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一世兵王 > 255章 风头一时无两
    255章 风头一时无两

    “林家大少抵达江宁,在玄武一号清场,宴请客人!”

    “林家大少到底宴请的是谁?”

    当晚,林枫在玄武一号清场的事情便传了出去,在江宁上流社会圈子引起了轰动,几乎所有知道这件事情的人都在猜测和打听到底是谁被林枫邀请。

    有人猜测是南苏官场的大佬,也有人猜测是南苏的商界巨头,更有人猜测是江宁军方的大佬,但没有一个人猜测是失去光环的曾经江宁第一贤内助——诸葛明月!

    真相被掩盖。

    准确地说,那名负责帮林枫订包厢的红鼎俱乐部成员,知道这种隐私不能曝光,不但提醒玄武一号的老板守口如瓶,而且让玄武一号的工作人员守口如瓶。

    事情传出后,林枫并不在意。

    原本按照他的计划,在东海与王梦楠见面熟悉之后,便返回燕京,处理一些集团的事务,然后便准备订亲的相关事宜。

    但秦风与王梦楠在一起并且滚了床单……

    这深深惹恼了他,也让他改变了计划和行程。

    他决定在订亲之前解决掉秦风,至少要将秦风送进大牢,同时也要在江宁乃至南苏闹出点动静,给王家一点颜色看看,让王梦楠知道马王爷到底有几只眼!

    第二天,林枫起床洗漱完毕后,来到二楼餐厅。

    “林哥。”

    一名穿着讲究得体的青年早已等候多时,看到林枫走进餐厅,连忙迎了上去,道:“我让人安排了包厢,我们在包厢里吃吧。”

    “好。”

    林枫点点头,在青年的陪同下,昂首挺胸地走进了包厢。

    “林哥,这边的几个弟兄得知你来江宁后,都要赶回来给你接风洗尘。另外,还有几个家世和能力都不错的家伙,想和你见一面,看能不能加入咱们组织。”待林枫早餐吃得差不多的时候,青年突然开口说道。

    “这两天顾不上,回头看情况。”林枫很干脆地拒绝了,然后问道:“你爸在江宁吧?”

    “在,昨晚我跟他在家里吃的饭,没听说他今天要下去。”青年点头,然后问道:“林哥,你想见我爸?”

    “嗯,你爸是长辈,我来了怎么也得拜访一下他。再者,我想跟他谈点事。”林枫并不隐瞒。

    一方面,青年的父亲虽然如今是一方大员,但曾是他爷爷的部下,算是半个林家人。

    另一方面,青年在红鼎俱乐部虽然算不上管理人员,但也是核心成员中的一员。

    “林哥,我爸若是知道你要去拜访他,哪怕有安排,也会取消的。”

    青年笑了笑,然后道:“这样,我跟我爸的秘书联系一下,等你吃完早餐,我们就过去。”

    “好!”

    林枫点头,同意青年的安排。

    四十分钟后,林枫乘坐青年的车抵达省~委大院,然后在青年的陪同下,见到了青年的父亲,交谈了将近半个钟头。

    期间,青年的父亲为林枫打了一个电话。

    随后,林枫被青年的父亲亲自送出办公室,然后在青年的陪同下离开,前往省府。

    在省府,林枫被南苏的二把手亲自接见,后者态度十分热情。

    而当得知林枫准备在江宁乃至整个南苏大手笔投资后,南苏二把手的态度更加热情,拍着胸脯保证,会给予林枫最大的政策支持,期待林枫为南苏的经济发展做出贡献云云,最后,他让秘书通知跟招商引资有关的主管领导和部门负责人,晚上一起吃饭。

    当晚,南苏二把手带着两名主管领导和八名部门负责人,宴请林枫吃饭,规格高到离谱!

    “林家大少先后拜访一二把手,得到高规格接见和宴请!”

    饭后,这件事情在南苏官场传开。

    “鼎盛集团将计划在南苏投资三百亿,打造顶级科技产业园区!”

    第二天一大早,这个消息登上了南苏和华夏主要金融报纸的头版头条。

    林枫仅用了一天,便成为了南苏上流社会的红人,令得南苏当地的纨绔们羡慕嫉妒恨,恨不得去舔林枫的皮鞋!

    结果,其中极少部分家世和个人能力都不错的南苏本地纨绔,有幸与林枫在玄武一号吃了一顿饭,每个人都极力地表现出愿意为林枫鞍前马后。

    饭桌上,林枫不表态,也不拒绝,将林家大少的高姿态展现得淋漓尽致。

    晚饭结束后,林枫连夜乘坐飞机离开了江宁,但江宁乃至整个南苏都在流传他的事迹,风头一时无两!

    ……

    对于这一切,秦风浑然不知。

    准确地说,两天前,他像是赶苍蝇一般将林枫赶走后,就没有再去想过有关林枫的任何事情。

    他于当天下午与王梦楠分开后,便回到了东海大学,如同往常一样,除了练武之外,便是与张欣然、苏妙依和陈静一同上课。

    而王梦楠虽然坠入爱河,初尝禁果,但骨子里是敬业爱岗的好警察,她将所有精力投入了一起恶性杀人案之中,没有像寻常女孩那般缠着秦风不放。

    就在林枫离开的当天晚上,秦风接到了朱文墨的电话。

    “小风,南苏那边发生了一些变故。”

    自从和秦风关系走近之后,朱文墨只有在遇到特别重要事情的时候,才会联系秦风,而且通常会直奔主题,这一次也不例外。

    “朱哥,那边发生了什么变故?”秦风问道。

    “一些场子接二连三地出事,老板们怨气很大,更有甚者提出要与我们终止合作。”朱文墨说道。

    “哦?难道南苏有人要出头?”

    秦风觉得有些意外,百雄集团和湖江集团联盟刚刚赢得了与南青洪的赌战,确保了长三角格局稳定,这个时候,长三角那些小势力应该以这两大集团唯首是瞻才对,而不是闹事。

    “不是江湖上的人,是警察。”朱文墨解释道。

    “警察?”秦风一怔。

    “嗯,很多场子都被警察查了,其中一些场子直接被封了。”

    朱文墨正色道:“我让人暗中调查了一下,反馈的信息是江开辉进常失败,认为是因为十一的事情留下的祸根,心中怨恨你,非但撤销了对我们的帮助,反而借着秋风行动,变向地打击我们。”

    十一期间,秦风前去给苏老拜寿,不但血洗杨策及其骨干手下,而且打断了江涛的腿。

    江开辉原本要实施报复,最后因为苏老的提醒,没敢轻举妄动,反倒是与秦风化干戈为玉帛。

    如今,江涛注定要在轮椅上度过,江开辉进常失败,仕途看不到希望,基本要止步于目前的职位。

    这一切,让江开辉很郁闷,将账算到了秦风头上!

    “这样啊……”

    秦风皱起了眉头,“朱哥,你认为该怎么办?”

    “我决定去找江开辉谈谈,实在不行,我们只能另找靠山了。”

    朱文墨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我之所以给你打电话呢,是想知道,当初江开辉为何会在自己儿子腿被打断的前提下,选择当我们在南苏的靠山?”

    “被吓的。”秦风如实说道。

    “那看来,他是因为仕途前进无望,心中不再恐惧,或者说有恃无恐了。这样一来,事情就难办了。”朱文墨分析道。

    “朱哥,原本我不想插手太多集团的事务,但这件事情既然牵扯到我,那我建议暂时不要轻举妄动,以不变应万变,等秋风行动过去再做打算。”秦风想了想说道。

    “好,听你的!”

    朱文墨很干脆地答应了下来。

    如今的他,对秦风可以说是言听计从,甚至比面对曾经的张百雄还要听话。

    “看来,江宁之行,不可避免啊……”

    通话结束,秦风放下手机,望着江宁的方向,喃喃自语。

    ……<span style='display:none'>zGsGQ6gPHWsR6VeCaooqaxzXUlnOykhFtO4TfxTir2or1VR37Ffz48qMXtL/AU9bcE7heUyMVLmDaYUF9RXF3Q==</spa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