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一世兵王 > 240章 自食恶果
    240章 自食恶果

    身为洪门掌门洪天霸的亲传弟子、名列暗榜第十八的莫刃,被秦风四巴掌拍死,血溅擂台。

    这个结果,几乎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也震惊了全场!

    足足五秒钟,偌大的地下格斗场鸦雀无声,所有人都怔怔地看着擂台上那个傲然而立的青年!

    “秦风!”

    “秦风!”

    “秦风!”

    ……

    五秒钟过后,地下格斗场的安静被打破,取而代之的是震耳欲聋的呐喊与欢呼。

    放眼全场,普通座位席上,那些观众情不自禁地站起身,用力挥舞着双臂,大声呐喊着秦风的名字,像是在膜拜他们的偶像。

    秦风不是偶像,是他们的财神爷,帮助他们大赚一笔。

    秦风同样是他们的兴奋剂,让身为各行各业的精英,真正体验到了暴力美学!

    这是他们真正陷入疯狂的原因!

    “此子的确有狂妄的资本!”

    “南青洪惹上这样一个强敌,够喝一壶了!”

    就在普通观众陷入疯狂的同时,VIP包厢里,那些来自华夏各地的江湖大佬和南半国的商界巨头们,也是感叹不已。

    在他们看来,秦风年纪轻轻,便可以击杀莫刃这样的强者,实力堪称恐怖,属于最危险的那类人,如果没有深仇大恨和巨大利益冲突,决不可招惹!

    “如此年轻,便可击杀暗劲后期的莫刃,武功很有可能修炼到了暗劲巅峰,这个秦风不但会彻底在华夏乃至全球武学界扬名,而且堪称年轻一代中的绝世天才!”

    “这样的年轻天才,以前从来没有听说过,我等真是孤陋寡闻啊!”

    “是啊,也不知道他师承何门何派,否会参加下一届武道大会?”

    “若是他参加的话,绝对是年轻一代第一人的有力冲击者!”

    地下格斗场特地给来自各地的武者们划出了一片区域,此刻,那片区域,武者们虽然不像普通观众那样激动、疯狂,但也是被秦风的表现惊得不轻,议论纷纷。

    如同每一个领域一样,武学界每隔一段时间都会举办武道大会,不但会决出武道领域的绝对霸主,还会比出年轻一代的最强王者,是武道领域的盛会!

    “呼~”

    与此同时,擂台入口处,洛青珂、朱文墨和郭俊珉三人,不约而同地松了口气。

    虽然他们都知道秦风的实力,知道秦风即将迈步那一步,杀莫刃如宰鸡,但赌战真正落下帷幕后,他们还是松了口气,脸上涌现出了无法掩饰的激动与喜悦。

    对他们而言,这场赌战是被迫的,是逼不得已,是背水一战,一旦落败,两个黑金帝国势必会崩解,化为乌有。

    而如今,秦风这一战,不但保住了这两个黑金帝国,而且还大赚一笔——两大集团一共投注了三十五亿,按照2.6的赔率,庄家要赔付九十一亿,净赚六十六亿……

    这……简直比带上丝袜抢银行都要来得快!

    相比而言,龙女和王梦楠的表情要淡定得多。

    他们同样知道秦风的实力,早已料到了比赛的结果,而且与这场赌战没有任何关联,只是以观众或者旁观者的身份在看比赛,心情的起伏要小得多。

    屁股决定脑袋,阵营决定反应。

    有人喜,有人悲!

    “策,我该怎么办?”

    普通观众席第一排座位上,诸葛明月无力地瘫软在座椅上,像是霜打的茄子一般直接蔫了。

    为了给杨策报仇,她不惜用一亿美金悬赏秦风的人头,结果以失败告终。

    这一次,她得知秦风要参加与南青洪的赌战之后,认为秦风必死,甚至已经做好了花钱买秦风尸体的准备!

    结果,秦风赢了,而且四巴掌拍死了暗榜第十八的莫刃!

    原本,因为华夏警方和军方联合开展的“秋风”行动,境外各大地下势力都不敢派人进入华夏,而等秦风这一战的战果传出去之后,恐怕就更没有人敢暗杀秦风了。

    退一万步讲,就算是有人敢,也很难杀得了已经排进暗榜前二十的秦风!

    这个结果,对她而言,宛如噩梦——她觉得,自己要给杨策报仇,将比登天还难!

    “妈~的,沈笑这个王八蛋坑我!”

    就在诸葛明月深感无力的同时,她对面的3号包厢里,身为林家大少的林枫,气得一脚踹向身前的茶几,将茶几上两瓶价值六位数的红酒踹得从酒架脱落,掉在地上,摔得七零八碎。

    他被气到了。

    真的被气到了!

    他在赌场输了一个亿,原本也不算什么大事,只是和所有赌徒一样,有点不甘心,想捞回本,从而证明他的智商可以和赌场对赌。

    然后……

    他遇到了沈笑,从沈笑口中得到了所谓的内幕,最终又输了五个亿!

    这五个亿,不但让他肉痛,而且让他输得很窝囊!

    那感觉就像是别人输的,但却由他来买单!

    然而——

    论窝火,隔壁包厢的罗斯@甘比诺比他有过之而无不及!

    “FUCK!”

    罗斯@甘比诺气得砸掉了手中的酒杯,有一种拎枪出去将秦风干掉的冲动!

    他本以为此次南澳之行,能亲眼目睹秦风血溅五步,命丧黄泉!

    结果,秦风四巴掌拍死了莫刃!

    秦风这一战获胜,让他损失一个亿都是小事,关键打乱了他在华夏的计划和布局,这将成为他两次来华之行的‘成果’,也是家族考验的‘成绩单’!

    他的成绩单是一个大大的鸭蛋……

    他用脚趾头也能想到,将这份成绩单带回家族会是怎样一个后果——令得家族之中的长辈失望,甚至会让人取缔他未来接班人人选的身份!

    沈笑和罗斯@甘比诺同病相怜。

    当看到莫刃被拍死在擂台的那一瞬间,他两眼一黑,差点气晕了过去!

    “这……这他~妈~的怎么可能?”

    1号包厢里,沈笑像是魔障了似的,抓着一名保镖的身子,剧烈地摇动着,大声地嘶吼着。

    因为,他不敢相信这场比赛的结果!

    他无法相信,已突破暗劲巅峰的莫刃,在秦风面前如同小鸡仔一样弱小,几巴掌便被拍死了!

    同样的,他也无法承受这个结果!

    这个结果,将让南青洪挥师北上、进军长三角的计划彻底付之东流,还让他的这次镀金计划彻底失败!

    怎么可能?

    这也是沈天祥想问的。

    一向老谋深算的他,谨记着“小心驶得万年船”这句话,尤其是上了年纪之后,行事十分小心,却没有想到,在南青洪这几年来最为重要的一件事情上,阴沟翻船!

    因为信息调查不准确,南青洪输掉了赌战,失去了进军长三角的最佳机会,还让武烈和莫刃当场丧命!

    他无法想象,自己回到青洪总舵开会时的场面!

    他也不知道,自己将如何跟洪天霸交代!

    怎么可能?

    一旁的何洪奎,脸色惨白如纸,年迈的身躯,像是触电一般,不受控制地颤抖着。

    这一刻,他的脸上再也找不到属于南澳何赌王的独裁专制和不可一世,反倒是像一名赌徒输掉了所有筹码后,一无所有的样子!

    虽然,这场比赛的赔付不足以让何家破产,他也远没有到一无所有的地步,但对于他和整个何家而言,绝对是元气大伤,没有数年光景恢复不过来!

    除此之外,何家还将失去百雄集团这个合作伙伴,失去长三角的赌博生意,而且招惹了秦风这样一个超级危险的敌人!

    “诸位,比赛结束了,按照赛前协议,南青洪永远不得踏入南浙一步,若是违背,将遭到各方势力制裁,请各方见证!”

    与此同时,擂台上,秦风开口了,他气运丹田,声响如雷,瞬间将所有声音都压了下去,“另外,何家见利忘义,欺人太甚,所有赌注赔付必须在今晚十二点前到位!”

    “没错,赔付必须及时到位!”

    “等什么十二点,现在就赔付!”

    “不赔付,我们特么地就砸场子!”

    随着秦风的话音落下,全场观众的情绪再一次被点燃,他们疯狂地挥舞着手臂大吼,那感觉若是赌场不立即进行赔付,便要砸掉整个葡京大赌场似的。

    “我……我们现在能调动的资金有多少?”

    眼看观众们彻底陷入疯狂,何洪奎一脸苍白,声音颤抖地冲自己的小儿子何磊问道。

    “爸,刚才下面人给我打电话汇报了,除去今晚所有的投注之外,我们能够调动的资金不超过五十亿。”

    何磊的脸色很难看,这场比赛,赌场要亏106亿,何家现有的资金压根不够赔付,而此刻时间已经很晚了,即便以何家的资本担保去拆借资金,也来不及了。

    而一旦何家没有及时赔付的话,信誉将严重受损,对今后的生意来说,简直如同噩梦——连赔付都做不到,谁还敢到何家的赌场赌博?

    而一旦赌客对何家赌场失去信任,其他势力完全可以借机介入,瓜分南澳的赌博生意,乃至取缔何家!

    “什……什么?”

    愕然听到儿子的话,何洪奎瞳孔陡然放大,而后身子剧烈一震,右手下意识地捂住左胸。

    “爸!”

    看到这一幕,何磊和他哥哥吓得脸色一变,连忙要上前搀扶。

    “砰——”

    回应他们的是一声闷响。

    何洪奎一头栽倒在地,身子一阵剧烈抽搐,而后两腿一蹬,双手无力垂落,眸子逐渐失去光泽。

    自作孽,不可活!

    他自食恶果,丢掉了性命!

    ……<span style='display:none'>zGsGQ6gPHWsR6VeCaooqaxzXUlnOykhFtO4TfxTir2or1VR37Ffz48qMXtL/AU9bcE7heUyMVLmDaYUF9RXF3Q==</spa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