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一世兵王 > 139章 索命的厉鬼
    139章 索命的厉鬼

    杨策死后, 长江三角洲便成为了华夏地下世界关注的焦点,而南苏是焦点中的焦点。

    整个华夏地下世界的大佬都在观望和猜测。

    他们袖手旁观百雄集团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抢占南苏的地盘,猜测百雄集团到底能用多久才能攻下整个南苏。

    苏城,南锡……

    三天!

    仅仅三天时间,朱文墨便率领百雄集团的经营骨干,以苏城为起点,摧枯拉朽地攻克了苏南和苏北,只剩下了南苏省府江宁,也是杨策的大本营。

    朱文墨能够率领手下,在如此短的时间里攻克这么多座城池,主要有两个原因。

    第一,杨策及其手下三十九人被血洗,这件事太过轰动,直接威慑了杨策黑金帝国外围那些乌合之众,让他们没有胆量抗衡!

    如此一来,各地场子的老板、股东都急眼了!

    杨策和张百雄不同,因为其扩张速度实在太快,外加底子薄弱,资金链跟不上,完全属于他的场子很少,大多数场子都是以入股的方式进入的。

    他投入资金和派人管理场子,然后分红。

    老板和股东们急眼后,第一时间找到了诸葛明月,让诸葛明月处理麻烦,从而牵扯出来第二个原因——诸葛明月把所有场子的股份全部出售了!

    一个不剩!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那些场子的老板、股东,第一时间收购,然后主动找上了朱文墨,要让百雄集团入股,成为各大场子的守护神。

    如此一来,事情就变得很简单了,朱文墨只是和那些老板、股东因为股份分配问题费了费口舌,然后便成为了各地场子的股东和管理者,而且占据的股份份额比杨策要高。

    不战而屈人之兵。

    这是百雄集团在过去三天里攻占南苏的真实写照。

    “诸葛明月会将江宁让出来吗?江家真的会坐视不理么?”

    第四天,当朱文墨率领手下进入江宁后,几乎所有关注事态发展的人,心中都充斥着这样两个疑惑。

    没有答案。

    他们在等,等最终的结果。

    而朱文墨却等到了诸葛明月的电话。

    “今晚九点,江湖酒吧,不见不散。”诸葛明月在电话如是说道。

    她要与朱文墨见面!

    “好!”

    对此,朱文墨只回了一个字,然后便挂断了电话。

    ……

    夜晚八点三十分,朱文墨离开江陵大酒店,乘坐一辆S级奔驰前往江湖酒吧。

    “朱爷,真的不用去探查江湖酒吧的情况吗?或者说,我们是不是应该多带点弟兄?我总觉得这是一场鸿门宴。”汽车里,负责开车的青年忍不住开口问道。

    他姓朱名刚,外号‘小猪’,是朱文墨的司机兼保镖。

    当初,朱文墨选择他当保镖的时候,除了他跟着张忠学到了真本事之外,还因为他也姓朱,让朱文墨觉得亲切。

    “诸葛明月不是刘邦,我也不是项羽,她也不敢摆鸿门宴。”朱文墨摇头,胸有成竹。

    听到朱文墨这么一说,朱刚不敢再多嘴,老老实实地开车。

    江湖酒吧的规模并不大,只有一层,不到一千平米,装修得也不算豪华,只能称得上有特色,是复古风,但它却是江宁最知名的酒吧之一!

    这一切,只因为它完全属于杨策,而且是杨策经常光顾的酒吧之一。

    在过去崛起的十年中,杨策每次进行重要谈判都是在江湖酒吧进行的。

    八点五十五分,朱刚驱车驶入江湖酒吧停车场,与朱文墨预计的时间一分不差。

    嗯?

    进入停车场,朱刚惊讶地发现,整个停车场空荡荡的,只有一辆劳斯莱斯幻影。

    “难道朱爷判断无误,诸葛明月只身一人前来?”朱刚停下车,心中充斥着疑惑。

    “小猪,你在车里等我。”

    仿佛为了给朱刚揭秘似的,朱文墨开口说道。

    “朱爷……”

    朱刚有些不放心,欲言又止。

    “冤有头,债有主,诸葛明月即便想报仇也不会找我。”朱文墨淡定一笑,然后不等朱刚下车,便自己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夜幕下,江湖酒吧四个字在灯光的点缀下格外明显,给人一种龙飞凤舞的感觉。

    整个酒吧灯火通明,但朱文墨很清晰地看到酒吧门口空无一人!

    没有迎宾,没有安保人员!

    这和朱文墨预料的完全一致!

    随后,朱文墨淡定地走进江湖酒吧,赫然发现,酒吧里同样空荡荡的,不要说客人,就连侍者都没有,只有一个女人坐在一个卡座上,身前摆着一瓶拉菲,自倒自饮。

    她不是别人,正是江宁乃至南苏最知名的贤内助——诸葛明月!

    今晚的诸葛明月穿着一件黑色的披风,里面搭配着黑色的打底衫,两条美腿被黑色的皮裤包裹,整个人给人一种冷艳而成熟的感觉。

    然而——

    她浑身上下最吸引人的不是她的身材,而是她胸口的白花!

    “整个华夏地下世界都知道百雄集团的军师朱文墨擅长算计,百闻不如一见,连见面时间都算计得恰到好处,真是开眼了。”

    看到朱文墨走进酒吧,诸葛明月一边给自己倒酒,一边开口,目光自始至终没有离开酒杯,语气看似钦佩,更似嘲讽。

    “南苏都在赞誉诸葛明月小姐是江宁乃至第一贤内助,智勇双全,果然名不虚传,竟然单人设宴。”朱文墨一边走一边回应,语气平静,但却夹着一丝其他含义,算是给予回击。

    “这里只有酒,何来宴之说?”诸葛明月抬起头,冷笑看着朱文墨。

    “无酒不成宴,有酒无菜也算宴。”

    朱文墨说着,不等朱文墨开口,便主动坐在了诸葛明月的对面,目光毫不回避地迎上诸葛明月阴冷的目光,打量着这个在南苏乃至南半国都很出名的女人。

    “难道你不知道这样看女人很不礼貌?”诸葛明月挑眉。

    “战场无礼节!”

    朱文墨淡淡一笑,话锋却很犀利,直接让气氛变了。

    “战场厮杀确实不需礼节,但两军谈判难道也不需要礼节?”诸葛明月冷声回击。

    “胜者为王,败者为寇,何来谈判之说?我孤身前来,便是最大的礼节!”朱文墨一字一句道。

    “好一句,胜者为王,败者为寇!”

    诸葛明月眉头皱得更紧,脸上流露出几分鄙夷,“靠一个外人获胜,不知道哪里来的成就感?”

    “非也非也,秦先生是大哥的合作伙伴和朋友,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算半个百雄集团的人!”朱文墨摇头,然后为自己倒了一杯红酒。

    没有回答,诸葛明月听到秦风这个名字后,眼中涌现出了刻骨铭心的恨意和让朱文墨都为之心惊的冷冽杀意!

    恨意,杀意,稍纵即逝!

    旋即,诸葛明月的表情恢复平静,她端着酒杯轻轻摇晃着,看似漫不经心地说道:“江宁的地盘,你开价。”

    “你还有地盘吗?”朱文墨冷笑。

    “你……”

    诸葛明月终于被激怒了,这里是江宁,是江湖酒吧,是杨策的大本营,但朱文墨却如此有恃无恐,等于在践踏那份杨策用热血和性命换来的骄傲。

    这……让她直接恼了!

    “凡是属于你和杨策完全控股的场子,市场价一半收购,你们占股份的场子,市场价收购。”

    朱文墨开口了,语气不再不温不火,而是格外的强势,“否则,我保证,从谈崩的那一刻开始,你所有参与的场子都无法正常经营!”

    “好!”

    出乎朱文墨预料的是,这一次,诸葛明月很干脆地便答应了下来。

    她甚至没有做思考!

    因为,她知道,她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除此之外,她也不想讨价还价——如今的她,已经不在乎钱了!

    她只在乎给杨策报仇!

    “祝我们合作愉快。”朱文墨微笑着端起了酒杯。

    “在合同签订之前,这家酒吧还属于我,现在,请你离开!”诸葛明月没有碰杯,而是冷声驱逐朱文墨。

    “1982年的拉菲,味道很正。”

    朱文墨并不生气,而是微笑着扬起脖子,将酒倒进嘴中,咽进肚子里,才缓缓起身,“再见!”

    话音落下,朱文墨不再等待,转身,大步朝着酒吧外走去。

    “策,恕我无能为力,没法保住你留下的江山,但你放心,我一定会让那个姓秦的杂碎给你陪葬!”

    目送着朱文墨离开,诸葛明月脸上的伪装顿时卸下了,她的表情狰狞,怨气十足,宛如地狱来到人间索命的厉鬼,眼中闪烁着浓烈的杀意,“四个接下任务的组织已经派人进入华夏了。那个杂碎很快就会去给陪葬了,嗯,很快……”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