄手下的重要干将。

    若非如此,张百雄也不会将作为摇钱树的赌博生意交给许强打理。

    尚且连许强的儿子,张百雄都不愿意庇护,何况他这样一个小罗罗?!

    这一刻,他既恐惧,又庆幸,庆幸之前留了个心眼,没有按照许鹏飞所说的那样,调集手下,携带武器对秦风出手,否则,他有一万个理由相信,不用秦风动手,张百雄都会把他剁碎了丢到黄浦江喂鱼!

    “强子,你也不要怪我不帮你,实在是这件事情,鹏飞做得太过火,我实在没法开口跟秦风求情。而且,我了解秦风,他属于那种有恩报恩、有冤报冤的人。如果他真的执意要对鹏飞出手,即便我开口,也无济于事。”张百雄叹了口气,他同样看出许强很郁闷,但依然坚持自己的决定。

    一方面如同他所说的那样,在他看来,秦风属于那种言出必行的人,几乎不会因为他人的影响而改变自己的决定。

    更为重要的是,许强是他手下的干将没错,但秦风两次救了他的女儿,对他可谓是恩重如山,而且还将南苏地下世界的话语权送给了他!

    他怎么可能为了许鹏飞,失去秦风这样一个朋友和合作伙伴?

    何况,今日之事,所有的错都在许鹏飞身上?!

    “知道了,大哥。”

    许强点了点头,事到如今,他只能祈求秦风前面已经出过气了,不会再对许鹏飞做什么,否则今天许鹏飞在劫难逃。

    “爸……”

    许强不好再说什么,许鹏飞却不甘心,他一脸祈求地看着许强。

    然而——

    不等他把后面的话说出口,便被许强冷冷打断:“孽子,你给我闭嘴!自己闯的祸,自己承担后果!”

    “——”

    许鹏飞嘴巴微张,终究没再说什么。

    “我们过去吧。”

    张百雄见状,不再废话,起身提议去找秦风。

    “好的,大哥。”

    许强点头,然后瞪了许鹏飞一眼。

    许鹏飞宛如丢失了灵魂一般,满脸呆涩地站起身,步伐僵硬地跟在许强的身后。

    而王虎则是心惊胆战地站了起来,结果因为两腿软的厉害,要栽倒,好在张古手疾眼快,一把拉住了他。

    王虎连忙用一种祈求的目光看着张古,希望张古稍后能帮他说几句好话,让他免受惩罚。

    “不要给我丢人现眼!”

    张古扶着王虎,压低声音警告道。

    王虎连忙闭上嘴巴,将到嘴边的话咽回肚子。

    包厢门口,许鹏飞那三名没有挨打的跟班搀扶着孔铮靠在墙上,均是一脸的惊恐不安。

    此刻,看到张百雄带着众人走出,除了断腿的孔铮外,其他三名跟班连忙站直身子。

    张百雄看了四人一眼,并未说什么。

    许强亦然,他的心中七上八下,想着见到秦风该怎么说,完全将四人当成了空气。

    至于许鹏飞……

    此刻的他,等于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哪有心思去管四人的死活?

    “你们也一起进去。”

    眼看张百雄、许强都未作声,张古开口了,他知道,这四人必须一起跟着进去,接受秦风的处置。

    “是这个包厢吗?”

    张百雄带着众人几步便走到了K206包厢门口,转身问道。

    “是的,义父。”张古第一时间回答。

    张百雄闻言,并未直接推门而入,而是选择敲门。

    “请进。”

    包厢里一片安静,秦风和马平八人都默不作声地坐在那里,均是听到了敲门声。

    其中,马平八人意识到了什么,纷纷掐灭了烟头,不约而同地站了起来。

    而秦风则是一脸淡定,并未起身,而是靠在沙发上,开口回应。

    下一刻。

    包厢门被人推开,张百雄率先走进包厢。

    “秦先生!”

    进入包厢,张百雄的目光第一时间落在了秦风身上,他一边走,一边微笑着冲秦风打招呼。

    “张总,你怎么来了?”

    秦风本以为是许强来了,此刻看到张百雄,先是一怔,而后站起身,赫然看到许鹏飞跟在一名中年男子的身后,除此之外,张古带着王虎及许鹏飞的跟班也先后走进了包厢。

    “唉,发生这样的事情,我感到很抱歉,也很遗憾。”张百雄径直走到秦风身前,距离秦风一米处站定,叹了口气道。

    “确实挺遗憾的,张总请坐。”

    秦风点头,然后做出一个请的手势,一旁的马平立刻让开位置。

    “事情的经过,我已经了解了,我带他们过来,是专程向你赔罪的。”张百雄坐在秦风身边说道。

    “秦先生,很抱歉,因我对孽子管教不严,才发生这样的事情。”

    随着张百雄的话音落下,许强心中一动,连忙接道:“今日之事,错全在我孽子,秦先生想怎么处理都行,我绝无二话!”

    “强子,是我兄弟,负责博彩生意。”

    张百雄再次开口,点明和许强之间的关系,然后话锋一转,道:“在处理鹏飞之前,先处理王虎!身为酒吧负责人,他没有及时阻止这件事,反倒是火山浇油,导致事态扩大——依我看,这件事情,他至少要付一半的责任!”

    “噗通——”

    听到张百雄的话,王虎吓得脸色狂变,直接跪倒在地,磕头认错,“张爷饶命,秦兄……先生饶命!”

    他原本想如同之前一样称呼秦风为兄弟,但仅有的一丝理智告诉他,这样很不妥,便及时改口。

    面对王虎的求饶,秦风未做表态,他之前不但给王虎投桃报李,没有对王虎出手,而且两次提醒王虎不要插手这件事情,但王虎执意要帮着许鹏飞对付他和马平等人。

    “小古,他是你的人,你说怎么处置?”张百雄看向张古。

    “义父,我建议撤销他的职务,同时把他从百雄集团开除。”张古想了想道。

    “就这么简单?你这也太护犊子了吧?!”张百雄眉头一挑,怒斥道。

    “义父,您的意思是?”

    张古脸色有些难看,他没有想到张百雄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训斥他,这让他很难堪。

    “小忠,剁掉王虎一只手,然后丢出包厢,让他明天天亮之前滚出东海!”张百雄冷声道。

    “是!”

    张忠简练地给出答复,然后上前,走向王虎。

    “张……张爷,饶命……”

    王虎吓得冷汗直流,大声求饶。

    唰!

    下一刻,他的求饶声被一道破空声打断。

    灯光下,张忠两步走到王虎的身前,一把摁住王虎的手,然后从腰间抽出一把锋利的匕首,猛然一挥!

    “噗——”

    手起刀落,王虎的右手手腕直接被锋利的匕首切断,鲜血狂飙而出。

    “啊——”

    王虎惨叫一声,下意识地捂着伤口,蜷缩在地上,浑身抽搐。

    张忠不作停留,大手一挥,一把抓住王虎的脖子,轻轻一提,像是老鹰拎小鸡一样拎起,然后拉开包厢门,像是丢垃圾一样丢了出去。

    做完这一切,张忠关上包厢门,重新站在门口,一言不发。

    与此同时,包厢里格外的安静,安静得能够听到众人的呼吸声。

    其中,许鹏飞的呼吸格外急促,脸色苍白如纸,豆子大的冷汗不断从他的额头渗出,两腿不停地哆嗦着,仿佛随时都会跌倒。

    “孽子,还不跪下,给秦先生磕头,自打耳光,认错?”

    许强心里也有些发毛,但他毕竟是百雄集团的新三贵之一,心理素质非常人可比,不但没有将内心的情绪流露在脸上,而且还第一时间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

    在他看来,与其等着张百雄或者秦风开口,不如让许鹏飞主动认错、求饶。

    而且,通过秦风之前教训许鹏飞的手段,许强隐约觉得,秦风是在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许鹏飞用酒瓶砸破马平的脑袋,逼迫马平下跪,这些秦风都一一还了。

    事到如今,他觉得只剩一件事了——许鹏飞曾在K288包厢扬言,要当着王虎的面抽秦风等人耳光。

    为此,他才让许鹏飞自抽耳光赔罪!

    “噗通——”

    许鹏飞早就吓得魂都没了,此刻听到许强的话,顺势一倒,双膝直接砸在了地上。

    “啪!”

    “啪!”

    “啪!”

    倒地之后,不等许强再开口,许鹏飞便自抽耳光,抽得很卖力,那感觉仿佛生怕秦风不满意。

    “呃……”

    看到这一幕,马平等八名保安一阵恍惚。

    尤其是马平!

    他清晰地记得,许鹏飞在K288包厢说要当着王虎的面抽秦风耳光的时候,是多么的不可一世!

    他也记得,当秦风之前要对许鹏飞出手,许鹏飞搬出许强和张百雄时,是多么的有底气!

    而如今,许鹏飞却当着张百雄和许强的面,给秦风下跪认错不说,而且还自抽耳光!

    这种反差,让他有种如梦似幻的感觉!

    “秦先生,如何处置他,你说了算,我和强子一样,绝无二话。”就在马平等人恍惚的同时,张百雄开口了。

    “呼……呼……”

    听到张百雄的话,不等秦风开口,许鹏飞下意识地停下了自抽耳光的举动,大口喘着粗气,苍白的脸上充斥着恐惧和不安,一股热尿不受控制地从两腿间涌出!

    吓尿了。

    秦风尚未开口,他便被吓尿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