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一世兵王 > 354章 摘掉帽子,我们回家!
    话音落下,秦风不等张纪回话,便直接挂断了电话,然后将手机递还给那名调查组的成员,后者双手颤抖地接住,像是捧着这世上最珍贵的宝物,生怕一不小心摔了。

    与此同时,电话那头,张纪的手也在颤抖,手机差点滑落!

    虽然他预感到自己闯大祸了,秦风不会轻易放过他,但当这一刻真正到来后,他还是感到了恐惧,对于面对秦风的恐惧!

    恐惧的同时,仅有的一丝理智告诉他,必须在半分钟之内赶到审讯室,否则后果会不堪设想。

    咕咚!

    他咽了口吐沫,收起手机,准备离开房间,结果因为两腿有些发软,差点跌倒在地。

    “呼……呼……”

    他连续做了两个深呼吸,平静了一下心情,然后再次迈步,快步走出了房间。

    张纪的房间与审讯室一个楼层,他刚一出门便看到了走廊另一端的审讯室门口,站着黑压压一群人,隐约看到那些人均是一脸愤怒的表情。

    唰唰唰……

    与此同时,审讯室门口,叶虎等人也看到了张纪,一个个怒气冲天,恨不得立刻为张欣然出头,冲过去将张纪暴打一顿,但想到秦风的话,他们都压制住怒火,没有动,只是怒目瞪着张纪。

    旋即,在叶虎等人的注视中,张纪快步跑向了审讯室。

    没错……

    是跑!

    这一刻,张纪迈起双腿,用出吃奶的劲,像是在参加百米赛跑!

    将近半分钟的时候,张纪终于跑到了人群前。

    很少运动的他,突然爆发冲刺了几十米,气喘吁吁,满头是汗,整个人差点虚脱了。

    “张处长,你知法犯法,好大的胆子啊!”

    “古代用酷刑逼供,现代轮到你张处长用断粮、断水、严禁睡觉来逼供,你可真厉害啊!”

    ……

    不等张纪走进人群,那群大院子弟便冷声开口了,吓得张纪头上的冷汗冒得更快了。

    他没敢去擦额头上的汗水,而是像过街老鼠一般,低着头,缓缓走进人群,走向审讯室。

    短短不到十米的距离,对于张纪而言,仿佛比地球到月球还要远,以至于他走到最后,竟然有种虚脱的感觉,整个人压抑得近乎喘不过气了。

    终于,他站在了审讯室门口,看清了审讯室里的情形。

    经侦警~察和那名调查组的成员心惊胆战地站在那里,大气都不敢喘一个,张欣然躺在椅子上,面色憔悴,生死不明,秦风则是站在张欣然的旁边,杀意凛然,宛如一尊魔神降世。

    “过来。”

    看到张纪出现,秦风开口了,示意张纪走近一些。

    没有回答,张纪仿佛傻了一般,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过来!”

    秦风突然一声暴喝,声如闷雷炸响。

    咯噔!

    张纪心头一颤,浑身一震,两腿一软,差点瘫软在地。

    随后,他几乎下意识地走向了秦风,每走一步,双腿都在打哆嗦,仿佛随时都会跌倒。

    “我问你,根据你们调查组调查和审讯的结果,张欣然有没有违法或者需不需要承担刑事责任?”

    随后,当张纪走近、站定后,秦风冷声开口问道。

    “没……没有,不需要。”张纪头摇得如同拨浪鼓一样。

    “我再问你,按照法律规定,应在多少时间内完成对张欣然的审讯,若无确凿证据,便要释放张欣然?”秦风再次问。

    “二……二十四小时。”

    张纪再次开口,心跳快到了一个可怕的程度,心脏仿佛随时都会蹦出嗓子眼。

    “我最后问你,法律或者哪个部门规定,审讯期间不让受审人喝水、吃饭和睡觉??”秦风最后问道。

    “——”

    张纪张开嘴巴,却无法说出一个字。

    呼!

    下一刻,秦风出手了。

    他的右手陡然一挥,宛如探囊取物一般,一把抓住张纪的脖子,顺势一提,像是拎小鸡一般将张纪提了起来。

    唰!

    张纪吓得脸色大变,浑身僵硬,不敢动弹。

    “是谁给了你这样的狗胆?!”

    秦风抓着张纪的脖子,拉到自己身前,语气低沉地问道:“你最好老实交代,否则就算把官司打到天上去,我也要摘掉你的帽子!”

    话音落下,秦风右手一松,张纪直接跌倒在地。

    “我……”

    张纪惊恐万分地说着,然后又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那位燕京的领导只是提醒他百雄集团存在大问题,隐晦地提示他要一查到底,但并未指示他要如何做。

    换句话说,所有的一切,都是他自作聪明,为了立功讨好领导,自作主张做的!

    “看来是你自己这么做的?”

    眼看张纪半天没憋出一句话,秦风再次开口问道。

    “——”

    张纪再次沉默,似乎默认了秦风的话。

    “德龙哥,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应该在叔叔的部门吧?”秦风扭头看向门口的赵德龙。

    赵德龙闻言,二话不说,直接拿出手机拨通父亲的电话。

    “爸,你们部里有一个叫张纪的人吧?”赵德龙开门见山地问。

    “嗯,怎么了?”赵德龙的父亲问道。

    “爸,是这样的,他目前担任百雄集团调查组组长,在调查期间,对百雄集团董事局张欣然进行违法、违规审讯,导致张欣然精神、肉~体受到很大的重创。”

    赵德龙思路清晰地说着,然后又补充道:“另外,百雄集团董事局主席张欣然是疯子的朋友,疯子现在要个说法。”

    “哪个疯子?”赵德龙的父亲一时没拐过弯。

    “秦风。”赵德龙迅速回道。

    嗯?

    电话那头,赵德龙的父亲瞳孔瞬间放大,脸色微微一变,“这样吧,德龙,你把电话给那个张纪。”

    “好。”

    赵德龙说着,快步走到张纪身前,将手机递给张纪道:“赵部长要跟你通话。”

    没有回答,也没有反应,张纪满脸惊恐地看着赵德龙手中的手机,像是在看死神的镰刀!

    “你若不接,那我给赵部长回话了,就说你不愿意接他的电话。”赵德龙皱眉道。

    唰!

    下一刻,张纪二话不说,一把抓过手机,然后狼狈地站起身,唯唯诺诺地开口道:“赵……赵部长,我是张纪。”

    “张纪,有人举报你在担任百雄集团调查组组长期间存在违法、违规审讯的问题,你现在立刻停止手头工作,交给他人负责,然后回部里交班!”赵德龙的父亲沉声说道。

    “好……好的,赵部长。”

    张纪下意识地回应着,脸上再无半点曾经带人走进百雄集团会议室时的官威,有的只是恐慌!

    恐慌中的张纪,任由赵德龙拿走了手机,然后再次将目光投向了秦风。

    曾几何时,他将秦风要接张欣然回家那句话当成这世上最冷的笑话,看向秦风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一个法盲,充满了嘲讽和鄙夷!

    而……此时此刻,他看向秦风的目光充斥着敬畏和乞求!

    “秦……秦先生,我有眼不识泰山,得罪到了您,请您放我一条生路……”

    张纪开口了,他在做最后的努力,乞求秦风能够网开一面。

    “你没有得罪我,你得罪的是法~律!”

    秦风面无表情地说着,然后不再去看张纪。

    噗通——

    张纪耳畔一阵嗡鸣,眼前一黑,直接瘫软在地。

    自作聪明,却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

    与此同时,秦风再次蹲下身子,伸手掐了掐张欣然的人中穴。

    一秒,两秒,三秒过后,张欣然缓缓睁开了眼睛,双眼布满血丝,目光呆涩、无神,让秦风看了心痛。

    “对不起,欣然,我来晚了。现在都结束了,回家,我们回家。”

    秦风轻轻捧起张欣然憔悴的脸庞,轻声说着,心中充斥着自责。

    他想过调查组会延迟审讯时间,但没有想到,张纪竟敢胆大包天违规审讯,不给张欣然吃喝,不让张欣然睡觉。

    回家。

    我们回家。

    耳畔响起秦风温柔的话语,望着秦风那熟悉而充斥着自责的脸庞,张欣然轻轻地……轻轻地摇了摇头,仿佛在说不晚。

    旋即,她那张蜡黄、憔悴的脸上露出了一个让人心疼的笑容。

    “不要怕,也不要担心,更不要着急,事情很快就会结束的,等着我去接你。”

    他来了,他兑现了自己的承诺。

    她信了,她等到了自己的战神。

    ……

    ……

    PS:下午去医院,回来估计半夜了,第二更会很晚,兄弟姐妹们不要等,明早再看。

    。