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一世兵王 > 318章 曲线救国
    夜游黄浦江有许多路线和游轮,但最佳的路线是从金陵东路的外滩登船,然后穿过整个外滩,可以欣赏外滩的夜景。

    此次游轮盛宴的登船点便设在金陵东路外滩登船点,游轮是享誉全球的的“海洋航行者号”!

    海洋行者号归属全球第二大游轮运营商皇家加勒比游轮有限公司,是全球十大知名的游轮之一,也是华夏乃至整个亚太地区最大的豪华游轮。“海洋航行者号”排水量高达13.8万吨、拥有15层甲板,可载客3,114人。整艘游轮犹如一座海上城邦,除舒适齐全的住宿选择外,各式餐厅、酒吧、精品店、图书馆、海上历奇青少年活动中心、皇家娱

    乐场、电影放映厅、夜总会、健身房、室内外游泳池、运动场等设施一应俱全。

    下午五点钟,距离游轮盛宴还有两个小时的时候,龙世成按照其父亲龙世成的叮嘱,提前登上了海洋行者号游轮,在游轮的图书馆里,再次仔细地将此次参加游轮盛宴人员的资料看了一遍。

    这一次,他不光看了那些商界富豪的资料,也看了那些富豪子女的资料。

    “这个潘蓉就是你之前给我说的那个女的?”看着,看着,龙世成突然开口问道。

    图书管里空荡荡的,除了龙世成之外,还有一名穿着晚礼服的青年。

    青年叫罗杰,曾经是龙世成的同学,如今已成为龙世成的跟班。

    “是的,龙少。”罗杰点头道:“这个潘蓉的母亲在我爸公司担任财务总监。她妈妈一心想让她进入上流社会圈子,这次死皮赖脸求我爸给她弄一个名额,我爸经不起软磨硬泡,最后把这个难题丢给了我,我只好厚着脸皮跟

    你开口了。”

    “你确定不是她妈给你爸暖床,你爸才答应的?”

    龙世成不屑一笑,在西方社会生活了几年的他,看待任何事情的时候,都会从利益的角度切入,“这个潘蓉长得还不错,她妈如果保养得好的话,也算是风韵犹存。”

    “应该不会。”

    听到龙世成拿自己的父亲开涮,身为跟班的罗杰没有生气,只是摇头否定,同时有些担心龙世成会反悔,那样一来,他就没法给父亲交代了。

    “算了,我也就是看到这个潘蓉姿色不错,顺嘴一问。虽然她是所有人员之中最没有资本和实力的一个,但我既然答应你了,自然也不会反悔。”龙世成看出罗杰的心思,宽心地说着,然后话锋一转,道:“我看资料里显示,这个潘蓉在东海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工商管理专业读书,而且和百雄集团董事长张欣然、东海大学校长苏文的女儿苏妙依一个班

    。”

    “是的,龙少,资料的信息都很准确。”罗杰点头。

    “那你知道潘蓉和张欣然、苏妙依两人关系怎么样?”龙世成问。

    “龙少,实不相瞒,这个潘蓉太有心机,手段很高,削尖了脑袋想挤进上流社会,我不是很喜欢她,所以跟她来往不多,关系不熟,对她的情况了解不是太深。”

    罗杰做出解释,然后想到罗杰表弟荣翔被逼得跳楼的事情,道:“龙少,你是想通过那个潘蓉打探张欣然和那个秦风的信息?”

    “如果打探消息的话,不会找她。”龙世成摇了摇头。

    “龙少,那你?”罗杰有些不解。

    “知道曲线救国吗?”龙世成冷笑道:“原本,我打算等这次游轮盛宴结束后,好好找那个秦风乃至百雄集团算账,但看完张欣然的资料后,我改变决定了。百雄集团资产将近五百亿,而张欣然也是个尤物。如果我能征服张欣然

    ,将她当成玩物,然后暗度陈仓,想办法将百雄集团的资产转移乃至吞并,岂不美哉?

    那个秦风,虽然武力值变态,但若失去百雄集团,他也只是一介武夫罢了,对付起来,也就容易得多!”

    “高,高,高,龙少实在是高!”耳畔响起龙世成的话,罗杰竖起大拇指赞道:“整个南半国,很多人都想将张欣然压在身下,吃掉百雄集团那块大蛋糕,但有资本的人并不多,敢实施的人至今还没有,龙少若是做到了,绝对会轰动整个南

    半国!”

    “咦……听你的口气,我拿不下这个张欣然?”

    龙世成有些不乐意了,他身份、地位显赫,而且在留学期间取得了傲人的成就,养成了他自傲乃至自负的性格。

    “那倒不是,张欣然虽然是块香饽饽,但龙少能吃她,是她前世修来的福分!”罗杰连忙摇头,送上马屁。

    龙世成则是放下手中资料,一脸若有所思,似乎在思考如何才能拿下张欣然。

    与此同时。

    张欣然和苏妙依、陈静两人在做参加游轮盛宴的准备工作。

    其中,苏妙依最为淡定,甚至可以说是无欲无求,几乎没有准备。

    陈静则是思考罗列着一些关于经济领域的问题,准备借着晚上的机会,向苏文介绍的那些学者求教。

    而张欣然则一直在试穿衣服。

    “妙依,我穿这件红色的晚礼服,你觉得好不好看?”

    “妙依,我要不要穿民国风的旗袍?”

    “妙依,我还是觉得我穿黑色的晚礼服最好看,你觉得呢?”

    ……

    几乎每隔几分钟,张欣然便会换上新的衣服在苏妙依面前晃悠,让苏妙依给拿主意,直到五点半的时候,她才定下来,决定穿黑色的晚礼服去参加盛宴。

    除此之外,张欣然还专门让人给秦风购置了一套昂贵的西装、衬衣和皮鞋。

    虽然她知道秦风不在意这些,也不需要用这些外物来承托自己,但张欣然还是这么做了。

    因为,她不希望看到一些狗眼看人低的家伙在游轮盛宴上对秦风指指点点——那会让她生气、不爽!

    与张欣然身穿晚礼服不同,苏妙依和陈静则都穿的旗袍,前者是一身水墨画的旗袍,而陈静则是一身白色的旗袍,配上她的马尾辫,有一种民国女生的感觉。

    十一月底的东海已经有些寒意了,三人外面都套着羽绒服。

    五点四十的时候,秦风驱车,带着张欣然、陈静和苏妙依三女前往位于南陵路外滩的登船点。

    因为恰好遇到上下班高峰期,六点五十分的时候,秦风才与三女来到登船处的停车场。

    不得不说,主办方对这次游轮盛宴十分重视,准备得也很充分与细心。主办方不但准备了世界十大游轮之一的海洋航行者号,而且从停车场到登船口,一路铺着鲜红的地毯,两侧摆着花篮,花篮里面的花儿都是新鲜的,散发着香味,香味随风飘荡,涌入鼻中,让人心旷神怡

    。

    下车后,秦风四人在接待人员热情洋溢的接待中,踩着柔软的红地毯,来到了登船口。

    “请出示你们的邀请函!”

    登船口,四名黑衣男子笔直如枪地站在那里,看到秦风四人走近后,其中一人上前,微笑着说道。

    “喏,这是我们三人的,他是我的保镖。”

    张欣然拉开随身携带的爱马仕皮包,拿出三张邀请函,先指了指自己和苏妙依、陈静两人,最后指了指秦风。

    苏妙依和陈静的邀请函,都是苏文跟主办方要的,而秦风的邀请函则被苏文忘记了,于是四人在来之前便商议好了,秦风以张欣然保镖的身份进入。

    “不好意思,张小姐,按照规定,所有参会人员都不允许携带家属、保镖进场,您让您的保镖在车里等着吧,十点三十分,游轮会准时返回这里。”黑衣大汉说道。

    “麻烦你跟你的领导沟通一下,我最近仇家太多,很容易遇到危险,必须要有保镖在身边保护。”张欣然皱了皱眉说道。“抱歉,张小姐,这是规定,之前来的那些客人全部都遵守了规定。至于安全问题,您不必担心,游轮夜游期间,前后会有海警船进行保护。除此之外,船上也有多名专业训练的保镖,负责保护客人的安全

    。”

    “请您不要为难我们,如果您实在有异议的话,可以联系我们龙少。”

    黑衣大汉很干脆地摇了摇头,果断拒绝了张欣然的提议。

    一方面,如他所说,不准客人带家属和保镖是游轮盛宴的规定。

    更为重要的是,他接到上面指示,若是张欣然的保镖秦风来了,除非张欣然亲自给龙世成打电话,否则严禁登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