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一世兵王 > 136章 不杀之恩
    136章 不杀之恩

    许鹏飞怕了。

    他真的怕了!

    他怕秦风会像处置王虎一样,剁掉他一只手。

    他更怕秦风直接要了他的小命!

    这一刻,他觉得自己像是法庭上受审的犯人,等待着法官的宣判。

    紧张,焦虑,不安,恐惧……

    各种负面情绪一股脑地出现,让他近乎奔溃!

    与此同时,许强、张古、许鹏飞的四名跟班以及马平等八人也是将目光投向了秦风。

    其中,许强也紧张了。

    饶是他身居高位,心理素质极佳,但此时此刻,涉及到他儿子生死的时候,他无法驱散内心的紧张。

    张古则是若有所思地看着秦风,似乎在思索秦风到底会怎么做。

    许鹏飞那四名跟班,吓得面无血色,浑身直打哆嗦。

    在他们看来,如果许鹏飞要是小命不保的话,他们也逃不掉,肯定要给许鹏飞陪葬!

    而马平等八人看向秦风的目光充斥着惊疑,他们实在想不通,身为东海地下世界教父的张百雄,为何如此给秦风面子!

    “张总,我之前之所以让许鹏飞打电话喊许总过来,是许总的儿子事后报复。”在众人的注视下,秦风缓缓开口,答非所问。

    “秦先生多虑了,我保证,孽子今天无论受到什么处置,都不会实施报复!”许强连忙开口,一脸信誓旦旦。

    “我不怕报复。无论是谁来报复,用什么方式,我都不惧!”

    秦风再次开口,语气虽然平静,但所有人都能察觉到他言语之中的自信,随后,他话锋一转,指向马平几人,“我只是担心他们会被报复。”

    “秦先生,刚才强子说的,也就是我说的,今天无论是什么结果,绝对不会有人对他们几人实施报复。”张百雄也开口了,算是表态。

    “张总,我信你的话。但我还是有必要提醒许总一句。”秦风点头,然后看向许强。

    “秦先生请说。”许强眼巴巴地看着秦风。

    “今后,如果他们八人被人打击、报复,我都会把账算到你儿子头上!”秦风一字一句道:“届时,所有一切后果,皆有你儿子承担!”

    “呃……”

    耳畔响起秦风的话,众人都是一愣。

    他们没有想到,秦风让许强来,竟然是为了保护马平等人——秦风这句话,无疑是给了马平等人一张护身符,至少在东海地下世界,无人敢动他们!

    “秦……秦先生,如果他们是因为招惹到了别人,被打击、报复……”

    许强有点为难,他可以保证自己的儿子不去报复马平等八人,但无法保证马平等八人不会惹是生非。

    如果是因为马平八人惹是生非被人整了,回头算到他们父子二人头上,这锅就背得太冤枉了!

    “一切按照秦先生所说的办,我相信,秦先生的朋友不会没事去招惹他人!”张百雄开口打断了许强的话,一锤定音。

    “是,大哥!”

    张百雄的决定让许强有些郁闷,但他没有表现出来,对他而言,只要儿子能够免受处罚,其他一切都好说。

    接连听到张百雄和许强的话,马平等人先是一呆,而后均是有些激动。

    原本,他们还担心会因今晚的事情吃不了兜着走,很有可能要逃出东海,结果,张百雄亲自带人来了,却不是找他们算账,而是带人来赔罪。

    而且,秦风送给了他们一张护身符!

    凭借这张护身符,他们不敢说可以在东海地下世界横着走,至少不会被欺负了!

    “张总,请您放心,我们绝对不会无缘无故去招惹他人!”

    激动之余,马平也有自知之明,他知道,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张百雄等人给秦风面子,故而很识趣地开口了。

    “嗯,我信。”

    张百雄点头。

    “马哥,你认为怎么处置他比较合适?”

    消除马平等人的后顾之忧后,秦风将处置许鹏飞的权力交给了马平,毕竟,马平是今晚的第一受害人,至于他倒无所谓。

    “小风,张总、许总他们为了这件事专门来到了这里,给足了我们面子,依我看,这件事到此为止吧?”马平没敢拍板做决定,而是以询问的形式回应秦风。

    “你没意见就行。”秦风点头。

    听到秦风的话,张百雄暗自暗自松了口气,在来的路上,他一直担心这件事会闹到无法收拾的地步,如今看来,结果要比他预想中的好很多。

    许强同样长长松了口气,他庆幸自己刚才反应够快,及时让许鹏飞跪地、自抽耳光认错,让秦风消了气。

    而许鹏飞紧绷的神经瞬间松开,整个人大汗淋漓地瘫软在了地上,看上去像是从水中捞出来的一样。

    他觉得自己在鬼门关上走了一回,侥幸保住了性命!

    “还不快谢谢秦先生大人有大量?”

    尽管秦风不打算继续追究了,但许强还是决定送佛送到西,彻底消除隐患,开口冲许鹏飞提醒道。

    “秦……秦先生,谢谢您大人有大量,不与我一般见识!”

    耳畔响起许强的话,许鹏飞心头一紧,连忙又开口道谢,心中却觉得有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

    他被秦风打了,且跪地、自打耳光,反过来还要谢谢秦风……

    这尼玛说出去都没人信,但却真真实实地发生了!

    “谢……谢谢秦先生!”

    以孔铮为首,许鹏飞的四名跟班,也不约而同地开口道谢,谢秦风不杀之恩。

    “秦先生,相请不如偶遇,既然我们今天有缘在这里见面,不如喝几杯?”眼看事情了结,张百雄的脸上恢复了笑容,邀请秦风喝酒。

    “张总,今天太晚了,改天吧。”秦风找了个借口,委婉拒绝,“我带我朋友去医院缝针、包扎下!”

    在他看来,今晚发生的事情和此刻的气氛,实在不宜喝酒,无论是马平等人,还是许强、许鹏飞父子绝对都没有喝酒的心思了!

    “好吧,那就改天。”张百雄点头。

    “张总,我们先走一步,改天我找你喝酒。”秦风起身与张百雄告辞,言语很客气。

    因为,他知道,张百雄今晚给足了他面子,他自然也要礼尚往来。

    “好,恭候你大驾!”

    张百雄起身,笑着与秦风握手。

    松开张百雄的手,秦风又与许强、张古点头示意,然后带着马平八人,率先走出包厢。

    包厢外,王虎被砍断一只手,浑身是血的瘫在那里,因为失血过多,脸色苍白如纸,毫无生气可言。

    嗯?

    看到秦风带着马平八人走出,王虎的脸上充斥着后悔!

    他后悔当时没有听秦风的提醒,而是选择站在许鹏飞那边,下令让人对秦风出手。

    在他看来,如果当时他没有下令,那么,事情绝对不会闹到现在这般地步。

    退一步讲,就算闹大了,与他的关系也不大,他不会被剁掉一只手!

    然而——

    这世上没有后悔药可卖。

    一失足成千古恨!

    因为他一时的大意,不但被砍掉一只手,还要被赶出东海,失去所有的一切!

    ……

    几分钟后,秦风带着马平八人来到楼下大厅,马平原本要去结账,结果得知有人已经结过账了。

    对此,秦风心如明镜。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张古除非脑袋被驴踢了,才会跟秦风几人收钱。

    “小风,你和张百雄、许强到底什么关系?我怎么感觉他们很敬重你?”

    出了国王酒吧,马平忍不住开口问道,在他看来,如果秦风只是张欣然的保镖,张百雄绝对不会这么做!

    唰!

    马平问的,也是其他几名保安想知道的,他们纷纷好奇地看着秦风,等待着秦风的回答。

    “你们之前也听到了,我是张百雄女儿张欣然的保镖。”秦风笑了笑,半真半假道:“我曾救过张欣然两次,张百雄欠我人情。”

    “原来如此!”

    “江湖一直流传张百雄义薄云天,看来的确如此!”

    “小风,你有这层关系,还在学校干屁的保安啊——张百雄随便给你安排一份差事,你不说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起码可以住豪宅,开豪车,睡明星!”

    马平几人议论纷纷,一脸的羡慕嫉妒恨。

    秦风笑而不语,拦下出租车,本想带马平去医院包扎,结果马平死活都不同意,而是让其他保安陪着。

    为此,秦风倒也不强求,自己乘坐一辆出租车回东海大学。

    当秦风带着马平等人离开后,张百雄和许强、许鹏飞父子也离开了。

    前者返回紫园富人区,而后者则是带着许鹏飞去医院处理伤势。

    至于张古则留了下来,处理后续事宜。

    “爸,今晚的事情我确实错了,我以后保证改。”

    前往医院的路上,许鹏飞看到父亲许强阴沉着脸,一言不发,主动认错。

    “唉……我很早以前就跟你说过,这世上,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就算是皇帝都有被拉下马的时候,何况我们?做人做事,还是要低调,切忌张扬,可你就是不听,这次踢到铁板了吧?”许强叹气道。

    “爸,我到现在都没搞明白,就算那个秦风能打,救过张欣然两次,张叔也不至于忌惮他啊?”

    许鹏飞问出了心中最大的疑惑,在他看来,以张百雄的身份、地位,可以感激秦风,给足秦风面子,但不应该忌惮。

    而事实上,他在包厢里的时候,能够察觉到,张百雄对于秦风很是忌惮!

    “你还算有心。”

    许鹏飞的话让许强感到有些意外,他没有想到自己的儿子在那种情形下还能察觉到这些细节,而后苦笑道:“你说的没错,无论是我还是你张叔确实都很忌惮他。”

    “为什么?”许鹏飞不解。

    “因为,南苏的杨策是被他灭的!”

    许强语出惊人,“他一人,空手赤拳,血洗了南苏地下世界,斩杀杨策及其手下三十九人,并将南苏地下世界的话语权送给了你张叔!”

    “呃……”

    许鹏飞如听天书,呆若木鸡!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