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一世兵王 > 276章 落败受辱
    276章 落败受辱

    如同所有的大学一样,东海大学也有着各式各样的协会,例如足球协会、书法协会、跆拳道社、武术协会等。

    其中,一些协会之间是相互对立的,如足球协会和篮球协会的人,就尿不到一个壶里。

    而这种现象在跆拳道社和武术协会最为明显!

    两个协会经常都会因为不服对方而开战,小到个人,大到整个协会。

    当然,这里的开战是用比武切磋的形式,而不是像地下世界的人那样一起群殴。

    昨天,两个协会便进行了一场表面名为“互相学习,共同进步”,实则是斗气的切磋、比武。

    原本,陈静对于这种活动没兴趣,但实在架不住张欣然劝说,最后跟着去了,并且因为一名武术协会的会员出言不逊,诋毁她、张欣然、苏妙依三人和秦风之间的关系,与对方进行了切磋,结果对方极为猥琐,趁着切磋揩油,惹恼了张欣然。

    当时,张欣然直接冲进场中,对那名猥琐的家伙出手,结果被武术协会的会长刑兵阻拦。

    张欣然在跆拳道社的地位极高——很多新生都是冲着她入会的!

    为此,张欣然的出手,差点引起大规模混战,交流切磋也因此而中断。

    张欣然明确表示要教训揩油的猥琐男,刑兵则护犊子,绝不允许有人欺负武术协会的会员,导致双方对峙,最后约定了这样一场赌战。

    这座教学楼实际上是为各个协会准备的,每个协会都有专门的教室和场地,其中武术协会和跆拳道社在一个楼层。

    “欣然!”

    当张欣然带着陈静、苏妙依和保镖来到四楼的时候,跆拳道社几百名会员已经等候,看到四人出现,社长第一时间迎了上去。

    社长姓高名扬,是东海的一名富二代,其父亲不但与张百雄认识,而且曾经也有生意上的往来。

    为此,两人已经认识好多年了,关系不算近,也不算远,算是一般的朋友。

    “一会,你们都不要动手。”张欣然说道:“等我的保镖打败刑兵,我出手教训那个猥琐的家伙!”

    “好,不过,那刑兵是东海武术协会会长的儿子,哥哥是形意门的武学天才。他虽然不像他哥哥那样厉害,但多少也有两把刷子,你确定你的保镖可以打败他?”高扬点点头,然后看了张欣然的保镖一眼,有些不放心。

    这场比试,不但牵扯到张欣然、陈静、苏妙依和猥琐男的恩怨,也牵扯到跆拳道社与武术协会的恩怨。

    “放心吧,出手教训个学生娃娃,手到擒来。”

    张欣然的保镖冷声说道,他是朱文墨亲自给张欣然配的保镖,虽然不是练家子,但接受过极为严格的训练,论实力,除非遇到明劲巅峰的武者,否则稳胜。

    “既然如此,那我们过去!”

    听到张欣然保镖的话,高扬放下心来,提议道。

    “嗯。”

    张欣然点头,一马当先,带着众人气势汹汹地朝着武术协会的练功房走去。

    这场比试,不光是跆拳道协会重视,武术协会也极其重视,到了一百多名会员,站在练功房里,黑压压的一片,专门等候着张欣然等人到来。

    “刑兵,按照昨天的约定,只要我的保镖击败你,你便交出柳伟,任由我处置!”

    张欣然像是大姐大一般,直接带人走进了武术协会的大教室,开门见山地说道。

    “没问题,但若你的保镖被我击败,此事就此揭过?”

    刑兵沉声说道,他知道张欣然的身份,更清楚张欣然背后有秦风这尊名震武学界的大神,不想与张欣然闹得太过。

    而他之所以敢有底气让张欣然带保镖过来比试,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他暗中得知秦风并不在东海,否则若是秦风前来,这场比试压根不用比了。

    “若我保镖落败,我不再追究这件事!”张欣然点头。

    “既然如此,那就让你的保镖上台吧。”

    刑兵冷笑一声,然后转身朝着擂台走去,身后的武术协会会员主动给他让开了一条通道。

    “猥琐男,一会再找你算账!”

    张欣然路过昨天沾陈静便宜的柳伟身边时,狠狠地瞪了对方一眼。

    “嘿~”

    柳伟完全没有将张欣然的威胁放在心上,反倒是猥琐一笑,明目张胆地看着张欣然、苏妙依和陈静三人身上的重要部位。

    他是东海大学有名的猥琐男之一,曾经还因调~戏、亵~渎学生被抓了个现行,若非他爷爷是华夏武术协会的会长,当时就被开除了。

    而身为华夏武术协会会长的孙子,他很清楚,刑兵虽然没有一心练武,而是边学无边上学,但从其哥哥刑武那里得到形意拳真传,除非是暗劲高手,否则根本不是刑兵的对手。

    结果如同柳伟所预料的一样,刑兵胜了,他动用形意拳,从比赛开始便压制张欣然的保镖,半分钟后一脚将张欣然的保镖踢下了擂台。

    “对不起,小姐!”

    张欣然的保镖从地上爬起,面色难地走到张欣然身前,低着头,羞愧地说着,感觉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

    没有回答,张欣然气得浑身哆嗦,表情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原本,她以为自己的保镖肯定能够击败刑兵,然后便可以狠狠教训嘴贱、手上不老实的柳伟一顿,却没有想到自己的保镖最终以失败告终。

    不光是张欣然,以高扬为首的跆拳道社的会员,也是一脸的郁闷。

    张欣然的保镖虽然不是跆拳道社的人,但这一战代表着跆拳道社的荣誉,落败,意味着整个跆拳道社丢脸——在外人看来,跆拳道社非但自己的会员打不过武术协会的人,找帮手也不行!

    “张欣然,你的保镖败了,愿赌服输,请带着你的人离开!”

    刑兵站在擂台上,趾高气扬地看着张欣然,冷笑道。

    “你……”

    张欣然欲要开口说什么,却无力反驳。

    “算了,欣然,我们走。”

    陈静的脸色也有些难堪,她与柳伟交手,完全是因为柳伟嘴贱,说秦风天天睡她们三人,她们还在装清纯等等恶心的话。

    她心中也想教训柳伟,但随着张欣然保镖的落败,按照赌约,这件事将就此揭过。

    “骚静静,如果你不甘心的话,可以随时对我进行挑战。”

    听到陈静的话,柳伟邪笑着盯着陈静那两条笔直的美腿,两眼放光,要多猥琐有多猥琐,“不过,下一次,不能让人打断我们的比试,让我好好摸摸你的大长腿。”

    “哈哈……”

    听到柳伟的话,武术协会的会员纷纷大笑了起来。

    而跆拳道社这边则是愤怒而憋屈,他们不但输掉了这场比赛,而且协会的两位女神被柳伟当面羞辱!

    “猥琐男,你……”

    张欣然气得要上去暴打柳伟,但被陈静拉住了。

    “记住你的话,我会找你比试的。”

    陈静制止张欣然后,一脸平静地看着柳伟,但语气坚定,似乎在告诉柳伟,无论他逃到天涯海角,这场比试也会进行。

    “我等着摸你的大长腿……”柳伟贱贱地说道。

    “柳伟,适可而止!”

    刑兵见状,出声提醒,他听说过秦风在南澳的那场赌战,心中对于秦风是有些畏惧的,不想因为柳伟依依不饶,最终惹来秦风的怒火。

    而之所以全力庇护柳伟,一方面是不想丢武术协会的脸,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柳伟,的身份。

    “刑兵,不用怕姓秦的,他虽厉害,但还没有天下无敌,相反,能够击败他的人大有人在。”

    柳伟闻言,冷笑一声,一脸的不可一世,“如果他敢以强欺弱、以大欺小,我去找我爷爷,请出一尊宗师,干死他!”

    ……<span style='display:none'>zGsGQ6gPHWsR6VeCaooqaxzXUlnOykhFtO4TfxTir2or1VR37Ffz48qMXtL/AU9bcE7heUyMVLmDaYUF9RXF3Q==</spa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