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一世兵王 > 182章 狗男女
    182章 狗男女

    东海龙华殡仪馆前身为龙华公墓,始建于1952年,占地面积4.4万平方米,是世界上最大的殡仪馆之一。

    张百雄的尸体从舟山运回来之后,便存放在龙华殡仪馆的冰棺里。

    就在张百雄死去的第六天,张古成为百雄集团新董事长的当天下午,张百雄的尸体在龙华殡仪馆进行火化。

    一般而言,都是开完追悼会后,对逝者的尸体进行火化,然后举行葬礼,但张百雄被张古打了四枪,脑袋被打烂,死相惨不忍睹,哪怕是聘请殡仪馆手艺最好的妆容师也无法处理。

    为此,朱文墨等人进行商议,在追悼会之前一天,提前对张百雄的尸体进行火化。

    尽管只是火化仪式,但参加人数不在少数,整个百雄黑金帝国的骨干都来了,人数过百。

    他们之中有在集团担任高管的管理人员,也有行走在黑暗之下的精英,

    沈钰彤也来了。

    她没有披麻,只是带着白花。

    这是朱文墨和张古商议的结果——沈钰彤虽为张百雄身前的女人,但未明媒正娶,没有名分,自然不能以妻子的身份和规矩参加火化仪式和明天的追悼会、葬礼。

    尽管如此,沈钰彤在火化仪式上哭得稀里哗啦,差点昏厥了过去。

    这是张古要求她这么做的。

    她为了哭出眼泪,特地按照张古所说的那样,提前在手上抹了辣椒水。

    若非如此,即便她的演技不错,能够挤出眼泪,也绝不会泪流满面的。

    张古也哭了,他站在人群的最前方,默默流泪。

    沈会也哭了。

    他是几位股东之中哭得最厉害的。

    这一切,只因为,身为张百雄教子的他,内心深处很尊重、感激张百雄。

    如果不是张百雄看重他的才华,接连破格提拔,最后更是让他成为百雄集团的股东的话,以他的能力,纵然可以在遍地都是机遇的东海站稳脚跟,但绝对混不到现在这种地步。

    许强和雷虎两人都没有哭,只是板着脸,一副很难过的样子。

    朱文墨同样没有哭,但却双眼通红,肩膀不受控制地哆嗦。

    火化仪式的时间并不长,结束之后,朱文墨让众人散了,明天按时来参加葬礼。

    “朱叔,沈姨感觉要崩溃的样子,我先送她回去,一会来守夜。”待众人散去后,张古冲朱文墨说道。

    “嗯。”

    朱文墨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眼眸深处却闪过一缕阴霾。

    他很早以前就发现张古和沈钰彤之间不正常,也曾侧面跟张百雄提醒过,但张百雄认为不可能,他便没有再去关注,也没有自作主张地暗中派人调查。

    但这次张百雄的死有太多的偶然和蹊跷,让他难免会多想。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张百雄的尸体火化后,张古不留下来守夜,要亲自送沈钰彤回去。

    这多少让他很不满,同时也让他更进一步怀疑张百雄的死有猫腻!

    尽管如此,他没有当众拒绝张古。

    一方面,张古身为张百雄的义子,送沈钰彤回去,也在情理之中。

    另一方面,张古刚成为百雄集团的董事长,论地位在他之上,主动跟他打招呼,已经给足他了面子,他没法反驳。

    更为重要的是,他即便心中有什么想法和计划,也不能在眼下这个节骨眼上实施,而是要等到张百雄的葬礼结束后,张欣然的生死明确后再说。

    “眼睛好痛,都怪你,让我抹什么辣椒水!”

    上车之后,沈钰彤第一时间拿出湿巾擦拭眼角,悲伤的表情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幽怨。

    这一刻的她,就像是恋爱中的小女生在撒娇。

    “如果你不抹辣椒水,哪会演得那么逼真?”

    张古启动汽车,一边沿着殡仪馆的道路行驶,一边扭头冲沈钰彤道。

    “不管,反正一会你得好好补偿我!”

    沈钰彤翻了个白眼,同时挺了挺胸,那叫一个风情万种。

    “那必须滴。”

    耳畔响起沈钰彤的话,想到等会便能实现在张百雄的床上狠狠操练沈钰彤的愿望,张古只觉得下身火热,恨不得立刻赶到紫园别墅。

    约莫一个小时后,张古驾驶着奔驰G63,驶入张百雄在紫园的别墅。

    因为张百雄已死,整个别墅的保镖全部撤掉了,别墅空荡荡的,显得十分冷清。

    然而——

    张古和沈钰彤的心情与别墅的气氛截然相反,两人心中火热,以至于刚进入别墅大厅,便拥抱在一起,热吻了起来。

    “啊——”

    一阵热吻过后,张古猛地将沈钰彤抱起,引得沈钰彤一声惊呼,然后在张古怀中,搂着张古的脖子,再次热吻了起来。

    半分钟后,张古抱着沈钰彤热吻的同时,来到二楼主卧,伸手拧开房门,推门而入。

    “沈姨,我想这一天已经很久了!”

    进入主卧,张古将沈钰彤扔在床上,一边拖着挂有孝牌的西装,一边邪恶地笑着,玩起了角色扮演。

    “小古,阿姨也想很久了,白天想,晚上想,做梦都想……”沈钰彤十分配合地解开衣服纽扣,然后媚笑着将胸前的白花丢到空中。

    旋即,张古脱掉上衣,赤裸着上身,扑到床上,将沈钰彤压在身前,开始了前戏。

    片刻之后,两具赤~裸的身体彼此之间的距离为负数,结合在了一起,而后“啪啪啪”的声音响起,夹杂着叫声,充斥着整个卧室。

    或许是因为太过兴奋刺激的缘故,两人的动作很大,床晃动的幅度很大,以至于撞到了床头柜。

    啪!

    床头柜上,一个相框倒了。

    相片中,沈钰彤穿着一身旗袍,挽着张百雄的胳膊,笑得很甜蜜。

    大床上,她脱光了衣服,奋力地迎合着张古,叫得很卖力。

    他们在用这种方式,欢送着他们这辈子最大的‘恩人’永远地离开。

    ……

    与此同时。

    秦风所在的海岛上。

    秦风陪着张欣然坐在山头。

    “也不知道张古那个人渣是不是如愿以偿地接班上位了,他们有没有给我爸举办葬礼。”张欣然双手抱膝,望着远方的星空,忍不住喃喃自语。

    “放心吧,欣然,我们会回去的。等我们回去,便给你爸报仇,让张古付出惨痛代价!”

    秦风闻言,轻轻揽住张欣然的肩头,轻声安慰道。

    “我知道。”

    张欣然顺势靠在秦风的肩膀上,红着眼,轻声说道:“可……可是,一想到不能参加我爸的葬礼,我就好难过。”

    嗯?

    再次听到张欣然的话,秦风本想说什么,却突然看到远处的海平面上有灯光。

    这个发现,让他心中一动,而后眯眼凝视,确定那不是海市蜃楼,而是真的是有灯光!

    “欣然,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们今晚就可以回去了!”

    确定有船只朝着海岛的方向驶来后,秦风拍了拍张欣然的肩膀,然后起身,快步朝着山洞狂奔。

    ……<span style='display:none'>zGsGQ6gPHWsR6VeCaooqaxzXUlnOykhFtO4TfxTir2or1VR37Ffz48qMXtL/AU9bcE7heUyMVLmDaYUF9RXF3Q==</spa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