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一世兵王 > 262章 秦家少爷
    262章 秦家少爷

    身为南苏官场的未来之星,江开辉从苏城进入江宁,一路顺风顺水,令得很多与他起步一样的人羡慕嫉妒恨。

    可以说,十月以前,几乎南苏官场所有人都认为,江开辉可以挤进南苏的权~力中枢。

    然而——

    让所有人跌破眼镜的是,他未能如愿以偿地在职务面前加上常~务二字,失去了搬进南苏省~委大院住宅的最佳机会。

    人的一生,飞黄腾达的机会并不多,甚至可以说寥寥无几,把握住了,也许会一飞冲天,把握不住的话,很有可能就是碌碌无为过一生。

    这一点,在官场尤为明显。

    官场讲究踏步点。

    对于体制内的人而言,起步的第一步很关键,第一步踏准了,算是开门红,后面的路要好走得多。

    而关键步点能否踏准这是最关键的!

    因为,这牵扯到了混官场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年龄!

    对于很多官场中人而言,关键的步点没有踏准,浪费几年时间,再想上去,几乎比登天还难。

    如今的江开辉便是如此。

    原本他不到五十岁的年龄,已经成为了排名靠前的副省~长,若是利用这次人事变动的机会,成功加上常~务二字,进入南苏权~力中枢,那他将成为南苏最年轻的官场大佬,甚至即便放眼整个华夏,也算最年轻的一批。

    如此一来,只要他在接下来的任职生涯里不犯错,站队不出问题,凭借年龄优势,可以大有作为。

    可惜的是,他失去了这次机会,不但继续住在自己的旧房子里,而且今后想再上去将很难很难。

    江开辉的住处位于江宁一个很普通的小区,该小区的房价在江宁只能算是中等,而且是旧小区。

    最近一段时间,江开辉都是一个人。

    他的老婆带着孩子江涛去了美国,试图利用美国最先进的医疗技术,让江涛拥有成功站起的机会。

    夜幕降临后,江开辉没有吃晚饭,而是独自一人坐在书房里吸烟。

    在过去几天里,他一直如此。

    准确地说,自从他这次升迁失败后,他每天晚上都将自己关在书房里吸烟,一支接一支。

    因为心中的那份不甘,他用这种方式想出了最后一搏的策略,并且在不久前已经付诸于行动,如今在等。

    嗯?

    书房里,当江开辉又一次将半截香烟掐灭的时候,门铃声响起,令得他心中一动。

    他眼中精光一闪,起身打开书房的窗户,通风散烟,然后才拉开书房门,径直走到对讲器前。

    下一刻,他清晰地看到,一道陌生而熟悉的身影出现在监控视频里。

    “秦家少爷,你可终于来了!”

    江开辉长长松了口气,然后微笑着摁下开门键。

    “砰……砰……”

    三分钟后,敲门声响起。

    江开辉从客厅的沙发起身,步伐沉稳地走到房门口,打开房门。

    “江省~长,等我等得很辛苦吧?”秦风微笑着问道。

    “呃……”

    江开辉闻言,心中一惊,瞳孔陡然放大,而后故作镇定道:“秦先生,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难道你不请我进去喝杯茶,聊聊天吗?”秦风并不点破。

    “就怕山间野茶入不了秦先生的口。”江开辉说着,做出一个请的手势,待秦风进门后,才关上房门。

    秦风进入江开辉家中,随意地打量了一番,发现江开辉的家中看起来很‘寒酸’。

    虽然江开辉的房子和家具对于普通人而言,已经很好了,但对他来说,只能用寒酸来形容——家中并无一间高档家具,更不要说古董字画了。

    “江省~长,真是人民的好公仆,勤俭持家。”秦风收回目光,走到沙发旁,笑着对江开辉道。

    “秦先生不会是专程来讽刺我的吧?”江开辉一边对秦风泡茶,一边问道。

    “我未进门前便开门见山说明来意,但你装傻充愣,我只能随意聊聊了。”秦风深意地看着儿江开辉。

    这一次,江开辉没有回答,而是泡好一杯茶,递到秦风身前。

    做完这一切,他坐在秦风的对面,凝视着秦风那张熟悉而陌生的脸庞。

    他很清楚,如果不是这个年轻人的出现,他这次升迁十拿九稳,绝对不会沦落到现在这般地步。

    但同时,他也很清楚,事到如今,唯有对面的年轻人能够改变他的仕途!

    “我很好奇,你怎么知道我在等你?”江开辉不再装傻充愣,他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第一,你应该从苏老那里知道了我的身份,所以将打碎的牙齿咽进肚子里,非但不追究我打断你儿子腿一事,而且反过来献殷勤,让百雄集团顺利拿下南浙的地盘。当时的你,怕我继续对付江家,从而影响你的仕途。”

    秦风端起茶杯,放在掌心,感受着茶杯底部的温度,用一种很肯定的语气,一字一句道:“第二,你升迁失败,既恨我,也感谢我。你恨我,是因为我十一期间在南苏的所作所为,让你的竞争对手找到了切入点,从而很快找到了你的污点,导致你升迁失败,甚至被上面查了许久。

    而你要感谢我,是因为,如果不是因为那件事,你不可能在十一过后便将一些见不得光的事物处理干净——你虽然住在这里,家中看起来很正常,但对于有心人而言,是掩耳盗铃。

    如果你没有将那些事物处理干净,哪怕没有我的事情,你的竞争对手依然会对付你,而且找到黑材料的可能性很大,届时,你即便能够升迁成功,未来也有掉乌纱帽的可能!”

    唰!

    耳畔响起秦风这番话,江开辉的脸色变了,他无法掩饰内心的震惊,而是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秦风,那感觉仿佛在问,秦风怎么像他肚子里的蛔虫一样,对他的心理一清二楚。

    “第三,你在恨和感谢之间,前者远远大于后者。因为,你认为,如果没有我的出现,你升迁成功后,会看淡很多东西,一心走仕途,也会处理一些事务。”

    秦风将江开辉的表情变化尽收眼底,继续说道:“虽然你对我恨之入骨,但你依旧不敢报复我,甚至不敢撕破脸皮。因为,你知道你斗不过我。更因为,你觉得,我是拯救你仕途的人!”

    “继续。”

    江开辉咽了口吐沫,蠕动了一下喉结说道。

    “你认为我可以拯救你的仕途,但你没有去找我,更没有去求我,而是先证明你的能力,或者说对我的价值——你撤销对百雄集团的保护,下面人,或者说当初跟杨策有关的那些人利用‘秋风’行动的机会,对百雄集团在南苏的场子进行了彻查。”

    秦风说到这里,微笑着喝了一口茶水,“不得不说,你将火候把握得很好。这样做,既不触及我的底线,又在提醒我,就如同这杯茶,此刻既不烫嘴,也不至于凉了,失去味道。”

    “虎父无犬子,不愧是秦家后人,江某服了!”

    江开辉凝视着秦风那镇定自若的模样,暗中摇了摇头,心服口服地说道。

    “但你算错了一点。”秦风突然说道。

    “什么?”江开辉一怔。

    “我并不是百雄集团的人。换句话说,像百雄集团遇到这样的问题,我不会插手。”秦风正色道。

    “那你今晚?”江开辉若有所思。

    “我来江宁是为了另外一件事,而那件事和这件事情有一定关系,所以想一并处理。”秦风沉声道。

    “什么事?”

    “那件事这两天是南苏乃至整个华夏热议的事情。”秦风间接给出答复。

    “林家和王家订婚?”江开辉瞳孔瞬间放大。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林枫来找过你吧?”秦风再次开口问道。

    “嗯。”

    江开辉没有隐瞒,而是很干脆地点了点头,然后道:“按照你之前所说,你应该知道他来找我的目的……”

    “我想知道细节。”秦风打断江开辉的话。

    “他要设局让你做出违法的事情,然后掌握你违法的证据,让我派人将你抓捕。”江开辉说着,想到了什么,道:“他好像并不知道你的真实身份。”

    “如果他知道,就算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

    秦风冷笑,然后放下茶杯,强势地说道:“明天,我会让林家人夹着尾巴滚出江宁!”

    “呃……”

    江开辉被惊得呆若木鸡,身子僵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直到秦风起身离开,他才回过神,下意识地想开口挽留。

    “我可以给你一个挽救仕途的机会,做与不做,看你自己。”

    下一刻。

    不等江开辉开口,秦风停下脚步,转身看着江开辉。

    “我愿请你再喝一杯茶!”

    江开辉一语双关,表情激动,两眼放光,像是溺水之人抓住了最后一棵救命稻草。

    秦风转身,重新坐回沙发。

    江开辉给秦风添满茶水,一脸期待。

    十分钟后,秦风离开,江开辉一直将他送到楼下。

    “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

    望着秦风离去的背影,江开辉忍不住喃喃自语。

    “当年秦家少爷若从政,如今杨家太子即笑柄!”

    ……<span style='display:none'>zGsGQ6gPHWsR6VeCaooqaxzXUlnOykhFtO4TfxTir2or1VR37Ffz48qMXtL/AU9bcE7heUyMVLmDaYUF9RXF3Q==</spa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