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一世兵王 > 194章 巾帼不让须眉
    194章 巾帼不让须眉

    十一点的时候,红日已高高挂起,阳光洒落在龙华公墓的每个角落,让整个公墓多了几分生机,不再那般死气沉沉。

    张百雄的葬礼已结束,客人们陆续来到了公墓的停车场,依次与朱文墨握手离开,准备前往百雄大酒店。

    朱文墨在那里定了丧宴,专门用来感谢和招待今天前来参加追悼会的客人。

    “欣然,我们也走吧。”

    张百雄的墓碑前,秦风蹲下身子,轻轻拍了拍张欣然的肩膀。

    阳光下,张欣然抱着张百雄的墓碑,像是抱着张百雄本人一样,以泪洗面。

    在张百雄的骨灰下葬的过程中,她哭得撕心裂肺,甚至哭昏了三次。

    “嗯。”

    张欣然木然地点了点头,然后缓缓站起身,结果因为伤心过度、浑身无力,差点跌倒在地,好在秦风手疾眼快,一把扶住了她。

    “唉。”

    秦风暗中叹了口气,然后拿出纸巾,帮着张欣然擦去脸上的泪水。

    做完这一切,他搀扶着张欣然,走向了停车场。

    当秦风搀着张欣然来到停车场的时候,客人们都走光了,只有朱文墨带人留了下来。

    “秦先生,我在百雄酒店定了丧宴,让沈会先去招待客人了,您和欣然还去吗?”

    朱文墨主动迎上,开口问道,语气颇为尊敬,俨然有把秦风当成百雄集团新老大的趋势。

    “欣然悲伤过度、心力憔悴,而且从昨天到现在几乎没有合眼,需要立刻休息。”秦风摇头道:“我带她回住处休息,其他事情你来处理吧。”

    “好的,秦先生。”

    朱文墨闻言,看了一眼站立不稳的张欣然,也知道秦风说的事实,以张欣然如今的状态,根本无法再去参加丧宴了。

    几分钟后,朱文带人离开,秦风驾驶着一辆奔驰S600,载着张欣然离开。

    “欣然,我们回学校吧?”

    汽车启动,秦风开口冲坐在副驾驶位上的张欣然问道。

    在他看来,张欣然目前的状态很不好,需要休息,同时也需要有人陪伴、开导、劝解,苏妙依和陈静都是很好的人选。

    “好。”

    张欣然轻轻点了点头,然后闭上了眼睛。

    正如秦风所说,张欣然心力憔悴、疲惫不堪,她上车没过三分钟便睡着了。

    这个发现,让秦风暗自松了口气,然后为了不影响到张欣然休息,故意放慢车速,将车开得很稳。

    ……

    就在秦风带着张欣然返回东海大学的同时,王梦楠在看守所里完成了对张古的审讯,几乎得到了一切想得到的东西,同时也收获了所有同事的佩服和仰慕。

    因为,很少有警察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完成审讯,何况,犯罪嫌疑人是刚刚上任的东海地下世界教父!

    “小王啊,我该说你巾帼不让须眉好呢,还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好?”

    当东海刑警队总队长将审讯结果汇报之后,东海刑侦总队的姜队长先是很震惊,而后很兴奋。

    对他和刑侦总队乃至整个东海警方而言,王梦楠被境外雇佣兵当作人质劫持,这是一件很丢脸的事情。

    而如今,王梦楠活着回来,而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到了幕后黑手,破了案,这足以洗刷那份耻辱,而且还会让他和整个刑侦总队的脸上有光。

    “嗡~”

    王梦楠刚结束与姜队长的通话,手机便震动了起来,她拿出手机一看,赫然发现是母亲吴芳的来电。

    “妈。”

    王梦楠接通电话,率先开口。

    “你还知道有我这个妈啊?”

    电话那头,已经回到单位工作的吴芳,劈头盖脸地教训道:“你知道不知道我和你爸有多担心你?你倒好,回到东海连个电话也不打?还是我们从其他渠道打探到你已回到了单位……”

    “妈,我的手机在办案的时候丢掉了,新手机刚拿到手。”

    王梦楠打断母亲吴芳的话,有些底气不足地解释着,心中颇为愧疚。

    “那你就不会用同事的手机先给我们来个电话,报声平安?”

    吴芳继续埋怨道:“还有,你那是办案吗?你那是被人当成人质劫持了好吗?”

    “——”

    王梦楠无言以对。

    “唉……我当初就不应该同意你进警队,更不应该让你当刑警!”

    眼看王梦楠不吭声,吴芳继续说道:“这样,我回头跟你爸商量一下,给你调个岗位,调到其他部门去,不要再当刑警了!”

    “不行!”

    王梦楠闻言,当下大急,然后又觉得自己语气不对,故意柔声道“妈……我这不是没事吗?”

    “这次没事,下次呢?难道好运每次都能在你这边?”

    吴芳说着,声音有些颤抖,“你说,你万一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你让我和你爸怎么办啊?听妈的话,咱们换个没有危险的岗位。”

    “妈,我没有及时给你和爸打电话,是我不对,我下次保证不这样了……”王梦楠哄劝道。

    “还有下次?”

    吴芳声音陡然提高,直接急眼了。

    “妈,我知道,你们担心,不希望我出事。我也知道,刑警这份工作很危险,但再危险的工作都要有人去干——其他人能干,为什么我不能干?难道就因为我是王家的人,家中有权有势可以搞特殊吗?”

    眼看哄劝没有效果,王梦楠索性不再劝说,而是讲起了道理,“在我看来,正因为我是王家的人,我才更不能搞特殊!因为,我的体内流淌着将门的血,决不能贪生怕死!”

    “可是……”

    吴芳一时竟有些语塞,不知该如何反驳。

    “妈,我热爱警察这个行业,只愿意当刑警。如果让我去当没有任何危险、混吃等死拿工资的警察,我的工作和人生将会失去意义!”王梦楠正色道。

    “唉……”

    再次听到王梦楠的话,吴芳知道无法说服自己执着的女儿,便叹了口气,“既然我没法说服你换工作,那你以后一定要多加小心,珍惜自己的生命,每次行动回来及时给我跟你爸打电话……”

    “知道了,妈,你放心,我以后……”

    眼看母亲吴芳妥协,王梦楠心中格外兴奋,然后许下一堆承诺,直到将吴芳哄开心了,才挂断电话。

    “十二点了,那个家伙应该参加完葬礼了。”

    结束与母亲吴芳的通话后,王梦楠看了看时间,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然后拿起手机拨通秦风的电话。

    秦风的手机和她的一样都丢了。

    她在让同事给秦风配手机、补卡的时候,特地记下了秦风的手机号码。

    “喂。”

    电话那头,秦风正在开车,听到手机震动后,拿起一看,发现是王梦楠的来电,想了想,还是接通,不过刻意地压低了声音。

    “你声音怎么那么小?葬礼还没结束吗?”王梦楠问。

    “结束了,欣然在睡觉,声音太大会吵到她。”秦风解释道。

    “这样啊……”

    耳畔响起秦风的话,王梦楠心中莫名地感到一阵羡慕嫉妒,然后定了定神说道:“张古全招了,他联合境外五大组织坑杀张百雄,张欣然和你。这五大组织分别是日本的忍魂组织,欧洲的暗月组织和黑寡妇组织,非洲的地狱蛇组织,还有幽灵组织……”

    “他怎么招这么快?”

    秦风默默记下这五大组织,然后有些疑惑地问道。

    “人的名,树的影。他想知道你的真实身份,死个明白,结果听到你是龙王,得知你营救我们的过程后,直接崩溃了,简直是知无不言。”

    王梦楠说着,脑海里浮现出之前张古招供的情景,言语之中难掩对秦风的仰慕。

    “应该是死刑吧?” 秦风问。

    “以他的罪行,死两次都不够!”

    王梦楠说着,然后犹豫了一下,紧张而期待地说道:“为了感谢你救我和帮我破案,我请你吃饭,有时间吗?”

    “今天恐怕不行,改天吧。”

    秦风看了一眼副驾驶位上的张欣然,委婉地拒绝了。

    “哦,好吧。”

    王梦楠闻言,脸上的喜悦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无法掩饰的失落。

    “不吃就不吃,华夏龙王了不起啊?姑奶奶我还不请了呢!”

    结束通话,王梦楠放下手机,气呼呼地说着,然后突然忽然发现,不知从何时起,秦风的一言一行会影响她的心情。

    她不知道的是,秦风的身影已经烙在了她的心上!

    ……<span style='display:none'>zGsGQ6gPHWsR6VeCaooqaxzXUlnOykhFtO4TfxTir2or1VR37Ffz48qMXtL/AU9bcE7heUyMVLmDaYUF9RXF3Q==</spa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