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一世兵王 > 149章 恩将仇报
    149章 恩将仇报

    “何队长,立即将这里的情况上报,请求上级支援,最好是派特警、武警过来!”

    王梦楠追着秦风,一路狂奔,同时大声喊道。

    察觉到身后传来大喊声,秦风知道王梦楠没有听自己的劝。

    他没有再停下来和王梦楠浪费时间,而是动用暗劲,整个人宛如化作一道幻影,顷刻之间便将王梦楠甩远了。

    “这……这是人类能达到的速度吗?”

    停车场里,无论是那些百雄集团的黑衣保镖,还是何泉山和其他八名刑警,看到这一幕后,都像是大白天见到鬼一般,瞪圆了眼睛。

    不光是他们,王梦楠也是惊得不轻。

    她虽然是华夏政法大学的高材生,但因出身于军人家庭,从小便接受各种训练,身体素质远远超于常人,进入警队后更是加强了训练,不说在整个警队最好的,至少是拔尖的。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她刚才已经把速度提到极限了,结果不到十秒钟便被秦风甩远了?

    秦风把王梦楠甩远后,王梦楠非但没有停下来,反倒是再次激起了好胜心理,倔劲上来了,恨不得将吃奶的劲都用上。

    片刻之后,在众人的注视中,秦风和王梦楠两人冲进来普陀公墓。

    与此同时,曹玲的墓地。

    张百雄抱着张欣然,站在松柏前,看着惨死的张忠和吴磊,逐渐从震惊中回过来神。

    他虽然没有想到,自己会被义子张古算计,但他这一生毕竟经历太多大风大浪,有着一颗坚强的大心脏,很快便接受了这个现实。

    相比而言,张欣然则没那么坚强了。

    她像是傻了一般,怔怔地看着张古持枪,带着许强和雷虎两人,朝着她和父亲张百雄两人走来。

    “张古,我张百雄自问待你不薄,甚至要让你来继承我的位置,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张百雄开口了,一脸的愤怒。

    虽然,他对张古没有对张欣然那么好,但基本当作自己亲生儿子来对待的。

    栽培,提拔,放权……

    他几乎给了张古许多豪门子弟才有的成长之路,让张古成为了东海地下世界的太子爷!

    而如今,张古却要置他于死地!

    这……怎能不让他愤怒?

    “义父,你刚也说了,甚至要让我来继承,这也就是说,你至今尚未真正决定让我来接班。”

    张古拎着手枪,边走边笑道:“既然如此,那我为什么不能这样做?杀了你,我不就可以成功取代你了么?”

    “你这是要着急上位啊!”

    张百雄笑了,笑容中充斥着悲凉的感觉。

    “嗯,没错,我是急着上位。”

    张古毫不掩饰,冷冷道:“每当我想到自己心爱的女人天天晚上要陪你睡觉,我就恨不得立刻杀了你。”

    “你真的和沈钰彤有一腿?”张百雄脸色陡然一变,怒不可遏。

    “你说呢?”张古笑着反问。

    “文墨当初提醒过我,可是我太自信了,认为你和沈钰彤都不敢背着我做什么,看来是我错了。”

    张百雄怒极反笑,而后逐渐恢复了冷静,“这么说来,欣然两次被绑架,也有你的功劳?而你这次之所以联合他们两人对我出手,多少也因为秦风的出现——你认为他的出现,威胁到了你的接班人地位!”

    “临危不乱,头脑清醒,这才是我心目中的义父,东海的教父!”张古间接给出答案。

    “许强,你背叛我,是因为前两天发生的事情?”张百雄又看向许强。

    “姓秦的虽然两次救了你女儿,对你有恩,并且帮着我们灭了杨策,但他已经打残了我的儿子,差点让我儿子命丧黄泉,你不帮我儿子出头也就算了,连句好话也不说,还羞辱我们父子两人!大哥当到你这份上,让我怎么信服?”许强冷声回应。

    “张百雄,我雷虎不说为你出生入死,但至少对你做到了忠心耿耿,尽心尽力。你指东,我绝不往西。你为了救你女儿,让我带人退出昆海,我二话不说,照办了。”

    雷虎像是发泄似的,怨气十足,“可是你怎么做的?我退出昆海之后,你没有给我安排位置和业务也就算了,南苏的事情,你让朱文墨去,不让我去,甚至不让我参与!这是什么意思?你是担心我在南苏自封为王么?”

    “雷虎,你性子刚烈,适合当开路先锋,以武制胜,不适合收拾残局,更不适合智取,所以,我没让你负责南苏的事情,而是打算等文墨收拾完残局,再派你过去。”张百雄沉声说道。

    “至于你,许强。你能力出众,我看在眼里,所以一直重用你,信任你,甚至将来钱最快的赌博业务让你负责。你怪我不给你儿子出头,可你曾想过我的难处?如果我为你儿子出头,真的与秦风翻脸,那是在害你们父子,以秦风的性格和行事作风,绝对不会饶过你们父子……”张百雄再次看向许强。

    “义父,都到这个时候了,你就不要说这些了。你以为你说这些,他们两人会临阵叛投,反过来对付我么?你用脚指头也能想到,这不可能——开弓没有回头箭,他们已经背叛你了,就不可能再挺你。何况,今天的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之中,在场的每一个人,我想让谁死,谁都活不了!”

    张古像是小人得志一般,冷笑不已,“包括那个秦风!此刻的他,应该正在来这里的路上,等我干掉你,接下来会有人送他上路!”

    “哥……”

    随着张古的话音落下,张欣然突然开口了,她眼泪汪汪地看着张古,语气恐慌,声音颤抖。

    耳畔响起“哥”这个称呼,望着张欣然那痛苦的模样,张古的脸色微微一变,但很快又恢复了冷漠。

    “哥,我一直把你当亲哥哥一样看待,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和爸?”张欣然痛苦而不解地看着张古问道。

    “古代皇子为了争夺皇位,弑父杀兄的事多了去了,这算什么?”

    张古冷冷开口,不知是为了让自己心安理得,还是彻底让张百雄和张欣然死心,“何况,他是你爸,不是我爸!”

    “哥,你想要继承爸的位置,可以让爸给你,爸他会愿意,我也不会要……”张欣然再次开口。

    然而,这一次,不等她将后面的话说完,便被张古冷冷打断:“张欣然,你太天真了!我刚已经说过了,开弓没有回头箭!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说你爸会把老大的位置让给我,你不要,你不觉得好笑么?我可以很明确地告诉你,如果我现在放了你们,明天我就会被人乱枪打死!这是江湖,江湖,你不懂!”

    “哥,我是不懂江湖,但我八岁那年,亲眼看到妈妈死在我的面前。难道你现在又让我眼睁睁地看着爸死在我的面前吗?而且是死在你的手中?”

    张欣然哭着求情道:“哥,求你了,不要这么做!否则,我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办!”

    “没有以后了,你会陪他上路,一起去阴曹地府找你妈!”张古冷漠无情。

    “哈哈……”

    察觉到张古的决然,张百雄怒极反笑,“我张百雄自从出道以来,义子当先,后来上位,也坚持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却没有想到,玩了一辈子鹰,最后会被鹰啄瞎眼!”

    “义父,江湖已不是八九十年代那个讲义气的江湖了,你老了,不适合这个江湖了,早点退了也好。”张古面无表情。

    “张古,欣然不属于这个江湖,她是无辜的,看在这么多年的情分上,放欣然一条生路!”

    张百雄的笑声嘎然而止,直接放弃了那份属于东海教父和男人的尊严,声音嘶哑地恳求道:“我求你,求你放过她,好吗?”

    “你错了,她是你的女儿,从生下来那一天开始,就注定已经踏进了这个江湖。我如果放走她,如何上位?回去和朱文墨血拼么?”

    张古冷冷说着,然后看了一下时间,眼中杀机涌现,“好了,你们也不用废话了,一起上路吧!等你们死后,我会把你们的尸体埋葬在这里——你可以当成我对你这么多年栽培的回报!”

    “张古,你这个畜生!”

    张百雄勃然大怒,突然扑向张古。

    “砰——”

    迎接张百雄是枪声。

    枪响过后,子弹出膛,瞬间击穿了张百雄的胸口,鲜血狂飙而出。

    “不……不要……”张欣然失声尖叫。

    “欣……欣然,快跑!”

    张百雄一头栽倒在地,艰难地扭头,满是自责和不舍地看着哭成泪人的张欣然,撕心裂肺地喊道。

    “砰!砰!砰!”

    回应张百雄的是三声枪响。

    张古面无表情,连续三次扣动扳机,三颗子弹先后击中张百雄的脑袋、心脏和脖子,直接将张百雄打成了筛子,血肉模糊。

    “爸……”

    看到这一幕,张欣然瘫软在地,然后哭着,缓缓爬到张百雄的尸体旁边,差点昏厥了过去。

    与此同时,藤野不知何时出现,来到了张古的身前。

    “藤野先生,接下来看你们的了,绝对不能让姓秦的活着离开这里!”

    张古将手中的博莱塔92f交给藤野,微笑着说道。

    “张古,你这个恶魔,秦大哥一定会杀了你的,一定会的!”

    耳畔响起张古的话,痛哭中的张欣然,脑海中瞬间浮现出那道如同战神一般的身影,当下抬起头,恨意凛然地看着张古。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