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一世兵王 > 190章 主持公道
    190章 主持公道

    追悼厅中,秦风脚踏张古,令得张古跪倒在张百雄的骨灰前,让张百雄安息。

    他的话像是带着某种魔力一般,不断地回荡在众人的耳畔。

    地面上,张古的脸紧紧地贴着地面,脸部肌肉扭曲,眼中除了惊恐之外,还有不甘和屈辱。

    就在不久前,他还是东海地下世界的新教父,准备主持张百雄的追悼会,而此刻却像是哈巴狗一样跪倒在地,用这种方式赎罪。

    这种截然的反差,让他近乎崩溃!

    这一刻,他很想反抗,恨不得立刻将秦风挫骨扬灰,但也只能想想罢了——他压根动弹不得!

    张古身边,张欣然停止了哭泣,她抬起头,看着脚下的张古,忍不住抬起头看向秦风,目光中充斥着感激。

    她知道,秦风这么做,完全是为了她!

    “秦……秦风,你放开张古!”

    就在这时,安静的追悼厅里响起了一个愤怒的声音,一身黑衣的沈钰彤从人群中走出,怒目瞪着秦风。

    她爱张古。

    因为那份爱,她即便得到了女人近乎可以得到的一切物质,依然背叛了张百雄,暗中与张古有奸~情。

    因为那份爱,当她之前看到张古站在前方,主持张百雄的追悼会时,心中非但没有愧疚和内疚,反倒是为张古的成功而感到开心。

    因为那份爱,当她看到张古被秦风踩在脚下,跪着向张百雄赔罪时,她心如刀割,忍不住站了出来。

    唰!

    唰!

    唰!

    ……

    刹那间,众人的目光从秦风身上挪开,投向了沈钰彤,而后又回到了秦风身上。

    显然,所有人都想知道,秦风接下来会怎么做。

    “欣然,你想让她跪在这,还是让滚出去?”秦风没有去看沈钰彤,而是低头冲张欣然问道。

    “你……你凭什么主持公道?”

    原本,沈钰彤就因秦风强势的举动而愤怒,此刻听到秦风的话,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似的,顿时就炸毛了。

    “她没有资格跪在这里,我不想见到她!”张欣然恨意凛然地说道。

    一直以来,她都不喜欢沈钰彤,无法接受沈钰彤和张百雄在一起。

    在她知道张古和沈钰彤有奸~情之前,她觉得沈钰彤抢了原本属于她妈妈的位置,所以不喜欢,但并没有极力反对张百雄和沈钰彤在一起。

    而如今,她认为沈钰彤是害死她父亲的推手,对沈钰彤恨之入骨!

    “你是自己滚出去?还是我帮你?”

    秦风终于将目光投向了沈钰彤,语气毋庸置疑。

    “你……你算什么东西?”

    沈钰彤气得浑身哆嗦,伸手指着秦风,怒斥道。

    无知者无畏。

    她虽然知道秦风很厉害,但具体厉害到什么程度,她并不清楚,以至于完全没有想过这么做会有什么后果。

    嗖!

    回应沈钰彤的是一道破空声!

    花池旁边,秦风挪开脚,脚下一蹬,宛如一支离弦的箭一般,射向沈钰彤,速度极快,瞬间来到了沈钰彤的身前。

    “你……你要干什么?”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了沈钰彤一跳,她下意识地后退一步。

    干什么?

    下一刻。

    呼!

    众目睽睽之下,秦风右手陡然一挥,一把抓住沈钰彤的脖子,顺势拎起,然后用力一甩,像是丢垃圾一般将沈钰彤甩了出去!

    “啊——”

    沈钰彤刚察觉到脖颈传来剧痛,还没反应过来,身子便腾空而去,像是被击飞的棒球一般飞向门外,吓得她尖叫不止。

    噗通!

    尖叫过后,沈钰彤的身落在了追悼厅门外。

    灯光下,她的身子如同一只虾米一般蜷缩在一起,浑身颤抖,面部肌肤被擦破,鲜血淋漓。

    “呃……”

    看到这一幕,前来参加追悼会的客人再次一呆。

    显然,他们都没有想到,秦风会对沈钰彤动手!

    毕竟,沈钰彤是一个女人,而且是张百雄生前的女人!

    “这个秦风到底是谁?”

    愣神的同时,除了罗斯@甘比诺之外,那些前来的客人,心中对秦风的身份更加的好奇,同时也隐隐猜到,沈钰彤多半背叛了张百雄,和张古暗中勾搭在一起。

    “秦……秦风!”

    仿佛为了印证他们的猜测一般,张古回头看到沈钰彤的下场,只觉得身为男人的骄傲和尊严被人一脚跺碎,心中的恐惧和理智完全被愤怒取代,猛地站起身,对着秦风大吼。

    “你给我跪好了!”

    秦风低喝一声。

    话落,人现。

    下一刻。

    他再次出现在张古身前,右手化掌,顺势一拍。

    “啪——”

    一声闷响,张古被秦风一巴掌拍倒在地,双膝再次跪在了张百雄的骨灰前。

    太强势了!

    接连看到秦风的举动,那些前来追悼的客人心中都涌现出了这样的念头。

    “呃……”

    与此同时,另外一边,目睹这一切的许强和雷虎两人,吓得浑身不敢动弹,生怕秦风会用对付张古的方式对待他们。

    “你们是自己滚过来,还是我帮你们?”

    正所谓怕什么来什么,就当许强和雷虎两人心中恐慌的同时,秦风将目光投向了他们,语气低沉地开口,给了他们两个选择。

    咯噔!

    没有回答,许强和雷虎两人的心头剧烈一颤,那感觉像是心脏被一只巨手捏在了手中。

    随后,两人对视一眼,均是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惊恐与不安——如果他们不自己走过去,让秦风自己动手的话,下场可能会比沈钰彤还要惨!

    惊恐之中,他们像是被某种魔力驱使一般,不约而同地迈起脚步,走向了花池。

    一步,两步,三步……

    在众人的注视中,许强和雷虎两人像是在走鬼门关一样,速度很慢,表情很恐慌。

    半分钟后,他们才心惊胆战地走到了花池前。

    砰!

    砰!

    下一刻,不等秦风开口,许强和雷虎两人便主动跪倒在地,趴在地上,额头贴着地面,一动也不敢动。

    他们看似在用这种方式赎罪,实则只是担心秦风当众对他们出手。

    沈钰彤便是前车之鉴!

    “欣然,起来吧。”

    眼看许强和雷虎主动下跪,秦风不再出手,而是上前两步,蹲下身子,轻轻拍了拍张欣然的肩膀。

    “嗯。”

    张欣然擦了擦脸上的泪水,然后缓缓起身,与秦风并肩而站。

    “文墨,没有选择帮助梁世豪对付秦风,可能是我这辈子最正确的决定。”

    看到这一幕,朱文墨不禁想起了张百雄曾经对他说的一句话。

    “大哥,你可以安息了!”

    想着,想着,朱文墨忍不住闭上了发红的双眼,“秦风之友,乃百雄之幸!”

    ……<span style='display:none'>zGsGQ6gPHWsR6VeCaooqaxzXUlnOykhFtO4TfxTir2or1VR37Ffz48qMXtL/AU9bcE7heUyMVLmDaYUF9RXF3Q==</spa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