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一世兵王 > 217章 撕破脸皮
    217章 撕破脸皮

    “沈先生,我怎么觉得这是与虎谋皮呢?”

    洛青珂冷笑道:“搞垮了百雄集团,我这边也元气大伤,届时若是你们南青洪要独吞,乃至连我们湖江集团也算计的话,我找谁去?”

    “洛小姐,这话有点难听吧?既然是合作,我们怎么会干那种事情?”沈笑眉头一挑,故意露出一副不悦的样子。

    “沈先生,是你觉得自己智商太高,还是认为我太傻?在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江湖里,我刚才所说的应该是正常的事情,而你所说的是不正常的,不是么?”洛青珂讥讽地笑道。

    “看来洛小姐没有兴趣跟我合作了?”沈笑不动声色地问。

    “你想对付百雄集团那是你和南青洪的事,跟无关。至于我如何处理郭哥的事,不用你操心!”洛青珂间接给出答复。

    “洛小姐,如果你不放心的话,你和你的湖江集团可以加入我们南青洪,我们不插手你所管辖的地盘和生意,这样如何?”沈笑准备换种方式合作。

    “嘿,沈先生,到底是谁给了你勇气,让你敢在杭湖青龙山庄跟我说这句话?还是你们南青洪觉得我洛青珂好欺负,一句话就要收编我们,拿走我哥哥留下的产业?”洛青珂怒了,浑身上下涌现出可怕的杀意。

    “洛小姐,气大伤身,悠着点!”

    武烈开口了,他身上涌现出一股更为浓烈的杀意,瞬间盖过了洛青珂的杀意不说,令得郭俊珉心中压抑,像是被一块巨石压着。

    “沈笑,难不成你认为,凭借他就可以吓唬到我?让我被迫归顺你们南青洪?”

    洛青珂的表情冷的吓人,她皱着眉,杀气腾腾道:“就算他是暗劲武者又如何?难道你认为他有把握带你活着离开?”

    “有把握。”武烈冷声回应。

    “有没有把握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若死了,整个杭湖乃至南浙将血流成河,包括你在内,数不清的人要为我陪葬!”

    沈笑猛地站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洛青珂,一字一句道:“洛青珂,我也不瞒你,南青洪进军长三角已是必然之势,没有人可以阻挡!选项我已经给你了,希望你再认真考虑一下,我会再给你打电话询问你最终的选择。”

    “我的答案已经很明确!”

    洛青珂强忍着击杀沈笑的冲动,一字一句道:“既然你威胁我,那我也提醒你一句,想夺走我哥哥留下的产业,只有一条路可走——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嘶~”

    沈笑气得倒吸一口凉气,心中颇为不爽,但想到此行目的,他强行压制住怒火,重新坐下,端起茶杯,轻轻喝了口茶。

    洛青珂则是一脸面无表情地靠在沙发上,一声不吭。

    大厅里陷入了寂静。

    与此同时。

    书房里,秦风像是没事人一样,随意从书柜中找了一本古朴的拳经,浏览着。

    “小风,他们谈了些什么?沈笑是不是想联合洛青珂对付我们?”

    朱文墨不像秦风那般淡定,他心中像是被猫爪子挠啊挠似的,痒痒得不行,忍了半天,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

    “嗯。”

    秦风点头,道:“沈笑提及我和郭俊杰的矛盾,然后说出与我也有矛盾,想联合洛青珂干掉我,搞垮百雄集团。”

    “那洛青珂怎么说?”朱文墨又问道。

    “洛青珂拒绝了,沈笑露出真实面目,两人差点撕破了脸皮。”秦风笑了笑,放下了手中的拳经。

    “洛青珂虽然接手湖江集团不到三年,而且是一个女人,但眼界和能力非一般人可比。”

    朱文墨闻言,忍不住感叹道:“她若真的与沈笑合作,就算能灭了我们,最后也会被南青洪吞掉,等于被南青洪当成杀人的刀。”

    “嗯。”

    秦风轻轻点头,认同朱文墨的话。

    朱文墨则是佩服地看了秦风一眼。

    世人都认为,秦风是一个心胸狭窄、睚眦必报之人,有勇无谋,往往会为了一件小事大打出手,甚至送对方去找阎王爷谈论人生。

    事实上,秦风与梁家发生冲突,打断梁博的腿后,朱文墨也是这样看待秦风的。

    但随着这么长时间的接触,朱文墨很清楚,秦风的世界里没有大事小事之分,只有在意的事情和不在意的事情。

    凡是牵扯他亲朋好友的事情,都是在意的事情,比天还大!

    他会为了这种事情大动干戈!

    例如,秦风为了一个同事的女儿在学校被骚扰一事,不惜要将郭俊杰从华夏商界除名,彻底得罪郭俊珉和其背后的湖江集团!

    除此之外,朱文墨还知道,秦风看似鲁莽,有勇无谋,实则是大智若愚,很好地利用了规则和法律武器。

    无论是搬倒梁家,还是血洗南苏地下世界,无疑都证明了这一点!

    沈笑在张百雄刚刚离世的节骨眼上向张欣然提亲,惹恼秦风,被秦风直接丢了出去。

    但今天,秦风听到沈笑要杀他,甚至要联合洛青珂,却无动于衷。

    在朱文墨看来,秦风之所以没有反应,不是不想教训或者击杀沈笑,将危险扼杀在摇篮之中,而是不能在这里做。

    一方面,这里是洛青珂的地盘,秦风若是此刻突然出现,并不合适,而且会给洛青珂带去麻烦。

    更为重要的是,若是秦风此刻出手将沈笑打残或者击杀,是违法的行为,而且有不止一个目击证人。

    那样一来,若是南青洪利用法律手段对付秦风,秦风便要给沈笑陪葬!

    ……

    就在朱文墨暗暗佩服秦风的同时,别墅一楼大厅的安静被打破了。

    “洛小姐,你真的不再认真考虑一下吗?”

    沈笑放下茶杯,再次开口问道,语气温和了不少,不再像之前那般灼灼逼人。

    “该说的我已经说了。”

    洛青珂面无表情地说着,然后冲站在门口待命的阿飞说道:“阿飞,送客!”

    唰!

    原本沈笑为了达到目的,已经强行压制住了内心的怒火,但此刻看到洛青珂要驱赶他离开,脸色顿时一变!

    怒意,再次在他的脸上涌现!

    他死死地盯着洛青珂,那感觉仿佛想看穿洛青珂的心思!

    他想知道洛青珂敢在他面前如此狂妄的底气是什么!

    底气是什么?

    对洛青珂而言,在一个纨绔子弟和二十四岁的暗劲巅峰高手之间选一个人当合作伙伴、朋友,是一个不用动脑子的选择题。

    “洛青珂,我保证,你会为今天的所作所为而后悔!”

    五秒钟过后,沈笑站起身,冷声说着。

    洛青珂面无表情,不予回复。

    “哼!”

    沈笑冷哼一声,带着武烈,面色难看地离开了别墅大厅,表情阴沉得能够滴出水来。

    “好好利用百雄集团和湖江集团的矛盾,用最小的代价换取最大的利益!”

    这是他出发前,沈天祥对他的叮嘱。

    因为铭记着沈天祥的叮嘱,他想利用百雄集团和湖江集团的矛盾,联合洛青珂对付秦风和百雄集团,然后等事成之后,过河拆桥,反手就灭了湖江集团,彻底霸占长三角。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洛青珂一点合作的兴趣也没有,而且看穿了他的计谋,流露出了敌意,甚至差点当场翻脸。

    “沈少,文的不行,就来武的吧。”

    上车后,武烈忍不住开口道:“那姓洛的小丫头有点不知天高地厚,正好让我好好教训教训她,让她长点记性。”

    “武大师,自古至今,所有的战争都是为政治服务的,同样的,所有的武力都是为阴谋和利益服务的。”

    沈笑眼中精光闪烁道:“洛青珂敬酒不喝喝罚酒,必须教训,但不是现在。我会让她求着我教训她!”

    “呃……”

    愕然听到沈笑的话,武烈不由一怔。

    这一刻,他突然有些发现,自己有些小瞧了这位南青洪的太子爷。

    同时,他也很好奇,沈笑接下来会怎么做!

    ……<span style='display:none'>zGsGQ6gPHWsR6VeCaooqaxzXUlnOykhFtO4TfxTir2or1VR37Ffz48qMXtL/AU9bcE7heUyMVLmDaYUF9RXF3Q==</spa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