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一世兵王 > 142章 有我在,没人可以杀你!
    142章 有我在,没人可以杀你!

    夜幕下的校园十分宁静,学生们或是到教室、图书馆里看书、学习,或是三五成群地结伴出去浪,或是在寝室里玩手机、玩电脑,或是约上自己的小男友、小女友在校园里牵手散步,在湖边拥抱接吻,情到深处甚至还会就地野战。

    大学生活不像高中那般紧张,约束也少一些,很大程度上靠自制力。

    而因为自制力的不同,每个人的大学生活都是不一样的,同样的,步入社会之后的发展也是各不相同。

    夜晚十点过后,校园里的学生数量骤减。

    因为,按照东海大学规定,所有寝室楼十点三十分锁门,过了这个时间,学生便无法进寝室楼。

    事实上,很多男生都利用这一点,故意拖延时间,然后以寝室楼门锁了为由,将自己的小女朋友带出去开房啪啪啪,殊不知,女生们心知肚明,只是在装傻而已。

    十点三十分,所有寝室楼同时锁门,校园里几乎看不到人影了,只是偶尔能看到有人进出学校家属院。

    1号校长楼,苏文的那栋房子的三个卧室都亮着灯光,秦风、苏妙依和陈静都没有睡。

    事实上,他们三人从未在十一点前睡过觉。

    其中,陈静每天晚上都会学习,主要是经济领域的知识,十分枯燥,而苏妙依则要丰富得多,画画、练字、练琴,偶尔还会找秦风切磋围棋,结果每次都是完败。

    至于张欣然,她每天晚上都要直播,时间不定,有时两小时,有时只有半小时,完全是随性而为。

    然而——

    今晚的她,并没有直播,卧室里的灯是关着的。

    她从下午到现在一直躺在床上发呆,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都不想。

    秦风三人以为她是受到网络事件的打击,却不知,这已成为她的一个习惯。

    她每年到了这个时候都会如此!

    因为,三天后是她母亲的忌日!

    每年到了这个时候,她的脑海里时不时会闪现出母亲被击杀的一幕,次数多了心情会变得格外压抑,哪怕再会掩饰和伪装都不行,只有等到给母亲上坟,与母亲‘说些话’,才会逐渐恢复正常。

    黑暗中,张欣然挪动了一下身子,然后下意识地拿起手机,打算看时间,结果发现手机不知道被自己什么时候给关机了。

    “叮……叮……”

    当张欣然打开手机后,短信和微信消息的提示声不断。

    其中,短信都是张百雄发来的,除了询问之外,更多的则是安慰。

    “爸,我没事,就是有些想妈妈了。”

    张欣然在黑暗中给父亲回复了一条短信,然后点开微信。

    “欣然,不要因为一个不相干的人,影响到自己的心情,这样不值。”这是苏妙依发来的信息。

    “欣然,我们虽然相处、相识时间不长,但我认为你是一个坚强的女孩,这件事应该不会击垮你,我期待早日看到活蹦乱跳的你。”这是陈静的信息。

    “张欣然,大叔我记得你没这么矫情啊?无论是高铁上遇险还是在苏城被人绑架,你的表现都让大叔我刮目相看啊,怎么会因为这一点小事被打击得一蹶不振呢?难道我今天遇到了一个假的张欣然?”

    相比苏妙依和陈静而言,秦风的信息要轻松得多,完全是用调侃的口吻。

    “噗——”

    看到秦风的信息,张欣然当下脑补着秦风这么说话的样子,情不自禁地笑了。

    这一笑,让她心中的阴霾驱散了不少。

    随后,她飞快地给苏妙依和陈静回了同样内容的信息:我没事,不用担心。

    轮到秦风的时候,她的嘴角不经意间扬起,勾勒出一个微笑的弧度:大叔,我饿了,可以陪我到学校门口吃夜宵吗?

    打完这些内容后,她又在后面加了一个可怜的表情。

    “好的。”

    很快,秦风便给予了回复。

    收到秦风的回复,张欣然打开床灯,刚要爬起来,结果听到手机铃声再次响起,拿起一看,赫然发现是父亲张百雄打来的电话,便一边下床,一边接通电话。

    “欣然,心情好点了吗?”

    电话接通,张百雄便率先开口问道。

    他给张欣然打了一晚上电话,发了一晚上短信,张欣然都没有回复,急得他团团转。

    若不是从秦风那里得知张欣然没事,他都要放下手头一切事情冲到学校来找张欣然了。

    “老张,我没事。”

    张欣然飞快地回应着,同时拉开衣柜,挑选衣服。

    老张?

    听到这个称呼,张百雄暗自松了口气。

    他知道,女儿只有在正常的时候才会这么称呼他。

    “那你为什么不回短信,而且电话也打不通?”张百雄苦笑着问。

    “手机关机了。”

    张欣然说着,看中了一件衣服,然后一边取下,一边说道:“好了,老张,我要跟大叔出去吃夜宵,先不跟你说了。”

    话音落下,张欣然不等张百雄回话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这丫头……”

    听着听筒里传出“嘟嘟”的声音,张百雄哭笑不得,同时心中涌现出来一个怪异的念头:看来这丫头是真喜欢上了秦风,难不成秦风今后要给我当女婿?

    念头浮现,张百雄被吓了一跳!

    显然,他从内心深处完全接受秦风给他当女婿,但理智告诉他,尽管愿意给他当女婿的人可以从东海排到江宁,但秦风未必愿意给他当女婿。

    因为,愿意给他当女婿的人,绝大多数图他留下的权势和财富,少部分图张欣然的美丽,而秦风看起来这两样都不缺——能随意将南苏地下世界话语权当礼物送出,并且不要分红的人,是差钱的主?

    就在张百雄脑海里蹦出这些乱七八糟想法的同时,秦风已来到客厅,结果足足等了半个小时,张欣然才从卧室中走出。

    “走吧,大叔!”

    张欣然穿着一件连衣裙,上半身是白衬衣,下半身是粉色短裙,两条美腿上裹着黑色的丝袜,配上一双粉色的小高跟,挎着一个黑色的小挎包,看起来少了几分清纯可爱,多了几分成熟性感的感觉。

    “你不是饿了吗?怎么这么久?”秦风起身问道。

    “化妆,穿衣服啊……”

    张欣然里所应当地说着,与秦风肩并肩离开了住处。

    “哭了?”

    离开家属院,走在安静的校园路上,秦风看到张欣然虽然化了精致的妆容,但双眼微微有些泛红,眼圈有些发肿。

    “黑暗中呆的时间太长了,打开灯后,被灯光刺得不适应,直接泪流满面。”张欣然撒谎道。

    秦风笑了笑,并未揭穿。

    如同绝大部分大学一样,东海大学门口也有夜市,而且夜市摊很多,烧烤、串炸、炒饭、炒米线、肉夹馍等吃的应有尽有。

    嗯?

    秦风带着张欣然来到夜市摊后,赫然发现不少人纷纷将目光投来,对着他们议论纷纷,更有甚者直接指指点点,其中有些话说得很难听。

    这让秦风眉头一挑,但又无可奈何——他无法堵住所有人的嘴。

    无奈之余,他只是在有人想拍照的时候,瞪一眼,让对方不敢拍照,然后有些担心地看了张欣然一眼,发现张欣然像是没事人一样,看上去一点也不在意。

    在那些人的议论声中,张欣然大大方方地与秦风肩并肩地走到一个串炸摊位前,要了一些串炸,夹在饼子里,当场便吃了起来,毫不顾忌形象。

    秦风见状,又给张欣然买了瓶水,然后便与她返回学校。

    “我们再散会步吧,消消食。”

    当两人快走到家属院的时候,张欣然已吃完了夜宵,开口提议道。

    “好。”

    虽然觉得大晚上十一点散步挺扯淡的,但秦风知道张欣然的心情依旧不好,便顺着张欣然的心意。

    两人边走边聊,不知不觉来到了学校的后湖。

    借着路灯灯光和月光,秦风隐约能够看到后湖的湖边上有学生,而且数量还不少。

    他曾听马平说过,后湖附近是东大学生的野战基地,尤其是夏天的时候,负责保洁的阿姨每天都要扫一堆的套套和纸巾。

    “走累了,我们到湖边坐坐再回去吧。”张欣然再次提议道。

    “嗯。”

    秦风点头,然后与张欣然找了个无人的地方,坐在了草坪上。

    十月过后,东海的天气已转凉,夜晚多少有些凉意,尤其草坪上有些潮冷。

    为此,秦风将外套取了下来,铺在了草坪上,才让张欣然坐下。

    这个举动,让张欣然心中一暖,然后下意识地将脑袋靠在了秦风的肩头上。

    “大叔,我今天是不开心,但并非因为网上那件事。”

    张欣然靠在秦风的肩头,抬头看着星空,轻声说道。

    “哦?”

    秦风微微一怔,问道:“那是为什么?”

    “因为我想我妈妈了。”

    张欣然轻声说着,当说到妈妈两个字的时候,身子微微一颤,而后又继续说道:“三天后是我妈的忌日,每年到这个时候,我都会情不自禁地想起小时候和她在一起的日子,想起她遇害那天的情形……

    唉,那些场景,就像是魔咒一般,不断地在我的脑海里闪现,怎么也挥之不去。”

    说到最后,张欣然幽幽地叹了口气,“这种情况会一直维持到我去看她。每次我坐在她的房子前,跟她聊聊天,说说话,便不会再去想她了。”

    “其实你爸也很爱你。”

    秦风叹了口气,他不知道怎么安慰张欣然,只好转移话题。

    “我知道,所以我从来不怪他。我不怪他害得我妈妈被人杀死,也不怪他的身份导致我一次又一次被人行凶、绑架。”

    张欣然说着,低下了头,身子不受控制地哆嗦了起来,声音中也开始带着颤音,“你知道吗?我有时候会想,我爸爸有一天会不会和我妈妈一样,被人暗杀。每次有这个想法,我都会问自己,如果我爸死了,我该怎么办?”

    说到这里,张欣然的眼圈红了,她强忍着不让泪水留下,然后继续轻声说道:“只有一个答案,我也会死——无论是他的仇家,还是那些想瓜分他的地盘和财富的人,都不会放过我!”

    “你放心,有我在,没有人可以杀得了你!”

    秦风缓缓开口,对张欣然许下一个诺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