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一世兵王 > 277章 亲自出手
    277章 亲自出手

    下午三点,秦风驱车回到东海大学,来到1号校长楼门口,赫然看到张欣然的保镖小虎,像是犯错了小学生似的,低着头,站在院子门口,一脸的局促不安。

    “秦先生。”

    听到汽车驶来的声音,小虎回过神,连忙迎了上来,待汽车停稳后,主动为秦风拉开了车门,恭敬问好。

    “小虎,你站在门口做什么?”秦风下车,有些好奇地问道。

    自从秦风在南青洪击杀洪天霸的两名弟子武烈和莫刃,赢得赌战之后,为了防止南青洪报复,让朱文墨加强了对张欣然和陈静的保护——小虎是朱文墨最新安排到张欣然身边的保镖。

    “秦……秦先生,是这样的……”

    面对秦风的询问,小虎面色难看,支支吾吾地说出了事情的原委。

    因为输掉了与刑兵的比赛,小虎内心自责,同时也担心张欣然将他解雇,于是想跟张欣然道歉、认错,但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便一直在院子门口徘徊。

    “你居然败了。”

    秦风有些意外,小虎的实力虽然不算强,但也是接受过残酷训练的专业保镖,论实力不弱于一般的侦察兵。

    原本,他以为以小虎的实力击败东海大学武术协会的会长,轻而易举,却没有想到,小虎居然败了。

    “嗯。”

    小虎有些尴尬地点了点头,道:“比武开始的时候,我有些大意了,被对方抓住了机会,然后一直被压制,最后输掉了比赛。”

    “看来对方是个练家子。”

    秦风心如明镜,以小虎的实力,就算是因为轻敌,被对方抓住机会,若对方实力不够强的话,完全可以很快扭转局势。

    “是的,秦先生。比武之后,我仔细想了想,即便不轻敌,我也很难击败对手,除非用冷兵器。”

    小虎很坦然地承认,格斗功夫只是保镖所具备技能的一项,相比于空手格斗而言,他更擅长使用冷兵器、枪支,保护、掩护雇主。

    “欣然的脾气我有了解。发生这样的事情,她不开心是必然的,但也不会迁怒于你。”秦风微笑着拍了拍小虎的肩膀,为小虎宽心,然后迈步走进了院子。

    入秋之后,院中的花儿基本都凋零了,银杏等树木的也叶子也枯黄了,被秋风扫过,洒落在院中,金灿灿的一片。

    石桌旁,摆着画架,上面有一副尚未完成的油画。

    那是苏妙依的杰作。

    看到那副油画,秦风一怔。

    在他的记忆中,苏妙依无论做什么事情追求完美,喜欢有始有终,一气呵成。

    如今,那副未完成的画摆在那里,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她在创作的过程中被其他事情打断了,还未来得及完成。

    而根据目前的情况来看,秦风心中明白,必然是因为比武的事情。

    如同秦风判断的一样,张欣然、陈静和苏妙依三人正在客厅里商量着比武的事情,看到秦风进门后,不约而同地停了下来。

    其中,张欣然既气恼又尴尬——她之前可是信誓旦旦地说过,要让小虎将刑兵打得连他妈妈都不认识,结果自己的保镖当众被一脚踢下擂台。

    这让她觉得很丢脸、窝火,以至于在比武结束后,都没有给秦风打电话汇报战果。

    “事情我都听说了。”

    秦风走到三女身旁,坐在沙发上,有些好奇地看着陈静,道:“不过,我有些好奇,小静怎么会跟人比武?”

    话音落下,秦风一脸奇怪地看着陈静。

    他虽然和陈静接触只有几个月,但基本了解陈静的性格,知道陈静是一个内心坚强、处事冷静的女孩,一门心思放在了学习上面,除了正常上课之外,不是泡图书馆,就是跟着苏文做学术研究,像这次这样跟着张欣然闹腾,完全是黄花闺女坐花轿——头一回!

    愕然听到秦风的询问,陈静原本平静的表情微微一变,有些尴尬,似乎不知该如何开口。

    张欣然则是欲言又止,如果不是她认为陈静一门心思光学习不好,硬拽着陈静参加跆拳道社,前去观看跆拳道社和武术协会的比赛,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武术协会有一个叫柳伟的家伙,嘴巴很贱,见到小静后,说一些特别难听的话,惹恼了小静,小静想出手教训那个家伙,才有了比试。”苏妙依言简意赅地做出解释。

    “哦?”

    秦风闻言,眉头一挑,他了解陈静,同时也有些好奇,到底是什么话才能激怒心如止水的陈静,“他都说了些什么?”

    苏妙依嘴巴微微张开,话到嘴边,又不知该如何说出口。

    作为苏家后代,她是标准的大家闺秀,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所处环境,所经历的事情都很有一股文雅之风,从未说过粗鲁的话。

    “那个流~氓说,我们三个跟你住在一起,轮流跟你睡觉,都是破鞋、骚~货,却在外人面前装的跟清纯玉女一样。”

    苏妙依说不出口,张欣然却是毫无顾忌,“当时,我听了很恼火,要教训那家伙,结果小静把我拦住了。然后,他继续说,你和小静是以兄妹之名,干着龌龊之事。小静也火了,便与那个家伙进行了一场比试,谁知那个家伙猥琐的要死,在比武中,竟然沾小静便宜……”

    耳畔响起张欣然的话,秦风暗暗叹了口气,陈静一直以来对他十分敬重,完全把他当成亲哥哥一样看待。

    那个叫柳伟的家伙一而再再而三地出言不逊,而且涉及到自己,这才惹恼了陈静。

    暗暗叹气的同时,秦风发现陈静脸上的尴尬表情渐渐退去,又重新恢复了平静。

    她一脸平静地看着秦风,似乎一点也不觉得自己做错了。

    “那现在什么情况?”秦风又问道。

    “原本,我打算让我的保镖击败武术协会的会长刑兵,然后狠狠教训柳伟那个猥琐男一顿,结果我的保镖败了。按照赛前赌约,我不能再追究这件事。”

    张欣然一脸不甘,在她看来,柳伟的嘴巴实在太欠抽了,对陈静揩油的行为也不能忍。

    “你不追究,我可以追究。一会你们带我去见那个猥琐男。”秦风想了想道。

    “风哥,这事我来处理。我会击败他,然后让他管好自己的嘴巴。”

    陈静突然开口了,声音不大,但语气格外坚定。

    她可以不计较柳伟对她的揩油行为,但她绝不允许柳伟诋毁、辱骂秦风!

    “小静,你……”秦风一怔。

    “小静已经与那个柳伟进行了约定,要再次比试。”苏妙依开口打断了秦风的话,做出解释、补充。

    “小静,既然你已决定亲手教训他,那我就不出面了。不过,有一个前提,我需要知道他的实力,然后再确定你要不要出战,什么时候出战。”

    秦风想了想道,陈静是一个很有主见的人,通常做出的决定,不会轻易改变,秦风不想逼迫陈静改变主意,但必须确保陈静能够获胜。

    “嗯。”

    陈静轻轻点头,她知道,秦风这般做是为了她好。

    “那个猥琐男不怎么样,你看下小静和他比赛的视频就知道了。”

    张欣然再次说道,然后想到了什么,不忿道:“不过,那个猥琐男的口气倒不小,他仗着自己是华夏武术协会会长的孙子,放出狠话,说若你倚强凌弱、以大欺小,便找他爷爷请宗师出手对付你。”

    “如果不是小静执意要亲自出手,我真想帮柳宗盛好好管教一下他的孙子!”

    秦风眉头一挑,他认识华夏武术协会会长柳宗盛。

    当年,柳宗盛曾找到利剑特种部队的掌舵者王虎成,请身为龙牙的秦风去做一件事情,结果被遭到了无情拒绝!

    ……<span style='display:none'>zGsGQ6gPHWsR6VeCaooqaxzXUlnOykhFtO4TfxTir2or1VR37Ffz48qMXtL/AU9bcE7heUyMVLmDaYUF9RXF3Q==</spa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