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一世兵王 > 319章 计划落空(补)
    “欣然,妙依,小静,风哥!”

    下一刻,不等张欣然回话,船上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唰唰唰唰……

    包括秦风在内,众人都循声看去,赫然看到潘蓉站在游轮的甲板上,看到他们之后,挥手示意。

    “她怎么也来了?”

    张欣然一脸疑惑,然后正准备跟黑衣大汉要龙世成的电话,却见潘蓉从船上走下,朝着这边走来。

    如同张欣然一样,潘蓉也是穿着一件黑色的晚礼服,外面裹着一件厚厚的羽绒服。

    “欣然,你们怎么不上来啊?”

    很快的,潘蓉来到登船口,有些疑惑地问道。

    她原本对于今晚的游轮盛宴没有多大兴趣,因为知道秦风几人会来,外加不想让母亲难过,所以才来的。

    为此,她登船后,觉得很无聊,便独自一人走上了甲板,看到秦风四人后,直接下来了。

    “风哥没有邀请函。”苏妙依看张欣然正在气头上,没有回答潘蓉的意思,便开口解释道。

    “啊?”

    愕然听到苏妙依的话,潘蓉先是一怔,然后热心地说道:“我认识主办方的人,给他打个电话,看能不能增加个名额。”

    “不用了,我直接找主办方。”

    张欣然拒绝了,一直以来,她对潘蓉的印象都不好,也一直在刻意地与潘蓉疏远,不想欠潘蓉人情。

    “好吧。”

    潘蓉轻轻叹了口气,然后偷偷看了秦风一眼。

    “欣然,还是我给苏叔打个电话吧。”

    秦风开口了,他觉得既然是规定,而且其他客人都遵守了的话,张欣然给主办方打电话的作用并不大,不如直接找苏文。

    苏文不但继承了苏儒文的衣钵,而且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用不了多久便可取代苏儒文,成为华夏经济领域的泰山北斗,是此次游轮盛宴学者里的代表人物,也是最重要的嘉宾之一。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秦风相信,只要苏文一句话,主办方不可能不给面子。

    而秦风不知道的是,严禁客人保镖和家属进入,是主办方的规定,但让张欣然给龙世成打电话,则是龙世成的小心思。

    一旦张欣然给龙世成打电话,龙世成会选择帮助张欣然,破例给秦风一张邀请函。

    在他看来,他在表弟被秦风逼得跳楼赔罪摔断腿的前提下,非但没有怀恨在心,反倒是大度地给秦风破例,势必会赢得张欣然的好感。话音落下,秦风便拿出手机,拨通苏文的电话,开门见山地说道:“苏叔,我带着欣然、妙依和小静三人到登船口了,但因为我没有邀请函,无法登船,麻烦苏叔您给主办方打声招呼,让我上去。我有些不

    放心小静和欣然的安全。”

    “哎呀,小风,你看我糊涂的,忘记给你要邀请函了。”

    电话那头,已经登船且和学者们坐在一起交流的苏文,接到秦风的电话后,先是检讨自己,然后飞快地说道:“我现在就去找主办方。”

    话音落下,苏文便挂断电话,第一时间给龙昌运打电话。

    一分钟后,登船口,那名黑衣大汉接到上面指示,连忙鞠躬,做出一个请的手势:“秦先生,龙先生同意您登船,请进!”

    “谢谢。”

    秦风微笑道谢,然后与张欣然、苏妙依、陈静和潘蓉四女一同登上了游轮。

    “尊贵的先生、女士们,欢迎来到海洋行者号游轮,我是游轮的向导。”一名身穿旗袍佩戴耳麦的高挑美女,看到秦风五人登船,连忙迎了过来,一脸灿烂微笑地说道:“根据今晚游轮盛宴的安排,客人在七点到九点之间进行自由活动,你们可以到游轮上各国风味的餐厅用餐,

    可以去酒吧、皇家游乐场放松娱乐,也可以去参加茶厅的茶话会,还可以去游泳池和健身房健身。

    九点钟的时候,将在游轮的九号、十号甲板上举行酒会,这也是本次游轮盛宴的重点,还望各位不要忘了参加。”

    “谢谢。”

    秦风再次道谢,然后带着五女进入船舱。

    五分钟后,游轮夜总会的一间包厢里。

    “什么情况?我不是跟你说了吗?除非百雄集团董事长张欣然给我打电话,否则绝对不允许她的保镖登船,你们怎么让她的保镖上来了?”龙世成一脸恼火地对一名中年男子训斥道。

    中年男子是荣氏集团东海分公司的商务部经理,专门负责公司的接待工作,工作能力出众,被予以重任,专门负责此次游轮盛宴的接待。

    “龙少,我本来是按照您的要求吩咐下面的,但刚才接到龙总的电话。龙总在电话里告诉我,让那个秦风登船,所以我就让下面人放行了。”中年男人解释道。

    “我爸让你放行的?为什么?”

    龙世成有些惊疑,原本他打算利用秦风没邀请函这件事做文章,获得张欣然的好感,却没有想到是父亲龙昌运的命令。

    “我听龙总说,东海大学校长苏文专门给他打了电话,要求给那个秦风增加一个名额。”中年男人如实解释道。

    “苏文还真是多管闲事!”

    听完中年男人的解释,龙世成气得忍不住骂了起来。

    然而——

    骂归骂,他很清楚,苏文在华夏经济领域的地位,而且龙昌运一直想与苏文搞好关系,自然不能拒绝苏文的要求,否则,万一苏文一生气,带头离开的话,那今晚的游轮盛宴也就等于黄了。

    同样,他也知道,秦风的妹妹陈静罕见地被苏儒文收为闭门弟子,主观地认为,苏文为秦风开口,多半是因为陈静。

    再次听到龙世成的话,察觉到龙世成有些恼火,中年男人识趣地没有吭声。

    “那他们现在去哪里了?”龙世成又问。

    “他们好像没有用晚餐,登船后都去餐厅用餐了。”中年男人如实答道。

    “嗡~”

    这一次,不等龙世成再说什么,他的手机震动了起来。

    “爸。”

    龙世成拿出手机,看到是父亲龙昌运的电话后,连忙接通。

    “你到茶厅等我,很多客人一会要到茶厅举行茶话会,我带你认识一下。”龙昌运吩咐道。

    “知道了,爸。”

    龙世成第一时间回应,然后发现龙昌运挂断电话后,便收起手机,起身前往茶厅。

    与此同时。

    秦风五人来到了游轮上的法国餐厅——张欣然提议要吃法国大餐。

    而隔壁的华夏餐厅里,身材肥胖的王阿猛坐在餐桌前,餐桌上摆满了各种食物,但他看上去没有什么胃口,吃得很慢、很少。

    “mmp,这破游轮还号称世界十大游轮之一呢,说是各国餐厅都有,结果尼玛华夏餐厅里连撸串都没有,还不如跟虎子哥去撸串喝啤酒呢!”

    吃着,吃着,王阿猛把筷子一摔,没好气地说着,然后突然想到了什么,忍不住叹了口气,道:“真怀念跟疯子一起吃羊肉串喝啤酒的时光啊,也不知道他在部队好吗?我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