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一世兵王 > 200章 一日教官,终生教官
    200章 一日教官,终生教官

    清晨,当天麻麻亮的时候,秦风准时睁开眼睛,迅速起床、刷牙、洗脸,然后穿着运动服走出门外。

    院子里,陈静穿着一身灰色的运动服,扎着马尾辫,如同往常一样等着他。

    自从陈静军训归来后,她每天早上都会和秦风一起跑步,然后回到院中练习陈猛教她的军体拳。

    “风哥,早!”

    看到秦风出门,陈静主动迎了上去。

    “欣然怎么样了?”

    秦风问道,他昨晚回来的时候,三女都回卧室了,也没机会询问张欣然的情况。

    “欣然的心情好多了。”陈静说道。

    “这么快?”秦风略感意外,好奇地问道:“你们怎么安慰的?”

    “我给她讲了我的经历后,她的心情就好一些了。”陈静面色平静地说着。

    “原来如此。”

    秦风忍不住轻轻叹气。

    张欣然的命运确实坎坷、曲折,但陈静的命运完全可以用悲惨来形容,家境贫穷不说,从小没父亲,还在即将被人玷污的时候活生生地将对方咬死,而且当作主心骨的哥又牺牲了。

    这种经历,若是换作常人,恐怕早已疯了。

    “欣然心情好转后,还说让我把我妈接过来,安排到百雄集团,但被我拒绝了。”陈静又说道。

    “这个提议挺好啊,为什么要拒绝呢?”秦风不解。

    “我妈不会愿意的。”

    陈静看着东北的方向,轻声道:“我来读大学之前,曾让她一起来,但她告诉我,这辈子都不会离开那个村子。”

    “为什么?”秦风问。

    “她说,她想知道,那个男人这辈子是否还会回去看我们一眼。”陈静幽幽地叹了口气。

    秦风沉默。

    因为,在他看来,一个男人抛弃妻儿近二十年,没有音讯,良心发现回去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如果能遇到他,我一定让他在你们母女面前磕头认错。嗯,还有猛子的坟前。”沉默过后,秦风说道。

    “谢谢你,风哥,但我更想自己做到这一点!”

    陈静一脸坚定,那感觉仿佛天塌下来,也不会改变这个决定。

    “好!”

    秦风点头同意,他看得出来,这是陈静的心愿,也是她奋发上进的动力之一。

    话音落下,秦风带着陈静走出院子,开始新一天的晨练。

    半个小时后,秦风和陈静结束了跑步,回到院子,赫然看到苏妙依坐在那里涂涂画画。

    “风哥,小静,早!”

    苏妙依和秦风、陈静两人打了声招呼,然后又专心致志地画画了。

    陈静回应了一声,便主动走到一个角落,开始练习军体拳。

    而秦风则是盘坐在院中的草坪上,迎着第一缕朝霞,用那套神秘的呼吸法吐纳、吸气。

    这是他每天必做的事情,哪怕是前几日在那座孤岛上也没有间断。

    晨辉下,他不断吐气、吸气,呼吸时而粗重,时而微弱,忽快忽慢,口鼻间隐隐可看到一丝白雾。

    几分钟后,他站起身,身子猛然一抖,面前的白雾纷纷散开。

    看到这一幕,苏妙依和陈静纷纷停了下来。

    她们都知道,秦风接下来该练拳了。

    啪!

    啪!

    啪!

    ……

    很快,空气炸裂的声音响起。

    晨辉下,秦风身形闪动,步伐极快,落地无声,留下一道道拳影、腿影。

    《龙拳》、《八卦掌》、《少林拳》、《武当拳》,秦风没有刻意去练习一种拳法,而是将各种武学融合在一起,随手拈来,看起来杂乱无章,但若有武学高手在场的话,便会惊讶地发现,秦风虽然是随性练习,但招招连接紧密,几乎没有破绽。

    这是武学大成的迹象,已经不拘泥于招式了!

    事实上,凡是称得上武学大师的人物,统统迈进了化劲,他们杀敌,往往只在一瞬间。

    即便是同样实力的武学大师对决,也不会各种武学频出,而是会动用自己最拿手的绝学和杀招,力争在最短时间内击毙对手。

    片刻过后,秦风的身影停了下来,浑身涌现出白雾,整个人被白雾环绕,在陈静和苏妙依眼中宛如神仙降临,颇为神奇。

    这是因为秦风在练拳的过程中,动用了体内暗劲,毛孔紧闭,不让体内那股气流出体外。

    此刻停下来后,毛孔张开,气被排除体外,形成白雾,而后化作汗水洒落。

    “武教官曾说,我所会的武学杂而不纯,要么专门修炼一门武功,练到极致,要么融合多家之长,达到随心所欲的境界,便有望迈入化劲。最近,我在练拳的时候,不拘泥于形势,好像有点随心所欲的感觉了,应该有望踏入化劲。”

    秦风站在晨辉下,暗暗思索。

    自从他离开军营进入俗世之后,练拳的时候不再像在军营时那般追求一招杀敌,反而感到自己的武学感悟和修为都有所提升。

    对此,他明白,这是心态导致的变化,说玄乎一点便是返璞归真。

    “赵龙,门没锁,你进来吧!”

    思索过后,秦风抛出脑海里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冲着门口说道。

    他之前在练拳的时候,便察觉到有人来了,而且通过气息判断出是赵龙。

    嘎吱!

    随着秦风的话音落下,院子的大门被推开,赵龙大步走了进来。

    “教官,赵龙前来报到,请指示!”

    几步过后,赵龙身子如枪一般立在那里,双脚并拢,做出一个教科书般的敬礼动作,望向秦风的目光充斥着尊敬。

    “赵龙,我们现在不是在部队,我也不是什么教官,随意一点。”

    秦风苦笑一声,然后道:“我只是让你早上过来,你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孩子呢?”

    “我委托邻居今天帮我把孩子送到学校。”赵龙放下手臂,恭敬地说道。

    “你这是胡闹,至少也要把孩子安顿好再过来啊?这边又不是很着急。”

    秦风说着,又觉得如果把赵龙的孩子留在江宁并非长久之计,道:“这样吧,把孩子带过来,在这边上学,具体的手续,我会打电话安排人去办。”

    “是,教官!”

    赵龙没有任何异议。

    “赵龙……”秦风要再次开口纠正。

    “教官,称呼这个你就不要勉强我了。”

    赵龙开口打断了秦风的话,尊敬而真诚地说道:“一日教官,终生教官!我这次来东海,完全是冲着教官你来的,至于什么高薪待遇,我完全不在乎的。”

    “我知道。”

    秦风轻轻点头,心中多少有些感动,他能感受到赵龙言语之中所流露出的真诚,这是一种战友之间的默契。

    “教官,我刚才在院子外面,透过门缝看到你练拳了。”

    赵龙说着,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他虽不是武学界的人,但也知道,武学界很忌讳偷师。

    “你想学,我可以教你。以你的底子,突破暗劲并不难。”秦风哑然失笑。

    “谢谢教官!”

    赵龙一脸激动,他离开部队后,为了不让自己的一身本事退化,专门找了两份工作,一份是武馆的教练,另一份则是射击教练。

    “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就是我兄弟的妹妹,陈静。”

    秦风笑了笑,然后向赵龙介绍陈静和苏妙依,“这位是苏妙依,东大校长苏文的女儿,也是我妹妹。”

    “赵哥好!”

    苏妙依和陈静先后打招呼。

    “百雄集团董事长张百雄的女儿张欣然应该还在睡觉……”秦风待赵龙与苏妙依、陈静打完招呼后,再次说道。

    然而——

    这一次,不等她把话说完,便看到张欣然穿着整齐地从屋里走出。

    这个发现,让秦风多少有些意外。

    因为,按照惯例,张欣然一般会定好多个闹铃,直到所有闹铃都响完,再赖几分钟床才会起来。

    “唔,这位就是张欣然!”惊讶的同时,秦风介绍道。

    “大叔,这位是?”

    张欣然看到赵龙,有些疑惑。

    “这是赵哥,他以后会和我一起保护你们的安全。”

    听到‘大叔’这个熟悉的称呼,秦风知道张欣然如同陈静所说的那样,已经调整好了心态,便暗自松了口气,做出介绍。

    “赵哥好!”张欣然闻言,主动打招呼。

    “你好,张小姐。”

    赵龙点头,完全没有因为张欣然的身份而低头哈腰。

    正如他所说,他来东海,完全是因为秦风!

    “赵龙,你先回江宁,我稍后打电话让人跟你联系,帮你办女儿转学、搬家等一系列事情。”秦风想了想说道。

    “是,教官!”

    赵龙点头领命。

    秦风本想说什么,但见赵龙一脸严肃认真,便只好由着赵龙,然后指了指车库里的那辆迈巴赫道:“你开那辆车回去吧,来的时候给我打个电话。”

    “是,教官!”

    赵龙再次点头。

    秦风哭笑不得,让张欣然将车钥匙交给了赵龙。

    “大叔,赵哥是你的兵啊?看样子,他对你很尊敬啊?”当赵龙驱车离开后,张欣然满是好奇地问道。

    “算是吧。”

    秦风说着,提醒道:“赵哥和你那些保镖不同,你可不要对他大呼小叫,更不要玩你的小聪明。”

    “谁大呼小叫,玩小聪明了?”张欣然反驳道。

    “嗡~”

    这一次,不等秦风再说什么,他听到手机震动了起来,拿出手机一看,赫然看到是龙女的来电。

    “师傅,五大组织的资料我已经收集到了,我怎么传给你?”电话接通,听筒中传出了龙女的声音。

    “好,稍后我给你发一个邮箱号,你发过来!”

    秦风心中一动,快步朝着屋里走去,准备立即收邮件、看资料。

    他想确认心中的猜测:坑杀龙牙的那个组织里是否有那位故人!

    ……<span style='display:none'>zGsGQ6gPHWsR6VeCaooqaxzXUlnOykhFtO4TfxTir2or1VR37Ffz48qMXtL/AU9bcE7heUyMVLmDaYUF9RXF3Q==</spa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