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一世兵王 > 197章 欺人太甚
    197章 欺人太甚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整个东海城灯火通明,宛如一座幻境之城。

    夜幕下,一辆挂着南广牌照的劳斯莱斯幻影行驶在一条主干道上,朝着百雄酒店驶去。

    这是沈笑的座驾,在南广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百雄酒店朱文墨定的酒店,时间是下午六点,但此刻已经接近七点钟了,沈笑还在路上。

    这是沈笑刻意而为之——他故意让对方等候!

    除此之外,他只带了一名贴身保镖,也是他的心腹。

    “沈少,你说百雄集团会不会摆鸿门宴?”

    汽车即将行驶到百雄酒店的时候,负责开车的男子犹豫了一下开口问道。

    虽然他对自己的身手很有信心,但双拳难敌四手,武功再高也要怕菜刀。

    东海是百雄集团的地盘,百雄酒店又是百雄集团旗下的内部酒店,如果朱文墨要想谋害沈笑的话,他一个人很难保护沈笑全身而退。

    “鸿门宴?”

    沈笑闻言,不屑一笑,“即便张百雄活着,也不敢对我摆鸿门宴,何况如今的百雄集团?如今的百雄集团就是一匹被拔掉牙齿的狼,不但失去了凶性,而且一点威胁也没有,更重要的是很肥!”

    听到沈笑的话,男子不再吭声,而是将车驶入百雄酒店停车场停了下来,然后下车,为沈笑拉开车门,待沈笑下车后,与沈笑一同步入了灯火通明的百雄酒店。

    和一般酒楼包厢不同,百雄酒店最好的包厢不是888,也不是999,而是444。

    这是张百雄专门定的。

    这个包厢不对外开放,只用来招待重要客人。

    444包厢里,朱文墨和秦风坐在沙发上,等待着沈笑的到来。

    其中,朱文墨眉头紧皱,脸色很不好看.

    因为,他在六点钟的时候给沈笑打了电话,询问沈笑为什么还没有到,沈笑告诉他路上堵车。

    对此,朱文墨是绝对不信的!

    在他看来,沈笑这是故意的,特地摆出南青洪太子爷的架子,同时也从侧面印证了他的猜测——沈笑没安好心!

    相比朱文墨而言,秦风则要淡定得多,他没有表现出丝毫的不耐烦,而是耐心地等待着。

    嘎吱!

    七点整,随着一声轻响,房门被服务员推开。

    “东海的路实在太堵了。”

    沈笑带着保镖进入包厢,一边走一边吐槽,丝毫没有因为晚到而感到歉意。

    “东海一向如此,沈先生对东海还是太陌生了。”朱文墨站起身,一语双关。

    嗯?

    耳畔响起朱文墨的话,听出朱文墨的弦外之音,沈笑的眉头微微一挑,然后看到包厢里只有秦风和朱文墨两人,眉头顿时皱得更紧了,脸上的笑容也荡然无存,而是一脸的不满,“张欣然小姐没来么?”

    “沈先生,欣然身体不适,无法前来。”

    朱文墨做出解释,然后看沈笑脸色很难看,又补充道:“沈先生如果有什么话要告诉欣然,告诉我即可,我会一字不差地转达。同样,沈先生如果有什么事情要和欣然谈,跟我谈即可,我能做主。”

    “你确定你能做主?”

    沈笑站在原地,皱眉看着朱文墨。

    “确定。”

    朱文墨很干脆的点头,他虽已经按照张百雄的遗嘱,将张百雄留下的财产全部转到了张欣然名下,并且让张欣然出任百雄集团新任董事长,但截止现在,无论是与各方江湖大佬谈判,还是和商界巨头们谈生意,都是由他来做的。

    例如,他在昨天和南浙的洛青珂进行了一场对话,最后双方达成协议,互不侵犯,和平共处。

    “既然如此,那就给你个面子,留下来吃这顿饭。”

    沈笑阴着脸,决定留下来共进晚餐,但言语之中对于张欣然没能前来很是不满。

    因为,朱文墨完全没有将他的话记在心上、放在眼里!

    “请坐。”

    朱文墨脸色微微一变,但没有表现出不满,而是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秦风则像是一个外人似的,没有任何表示,等朱文墨和沈笑入座后,面色平静地起身,坐在朱文墨的身旁。

    而沈笑的保镖,则是如同一尊魔神一般,立在沈笑的背后,目光如刀一般看着秦风。

    他虽未亲眼目睹秦风在张百雄的葬礼上空手夺枪,将张古送到警察手中,但也听说了,知道秦风身手颇为了得。

    “阿刀,你也坐。”

    沈笑做出指示,让保镖入座。

    “是,沈少。”

    姓展名刀的男子立即回应,然后坐在了沈笑的身旁。

    随着他入座,包厢的门被人推开,服务员麻利地端上了六份凉菜,一瓶十年茅台和一瓶拉菲。

    “沈先生想喝什么酒?”朱文墨问道。

    “朋友的美酒。”沈笑故作深沉。

    “那这两瓶都算得上美酒。”朱文墨说道。

    “是么?”沈笑冷笑,直勾勾地看着朱文墨问道:“这么说来,我是朱先生的朋友?”

    “如果沈先生愿意的话,我们会成为很好的朋友。”朱文墨点头。

    “朱先生有所不知,我的朋友不会拒绝我的请求,从来都不会!”

    沈笑仰靠在椅子上,完全无视秦风的存在,斜眼看着朱文墨,一字一句道:“不知道朱先生能否做到?”

    “只要不违背我的做人原则,我应该可以做到。”朱文墨想了想说道。

    “既然如此,那我就把朱先生当成朋友了。”

    沈笑说着,点燃一支正宗的古巴雪茄,吸了一口,吐出一口浓密的烟雾,然后缓缓道:“朱先生,我这里有一个小忙,我想你肯定不会拒绝我。”

    “沈先生请说。”

    朱文墨没有想到沈笑这么快便要直奔主题,多少有些意外,但还是很配合。

    “我对欣然小姐一见钟情,想跟她在一起——我今天是来提亲的!”沈笑掐灭雪茄,笑着说道。

    唰!

    耳畔响起沈笑的话,朱文墨的脸色顿时一变!

    他的脸上涌现出了无法掩饰的愤怒!

    没错……

    是愤怒!

    张百雄被害,百雄集团内乱,处境危险……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沈笑提亲的目的,他用脚趾头也能想到——沈笑要以提亲的名义,让南青洪吞掉百雄集团!

    更为重要的是,张百雄昨天才被下葬,张欣然心力交瘁,处于极度悲伤之中,沈笑居然在这个时候提亲!

    这……简直就是欺人太甚!

    “朱先生,你刚才说了,愿意成为我的朋友。”

    沈笑丝毫不在意朱文墨脸上的怒意,而是微笑着说道:“欣然的父亲不在了,你作为她父亲最好的兄弟,如今又主持百雄集团的大局,只要点头,她肯定会听你的,同意嫁给我。而我相信,身为朋友,你不会拒绝我这个小小的要求,对么?”

    “我给你两个选择,自己滚出去,或者我把你扔出去!”

    随着沈笑的话音落下,自始至终没有出声的秦风眯着眼,缓缓开口,语气毋庸置疑。

    ……<span style='display:none'>zGsGQ6gPHWsR6VeCaooqaxzXUlnOykhFtO4TfxTir2or1VR37Ffz48qMXtL/AU9bcE7heUyMVLmDaYUF9RXF3Q==</spa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