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一世兵王 > 274章 仇恨的力量
    274章 仇恨的力量

    “我知道。”

    杨琨坐在病床旁的椅子上,轻轻点了点头,道:“你需要的是好好养伤,然后做好你的事情,至于报仇的事情,我会安排。”

    “哥,虽然我很想报仇,但也不想这件事影响到你,尤其是影响到你的仕途。”听到杨琨的话,林枫从愤怒中清醒了许多。

    “那倒不会,玉器永远不会和瓷器正面相撞。”

    杨琨淡淡道,言语之中流露出了几分讥讽,“呵……原本我还很好奇,八年后的他会是什么样,却没有想到,他还是如同以前一样,没有一点长进,粗鲁而狂妄,什么事都靠拳头来解决。”

    “如果不是秦家那个老不死的护着他,他算个屁!”林枫点头附和,然后又有些好奇地问道:“哥,那你准备怎么做?”

    “其实,你的思路很对,就是有点着急了。”

    杨琨间接给出答复,“以他目前的状况和处境,违法是必然的,只是早晚的事。”

    “嘿,他不知道哪根筋抽了,居然跟黑势力有染,尤其是惹到了南青洪,而且这次还将南青洪的太子爷送到了警察手中,沈天祥那个老家伙势必会跟他拼命!”

    林枫冷笑了起来,杨琨的到来,让他的怒火消散了不少,思路也清晰了一些,认为报仇只是早晚的事情。

    “嗯,等我们掌握了他违法犯罪的证据,到时候就算是秦家那个老不死的也没法保他。”

    杨琨点点头,然后道:“好了,护士已经到门口了,让她给你清理伤口吧。我去给金信安排一下,然后回家一趟,明早还要坐飞机赶回去。”

    “哥,谢谢你。”

    林枫闻言,有些感动,杨琨两年前从燕京空降到西部某省镀金,今天特地为了看他,坐飞机赶了回来。

    “你出事,我必然要回来,何况是牵扯到他?”

    杨琨拍了拍林枫的肩膀,眼中第一次涌现出浓烈的寒意和杀机,“就算没有你这回事,我也会找他好好算一算当年的账!”

    “他唯有死,才能谢罪!”

    林枫冷笑着点头附和。

    杨琨不再废话,起身离开了病房。

    随后,一名年轻大一些的护士走了进来,先是对林枫说好话,然后才开始为林枫清理伤口。

    这一次,林枫没有乱喊乱叫,也没有发火。

    因为,当杨琨来看他之后,他的心情好转了许多。

    更因为,就在刚才,杨家太子已经宣判了秦风死刑!

    尽管杨琨在进入病房之前已经与林枫的母亲夏红进行了交谈和安抚,但走出病房后,又聊了两分钟才离去。

    当杨琨走出医院大楼的时候,一辆不起眼的帕萨特停在正门口。

    在豪车遍地的燕京城,这辆车开到街上未必会让人看一眼,前提是没有人懂车牌和挡风玻璃右下角处放置的几个通行证。

    “小金,我提醒过你,不要张扬,你怎么不长记性?”杨琨钻进挂有特殊牌照的帕萨特里,不轻不重地说道。

    下午,他接到金信的电话后,便直接乘机返回燕京,由金信接机。

    当时,金信要开那辆挂有外地牌照的劳斯莱斯幻影去,被杨琨拒绝,只好开了这辆帕萨特。

    刚才,杨琨下车前曾提醒金信在停车场等待,但金信还是将车开到了大楼门口,方便的杨琨上车。

    “会长,晚上不会有人注意这辆车的。”金信尴尬地笑了笑,林枫可以喊杨琨哥,他不敢,也没资格。

    “现在这个形势,低调点总是没错的,这是我最后一次提醒你。”杨琨眉头一挑,有些不悦。

    “是,会长!”

    眼看杨琨语气不对劲,金信吓得心头发颤,脸色直接变了,甚至连握着方向的双手也是微微颤抖。

    对金信而言,即便面对他那位当京官父亲的怒火,他也不会如此紧张,但杨琨只要打个喷嚏,他就要吃药!

    “从今天开始,你将收集秦风的动态当成重点工作来抓,定期向我汇报。如果遇到重大事件,第一时间向我汇报。”

    杨琨不再提及刚才的事情,而是话锋一转,用一种看似平静,实则毋庸置疑的口吻说道:“其中,重点收集他跟黑~势~力有关的信息,尤其是违法犯罪方面的信息,一定不能放过!”

    “请会长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金信第一时间回应,像是在领军令状。

    杨琨不再废话,靠在汽车座椅上,闭目养神,心中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与此同时。

    南广,二沙岛。

    “啪——”

    一声脆响,从沈天祥所住别墅的书房里传出,他的手机被砸在了地上,摔得四分五裂。

    从昨晚得知自己儿子沈笑被警方抓捕之后,沈天祥便一直坐在书房里。

    在过去二十四个小时里,他基本只做了两件事情。

    抽烟,打电话。

    他不知道自己抽了多少支烟,但知道自己打了十个电话。

    那十个电话号码的主人,是他从整个南青洪的人网中精挑细选的,目的只有一个:捞出沈笑。

    那十个人接完电话后,都表态说要尽十二分力,但直到刚才他接到最后一个回过来的电话在内,十个人给出的答案惊人的一致——无能为力!

    这……直接扼杀了他拯救沈笑的希望!

    既然无法营救沈笑,那迎接沈笑的将是死亡。

    而他将失去自己唯一的儿子,要白发人送黑发人!

    “笑啊笑,我不止一次提醒你,小心驶得万年船,可你总是不听,这次就算我也救不了你了!”

    砸掉手机之后,沈天祥瘫在顶级紫檀木打造的木椅上,痛心疾首地说着,然后无力地闭上了双眼。

    唰!

    几秒钟后,他睁开了双眼,原本无力乏困的身体像是被注入了一股新的力量一般,很快坐了起来。

    那是仇恨的力量!

    灯光下,他的脸上再无半点悲伤和绝望,有的只是冷冽的寒意。

    他像是一头痛失虎崽子的山中虎王,准备亮出自己锋利的牙齿,要将敌人撕成碎片!

    下一刻,他拿起书桌上的座机,拨打了一个国际长途电话。

    “我是沈天祥,让洪掌门接一下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沈天祥不等对方开口,便率先说道。

    “沈老哥,我等你这个电话很久了。”很快,听筒中传出了洪天霸的声音。

    通常情况下,他都不会自己接电话,而是有专人负责接听电话,然后向他汇报。

    但今天,他破例了,早早地便守在书房里,在等沈天祥的电话。

    因为,他已经知道了沈笑被捕一事。

    在他看来,无论沈笑最后是否能够被救,沈天祥势必会报复。

    “老弟,拜托了,谢谢!”

    沈天祥闻言,先是一怔,然后简单明了地说道。

    “老哥,不用谢,他不光害死了你儿子,还打死了我两个徒弟,羞辱了我们青洪!”

    洪天霸缓缓开口,言语之间充斥着疯狂的杀意,“血债血偿,半月之后,雷绝出关,前往华夏。届时,我会前去督战,亲眼看着他拧下那个小畜生的脑袋,给我们当酒壶,喝血酒!”

    ……<span style='display:none'>zGsGQ6gPHWsR6VeCaooqaxzXUlnOykhFtO4TfxTir2or1VR37Ffz48qMXtL/AU9bcE7heUyMVLmDaYUF9RXF3Q==</spa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