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一世兵王 > 221章 此仇不共戴天!
    221章 此仇不共戴天!

    秋天的天气就像是小姐的脸,说变就变。

    昨日的东海市艳阳高照,今日的东海便是阴雨连绵,天空一片阴霾,气温也随之下降,让人们第一次感觉到夏天已经远去,冬天即将来临。

    南北方的冷是不同的。

    北方的冷,属于干冷,即便温度再低,只要穿厚衣服,就不会感到冷了;南方的冷则属于湿冷,即便你穿再多的衣服,都会感到冷,那种冷仿佛要钻到人的骨子里,让很多北方人不适应。

    不知是因为天气太阴,还是气温太低,东海大学经管学院工商管理专业第一堂课的效果很差。

    讲台上,年迈的老教授竭尽所能地传授着知识,但教室里一半以上的学生都没有兴趣听,有人昏昏欲睡,有人将手插在裤兜里发呆,更多的人则是在玩手机。

    他们之中不包括陈静、苏妙依和张欣然,三女听得很认真,时不时还会做笔记。

    一旁的秦风,虽然没有她们那么认真,但也没有分神。

    经历了大学生活的新鲜感后,秦风不再像以往那样,什么课都来上,而是只上马哲和经济类的专业课。

    因为,他觉得这两门课对自己有用,其他课基本没什么意义。

    嗯?

    就当距离下课还有十分钟的时候,秦风发现,不少玩手机的同学有意无意地看向这边,准确地说是看向张欣然,而且表情有些古怪。

    这个发现,让秦风有些疑惑,却不知那些学生在看什么。

    “叮铃铃——”

    十分钟后,电铃声响起,年迈的老教授一脸郁闷地走下讲台,离开了教室。

    学生们纷纷从座位上站起,三五成群地聚集在一起聊天,其中一些之前在课堂上玩手机的学生,一边看着手机屏幕,一边看着张欣然,低声交流着什么。

    “难道欣然在网上有新闻了?”

    秦风没有刻意去听那些学生的交谈,但不能阻止声音传入耳朵,他隐约听到了张欣然上头条之类的话语。

    “欣然,你上微博热搜头条了,要不要上去看看?”

    就在这时,一名与张欣然关系不错的女生走了过来,面色古怪地对张欣然道。

    “啊,我不知道啊。”

    张欣然有些发懵,自从国庆长假之后,她的心情一直很糟糕,从未直播过,更未参加活动和接受采访,怎么可能突然上头条?

    “你看看吧。”

    那名女生叹了口气,看向张欣然的目光充满了同情。

    听到那名女孩的话,看到女孩同情的目光,再一看周围不少拿着手机的学生都将目光投向了这边,秦风心中涌现出了不好的预感。

    “好的。”

    与此同时,张欣然却浑然不知,而是拿出手机,打开微博。

    唰!

    下一刻,张欣然的脸色狂变!

    她像是看到了这世上最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瞪大眼睛,死死地盯着手机屏幕,一动也不动!

    嗯?

    秦风见状,有些好奇地凑过去,赫然看到了微博热搜的标题:直播女神张欣然父母的墓地昨夜被挖!

    “呃……”

    看到这个标题内容,饶是秦风有着常人无法想象的经历,拥有一颗绝对坚强的心脏,也是惊得不轻。

    哗!

    旋即,就当秦风从震惊中回过神的时候,张欣然的身子狠狠一颤,手机从掌中滑落。

    唰!

    秦风眼疾手快,一把接住手机,然后清晰地看到,张欣然的脸色惨白如纸,眼圈不知何时已经红了,泪水夺眶而出,沿着她张惨白的脸,缓缓话落,身子也是不受控制地抽搐着。

    “欣然,你怎么了?”

    看到这一幕,陈静和苏妙依不约而同地开口问道。

    “我陪你出去走走吧。”

    秦风暗中对着苏妙依和陈静摇了摇头,然后轻轻拍了拍张欣然的肩膀。

    张欣然流着泪,木然地站起身,在班里同学的注视下,跟着秦风离开了教室。

    “呜……”

    出了教室,张欣然的身子抖动更厉害了,但她却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声,甚至用手捂住了嘴巴。

    为此,秦风浑然不顾走廊的学生都在用奇异的目光打量他和张欣然,伸手揽住张欣然的肩膀,朝着走廊的尽头走去。

    “呜呜……我的心里好难受……”

    来到走廊尽头,张欣然再也无法压制自己的情绪,一下扑进秦风的怀中,失声痛哭了起来。

    原本,因为张古忘恩负义设计杀死张百雄的事情,她便深受打击,如坠深渊,后面在秦风、苏妙依和陈静的劝导下,逐渐走出阴影。

    刚才,那个刺眼的标题,就仿佛一把锋利的匕首捅进了她的心脏,将她那颗伤痕累累的心,捅得支离破碎!

    “想哭就哭吧。”

    秦风轻轻叹了口气,然后将张欣然揽入怀中,轻轻拍打着张欣然的后背,用这种方式安慰着张欣然。

    “他们怎么这么残忍?连死者都不放过?”

    哭着,哭着,张欣然撕心裂肺地低吼着,脸上除了悲伤之外,还有愤怒。

    “我一定查出做这件事的人!”秦风皱着眉头,一字一句道。

    每个圈子和领域,都有其规则。

    江湖也不例外。

    然而——

    即便在这个充满血雨腥风的江湖,挖人坟墓,也是一件被唾弃的事情——太过了!

    “我想再看看那个新闻。”

    几分钟之后,张欣然的情绪稳定了一些,她擦了擦脸上的泪水,轻声说道。

    “好。”

    秦风将手机递还给张欣然。

    张欣然接过手机,输入解锁密码,屏幕上闪现出微博的画面,头条的标题格外醒目。

    旋即,在秦风的注视下,张欣然颤抖着点开了新闻标题,首先看到的是一张照片。

    照片是张百雄的墓地,墓地的盖子被掀了,里面的骨灰盒不翼而飞,取而代之的是……一泡屎!

    看到这个画面,张欣然身子剧烈一颤,两眼一黑,差点晕了过去。

    秦风一把扶住张欣然,看着照片是醒目的粪便,也是眉头紧皱。

    “呼……呼……”

    张欣然在秦风的搀扶下,没有跌倒,而是连续做了几个深呼吸,然后将新闻往下拉,看到了第二张照片。

    第二张照片是张欣然母亲的墓地。

    如同张百雄的墓地一样,张欣然母亲的坟墓也被挖了,骨灰同样被人取走了,原本放置骨灰盒的地方摆了一堆情~趣~用~品!

    “他……他们还有一点人性吗?”

    看到那淫~秽的情~趣~用~品,张欣然浑身剧烈哆嗦,声音都在发颤,差点崩溃了。

    饶是她的父亲是一方枭雄,从小耳目渲染,听过各种勾心斗角和卑鄙手段,但今天所见到的一切,彻底刷新了她对人性的认知!

    她无法想象,一个人要邪恶到何种程度,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这群王八蛋,都该死!”

    秦风也是怒火冲天。

    张欣然的母亲一心向佛,死前特地叮嘱张百雄将她安葬在海上佛国普陀岛,结果对方不但掘墓取走骨灰盒,而且特地留下一堆情~趣~用~品……

    这是对张欣然母亲最阴暗的亵渎,甚至可以说惨无人性,足以让人神共愤!

    “嗡~”

    就在秦风怒火冲天的时候,他察觉到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起来,拿出一看,发现是朱文墨的来电。

    “秦先生,网上的新闻您看到了吗?”

    电话接通,朱文墨率先开口,虽然他竭力地控制着内心的情绪,但语气中依然无法掩饰怒意和杀意。

    当看到那两张照片的那一瞬间,他有种要与对方血拼到底的冲动!

    但最终,他的理智压制了冲动。

    “刚看到,知道是什么人做的么?”秦风问。

    “南青洪,准确地说是沈笑指使人做的。”朱文墨咬牙切齿地说道。

    “沈笑当诛!”

    秦风从牙缝里挤出四个字。

    自从他离开军营后,从未像现在这样想杀一个人。

    哪怕是他当初血洗南苏和前往海外孤岛营救张欣然、王梦楠的时候,杀意都没有此刻这么浓烈!

    “秦先生,欣然知道这件事吗?”朱文墨又问道。

    “她就在我身边。”秦风收敛杀意,轻轻叹了口气。

    “那麻烦秦先生好好劝导她,千万不要让她做傻事。”

    朱文墨的心中很堵,他无法想象,张欣然到底需要坚强到哪一步,才能承受这样一波又一波残酷的打击。

    结束与朱文墨的通话,秦风刚将手机放进口袋,手机震动的声音再次响起。

    嗯?

    秦风拿出手机一看,发现是洛青珂的来电,想了想,还是接通了。

    “您好,秦先生,请问您晚上有时间吗?”电话接通,洛青珂客气地问道,语气颇为尊敬。

    “今晚恐怕不行,洛小姐有事吗?”秦风反问。

    朱文墨担心的也是秦风所担心的,他担心张欣然无法承受这一连串的打击,会产生轻生的念头,所以决定晚上劝导张欣然。

    “原本我计划今天去拜访您,既然您有事,那就明天吧。”洛青珂想了想道。

    “洛小姐,大家都是朋友,有什么事你就说,没必要跑过来。”秦风道。

    “好吧,秦先生,我确实找您有事。事情是这样的……”

    洛青珂将沈笑逼迫湖江集团进行赌战的来龙去脉,一五一十地告诉了秦风,然后恳请道:“秦先生,您能帮我出战么?”

    “我不但会出战,而且会让人暗中将我出战的消息传出去!”秦风语出惊人。

    “秦先生,您这是?”

    洛青珂不明所以。

    “张百雄夫妇的坟被人挖了,骨灰盒被人盗走,墓地里还留下了粪便和情~趣~用~品!”

    秦风回想着那两张照片,杀意彻底沸腾,“此仇不共戴天,我要用南青洪最强武者的脑袋,祭奠张百雄夫妇被惊扰的亡魂!”

    ……<span style='display:none'>zGsGQ6gPHWsR6VeCaooqaxzXUlnOykhFtO4TfxTir2or1VR37Ffz48qMXtL/AU9bcE7heUyMVLmDaYUF9RXF3Q==</spa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